第35章 时光如流水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沙中灰   书名:阴阳鬼医_阴阳鬼医无弹窗_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都说七岁八岁是猫狗都嫌的年纪,我却发现在我的人生当中,七岁八岁这两年几乎没干过什么讨嫌的事情。【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原因就是我这两年痴迷于鬼啊,怪啊之类的东西,精神头都被研究这些东西占去了,哪里还有闲心去研究别的?

    到了八岁的头上,我每天晨起的功课就是大声背老庄孙子,背道德经,背佛经……

    背一些我自己都看不懂,听不懂的古籍,我也不知道这老爷子到底哪里来的这些书,像我们这种小村子肯定是没得买的,想来应该是祖上留下来的。

    晨起的功夫背完了,就挎着书包去上学了。

    晚上回来要打一套爷爷教我的拳法,我也不知道叫啥名,问爷爷,他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他也不知道叫啥名,这也不是什么拳法,是一种体术,如果你非要叫个名字的话,就叫鬼医拳吧。

    我当时就郁闷了,这不是鬼扯淡么,人家电视上那些著名的拳法都有个好听的名字,什么太极啊,八卦啊,什么降龙十八掌啊,什么如来神掌……

    您这可倒好,叫啥鬼医拳,听起来这个难听。

    鬼医拳不光难听,打起来也十分难打,那动作怎么说呢?就跟捶棉花一样,有气无力的。

    每一个动作都慢的像牛,还是蜗牛,慢吞吞的像是压了几千斤的担子一般,一个动作能走出十几秒还没拉到位。

    刚开始练的时候我还蛮有兴趣,时间长了,我就熬不住了。

    这哪里是打拳,这是对着空气画圈圈呢,我发现还是神秘男人那套动作带感,或许也该叫体术吧。

    嗯,那套体术运动起来带感,十几个别别扭扭的动作,一分钟不到扭扯完,做的时候虽然浑身各个关节疼的要命,但是完成后那股子舒爽劲就甭提了,感觉浑身的毛细孔都散开了一般,活力四射的。

    我爷爷那鬼医拳打完之后的感觉就是想睡觉。

    我不知道是不是爷爷故意这么做的,反正每天晚上我都睡得特别香。

    当然我睡觉的时候,依然会做噩梦,依然会梦到那个坏蛋男人,但是我现在还在梦中经常梦到那套古怪的体术。

    有时候,是那个神秘男人站在破坟包前做那套动作的场景,有时候又会变成那个坏蛋男人用这套奇怪的体术暴打我。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年纪越大,这精神就越发的不济了,时间久了,那个神秘男人和坏蛋男人的身影居然合而为一了,虽然我心底里还是分的很清楚,可是在梦中,他们的身影已经模糊到了一起,他时而教我如何练习那套体术,时而对我暴打,搞得我天天神经兮兮的,上学的时候两条腿都不停的踏着罡步,整个身子都四六八歪的扭动着。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罡步这个东西不是一般人能踏出来的,像我,就只能迈出六步,第七岁如果强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迈出去之后栽倒是肯定的,而且还是爬不起来那种。

    大概要休息个半小时才能起得来。

    我第一次上学迟到就是这个原因。

    当时我迈了四步就直接躺地上了,要不是大雄上学时刚好看到我在地上躺着把我拉了起来,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躺到啥时候。

    再到后来,我专门在学校里偷偷的试了几次,发现这东西是可以进步的,我不知道的是,我爷爷每天教我的那套鬼医拳事实上是一种引导术,可以调理身体气息的一种功夫,对踏罡步这种消耗大体力的术法尤为重要。

    有了那套鬼医拳的支持,我才能把罡步从四步踏到六步。

    我发现那套动作倒是不受罡步的限制,可以随时随地的动用,我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一边踏着罡步一边演练那套动作,现在想想,可能是这套动作随着罡步的运动威力会更大。

    如果说我爷爷教给我的东西是他强制压给我的话,那这套罡步和动作就是我自己在生活中的调剂品。

    如此九年下来,我发现我的个头是越来越高,饭量也是越来越大,以前每天早上两个大肉包,现在每天七八个还不够吃,我妈妈做的饭菜也渐渐的趋向于荤多素少。

    因为只有她自己吃点小素菜,我爷爷那个老肚腩也是个肉货,一顿饭一盘子牛肉勉强能吃饱的货色,我就更不得了,顿顿要两大块牛肉外加六个馒头,什么鸡鸭鱼之类的更是少不了。

    我一度怀疑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话的真假,但是当落到我自己身上的时候,我发现我不光能吃穷老子,我连老子的老子都能吃穷。

    我们家不止一次因为伙食上的问题出现了经济上捉襟见肘的情况。

    还好,我爷爷在以往的日子里没少赚钱,即使偶尔有些供不上的情况时也不打紧,山野间多是野味,一到周末,我跟着老爷子背着猎枪,拿着套子上山猎一圈回来,就够两天的伙食了。

    时光如流水,我一连九年的生活就在这种摸爬滚打的日子里走了过来。

    十五岁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独自上山打猎,水库里,河里摸鱼之类的更是不在话下。

    当然这九年的时间里,我最感兴趣的还是每周五,周六晚上的坐在爷爷的医馆里给鬼看病的时间。

    那个时候,我是最惬意的,泡上一壶香茶,惬意的跟爷爷喝上一壶。

    爷爷叼着烟袋锅子,眯缝着一对昏花的老眼,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偶尔有鬼进门看病来了,他就会打个手势,我就立马上前吆五喝六装模作样的询问一番,然后开了药出去,留下一两片鬼指甲。

    药是爷爷早就配好的,名字很俗,一种我爷爷给它取名叫止痛片,另外一种叫欧氏响声丸。

    我当时听了这俩名字直接把一杯茶水喷在了一只鬼脸上,把那鬼吓得呜嗷一嗓子就跑没了影。

    时至今日,我对这两种药材也算是了解了一些,名字虽然俗了点,但是这配料却不是那么容易搞来的。

    因为是给鬼看病的药,所以就需要阴阳两界的一些东西调和才能凝聚成,什么黄泉水啊,阴阳泥啊,阳柳枝之类的,我听都没听过的一些东西。

    注意,这个阳柳是太阳的阳,不是杨树的杨,据我爷爷说是黄泉河边上的一种阴树。

    大爷的,阴树居然叫阳柳,阳间的杨柳还属阴,这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奇怪怪的。

    但是阴间的东西,我爷爷咋能搞到的?

    这是我一直好奇的一个事情,直到某一天,我发现了我爷爷另外一个秘密。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失落的古籍国学大师天墓棺咒名门小女佣鬼宿舍:东11幢萌宝娘亲闯天下拳轻天下恶魔少爷别吻我辣宠椒妻机甲圣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