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睡新房,我睡书房

    第190章你睡新房,我睡书房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婚房,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在这安静的空间里,这声响显得有些刺耳。【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并不算多宽敞的房间,却如一片火的海洋,红绸、红烛、红被,将这儿点缀得分外喜庆,帐幔被一串珠子挑起,绑在床头和床尾的木柱上,只见床榻上还洒满了各种瓜果。

    什么杏仁、花生,应有尽有。

    在床榻对面,是一张四方的木桌,桌子上,两支红烛正在默默淌泪,前方,是一个托盘,上边搁着酒壶和酒杯。

    上官若愚尴尬的站在门口,向来冷静的她,这会儿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应付。

    南宫无忧默默的将怀里的被子搁到地上的床单上,然后,站起身来,背对着她,身体有些僵硬,似乎也和她有着一样尴尬的心情。

    那种仿佛不安着,紧张着的情绪,弥漫在空气里。

    上官若愚已经感觉到双手手掌心冒出的汗水,妈蛋!总不能让她和他就这么站一晚上吧?总得有个人先说话,打破僵局吧?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她没话找话说的问道,但这话一出,莫名的她脑子里就浮现了一个画面。

    某人邪魅狂狷的对她说一句:“我想吃你。”

    画面太美,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迅速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拍飞,她缓慢挪动着步伐,朝床边蹭了过去,刚想坐下,却被他抓住手腕。

    微凉的触感让上官若愚整个愣了,目光顺着手臂朝下移动,落在他的手掌上,这是什么节奏?

    注意到她的目光,南宫无忧迅速收手,清冷的面容,染上淡淡的粉色,“床上的东西,理应先收拾。”

    若她就这么大咧咧坐下去,定会被弄疼。

    他弯下腰,绕过愣神的女人,细心的将被褥上边洒满的瓜枣给捡起来,直到捡干净后,才道:“你休息吧。”

    “额。”上官若愚在整个过程中,完全属于脑子一片空白,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收拾,“酒,不喝吗?”

    她指了指桌上的酒杯,话说,这婚礼的最后过程,不是喝交杯酒吗?

    “不必,夜里饮酒伤胃。”他淡淡的解释道,既然她这般尴尬,又何必再做这些让她更加为难的事呢?

    “那什么,咱们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夫妻,交杯酒这玩意儿,还是走个过程吧。”听到他关切的话语,上官若愚一咬牙,走到桌边,豪迈的将杯子握在手里,另一支则递给他,“来,喝!”

    她说得豪气万丈,南宫无忧微微愣了愣,迎合她,两人的手臂互相穿梭而过,他微凉的手背,不经意擦过她的面颊,让她的心跳顿时絮乱。

    砰砰砰的,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似的。

    薄唇含住杯沿,仰头将烈酒饮入喉咙,辛辣的感觉,从喉咙漫上味蕾。

    上官若愚悄悄吐了吐舌头,用手掌扇风。

    妈蛋!好烈的酒,这酒少说也有五十多度!

    看着她难受到面颊通红的模样,南宫无忧微微蹙眉,单手擒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抵住她的后背,一股凉爽的气流,从他的掌心推送入她的身体里,顺着奇经八脉开始游走。

    很快,那股难受的感觉,便被这股气流压下。

    她吐出一口气,笑道:“内力还能这么用?”

    “恩。”他淡漠的收回手臂,侧过头,不愿让她发现自己粉扑扑的脸色,面上有些烫,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与女子接近。

    挥之不去的,是凑近她时,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

    那是属于女子的芬芳,萦绕在他的记忆里,久久不散。

    “睡吧。”他故作冷淡的说道,将地上的被褥掀开,坐了上去。

    三千青丝柔顺的披散在他的背后,烛光下,身影略显单薄。

    上官若愚愣愣的点头,有些没弄明白,这人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冷淡。

    待到她窸窸窣窣的钻进被窝里后,南宫无忧轻抬手掌,微微一划,一股强悍的内力,便将红烛吹灭,整间屋子,陷入了黑暗中。

    屋外,夜月躲在院子的暗处,偷偷的朝里边张望,以他的修为,可以将屋内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但不论他怎么倾听,也未曾听到有某种不纯洁的声音传出来。

    主子该不会真的打算和上官姑娘分床睡一宿吧?

    他无力扶额,深深的觉得,自家主子实在是太单纯了,这种时候,明明是促进感情的绝佳机会,为嘛主子没有把握住?

    奈何,就算他心里再着急,也不能闯进屋子里,只能在外边,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家主子唏嘘,扼腕。

    另一边,三皇子府。

    本该在新房中歇息的南宫归玉,此刻却换掉一身火红的喜服,从房间里走出来,发髻略显凌乱,只着一件白色里衣,披着黑色的大氅往书房里走。

    而屋内,刚嫁给他的侧妃李珊珊,正满脸红潮的孤身熟睡。

    回到书房,有小厮进屋将油灯点燃,昏暗的光线,驱散了这满屋子的漆黑。

    他阴沉着一张脸,全然没有刚疏解过的轻松与惬意。

    “那边的情况,现在如何?”在木椅上坐下,他哑声问道。

    冰冷的双眸里,似有暗潮正在涌动。

    暗卫悄无声息的从房梁上落下,单膝跪地,“回主子,前去赴宴的百姓,每人得到一百两银子的重金,现在已经如数散去。”

    “你说什么?”这消息超出了南宫归玉的意料,在他的记忆里,不论是上官若愚还是南宫无忧,绝非有钱人!他们是如何弄到这么大一笔银子的?

    “属下不敢期满主子,银两的确送到了每一位到场的百姓手里。”前去打听的隐卫,战战兢兢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南宫归玉的脸色。

    “哼,这不可能!”那些百姓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银子?

    “……”暗卫没敢吱声,就算不可能,可事实确实如此。

    南宫归玉细细的眯起一双寒潭般的眼睛,面露深思。

    书房里,安静到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在空中交缠。

    “把这件事告诉御史,呵,明日,本皇子倒要看看,他们俩打算如何向父皇解释!”一介失宠的皇子,一个没有建树的女人,手里居然破天荒的拥有一笔巨款?

    这笔钱,从何而来?他相信父皇一定会很好奇。

    “是。”暗卫立即撤退,连夜造访御史府,将这则消息以及自家主子的意思,告知御史。

    御史乃是监督文武百官品性的重要官员,若是有违反乱纪,贪赃枉法的事情发生,他们便会写上折子,送上天听,由帝王定夺。

    夜深沉,上官若愚的睡眠质量一直不错,只要不是在工作状态,通常这会儿,她老早就该去会周公的,但此时此刻,她却在漆黑中,睁着一双眼睛,郁闷的望着头顶上的床顶。

    妈蛋!她居然失眠了!

    眼睛微微转了转,看向床下打地铺的男人,借着窗外斑驳的月色,她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他背对自己的轮廓。

    “喂,你睡着了吗?”犹豫几秒后,她干脆坐起来,用被子把自己包裹成一个圆,低声问道。

    屋外,正坐在梧桐树干上,昏昏欲睡的夜月,冷不丁听到房内的动静,立马来了精神,瞌睡虫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这后半夜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他激动的捏紧一双拳头,高高竖起耳朵,准备偷听。

    上官若愚等了几秒,没等到南宫无忧的回答,以为他睡着了,正打算郁闷的躺下,数数绵羊,谁料,某人却在这时候,冷不丁出声:“还未,你为何不睡?”

    “卧槽!你干嘛突然说话?”她吓得失声惊呼,妈蛋!既然没睡,不知道早点回答她吗?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飞快,可见她这次还真被吓得不轻。

    南宫无忧顿时哑然,他方才,不过是在犹豫,是装睡,还是回应她。

    “抱歉。”他淡淡的道。

    “没事没事,算了,这次我就原谅你。”她挥挥手,“你干嘛也不睡?”

    “暂无睡意。”他不会告诉她,只要闭上眼睛,他就会想起,她睡在床榻上的画面,共处一室,又离得这么近,他如何睡得着?

    “我也是。”上官若愚盘膝坐好,特无语的瘪瘪嘴:“今天晚上看样子是得失眠了。”

    “为何?”他转过身来,缓缓直起身体,白发如云,随意的披散在他的胸口与后背上,似美丽的丝绸。

    “你说呢?”这种问题还用问吗?明摆着好不好?

    她略显烦躁的态度,让南宫无忧诡异的沉默数秒,然后,幽幽站起身来。

    “你要干嘛?”突然站起来的黑色人影,让上官若愚又吓了一跳,戒备的问道。

    双手揪住锦被,护在自己身前,似乎在担心,他会对自己做什么。

    看着她防备警戒的样子,南宫无忧有些哭笑不得,在她眼里,自己难不成是急色之人么?若她不同意,他此生也不会碰她分毫。

    “我去书房休息。”他淡淡的解释道,嗓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为毛?”好端端的,干嘛要去书房?知道自己误会了他,上官若愚尴尬的扯了扯嘴皮。

    “不是因为我在房中,你才无法入眠吗?”他反问道,一双沉静的黑眸,转而向她看来。

    “……”这种话,让她怎么回答?“你现在出门,明天说不定就会有谣言在民间出现。”

    她和他的这场大婚,暗中势必有无数人在紧盯,在等着抓他们的痛脚和把柄。

    若他半夜离开新房,可想而知,绝对会有人以此来做宣传。

推荐阅读:神煌 圣堂 首席御医 九星天辰诀 网游之天谴修罗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雪中悍刀行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