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惊险生日宴(二)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沙中灰   书名:阴阳鬼医_阴阳鬼医无弹窗_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我几步走上前,把那个打好包装的笔记本递了过去道:“生日快乐。【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谢谢!”

    蒋诗诗道了句谢,然后做了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

    她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拆开了那个笔记本的包装。

    拆开包装也就算了,这妞居然还惊叫起来:“啊,好漂亮的笔记本哦!”

    我去,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我当时那个脸,一下子就红到底了。

    这样倒也算了,更让我难堪的还在后面。

    这妞惊呼完之后,居然从课桌里摸出了一只钢笔,递给我道:“这都初三快毕业了,上次大家都互相留明信片,结果找了半天也被发现你的,现在你给我写一个吧,就写这本子上就好。”

    我去,我看着满屋子那些同学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地上的神情,这叫一个蛋疼。

    有心拒绝,可是今天是人家过生日,我总不能败了兴吧?

    万般无奈,我接过钢笔,唰唰唰的写下了一行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写完了,我怕这妞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让我下不来台,赶忙把本子合上,递给了她。

    谁知道这妞今天是不是故意整我,她不但把本子打开了,还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一笑可谓百媚生,笑得一旁的大雄直眉楞眼的看着她,笑得那边的王楚也傻愣愣的看着她,估计这俩货心里都很好奇我到底写的啥吧。

    蒋诗诗笑完了,很有深意的开口道:“不愧是我们班上的尖子生啊,不光字写的好,这留言也是积极向上的,只是……”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姑奶奶,你可别再想出什么馊主意了。

    没看到甘成雄和王楚那俩死孩子都跟斗鸡似的看着我呢么?

    蒋诗诗笑着看了我一眼:“只是这连个名字都没有,太没有诚意了。”

    原来是这个,我出了一口长气,不就是个名字么,应该出不了多大意外。

    我立刻把本子抢了过来,抄起钢笔,唰唰唰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蒋诗诗看着我签名,顺口道:“人家通讯录上可是连生日跟联系方式都有的。”

    蒋诗诗说一句,我就能瞟到几道凶光撞在我的后脑勺上,恨不得当场把我剥皮吃了肉的那种感觉。

    我心说你就折腾吧,去她丫的,都到这份上,抓紧把这小妖精伺候好了算完事,不就是生日么,不就是联系方式么?

    生日我写个鬼节,联系方式写大雄的。

    全都写完了,我再次把本子和笔递给了蒋诗诗道:“还有啥事?我一并满足你。”

    说完这句话后我真想抽自己一个大耳瓜子,我特么嘴贱啊,甘成雄那货都快暴走了,我整这么一句干啥?

    蒋诗诗笑吟吟的看着我,又检查了一边本子上那龙飞凤舞的字迹:“要不你再……”

    我立刻凌乱了,抓紧对着大雄打着哈哈道:“哎呀,大雄,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大雄跟我什么关系,那是从小一起摸爬滚打长大的,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换成我一撅屁股,他也一样知道我要干什么。

    “啊,都这么黑了,咱们要不整点啥节目?”

    大雄第一时间附和我。

    这时候王楚居然站了起来,笑哈哈的说道:“我给诗诗准备了生日蛋糕,要不我们party开始?”

    说着话,他从课桌里拉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圆形盒子。

    嗯,这小子显然也不想我跟蒋诗诗继续接触下去,所以也及时的出来帮我挡拆。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这货也是在显摆,你甘成雄给蒋诗诗买的啥我不知道,但是我可是早就准备好了生日蛋糕了。

    生日蛋糕啊!这东西在那时候可是比音乐盒还稀罕的东西,这么说吧,我们县城就一家做蛋糕的,还卖的特别贵,我看一眼那蛋糕的块头,还不小,用现在的计量单位来说,差不多有三磅的重量。

    我清楚的记得我在那蛋糕店见到过这么大个的模型,标价九十八呢!

    就这一盒子,够我半年的零花钱了。王楚这小子家境也不是特别好,这得攒多久才能买得起一个生日蛋糕?

    我擦,这帮小子,泡妞一个比一个舍得下血本。

    光一个生日蛋糕还不算,王楚对着他身边一个小子打了个响指,那个小子立刻又提出了一大包东西,挨个的往外掏。

    各种零食,花生米,瓜子,辣条……

    大包小包的拿出来一堆,还有几瓶啤酒。

    最后,这小子居然掏出了一大包白色的大蜡烛。

    此时我才想起来,周末学校里的电闸都拉下了,教室没电,这些蜡烛想来是照明用的。

    “好啊,那就先切蛋糕,吃了蛋糕咱们再玩游戏。”

    蒋诗诗蹦跳着跑了过去,剩下的那几个人都凑了过去,手忙脚乱的开始布置现场。

    随着夜幕的降临,现场也被简单的布置好了。

    桌子拉开,中间腾出一大片空地,只留下四张小桌并起来用作餐桌。

    有杯口粗细的大蜡烛,挨个的被点着了,绕着整个教室摆了一圈。

    这帮败家子,也不怕把房子点着了,这些蜡烛点起来后倒是挺浪漫的,问题是我怎么看着跟鬼片里那些祭祀鬼魂时的现场一样?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大爷的,刚刚被蒋诗诗一搅合,把那股子阴冷的感觉给忘到脑后了,此时我单独的站在窗边,那股子阴森的感觉又涌上了我的后脊梁骨。

    我怎么总感觉要出点啥事呢?

    我仔细的盯着此时屋子里的这些人,除了甘成雄和王楚站在那里跟斗鸡似的大眼瞪小眼之外,几个男生都在忙着点大蜡烛。

    那几个女生除了蒋诗诗之外都在忙着往蛋糕上插蜡烛。

    至于蒋诗诗,这妞一直都在盯着我看,我虽然没有看她,但是以我敏锐的直觉,怎么可能不知道她一直在关注我?

    换成是你,有个长得还不错的小妞一直盯着你看,你也会有感觉的。

    蒋诗诗对我如此明目张胆丧心病狂的直视,在很大程度上给我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我需要一边躲着她毫不掩饰的目光,一边时刻注意着大雄的表情,他毕竟是我兄弟,让他整误会了我多特么冤枉啊?

    至于那个什么王楚,直接被我无视了。

    我承受着这么多压力的同时,我还要保持一分清醒,寻找那个让我后脊梁骨冒冷汗的原因,我容易么我?

    我现在不光脊梁骨冒冷汗,我脑门都在冒汗,找不到那个让我害怕的原因,我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正在此时,我恍惚好像看到了一只手从蒋诗诗的后腰处伸了过来,揽住了蒋诗诗。

    一只手而已,同学搞个恶作剧,这倒也没什么。

    问题是,那只手,是青色的……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失落的古籍国学大师天墓棺咒名门小女佣鬼宿舍:东11幢萌宝娘亲闯天下拳轻天下恶魔少爷别吻我辣宠椒妻机甲圣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