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自残是种病

    第59章自残是种病

    “啧,我长得难得很可怕吗?”上官若愚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她自问这张脸还算温柔,这些太医要不要搞得这般害怕?

    “妹妹,你动作小一点,你这样子,我不好喂。【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上官白还在和喂药做斗争,他瞅了瞅那只已经快要伸入南宫无忧衣裳里的小手,嘴角一抽,冷着脸警告道。

    寄望能改变她花痴的行为,上官白已然放弃,他只希望她稍微矜持一点,动作能别这么大。

    “哦。”上官铃乖巧的答应了,很惋惜的将小手抽了出来,她决定这个月不洗手。

    好不容易才将这碗药汤给他灌下,两人累得不行,仿佛打了一场大仗。

    “原来照顾人是这么累的一件事吗?”上官白疲惫的靠着床尾的木板,喃喃自语道。

    “才知道?现在晓得我把你们俩拉扯到大有多辛苦了吧?”上官若愚一脸自豪的开口。

    “恩,娘亲你辛苦了。”上官白很懂事的向她表达感激。

    自己仅仅是照顾一个人就这么累,那娘亲从小要照顾他们兄妹俩,不是加倍疲惫吗?

    这么想着,他愈发坚定将来要好好爱护娘亲的信念。

    “娘亲,咱们今晚要留在这里吗?”上官铃怀揣着满满的期待出声问道,哎呦,她很想留下来陪白发哥哥。

    要是白发哥哥醒来以后,见到自己,会不会被自己感动呢?不过,她已经有了漂亮哥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小脸忽然纠结成了一团,脸色正在不停变换。

    上官若愚疑惑的向儿子寻求解释,小铃她这是抽的什么疯?她是要笑呢,还是要哭呢?

    上官白也是满脸的迷茫,他从来没有弄懂过妹妹的心思,脑频率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他哪儿猜得到妹妹的想法?

    “好人做到底,在他的人回来以前,咱们就留在这儿照料他,哎,谁让我们是好人呢?”上官若愚为自己伟大且高尚的情操默默点赞,这年头,像她这样善良的人还多吗?

    “好耶,娘亲万岁!”上官铃兴奋的扑到她的怀里,眉开眼笑的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胸口。

    “死开。”手指抵住她的额心,将人推开,“离我远点。”

    “娘亲,你不爱人家了吗?”上官铃故作委屈的问道,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不可爱。

    “别给我卖萌,以为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猜不到?小花痴。”上官若愚用力戳了戳她的脑门,这么完美的自己,怎么会培养出一个花痴属性的女儿呢?这不科学!绝对是提供x体的男人基因有问题,没错,就是这样!

    将罪责推到那未曾蒙面,更不知道是生是死的男人身上,上官若愚全无任何的负罪感。

    上官白趁着她们俩在玩闹时,偷偷摸摸离开房间,出门后,扫过地上还在昏迷的女人,冷峭的眉梢狠狠皱紧,她两三次针对娘亲,是个坏蛋!

    弯下腰,握住夜灵的脚踝,有些吃力的把人拖走,带进了隔壁的空荡房间,把她给挪动到一把椅子上,他又想了想,然后,翻箱倒柜的找到一条麻绳,把人和木椅五花大绑在一起。

    “完工!”小手轻轻拍了拍,看着眼前的杰作,上官白心里别提有多自豪了,“不是我恶作剧,是你总欺负娘亲,所以,你就自己在这儿慢慢忏悔吧。”

    离开时,他还不忘脱下靴子,把白色的袜子从脚上扒下来,揉成一团,塞到夜灵的嘴里,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房间。

    夜色正浓,上官若愚早就睡意朦胧,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

    上官铃精神格外亢奋,一整晚没睡,却一点没影响到她,她半跪在床上,时不时捂嘴发笑,时不时用小手去摸摸南宫无忧白色的发丝,有些爱不释手。

    上官白则悄悄找到了一张薄薄的毯子,无声无息的为上官若愚盖好。

    “好困。”小手揉揉眼睛,看看窗外已依稀可见些许鱼肚白的天空,他打算在桌上趴会,补眠。

    房间里安静得落针可闻,清晨的朝阳从窗户外投射进来一抹金灿的光辉,一室祥和。

    早朝时分,南宫归玉从宫里的眼线口中得知,昨夜太医造访二皇子府一事,且促成这件事的人,又是上官若愚,他心里的怒火蹭蹭上涨。

    该死!这女人是故意和自己对着干吗?

    她和那怪物到底有何关系?

    回府后,他秘密唤暗卫进书房,交代了几件事给他们去办。

    谁让他不爽,他就让谁不爽。

    目送暗卫跃出窗户,他危险的眯起了一双星目,“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千万千万不要怪他心狠,任何胆敢和他作对的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啊切。”莫名其妙被一个喷嚏惊醒的上官若愚迷茫的揉揉眼睛,刚醒来,她的脑子还没完全清醒,目光迷离的打量着这间陌生的房间,半响后,总算是想起了自己人在何处。

    身体缓缓从椅子上坐直,身上盖着的毛毯一溜烟滑落到地上。

    “恩?”谁给她盖上的?眉头微微一皱,捡起毛毯,走到桌边,看着儿子呼呼大睡的睡颜,她顿时了然,将毛毯盖在儿子身上后,她又踱步走向旁边的大床。

    只是,当她挑开帐幔,看见里面的画面时,刚醒来的好心情荡然无存,只剩下满脸的黑线。

    喂喂喂,她的女儿怎么么能如八角章鱼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上官若愚深深感到了无力,说实话,你说你趴就趴吧,能不能别流口水?亲,节操呢?

    稳住心头的凌乱,她弯下腰,将女儿从南宫无忧的胸膛上抱起来,准备送到隔壁屋去,刚跨入隔壁的房间,冷不丁的,就和一双充满仇恨、敌意、杀气的目光撞上。

    抬起的左腿突兀的停顿在半空,那啥,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被五花大绑的女人是在玩什么?s\m?自虐?

    一滴冷汗悄然滑下她的额头,上官若愚立马收腿,打算先撤。

    “呜呜呜!”夜灵不甘心的发出呜呜的叫声,她难道不打算放开自己吗?可恶!

    “额,不好意思啊,打扰你的闲情逸致,你继续,继续,我啥也没看见。”上官若愚讪笑道,不就是爱好异于常人嘛,她表示自己能够理解,绝对不会带着有色的眼光看待她的。

    “!!!”夜灵见鬼似的瞪大了一双眼睛,她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也许是她的叫声太吵,睡得还算安稳的上官铃不自觉揉着眼睛,缓缓苏醒:“娘亲?”

    带着几分迷茫的声音,意外的可爱。

    上官若愚立马捂住她的小嘴,咻地一下将房门重新合上,至于里面的女人,则被她忽略掉。

    “快走。”她抱住女儿拐道离开。

    什么自虐,什么被绑,她表示自己没看见啊没看见。

    “娘亲,怎么了?”上官铃傻傻的眨着眼睛,不明白娘亲干嘛这么急匆匆的样子?

    “没事,困吗?我带你去房间休息。”她含笑问道。

    “唔,白发哥哥呢?人家想陪着他。”刚醒来,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南宫无忧。

    “一时半会儿不见他死不了人的。”摔!她能有一刻别这么花痴吗?

    “可是……”上官铃不太乐意,但当她对上上官若愚不悦的眼神时,只能将怨气吞下,“好吧,人家就睡一小会儿哦。”

    “恩。”在厢房中,陪着女儿进入梦乡,上官若愚这才打着哈欠,打算去厨房做点吃的。

    府里没有下人,啥事都得亲力亲为,一边切菜,她一边想着,自己这算不算鸠占鹊巢?

    一大锅香喷喷的素面出炉,她嗅了嗅,“不错啊,手艺还和以前一样。”

    将面条盛好,正打算前往卧房叫宝宝起来吃,在途径前院通往后院的那条长廊时,一道踉跄的人影,忽然走来。

    “咦?”是他?上官若愚很是意外,话说,这一百大板打完了,他这么快就能下地?皮是有多厚啊?

    夜月吃力的扶着墙艰难前进,完全不知道,这个被他当作恩人的女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

    “姑娘。”苍白的容颜满是冷汗,他刚刚靠近,上官若愚就闻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血腥味道,目光轻扫过他的臀部,貌似受伤不轻啊。

    “咳,”收回视线,她提醒道:“既然受伤,就回去歇着,你这是怕伤好得太快是吧?”

    她的责备让夜月心里暖暖的,只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善良姑娘。

    “多谢姑娘关心,不知主子他的情况……”他的心思依旧扑在南宫无忧的身上,因为惦记着他的病情,在宫里醒来后,他不顾身上的伤势,立即赶回来,只为了亲眼见到主子安全。

    “暂时还没事。”上官若愚翻了个白眼:“不过,他没事或许你会有事,速度回房,麻利的。”

    “是。”听到主子无碍后,夜月长长松了口气,慢吞吞转身,刚走了没几步,他又停下脚步:“姑娘,你可有见到夜灵?”

    以她的身手,这会儿早应该苏醒,可为何,他未曾在府里见到她?

    夜灵不是会玩忽职守的人。

    “额……”上官若愚面色一僵,随手指了指那间门窗紧闭的厢房:“她好像在里边兴致勃勃的玩自虐的游戏。”

    “?”夜月各种没听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

    “总之,有疑问你自己去看了就明白了,虽然我觉得,这种时候还是别打扰她比较好。”看,她多善良,还知道替她隐瞒特别的癖好,替她清场。

    夜月满头雾水,在和上官若愚道别后,他才慢吞吞往厢房的方向挪动过去,推开门,夜灵狼狈的身影让他大吃了一惊。

    “唔唔唔唔!”夜灵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拼命的在木椅上扭动着身体。

    夜月嘴角一抽,她的造型还真奇特。

    大概猜到是谁把她弄成这个样子,他心里不仅不怒,反倒有些无奈,以他与那位姑娘的接触来看,她绝非是不讲道理的人,多半是夜灵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她,才会被这么对待。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求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剑道独尊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