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纸皮鬼面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沙中灰   书名:阴阳鬼医_阴阳鬼医无弹窗_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听到这个声音,大雄一下子就怂了,手中的门栓‘啪啦’一声掉在地上,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接着,这家伙眼珠子一转,用手指着我:“鬼姐姐,他就是鬼医,你见过他的,有仇你找他报,有怨你找他解,我可是把他交给你了,你可千万别找我了。”

    大雄跟竹筒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了一堆,我暗骂了一声胆小鬼,转头看向那女鬼道:“我就是鬼医欧宁,你到底要做什么?”

    女鬼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你就是鬼医?”

    “废话,我当然是鬼医……的传人。”

    我有些心虚,毕竟我爷爷还没正式把医馆传给我,这么冠冕堂皇的说自己是鬼医,我举得说不过去。

    女鬼却没在意我到底是传人还是鬼医,撩开头发指着自己的脸道:“这个你能不能治?”

    我朝着她脸瞧了一眼,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

    这是多恐怖的一张脸啊!

    脸型倒是不错,标准的鹅蛋脸,五官也不错,眼睛大大的,鼻子尖尖的,嘴巴小小的,下巴圆圆的。

    只是这眼睛上咋血呼啦啦的,鼻子缺了一半,整个一血窟窿贴在脸上,嘴巴皮被切了刀口,好好的一张小嘴硬生生变成的兔唇,下巴硬是脱臼形状的,一说话直漏风,我说她说话声咋那么尖细尖细的,原来都是风兜的。

    一句话,看到她,我肚子里的晚饭都在上涌。

    至于大雄,这货好像早就知道这女鬼长啥样,早就把脸扭一边去了。

    我估计这货一直没告诉我女鬼长这模样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想起来就想吐,所以一直不肯说。

    我皱了皱眉:“你这死的时候家里人也没给化化妆么?”

    女鬼冷哼一声:“我是被人害死后装进麻袋丢河里的,要不是阴错阳差的被渔船打捞起来,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报仇雪恨了。”

    女鬼说这话的时候满是恨意,一身的怨气像是点燃的麦秸秆,乌烟瘴气的。

    难怪这家伙怨气这么重,原来是被害死的。

    我也没心思去八卦她到底如何死的,万一触动这娘们的伤心事,再化作个厉鬼凶魂啥的可就不好办了。

    我沉思了一下道:“这样,你以前长什么模样,我给你画个图像烧过去,我们鬼医制作的纸皮鬼面还是很漂亮的,和人皮面具没啥分别。”

    女鬼一听,用手在脸上抚摸了一下道:“就是这个样子。”

    我再看时,发现她已经换了个样子,虽然面孔还是苍白的,可是那张脸已经好看很多了,用我的话来说,跟电视上那些大明星似的。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居然会被人害死。

    大雄这会也凑到我身边,哆哆嗦嗦道:“鬼姐姐,哦不,美女鬼姐姐,你这样示人不就行了,干嘛非要用那张血呼啦啦的脸见人,非要把人吓个半死才舒服么?”

    我给了他一拳,先报了刚才他踢我一脚的仇,然后才给他解释道:“她做出的幻象是给我们看的,在阴界那边,鬼看到的是她被毁后的容貌。阴阳两界人或者鬼在交流时的第一定律是什么你知道么?”

    大雄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又趁机给了他一巴掌;“傻,第一印象呗,那第一印象是啥?还不就是个长相?谁不想把自己好看的一面给别人看啊?

    像你这长相的,一旦去了那边,遇到其他鬼那肯定是挨揍的料,遇到鬼差那一定先把你下油锅里炸了再说。”

    大雄反给了我一拳:“去你大爷的,骂我丑呢?”

    我嘿嘿一笑,接着对女鬼问道:“跟我去医馆吧,我去给你做纸皮鬼面,规矩你知道么?”

    女鬼点头道:“在那边听说了,三片鬼指甲。”

    我点点头,领着她往医馆走去。

    大雄屁颠屁颠的在后边跟着,这货就是个跟屁虫,想甩掉他实在有难度。

    到了医馆,我拿出黄纸很快便画好了女鬼的素描图,这是我爷爷交的功夫,这几年天天干这个,早就熟能生巧。

    也没多难,就是简单的画个脸型,鼻子,嘴巴,耳朵,眼睛,也不是专业的技巧,大致上是那么回事就行了。

    其实我画出来的画,男人长的都跟大雄似的,女的长的都跟凤姐似的。

    虽然画的简单,但是还有个施法的过程,到了那边,就又是另一番变化了。

    满意的看了看那张黄纸上随意画的铅笔画,我开始施法。

    其实这个施法过程更简单,说出来大家不要打我。

    无非就是像用黄纸符一样,运气丢出去,自燃后就会到了鬼手上。

    当然,这张纸上要写上这鬼的名字。

    “叫什么名字啊?”

    “孔洁,洁白的洁。”

    “籍贯,八字,三围……”

    “宁川市人,88年11月22日辰时出生,三围33。23。35。咦?要三围干什么?”

    我嘴巴打滑,出溜了不行么?

    在内心中鄙视了自己一下,赶忙辩解道:“嗯,啊,我这不是好算个黄金比例脸,好给你整个尺寸刚好的么。”

    我这么一说,孔洁高兴了:“哦,谢谢你哦。”

    我把孔洁的生辰八字和资料都记在了那张黄纸上,默念了一段咒语,用打火机把黄纸点燃,没办法,我现在道行还不够高深,让纸符自燃这样高深的道法施展起来时灵时不灵的,万一失手可就丢脸了,所以只能借助打火机的力量。

    一直念叨着咒语等那黄纸染成了灰烬,快烧到了手了才喊道:“急急如律令。”

    随着我一声大喝,那女鬼孔洁的手中,‘唰’的一下就出现了一张面具。

    我洋洋得意道:“带上试试吧。”

    孔洁看着那张面具满心欢喜,赶忙把它贴在了脸上。

    那张面具遇到鬼气,好像雪溶于水一样,一下子就粘在了孔洁的面孔上。

    还别说,别看咱画的不咋地,到了她脸上,那就是绝色,比电视上的大明星还漂亮。

    我端过一盆水给她:“自己看看满意不满意。”

    没办法,我爷爷这屋子里只有古铜镜,那东西是镇邪的,孔洁照不了,只能用水了。

    孔洁低头一看,欢喜的不得了,连番对着我道谢,并且递上了三块鬼指甲。

    我摆摆手,接过鬼指甲正准备打发她走,孔洁又开口了:“欧小先生,我还有件事……”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失落的古籍国学大师天墓棺咒名门小女佣鬼宿舍:东11幢萌宝娘亲闯天下拳轻天下恶魔少爷别吻我辣宠椒妻机甲圣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