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表哥表妹齐上阵

    第83章表哥表妹齐上阵

    都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名媛,请来的当然也是出名的戏班子,画着面谱的戏子在舞台上刷枪舞刀,嘴里还唱着别有风情的京剧。【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作为国粹,上官若愚表示她妄为曾经的本土人士,京剧神马的,完全和她绝缘啊。

    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她昏昏欲睡的坐在花园的木椅上,手掌轻轻托住腮帮,仿佛下一秒就会熟睡过去。

    “雨墨,你这姐姐还真有趣,怎么,本小姐专程请来的戏班子她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罗亚尖声讽刺道,作为圈子里的大小姐,她对于突然出现的上官若愚全无任何的好感,更何况,这人还和她的表哥结怨,她能有什么好脸色才怪。

    上官若愚耳尖的听到她的讽刺,浑然不在意,大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尚觉悟。

    “罗亚你别这么说,姐姐她以前天性痴傻,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又流离在外,不懂这些深奥的艺术,是可以理解的。”上官雨墨替她说情,可这话嘛,却不是那么回事。

    这帮大小姐听得乐不可支,显然把上官若愚当作了不学无术的草包,印象再次降低。

    “呵,雨墨,你倒是聪明人。”一道冷冽的声音冷不丁从花园前方的石板路上传来。

    这帮满脸冷嘲热讽的千金小姐脸色同时大变,一个个慌忙整理衣裳,拿出最完美的仪态,抬眸向前方看去。

    上官若愚轻飘飘转移着目光,好吧,她觉得回去以后,要去翻翻日历,看看今儿这日子是不是和自己相克,不然,她怎么会在这里见到南宫归玉?他不是皇子吗?这种女人家的聚会,他来做什么?

    啧啧啧,瞅瞅这一张张含情脉脉的小脸,就跟饿狼看见肉骨头似的,上官若愚坏心眼的想着,说不定下一秒,这帮饥渴的女人就会扑上去,把南宫归玉给瓜分掉。

    抑郁的心情成直线上升,她猥琐的目光,落在南宫归玉的身上,锋利的眉头暗自皱紧,这女人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表哥。”罗亚迅速起身,笑容满面的迎上前去,“你可来了,怎么这么晚?”

    “宫里尚有事。”南宫归玉解释道,对这个表妹倒是多了几分温情。

    “三皇子。”上官雨墨悠然起身,淑女的提了提裙摆,向他行礼问安。

    上官若愚有样学样,坚决不给对方抓辫子的机会,只是这礼数嘛,一看就知道是敷衍。

    南宫归玉不屑的睨了她一眼,哼,既然心不甘情不愿,又何需虚伪作态?

    “你们这聚会什么人都请吗?”他讥诮的扬起嘴角,“这样的女人也配出现在颐和园内?”

    “咯咯。”不少女人捂嘴偷笑,看好戏的目光转向上官若愚。

    她们早就听说过,这人和三皇子之间的恩怨,如今可不是乐于看戏吗?

    某人翻了个白眼,“臣女出现在这儿还真是对不起三皇子啊,这女人家的聚会,不知道堂堂皇子为何会加入其中?这不是辱没了您高高在上的尊贵姿态吗?”

    要比口才是吧?她奉陪!

    “姐姐。”上官雨墨忧心忡忡的冲他摇摇头,示意她别和三皇子对着干。

    “牙尖嘴利,呵,听说你被认回丞相府了?怎么,这平民的生活与府里的生活可有不同?你可还习惯?”听着像是关心的话语,却暗藏锋芒,摆明了是在讽刺她,哪怕有着大小姐的名头,也没那享受的命。

    “习惯当然习惯,每天白吃白喝白住,哎哟喂,这日子过得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上官若愚美滋滋的开口,“说起来,我还得感谢暗地里替我通风报信,泄漏我行踪的人呢,不然,哎,以我这忘记了过去的脑子,或许也猜不到,自己竟是遗落在外的千金小姐。”

    “……”南宫归玉诡异的沉默了。

    上官若愚顿时了然,看来,她的猜测是对的,自己的身份被泄漏这件事,绝对有这位的功劳。

    新仇加上旧恨,她是把南宫归玉给气到了骨子里,妈蛋!原来是他干的好事。

    “真想不到,原来我还有这种身份,哎,早知道,我也不用流离在外,早些认祖归宗,也不会受那么多的冤枉罪。”她故意说得可怜,可眼眸中流淌的却是挑衅的暗光。

    手掌用力握紧,“是么?哼,那你可要好好享受这认祖归宗的好日子啊。”

    “承你吉言,一定会的。”上官若愚乐呵呵的笑了,那笑容让南宫归玉有种一巴掌糊上去的冲动。

    俊朗的面容紧绷着,“听说你最近在京城里可是家喻户晓的名人,怎么,这么好的天气出府看戏,皇兄他竟没有陪同在你身边?你们不是向来焦不离孟吗?”

    “……”啥意思?他突然间提起的话,让上官若愚惊呆了,我去,怎么听着好像她和南宫无忧有一腿?“三皇子,你可别侮辱我的清誉啊,我对我那死去的死鬼丈夫绝对忠贞,至死不渝!”

    编,继续编!

    自从得知她是知名仵作后,南宫归玉就调查了她这七年间的经历,什么丈夫,完全是无稽之谈。

    “怎么,你原来竟是敢做不敢当的人?”他凉薄的讽刺道。

    两人争锋相对的谈话,叫其他人根本无法插嘴,只能愣愣的看着他们俩过招。

    “您到底想让我承认什么?真是奇了怪了,这老百姓们愚昧无知,难道连皇子你也被传染了吗?流言有多不靠谱,你难道不知道?啧啧啧,单凭几句传言,就误会我和二皇子纯洁的朋友关系,哎,三皇子,你这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上官若愚摊摊手,一脸的无奈。

    论口才,南宫归玉远不是她的对手,只能狠狠的冷哼一声,结束了这个话题。

    “三皇子,您请坐。”上官雨墨让出自己的位置,请他上座。

    南宫归玉也不拒绝,在他看来,这样的待遇是理所应当的。

    擦,高帅富了不起啊?差别待遇让上官若愚有些不是滋味,刚才对着自己,这些人可没这么殷勤,果然,这年头有权有势的人,总是被巴结的对象。

    “表演继续。”他优雅落座后,墨色的衣袖轻轻一挥,示意舞台上被打断的表演继续。

    戏班子又开始敲锣打鼓。

    “你方才说你的丈夫已死?那你可有改嫁的念头?”南宫归玉继续挑衅上官若愚,摆明了和她过不去。

    有些人五行犯贱,天生欠虐,越是受挫,越是越挫越勇。

    而他,则是很典型的例子。

    “我也想啊,可惜,我一没钱,二没权,想改嫁也找不着人,现在这年头,好男人都被猪拱了,剩下的都是些便宜货色,白送给我,我都不要。”说着,意味深长的目光慢悠悠从某位皇子身上扫过。

    眸光顿时一冷,他刚想发怒,谁料,上官若愚眼疾嘴快的先一步开口:“啊!三皇子,你可别在意,我可没有在说你,千万别对号入座哦。”

    “……”怒火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也下不来,她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若是他继续追究,岂不是自己承认,是她口中的便宜货色吗?

    紧绷的面容微微抽搐,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他被这女人气到吐血。

    从未有过的憋屈感,自从遇见她后,不知道体会过多少次。

    罗亚立马愤怒的瞪圆双眼,“你怎么可以对表哥不敬?”

    “我有吗?”上官若愚满脸无辜,“我不过是一介臣女,怎敢对三皇子不敬呢?”

    “你还说没有?”她分明就是故意在挑衅表哥的权威!这人好生可恶!

    “本来就没有嘛,这年头,栽赃嫁祸什么的,不要太多哦。”上官若愚真心觉得自己特冤枉,她好心好意提醒人家别对号入座,这也有错?

    罗亚被她这话一堵,顿时面上火辣辣的,像是被谁当面扇了一巴掌。

    “你说谁嫁祸你?说话是要负责的。”她底气十足的叫嚣道,对上官若愚愈发不善。

    “谁应说谁呗。”这么明显的话还要自己给她解释?智硬啊,上官若愚怜悯的表情把罗亚气得火烧眉毛,却又碍于身旁的男人,努力想要表现风度,于是乎,强忍着,用眼神厮杀她。

    瞪吧瞪吧,能瞪得出朵花儿?

    “表妹。”南宫归玉轻飘飘朝她投去一抹警告的眼神,罗亚立马眼观鼻鼻观心站直了身体,没再继续和上官若愚对持。

    哼!她才不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子,而让表哥不满呢。

    戏班子唱完了三出戏,上官若愚实在是提不起精神,“你们慢慢欣赏,我有些累了,先走一步。”

    “这么急回去?该不会是想趁机和人私会吧?”罗亚讽刺道,认为自己抓住了她的小辫子。

    上官若愚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她:“私会?你知道诽谤是一种需要承担责任的重罪吗?罗亚小姐,刚才你才说,人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我现在是不是该计较一下,你抹黑我的名声这件事?”

    这女人怎么会这么难缠?

    罗亚从没有应付过如她这般的女子,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

    “姐姐。”上官雨墨出声想要缓和气氛,“罗亚她只是一时冲动,你就别和她计较了。”

    “放心啦,我从来不会和不是特别看重的人一般见识。”上官若愚故作大气的罢罢手,“三皇子,敢问我可以告退了吗?”

    尼玛的,不知道在这儿她待得有多无聊么?还以为今天会有什么乐子看,也不过如此!

    南宫归玉紧抿着唇瓣,拦下不甘心的罗亚,微微颔首,示意她滚蛋。

    上官若愚很识趣的速度滚远,至于后方这些人心里头的想法,完全没在她的考虑中,可是,当她走出花园,却忽然间意识到一件事,那啥,上官雨墨不和她一起走,她要怎么回去?

    望着眼前这条幽静的山路,再看看自己瘦弱的双腿,她难道要徒步走下山吗?

    oh,no!

推荐阅读:唐砖 全职高手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修真老师生活录 宠魅 火爆天王 官术 医道官途 光明纪元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