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牛魂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沙中灰   书名:阴阳鬼医_阴阳鬼医无弹窗_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牛?我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厨房里的那盆内脏,难道?

    大雄家已经多年不家畜了,姓高的这盆内脏是从哪搞来的?看那新鲜程度,肯定是刚刚才搞来的,那就只能是附近人家的牲畜。【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大雄家隔壁的这户人家姓丁,家里倒是人丁兴旺,可是那些大人们一个个的都跑出去打工了,家里只剩下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和一个不到十岁年纪的娃娃。

    他们家唯一热闹的时候,就是过年,那七大姑八大姨的一回来就是十几口子,平时可是萧条的很。

    老头子每天干的事就是背着手弓着腰,坐个公交车去镇子里的赌场看打牌的,碰上手头阔气又赢了钱的主,光撒红钱都够老头子活上几天的。

    日出出发,日落回家,这种闲适的生活可是羡煞了村里不少的懒汉,也有人想跟丁老头学学去赌场混吃混喝,可是不知道为何,每次都是兴致满满的去了,两手空空的回来,有的甚至连自己的裤子都整没了,究其原因,全在一个赌字。

    这其中的学问说白了很简单,丁老头是只看不上桌的,那些懒汉却是看到大把大把票子便忍不住手痒要摸两把的,自然没有什么收获。

    丁家那个不足十岁的娃娃叫丁二牛,天生有点呆傻,所以一直没上过学,不过却有一手放牛的绝活,每天干的就是牵着两头小水牛山里田间地头的出去遛弯,他们家的那两头牛让他养得膘肥体壮的。

    每逢过年,卖一头宰一头,他们那一大家子人回来的时候,这一正月的肉食就全都解决了,临走挨个的丢下点钱给老爷子,再买两头牛回来给二牛养。

    就这么一个乡下人家,日子过的倒也舒服,可是今晚却很是不平常,因为他们家的牛死了。

    就在我推开他们家门的时候,那满院子的血腥气比起大雄家厨房里的血腥气还要强烈,让人忍不住作呕。

    我走进院子里,看到丁二牛坐在牛棚里,死死的抱着那头躺在地上的死牛,哭得泪眼模糊的。

    丁老爷子站在院子中,那佝偻的身子不住的打抖,破口大骂着:“哪个挨千刀的畜生干的哦。”

    我强忍着血腥气走了过去,看了一眼牛棚里的那只死牛,那死相叫一个惨,肚子被豁开了,里面的肠子肚子,心肝脾肺肾都没了影,整个一个空壳躺在那,血呼啦啦的,周围四溅着的都是血,血已经凝固变黑,充满了诡异恐怖的气息。

    另外一头牛畏惧的躲在牛棚的角落里,悲凉的看着那只跟它朝夕相处,如今却已经去了另一方世界的同伴。

    这一刻,我确定了,肯定是那个姓高的干的,只有他,才能如此悄无声息地杀死一头牛,也只有他,有本事让另外一头牛连声都不敢出。

    能吓得一头牲畜都不敢出声,这姓高的到底有多恐怖啊!

    大雄这时候也走了进来,看到院子里的景象,立刻吓得退了出去。

    他爷爷也跟着走了进来,一看这情景,顿时呆住了。

    许久,老爷子走到了丁老头的身边,似乎想要说什么,我赶忙一把拉住了他,大雄他爷爷是个耿直的性子,这要是说出去了,肯定闹得全村里人都知道,这事可不能闹大了。

    我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甘爷爷,您可不能说是你们家里来的客人给弄死的,那全村人可就都知道了。”

    大雄他爷爷怔怔的看着我,重重的叹了口气,连个招呼都没好意思跟丁老头打,扭头就走了。

    走到大门口,刚好撞上仓皇进来的甘云梦,老爷子气得指着甘云梦的鼻子点了几下,愣是没说出一个字。

    甘云梦被老爷子的动作吓得呆呆的,跑进院子里看了一眼,‘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丁老头看了她一眼,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闺女,这血呼啦啦的,凑啥热闹啊,快别看了,回去吧。”

    甘云梦好不容易顺过了这口气,捂着嘴,脸色苍白的开始摸钱包,我对着大雄打了个眼色,大雄赶忙喊道:“姑姑,姑姑,这有纸巾。”

    这货,掏出了一把餐巾纸把甘云梦摸出来的一叠钱直接从人家手里换了下来,还装模作样的安慰甘云梦道:“姑姑,你先回去,这里我跟欧宁来解决。”

    我解决?我解决你妹啊!我自己还不知道如何解决呢!

    这时大雄又跑了回来,我清楚的看到他手忙脚乱的往兜里揣着一叠毛爷爷,恨不得上去踹他两脚,这个钱串子,这时候了,还顾着敛钱。

    我没空搭理他,强忍着血腥气走到牛棚,对着丁二牛轻声道:“二牛,牛已经死了,别哭了,回去睡觉好不好?”

    丁二牛憨声憨气道:“不,它没死,它在跟我说话呢,它说它死的好惨,好惨啊!”

    丁二牛在形容那牛的说话声时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声音变得闷闷的,像是牛叫一样,整个现场的氛围一下子变得极为恐怖起来。

    丁爷爷在一旁不住的拍大腿:“该死的混蛋,害了我家的牛还不够,还要害我娃啊!”

    我拍了拍丁二牛的肩膀道:“我知道,你跟牛的感情好,这牛,就好像你亲兄弟一样,可是你也不能这个样子啊!你看,你爷爷都伤心了,不要哭了好不好?”

    丁二牛抱着牛头猛的一甩肩膀:“我不,我要陪着它。它跟我说话呢,它说那人好恐怖,好恐怖,吓得他们不敢动……”

    我奇了怪了,这丁二牛平时憨憨傻傻的,见了人就是憨笑,连个话都说不清楚,这会咋变得这么流利起来了?

    我仔细的观察着丁二牛,幽冥眼突然绽开,一头牛的面孔若隐若现的从他的脸上凸现出来。

    那头牛面相扭曲,狰狞可怖,似乎带着无尽的痛苦对着我狂吼:“哞……”

    糙!从来都只见过人魂上人身的,今个牛掰了,见到个牛魂上人身的,牛这种牲口原本是驯良温顺的,是最不可能化为厉魄的存在。

    当然这也只是说通常情况下的存在,当这头牛怀带无尽怨气的时候,化为厉魄也不是没有概率的,比如眼前这种情况。

    可见这牛死的有多惨!

    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牛的幻影在被我的幽冥眼看到了之后,丁二牛的身子突然抖了一下,然后双手双脚在地上一阵乱画。

    这情形吓得老丁头脸都白了,一个劲的哭喊:“咋了,咋了?宁娃子,你快帮我看看啊,这孩子是咋了哇?”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失落的古籍国学大师天墓棺咒名门小女佣鬼宿舍:东11幢萌宝娘亲闯天下拳轻天下恶魔少爷别吻我辣宠椒妻机甲圣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