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有点煽情的故事(下)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沙中灰   书名:阴阳鬼医_阴阳鬼医无弹窗_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宁霸道这老头一看就是点火就着的脾气,我爷爷也不是好相与的。【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宁霸道一站起来,我爷爷也激动,豁的一下也站了起来:“宁霸道,你别跟我争,我问你,既然你不同意我超度,为什么我要超度的时候你却没有阻拦?

    为什么最后关头你要祭出那张艮山符,要不是你使用了艮山符,我怎可能会超度失败?”

    宁霸道忿忿不平道:“要不是老子用了艮山符,这会你也成了那地狱鬼肚子里的蛔虫了。”

    我爷爷冷哼一声,似乎极为不屑:“我看,你是打心底也想着我超度成功,可惜到了最后还是没忍住,所以出手了,唉!一丝凶魂尚且心怀子孙安慰,你一个凡人怎么能没有亲情之念,你就是个嘴硬心软的豆腐渣,少在我面前装圣人。”

    宁霸道‘嗷’一下就跳了起来:“欧老头,好歹我也是鬼师一脉的嫡传,你敢说我是凡人,我跟你拼了。”

    这老头竟然跳到我爷爷面前,一把抓住了我爷爷的头发。

    我爷爷也当仁不让,一把抓住了宁霸道的胡子,两个人顿时滚在地上。

    我们几个小辈全都目瞪口呆,我从来没见过我爷爷这个样子,居然,居然能跟人像街头无赖打架一样掐在一起。

    还有那个宁霸道,他之前在我心目中建立的威严形象随着这一摔,全都摔的粉碎粉碎的。

    云婆婆看不下去了,站了起来,喝道:“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年轻的时候就打,到了老了,还这个样子,一群孩子们看着,丢人不丢人?”

    云婆婆一出声,两个老头全都停住了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哼了一声,两人同时站起,整理整理仪容,继续坐下,跟没事人一样,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就像两个赌气的孩子。

    云婆婆好笑似的看着两个老头,教训道:“这件事不怪你们两个,要说也是我的错,我没想到地狱鬼那么强大,居然能把我养的守命鬼吞走了三成鬼气,导致它最后时段爆发,高奎的残魂压制不住它,也是正常。

    欧老头的度法虽然尽力了,但是守命鬼的三成鬼气超出了老欧头的承受范围,再继续超度下去,恐怕会有危险。

    不管怎么说,宁霸道也算是做了件大功绩。

    要说最后高占标居然出手帮着镇压了地狱鬼,着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可怜了高奎之魂,最后也没能帮他往生,这是遗憾。

    不过高奎的心愿我们也算帮他了了,我们也没难为高占标,也算是让他们祖孙都解开了心结。

    好了,我敬你们两个一杯酒,这事就算告一段落。”

    云婆婆一番话好像是在做总结,我爷爷和宁霸道两人也都唯唯诺诺的端起了酒杯,三个人碰杯,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我爷爷长出了一口气,像是没事人一样问宁霸道:“你难道不去看看云素?”

    我心中一惊,云素?那不是我妈妈么?我妈妈叫宁云素,也姓宁,难道她跟宁霸道有什么关系?

    宁霸道长叹一声:“算了,看她做了这一桌子菜,就知道她不愿意见我,算了吧!只要她过的好就行了。”

    我确定了,我妈妈和这个宁霸道一定有渊源,不然为何会不愿意见他?

    我发现我真傻,我妈妈之前的态度已经很有问题了,宁霸道对我的态度也一直不清不楚,但是我可以感受到,那是一种溺爱,虽然我不知道我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那种溺爱是很明显的。

    从他说话也一直盯着我看的角度来说,这里面的事情多了去了。

    宁霸道反问我爷爷:“你?……”

    我爷爷一摆手:“别跟我提那个畜生,老子不待见他。”

    宁霸道欲言又止。

    云婆婆也叹了口气:“何必呢?”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爷爷和宁霸道站在同一战线上,而且同时的没有听云婆婆的话。

    两个人同时对云婆婆摆手。

    云婆婆只好不出声了。

    沉默了一会,宁霸道突然提起那坛没开封的酒,一口气干掉了能有半坛子,抹了一把胡子上的酒液,把剩下的半坛酒往我面前一递:“孙子,干了它!”

    我……

    这话怎么听着都跟骂人似的,罢了,我看你年纪大不跟你计较。

    我勉强的‘嘿嘿’一笑:“宁爷爷,干就算了吧,我爷爷不让我喝酒。”

    宁霸道一对铜铃眼一瞪:“你爷爷是爷爷,我就不是爷爷了是么?他不让你喝,我让你喝,喝,干了它。”

    我脸皮一阵抽搐,不知道该不该去接那坛子酒。

    我爷爷骂道:“宁霸道,你发什么酒疯,他一个小孩子,喝什么酒?”

    宁霸道扭头一指我爷爷:“你住嘴,没有老子,你老小子就死在下面了,老子跟我孙子喝个酒怎么了?难道他不是我孙子?”

    我爷爷气得喉咙鼓了两下,愣是没出声。

    我看出来了,宁霸道是真的跟我妈妈有关系,难道……

    我眼睛一红,难道他就是我妈妈的父亲,我的外公?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爷爷不让我直接认他,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肯见他,但是我有种感觉,宁霸道对我的爱,那是真的。

    那种亲情上的,第六感觉,绝对不会错。

    我发现我有些后知后觉,甚至有些傻,如此明显的迹象,我居然到了现在才察觉出了不对劲。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身在其中,才不识外公真面目?

    一瞬间,心底的那种颤抖让我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有些手足无措,却强自克制住自己的激动和不解。

    我看着那坛酒,又看了看我爷爷,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宁霸道身上,接过酒坛:“宁爷爷,我问你个问题,你要回答我。”

    我爷爷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刚要开口,我立刻看向他:“爷爷,我今年十五岁了,有些事,你能瞒我多久呢?”

    我爷爷一愣,顿时沉默不语。

    宁霸道点头:“孙子,你说吧,别说是个问题,只要你开口,天上的月亮你外……你爷爷我摘不下来,但是这地上的东西,只要有,我就是倾家荡产也都给你弄来。”

    这一下,我更加确认,我绝对没有猜错了。

    想好的问题我没有问,我只说了一句话:“爷爷,我干了。”

    我举起那酒坛,咕噜咕噜……

    半坛酒下肚,我顿时感受到一阵阵火辣辣的热流从胸口直奔肚子,整个身子都快要燃烧了一般,接着便有骨子天旋地转的感觉。

    恍惚中,我看到宁霸道眼中带着泪花,对着我竖了根大拇指,还称赞我什么好样的,有种,不愧是他宁霸道的孙子。

    我去,我当时舌头就大了,嚷嚷了两句什么,立刻就栽倒了。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失落的古籍国学大师天墓棺咒名门小女佣鬼宿舍:东11幢萌宝娘亲闯天下拳轻天下恶魔少爷别吻我辣宠椒妻机甲圣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