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仇人见面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沙中灰   书名:阴阳鬼医_阴阳鬼医无弹窗_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我和大雄,还有云韵被送出了古墓,出口依然是那条甬道处的盗洞。【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宁霸道挨个把我们背出了盗洞,然后再送到树洞外,累的胡子脑门全是汗,但是他依然很兴奋,不住的拍着我的肩膀喊着:“好小子,有种。我是没时间再送你们走了,你们出去后直接回欧老头的医馆等我们。”

    尽管我有许多事情想要问他,但是我都只能憋在肚子中,等他回来再问,我知道爷爷和云婆婆还在下面等他,他们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我和大雄,云韵此时要是再捣乱,那可真就是不懂事了。

    三个人咬牙切齿,相互搀扶着走上了大路,刚好赶上早上通往村里的班车。

    虽然不是在站台,但是大雄这家伙往大马路中间一躺,什么班车都得停啊!

    三个人乘免费车回到村里,立刻有村里人看到我们三个血呼啦啦的样子,大雄骗他们说我们在山上碰到野猪了,慌不择路从山上摔下去了,好不容易才爬回来的。

    这家伙撒谎不带脸红。

    村里人抓紧把我们抬到了我家,又抓紧联系了大雄他爷爷和他爸。

    我妈吓坏了,看着我们仨躺在床上,挨个的喂水。

    晚一会大雄他那个便宜姑姑开着车带着他爷爷疯了似的到了我家,甘云梦硬要拉着把我们三个都送去医院,我死活不去,云韵自然也不会去。

    也不知道云婆婆给我们用的什么药,反正我们的伤好的挺快的,只有大雄的胳膊断了没有好,之前他的肋骨也痛的厉害,吃了云婆婆的药后却不知怎么的就好了。

    我虽然懂些医术,却不会接骨头,大雄的臂伤只能去医院,在我再三的要求下,甘云梦带着大雄独自去了医院。

    我和云韵在家里养伤。

    我妈照顾了我俩一夜,看到我们真的没啥事了,才昏昏晕晕的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又起来给我们做了饭,我和云韵吃着大肉包子,小声谈论着这两天的经历,好像跟做梦似的。

    吃着吃着,云韵突然停了下来,一对大眼睛盯着肉包子,小脸上满是惊愕的样子。

    我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里面有虫子?”

    云韵结结巴巴的说道:“我突然想起来了,小伊子还在医馆里面关着。”

    噗!

    我一口肉包子喷了出去。

    晕死,这两天过的实在太刺激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墓里的事,居然把这茬忘了。

    丢下肉包子,我和云韵抓紧往医馆跑。

    跑到医馆打开门,我和云韵看到了一个跟要饭花子有一拼家伙奄奄一息的歪在地上,他身上的绳索还没挣开,整个人和椅子一起躺在地上,身上,头发上,脸上满是泥土,好像一个因为精神失常被关起来的疯子一样。

    看到我们进门,这家伙眼中满是怨毒,却带着一丝希望,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什么,却没有力气说出声来。

    我赶忙上前解开绑他的绳索,把他脑袋抬起来拍了拍脸,却听到一声长气吐出,然后带着幽怨的一句话传入我的耳中:“这椅子特么的什么做的,怎么就摔不坏呢?”

    我一阵无语,心说你这两天就跟着椅子较劲了?你丫的脑袋不会转转弯,椅子摔不坏你可以挣开绳子啊?咋就这么一根筋呢?

    唉!都是年轻惹的祸,你一根筋,哥可不能一根筋,真一直把你丢在这,那最后就只能‘死啦死啦’滴了。

    可怜我这小身板,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得背着你走,这就是绑了你三天的报应么?真他大爷的了。动手的明明是大雄和云韵好不好啊?怎么就报应到了我身上。

    我背着小伊子,云韵在一旁扶着,三个人又回到了我家,我妈一看我又背回了个不醒人事的,

    彻底无语,抓紧喂水喂粥。

    好不容易整醒了,这小子叫了一声,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幸好我躲得快,闪开了。

    不过他那力道也确实是小的可怜,一看就知道是饿的。

    云韵站在一旁一把就把小伊子推倒在炕上,喊道:“你干什么?宁哥哥好心把你救了回来,你还打他,有没有良心啊?绑你的是我和雄哥哥,你要打,来打我!”

    小伊子怨毒的看了我一眼,一头冲到了院子里,抓起大肉包子,左右开弓,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几口下去,噎在那里,两眼一翻,差点摔倒。

    尼玛,可吓死我了,我抓紧把他按到水龙头下一顿狂灌,好歹算是把那肉包子给他顺了下去,缓过了这口气,我才长出了一口气。

    算一算我们离开医馆足有两天,小伊子就饿成了这德行。

    习武的人饭量大,饿的快,两天不吃饭,肯定没力气,这我能理解。

    可这也不能都怪我啊!

    往好里说,你别跟那椅子较劲,光挣断绳子,虽然没剩啥吃的,可是有茶水,能混个水饱不是?

    往差里说,你少跟那椅子较劲,节省点体力,干等着我们回来,也不至于饿成这样。

    由小伊子,我认知了一件事,这世界上的人多种多样,死钻牛角尖,头撞南墙也不回头的人大把,小伊子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等小伊子吃完了饭,我丢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给他,小伊子默默的看了我一眼,拿起衣服跑进了屋里。

    他那身衣服上都是灰土,根本没法穿了。

    我和云韵躲在院子里窃窃偷笑,云韵此时也脱下了她那身黑色的少数民族服饰,穿上了一身我妈妈临时给她缝制的花布小衫,跟个乡下小姑娘一样,水灵灵的,只是她腰间一直没离开的那串小骷髅头实在有伤美感。

    大门外适时响起了一阵汽车的马达声,大雄脖子上绑着绷带,胳膊上打着石膏,吊着个膀子走进了我家的小院。

    我一皱眉,这家伙不是去医院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雄哥哥!你回来了。”

    云韵脆生生的喊了一嗓子,蹦跳着跑过去,拉住了大雄的胳膊。

    一起经历过冒险是友谊的最好促进剂,云韵在现在的大雄面前,就好像一个小妹妹在自己亲哥哥面前一样。

    大雄兴奋的摸了一下云韵的脑袋,没等我说话,对着我身边喊道:“憋死我了,你们是不知道啊!雄爷我在医院里跟人谈起哥的英雄事迹,还真被你瓜娃子猜到了,那些人愣是不信,说我小孩就会吹牛,我靠,雄爷吹牛的时候他们说哥撒谎,雄哥说真事的时候,他们又说哥吹牛,哥实在受不了了,我这有一肚子的话要找人说啊!再在那医院里呆着,我就得憋死了。”

    这货话还没说完,看到小伊子从屋子里走出来,用疑惑似的眼神看着他,大雄的眼睛当场就直了。

    小伊子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失落的古籍国学大师天墓棺咒名门小女佣鬼宿舍:东11幢萌宝娘亲闯天下拳轻天下恶魔少爷别吻我辣宠椒妻机甲圣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