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清晨离别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沙中灰   书名:阴阳鬼医_阴阳鬼医无弹窗_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我从来没有如此安稳的睡过觉,这是第一次。【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因为我这一晚没有做梦,没有了梦中那个男人的暴打,没有了那骨肉皮筋痛彻心扉的感觉,没来由的让我的神经放松了许多。

    以至于当大雄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的时候,我十分恼火的给了他一拳。

    “干嘛啊,睡的正香呢!”

    我擦了一把嘴边流出来的口水,还在回味这一觉的香甜。

    大雄急道:“睡,睡,你就睡吧,人家都走了,你还在这睡。”

    我无赖似的又躺回了椅子中:“谁,谁走了?”

    接着我又从椅子上蹦起来,看着医馆内嘈杂的地面,小圆桌上狼藉的桌面,以及空荡荡的医馆,突然明白了什么,急忙问道:“他们走多久了?”

    大雄耸耸肩:“刚走,云韵本来要叫你的,云婆婆不让,说让你好好睡一觉,还是哥们好心吧?叫了你一嗓子,你不去送行,我可要去了,拜拜了。”

    大雄的话没说完,我就蹿出了医馆,向着村口的方向跑去。

    大雄在后边鬼哭狼嚎:“哎……你妹,你等等我啊!”

    清晨的土地上露水很重,一脚踩下去湿漉漉的,甚至会溅出一些泥点子,潮湿的空气使得温度略低,扑面而来的是一丝冷气,让我沉重的心情更显沉重。

    我跑的很快,起码大雄是追不上的,远远的,我看到了几个人的身影,云韵在云婆婆的牵扯下还不住的回头看着,宁霸道不知道在和我爷爷谈着什么,小伊子依然单独的走在一边,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宁哥哥来了!”

    云韵扭头看到了我的身影,高兴的跳了一下,蹦跳着向我跑来。

    “爷爷……”

    我喊了一声,迎上云韵,捏了一下她的小脸。

    云韵笑嘻嘻的拉住我的胳膊道:“宁哥哥,你醒的真及时。婆婆他们一夜没睡,早上突然决定要离开,我都懵了,我想多玩两天的,可是婆婆不让。”

    云韵越说越委屈,小嘴巴嘟成了个鸡屁股的样子。

    我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一哈腰:“云韵不哭,来,哥哥背你走好不好?”

    “好哦!”

    云韵兴奋的喊了一声,爬到了我的背上,我背着她跑到了云婆婆和宁霸道的面前道:“婆婆,我送你一程。”

    云婆婆笑颜如花:“小宁长大了,走吧!”

    宁霸道也是笑了笑,对我招了招手。

    此时的离别有些伤感,云韵跟我和大雄一起经历了地狱鬼墓的经历,又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熟悉的很了,这份友情是很难得的。

    这时候大雄也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喊道:“你狗日的跑这么快干嘛,想累死我啊?”

    云韵笑着喊道:“雄哥哥。”

    大雄摸了摸她的头,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云韵道:“送给你的礼物。”

    我瞥了一眼那盒子:“你龟儿子啥时候买的哦?”

    大雄得意洋洋:“这是我从医院回来的路上买的,早就准备好了,等着云韵走的时候送给她的。”

    这小子,对于人情方面他真的很有心。

    我翻了个白眼:“也不说给老子带一份哦。”

    大雄笑了:“有,当然有。”

    说着话,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云韵:“这是你宁哥哥送你那份。”

    云韵两只小手抓着两只盒子,高兴的在我背上跳了起来:“哦,雄哥哥最好了。”

    这小白眼狼,拿了礼物,转眼就把她宁哥哥给忘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云韵趴到了我身边,对着我脸颊‘啵’的亲了一口:“宁哥哥也最好了。”

    我当时脸就红了。

    我爷爷和宁霸道哈哈大笑,云婆婆苦笑摇头:“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恍惚中,我看了一眼小伊子,发现他虽然没有看我们,眼角却流露出了一股子戾色,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这孩子,但愿他以后能改改这脾气吧!虽然他比我大了两三岁,但是在我看来,他远远不及许多我的同龄人,比如大雄。

    我们走的很慢,似乎这条路极长,长到我们不愿意看到尽头一般。

    “宁哥哥,你以后会去我们寨子里玩么?”

    云韵趴在我的肩头,脆生生的问道。

    去她们寨子么?我扯了个牵强的笑容,我还太小,就算长大了,有机会去了,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估计那时候云韵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在一起毫无顾忌的玩耍么?

    想多了,以后还能不能相见都不知道呢!

    我忍不住升起了一股伤感,不忍,却又对云韵撒了善意的谎:“会的。哥哥会去看你的。”

    “那你要带上雄哥哥一起哦!”

    云韵嬉笑着看着大雄憋屈的脸笑道。

    大雄原本垮塌的脸立刻又笑了起来。

    一行几个人边走边聊,老人们聊老人们的,小一辈聊小一辈的,唯独小伊子一个人在一旁一直落寞的走着,他那孤单又充满戾气的身影此时深深的映入我的脑海,只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路,终究是有尽头的。

    我们再如何不舍,这条路也走到了尽头。

    远远的,一辆小轿车开了过来,几个人停住了脚步。

    车停下,小伊子第一个先钻了进去。

    云韵依依不舍的看着我,哭道:“宁哥哥,雄哥哥,你们要记得韵儿哦!”

    我沉重的点点头,对着她挥了挥手。

    云婆婆把云韵牵进车内,宁霸道看了看我爷爷道:“老欧,有事记得联系我。”

    又转过头对我说道:“欧宁如果去县城的话,有什么事可以去宁氏茶楼……”

    没等我接话,我爷爷冷哼一声,打断了他:“你那地我可不敢去,我孙子也不会去,你要叙旧,我便和你叙旧,谈别的我可跟你翻脸。”

    宁霸道连忙摆手:“好,好,我们不谈别的。”

    说完,他对我招了招手:“好孙子,照顾好自己。”

    我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把他拉到了一边,低声道:“爷爷,可以求你个事不?”

    宁霸道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说,只要我能办得到的。”

    我低头:“这个,这个……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就我们两个人知道。”

    宁霸道有些奇怪的反问道:“就我们两个人知道?”

    我点头:“恩”

    宁霸道笑了起来,赶忙把我又往前拉了拉:“好啊!好啊!你放心,就咱爷俩知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踌躇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本事大,我这个,学习成绩不是很好,要中考了,能不能给我弄个啥作案工具,呃,不是,完美考试工具,让我能搞个金榜题名。嘿嘿……”

    我纠结了半天,才想到了完美考试工具这个词,感觉自己的脸皮一阵阵发烫,这个笑的不自然啊!

    呃……噗!

    宁霸道一口气没上来,呛得鼻涕口水都流出来了。

    “怎,怎么了?是不是有些为难?”

    其实我自己说出这事我都觉得为难,怎么都觉得不靠谱,没办法,这都是大雄那小子害的,我答应了他,就要想办法。

    我爷爷那肯定是别想了,跟他老人家说这事,不单是我,就连大雄的腿都要打折了。

    不到万不得已,我怎么会跟宁霸道开口?

    宁霸道连连摆手:“没,没事,不就是个作弊……那啥完美考试工具么?我孙子第一次跟我开口,我怎么能不给你办好,没事,后天,不,明天我就给你搞来,连带着用法,一起让人给你送来。”

    我笑了:“不能让我爷爷知道。”

    宁霸道抬头看了我爷爷一眼,发现我爷爷正好奇的往这边张望着,顿时得意洋洋的跟我道:“放心,绝对不会告诉那糟老头子的,我让他纳闷一辈子,就是不让他知道你跟我说的是啥,哈哈,想想这老不死的憋屈的样子,我就开心啊!这个事好,这个事好,我一定给你办了,你就等着吧!”

    宁霸道说完,钻进了汽车内,对着我们摆摆手,扬长而去。

    望着汽车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内,我的眼泪才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大雄拍了拍我的肩膀:“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的团聚。”

    尼玛!这货啥时候变得这么文艺范了?

    我爷爷敲了敲烟袋锅子,像个寻常老人一样弓着腰:“走吧,我们回去。”

    我看着爷爷如常的面神,突然释怀了,久经风霜的老人似乎对分别已经习惯如常,以后的我们也要经历这些,那为什么不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期盼呢?

    正如这清晨露水后的一缕阳光,温暖始终都在清冷之后出现。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失落的古籍国学大师天墓棺咒名门小女佣鬼宿舍:东11幢萌宝娘亲闯天下拳轻天下恶魔少爷别吻我辣宠椒妻机甲圣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