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弱毙了!

    第29章弱毙了!

    “站住!”侍卫戒备的将二人拦下,虽然没有拔刀,但他们身上散发的蠢蠢欲动的杀气,却表明了不友好的态度。【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上官若愚猛地拧起眉头,往旁边挪了一小步,“你来。”

    与其让她浪费口水做解释,不如让拥有尊贵身份的太子爷来,他说的话,可别自己管用多了。

    风瑾墨幽幽睨了她一眼,心里略感好笑,这女人是把自己当枪在使么?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擅闯大理寺?”侍卫尽忠职守的质问道,要不是看他们穿着华贵,非普通人家出身,迎接他们的绝不是盘问这么温柔的过程。

    “本殿是北海国太子,今日前来,只为检验北海使臣的尸体,此事贵国国君已然知晓,各位,还请放行。”不卑不亢的语调,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强悍霸气,让人不自觉想要去信服。

    侍卫们不敢怠慢,让他们原地等待,立马跑进大理寺,向上级汇报。

    “不错啊,未来女婿,你这一句话可别任何东西都要管用,只要你人往这儿一战,天王老子都得给你让道。”上官若愚乐呵呵的拍着他的肩膀夸奖道,哟呵,她女儿的眼光果然不错,这男人不论是身份、气势,都是一等一的好货色。

    被她以一种类似审查货物的目光盯着,风瑾墨有些压力山大。

    虽然不晓得她心里头在想些什么,但决不会是好事。

    “呵,呵,”他干干的笑了两声,一身王八之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理寺内的一品文官刑部侍郎匆促的亲自迎了出来,圆嘟嘟的身体,跑起路来,跟一个球似的,煞是可爱。

    上官若愚看得偷笑,总觉得,这个大臣浑身上下充满了喜感。

    “微臣见过太子殿下。”侍郎张耀文早在多年前,就有见过风瑾墨,那时他还不是朝廷重臣,在两国结成盟友的宴会上,也只是远远的,看到过风瑾墨的身影。

    虽然时隔数年,但这般出类拔萃又独一无二的男子,怎能不被人铭记?以至于,他只一眼就把风瑾墨给认了出来。

    上官若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敢情他这张脸还是辨识度啊,和明星一样,走哪儿都有人认识。

    “带路。”风瑾墨没有多余的寒暄,薄唇轻抿,端足了尊贵的架势。

    可偏偏他这高高在上的样子,却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对,反而生出一种,此人本就该如此的错觉。

    侍郎亲自领路,进入大理寺内堂,前往位于底下的冰窖。

    一条漆黑的通道建立在大理寺后方关押重刑犯的地牢深处,刚进入这里,一股凉飕飕的冷气,就让上官若愚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真不敢想象要让我在这地方待上一天,我绝对会疯。”她一直是最怕冷的,不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这个习惯从未改变过。

    “需要添件衣裳吗?”风瑾墨完美的保持着自己的绅士风度,体贴的问道。

    “不用了,先办正事要紧。”想到正事,上官若愚脸上的抱怨立马消失不见,在地面上就能感觉到这么强烈的冷气,那被放在冰窖里的尸体……

    完蛋了,这是最糟糕的结果!

    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难题,上官若愚的脸色怎么可能好看得了?

    风瑾墨却误以为她是被冻的,在进入冰窖前,他朝侍郎附耳吩咐一声,然后,侍郎就将命令传递给了自己的下属,让他们去办。

    顺着漆黑的通道一路下行,寒气愈发浓郁,嘴里吐出的热气,也已经达到肉眼可以看到的程度。

    “为了不让尸身腐坏,皇上特地下令,将使臣大人的尸体搬运到这里,太子殿下无需担心,尸体是完好无损的。”侍郎解释道,希望能够让风瑾墨看见,在这件事上,南商国的诚意。

    “完好无损?哼,只怕一离开这冰窖,就会立马出现更坏的结果!”上官若愚抢先一步出生,面部紧绷,仿佛暗藏着滔天的怒火。

    尼玛!她先前在宫里还在偷偷希望事情别太糟糕,好了,现在人家直接把最坏的结果摆在她面前,还一脸这方法很聪明的表情,这让身为法医的她怎能不怒?

    虽然她自认为自己贪生怕死,又怕麻烦,但作为法医该有的职业操守,她一样不少。

    平生,她最恨的,就是有人不懂装懂,用无知来表示自己的博学。

    通常这样做到最后,只会有一个结果——把事情变得更糟。

    “这……”侍郎被她这么一呛,心里也有些火,但碍于她是和风瑾墨一起来的,也就只能忍耐。

    别说他吃惊,就连风瑾墨,也未曾见到过这样的上官若愚。

    “开门。”她没多做解释,而是阴沉着一张脸,指着面前的铁门命令道,此刻,在她的身上,早已不见了平时的嬉皮笑脸,剩下的,是绝对的冷静和严肃。

    在她充满压迫感的目光下,侍郎哆嗦着拿出钥匙,将冰窖的铁门打开,一股寒气立马从门内飘出,喷溅在三人的脸上,刺骨的凉,瞬间入侵毛孔。

    浑身的血液仿佛也在这一秒被冰冻,出现停滞。

    上官若愚迈着沉沉的步伐走入冰窖,四周被放着堆积如山的透明冰块,白烟充斥在房间里,仿佛一个冰天雪地的空间,在冰块中央,一个黑色的棺椁静静停放着。

    “把它打开。”她是不是该庆幸,这些白痴没直接把尸体放到冰块里冻着?而是聪明的给它加了一副棺材?

    风瑾墨脸上惯有的微笑,已然持平,俊朗的眉宇,似有悲痛正在凝聚,他轻挥衣袖,红色的长袖凌空挥落,一股强风划破空气,袭向棺材,将上面的木板掀翻,砰地一声砸在地上。

    还好上官若愚眼疾手快的往旁边闪了几步,不然,铁定会被碎片给割伤。

    “卧槽!你好歹温柔点,知道什么叫伤及无辜吗?”她吓得一颗心噗通噗通直跳。

    这样的意外事故,她绝不愿意出现在自己身上。

    她的惊呼,让情绪有些起伏不定的风瑾墨勉强恢复了冷静,只那双眼,深得好似望不到底。

    “额……”那啥,能当她刚才的话没说过么?她真心只是忘了,这棺材里的人,是他的亲弟弟!上官若愚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有些懊恼自己这张嘴太麻利。

    风瑾墨一言不发的走到棺材旁,没人知道,此刻,在他宽大的衣袖下,那双手早已经握成了拳头,指骨用力到开始发白,一条条青色的血管,正在他的手背上欢快的蹦达着。

    “我早说过,让你别跟着来。”上官若愚弱弱的嘀咕道,“你现在要出去缓会儿么?”要是连这样的事他都无法接受,那待会儿,万一自己要动刀子,他不得宰了自己么?

    为了人身安全,上官若愚觉得她是得想个法子,把风瑾墨给支走,他留在这里,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必。”他还没有脆弱到这种地步!深吸口气,冰寒的冷气窜入他的身体,胸腔冷得似乎被彻底冻住,连带着,那些悲伤和痛苦,也化作了无形。

    他微微垂下头,棺材里,是一具没有生命体征的尸体,脸色苍白如纸,相对平凡的面容,不含任何表情,身上穿着一件华贵且复杂的服饰,仿佛他只是睡着了,而非离开了人世。

    棺材中的人,正是风瑾墨从小看到大的弟弟——风瑾凉。

    他峻拔的身躯僵硬得如同一块化石,瞳孔猛缩,上官若愚好像听到了一种骨头发出的咯咯碎响。

    定眼一看,只见他的衣袖竟在微微颤抖,她摇摇头,重重拍了拍风瑾墨的肩膀,以一种格外平静却又异常沉重的口气说道:“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唯一能够做的,是为他找到真正的凶手,让他在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眼无力的闭上,那些翻腾不息的情绪,在她冷静的安慰中,逐渐平息,“你想怎么做?”

    “把尸体挪出去是肯定不行了,”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幽怨的瞪一眼旁边冷得直抖的刑部侍郎,你妹!要不是他们莫名其妙把尸体冰封,她至于这么为难吗?这里的温度绝对有零下摄氏度,擦!在这种极寒的地方验尸,对她来说不仅是考验,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侍郎被她瞪得莫名其妙,完全不懂,她的敌意和不满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一路上,貌似他没得罪这位姑娘吧?

    “所以?”风瑾墨似乎听出了她的潜台词,却有些不敢相信。

    “所以,只能在这里办事。”摊摊手,她说得十分无奈,“我需要一个人替我做记录,把我待会儿说的话全部记下来,方便查阅,另外,之前验尸的仵作,是怎么说的?得出了什么结论?”

    “仵作声称,使臣大人是被匕首刺中,失血过多身亡,凶器已经找到,凶徒也已经被关押。”侍郎恭敬的回话,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上官若愚点点头,然后继续等。

    侍郎茫然的眨眨眼睛,她也跟着眨了眨,两人好像是在眉目传情。

    “继续啊。”上官若愚催促道,擦!他眼睛抽筋了吗?

    “已经完了啊。”侍郎说得极其无辜。

    “就这样?”卧槽!这是验尸报告?骗鬼吧?要是这么简洁的报告都能成立,当年,她的毕业论文需要改二十三遍,熬整整七天的通宵吗?

    手掌无力的遮住自己的脸蛋,啊啊啊,为毛她现在忽然觉得,当初为了拿到毕业证通宵达旦的自己,蠢毙了呢?

    早知道,她不如早点穿越,在这儿还能混口饭吃。

    她身上似乎有浓浓的黑气正在散发出来,可在场的两人,却没有谁知道,她这副深受打击的样子,是为了什么。

    “太子殿下?”侍郎只能将疑惑的目光转向风瑾墨,希望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咳,她偶尔会这样。”总不能说他也不知道真实的原因吧?

    “哦。”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间接性抽风?侍郎隐隐觉得自己摸到了真相,突然有些恍然大悟。

推荐阅读:圣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求魔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