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落难,她输了!

    第207章落难,她输了!

    收拾收拾后,上官若愚就携带巨款,领着一双儿女还有随行的夜月,离开了二皇府。【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今天凑巧是赶集的日子,集市上的人群比平日里多了至少一倍,远远望去,一派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的街景。

    “娘亲,好多人啊。”上官玲吃惊的看着街道上拥挤的人潮,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人一起出现。

    人挤人的盛况,让她看得目不暇接。

    “唔,去旁边瞧瞧。”她艰难的护着一双儿女,在人群中缓慢挪动,人太多,即便再如何小心,被推搡,被排挤,也不可能避免。

    走过整条街,上官若愚已累得开始大口大口喘粗气,一滴滴豆大的热汗,顺着她光洁的面颊滑落下来,好不容易找到一条没人的暗巷,她立即拐角走了进去,靠着墙壁休息。

    “娘亲,给。”上官白体贴的拿出一块手绢,递给她。

    伸手接过来后,她擦了擦脸上的汗珠,你妹!这种情况,让她怎么找要出售的宅子?

    “夜月,我交给你一个重大的任务,你去替我打听打听,哪里有宅子需要出售,最好是价格公道,又临街的。”她转头看向夜月,将寻找宅院的人物,交托到他的身上。

    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还是交给别人去干更好。

    夜月嘴角一抽,点头答应下来,悲催的开始了满城寻找的苦逼工作,而上官若愚则带着一双儿女,准备离开集市回家。

    “呀,你们听说了没?昨天这四皇子府里啊,据说发生了好大一出戏,大晚上的,好多人都被惊醒了。”路过一个露天的凉茶铺,正在窃窃私语的百姓,引起了她的注意。

    离去的步伐猛地顿住,四皇子府?

    “谁不知道啊,听说是四皇子的小妾因为这四皇妃流产了!四皇子昨天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把府里的下人都给处置了一番呢,昨儿个晚上,我刚喝完花酒,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家丁们扛着草席,把尸体送出城去。”一个男子描述得有声有色。

    上官若愚眉心猛跳,立即决定,去四皇子府看看情况。

    “娘亲,咱们要去哪儿啊?”瞅着陌生的道路,上官玲满脑子问号,不明白,娘亲要带他们去哪里。

    “去看望一个朋友。”她记挂着罗亚,脚下的步伐略显匆忙。

    绕过几条街道后,坐落在皇城南面的四皇子府,映入眼前,宏伟大气的宅子,清幽、寂静,却不失尊贵,高挂在府门外的牌匾,刻着鎏金的字样,两尊挂着红绸的石狮子,分别坐落在台阶两侧。

    此时,大门紧闭,门外并无任何看守的家仆。

    照理说,这皇子居住的大宅,应当二十四小时有侍卫站岗才对啊。

    上官若愚微微凝眉,抬脚走上台阶,拉着门闩,大力拍门。

    “喂喂喂,有人在家吗?”她扯着嗓子吆喝道。

    “谁啊?”很快,宅子里就传出管家老迈却中气十足的声音,紧锁的红漆大门微微开启一条缝,满脸皱纹的老管家,从里头探出一个脑袋,“你找谁?今日主子不见客。”

    “我找你家四皇妃。”上官若愚解释道。

    “四皇妃?请问您是?”老管家的态度变得恭谨起来,仔细打量上官若愚的容貌,再看看她身旁的两个小家伙,一个猜测浮现在脑子里:“你是二皇妃?小的参见二皇妃,请二皇妃安。”

    他迅速跪地行礼,不管二皇子是否得宠,论身份,他自然低她一头。

    上官若愚挥挥手,让他起来,“你们皇妃呢?我找她有事。”

    “这……四皇妃今儿个身体不大好,要不您改日再来?”老管家低垂着头,弱弱的提议道。

    身体不好?

    这理由可信吗?上官若愚果断的伸手将大门推开,绕过老管家,抬脚就往院子里走。

    “诶?二皇妃您等等!二皇妃!”老管家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待到回神,人已经进入了宅院中,他慌忙提着衣摆跟上,想要阻止上官若愚去见罗亚的行为。

    可他快,她的速度更快。

    顺着前院的长廊,一路小跑朝后方的院落走去,后院的宅子有好几间,根本分不出哪间是罗亚的院子,这里的布局,比起二皇子府来,复杂得像个迷宫。

    上官若愚转了半天,转得眼睛都快花了,最后,她直接拦下一名丫鬟,问道:“你们家皇妃住在何处?”

    被突然拦下的丫鬟有些害怕,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气势汹汹,看上去并非好人,她哆哆嗦嗦的指了指最末首的那间院子:“皇妃她……她在佛堂……”

    佛堂?

    瞳孔一阵猛缩,“她怎么会在佛堂?”

    她的脸色骤然间变得有些难看,一抹戾气,如同刀锋,吓得丫鬟心脏猛抽。

    “是,是主子交代的。”她战战兢兢的解释道,瘦弱的身躯,此刻抖得宛如风中的落叶,看上去分外可怜。

    “哼。”上官若愚拂袖离去,快步绕过丫鬟的身侧,直冲那间院子。

    上官玲和上官白卯足力气,跟在她身后。

    那间院子距离前院是最远的,院落中,落叶堆积了一地,一座寂静的两层阁楼,坐落在蓝天之下,一路走来,上官若愚没瞧见这间院落的四周,有府里的仆人走动,就连侍卫也没一个。

    搞什么鬼?

    她冲入院子,推开阁楼一楼的大门,明媚的阳光照耀进这间屋子,黑漆漆的宽敞房间正前方,摆放着一张长桌,上边搁着一个白玉佛像。

    两侧的窗户用木条封死,只有零星且斑驳的日光,偶尔散落进来,光线很暗,上官若愚微微眯起眼睛,没在一楼找到罗亚的身影。

    “老哥,这里好可怕。”上官玲趴在门框旁,说什么也不肯进来。

    她对这种阴森恐怖的地方,是最恐惧的。

    “快进来,这里又没鬼,你怕什么呢?”眼见娘亲已经上楼,上官白顿时急了,一把拽住上官玲的手腕,愣是将她一路强行拖上二楼。

    二楼是一条漆黑的长廊,长廊深处,只有一个房间,上官若愚毫不迟疑的将房间紧锁的大门踹开。

    “谁?”晃动的白色纱帐里,传出一道虚弱的声音。

    模模糊糊的,依稀还能够看见,帐子里的人影。

    是罗亚的声音!

    上官若愚一个箭步冲到床边,挑开纱帐,迎面扑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作为法医,她绝对不会弄错这股味道。

    一抹寒芒掠过眼底,她厉声问道:“你受伤了?”

    罗亚吃惊的看着她,有些不可置信,她怎么会来?

    美丽的发髻,此刻略显松散,如墨秀发耸搭在她的身上,本该盛气凌人的女子,此刻,却脸色苍白的半倚着床头,气息略显虚弱。

    “是你?”罗亚惊呼一声,似乎想要从床头坐起来,却牵扯到身上的伤口,面颊顿时拧成一团。

    “你别乱动。”不知道她伤在什么地方,上官若愚不敢轻易碰触她。

    “本小姐没事。”哪怕到了这一步,她依旧不肯流露出任何的脆弱,尤其是在这个被她认定是一生的对手面前。

    瞧着她固执、倔强的样子,上官若愚心底那把火,烧得更旺:“四皇子干的?是他把你弄成这副鬼样子的?操蛋!这个渣男!”

    这里是四皇子府,是他的府宅,除了他以外,还有谁有权利伤到她?

    “这是本小姐的事,不要你管。”罗亚还在嘴硬,她不是没有看到上官若愚的担心,也不是不知道,她在为自己不平。

    可是,她不想,也不愿意,让她看到自己落魄的一面。

    “老娘同情心旺盛不行吗?你丫的给老娘闭嘴,小白,去请大夫过来。”上官若愚被她气得有些口不择言,稍微平复下情绪后,第一时间,想为她找大夫。

    验尸她在行,可治病,她却是纸上谈兵的门外汉。

    她只能看出罗亚有伤在身,但伤在何处,伤得怎么样,她一无所知。

    屋外的上官白立即点头,顶着一张面瘫脸,火速下楼。

    上官玲哒哒的跟上他的脚步,她要跟着老哥,才不要留在这个可怕的地方。

    “本小姐不用你来假好心,你滚啊。”罗亚气愤的说道,情绪略显激动,心里的委屈与不甘,此刻,在看到上官若愚后,彻底爆发。

    “滚?我可不会,要不你来给我示范一下?”她双手环抱在胸前,冷笑道。

    罗亚被她气得浑身发抖,却偏偏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索性闭上眼,眼不见心不烦。

    “你到底是怎么搞的?恩?你是想自己告诉我,还是想让我直接去问他?”上官若愚叹了口气,对这样的罗亚,她气也不是,怒也不是。

    “你敢!不许去找他。”一听这话,罗亚再也忍不住,眼眶迅速红了。

    “那你就给我说清楚。”她实在想不通,到底有什么理由,能让她被伤害到这副样子。

    在上官若愚的印象中,罗亚虽然任性,虽然嚣张跋扈,但她本质却是好的,她万万没有想到,不过是一段时间没见,她竟变得如此虚弱。

    她很早以前,就把罗亚当作了朋友,一个可以互相斗嘴,相爱相杀的朋友。

    如今眼见她落魄,她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有什么好说的?本小姐只是输了,输给了这后院里的女人。”罗亚苦涩的笑了,这一刻,强撑的平静面具,终于龟裂,盛气凌人的高傲,化作了满满的无奈与凄凉。

    她笑着,却像是在哭。

    “怎么回事?说清楚?”她粗声问道,眉头紧皱成一个小小的山包,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样子,此时,却是满满的严肃。

    罗亚机械的扯了扯嘴角:“有什么好说的?输了就是输了,本小姐输得起。”

    后院的争斗,不就是那样么?她输了,如今落入这惨淡的境地,但她没有认命,今日她输,他日,她定会赢回来!

    决绝的火焰,在她的眼底熊熊燃烧。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醉枕江山 重生之温婉 重生小地主 光明纪元 神座 官术 官场之风流人生 火爆天王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