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捉奸捉双

    第214章捉奸捉双

    上官若愚笑道:“唔,他肚子不太舒服,待会儿才回来,我们先吃,不等他。【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二嫂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今日可别同我客气,只管点。”南宫归玉大方的开口,通常,在这种时候,作为客人应当会稍微客气客气。

    可惜,他低估了上官若愚的脸皮。

    只见她豪迈的一挥手,叫来小二,噼里啪啦点了一桌子价格昂贵的菜肴,什么贵,点什么。

    随着一道道菜名从她的嘴里蹦出,南宫归玉的嘴角抽动得愈发欢快,心里那丝悔恨的感觉,也在不断扩大。

    小二笑开了花,将她点的菜肴牢牢记住,然后又送上了名贵的碧螺春,光是茶水,就值五十两银子。

    在等待午饭送来的空档,上官若愚捧起茶杯一顿牛饮,好似这茶水不要钱似的,完全没在心疼。

    南宫归玉终于看不下去,提醒道:“二嫂,茶需要细细的品。”

    照她这种喝法,他身上携带的银两,只怕还不够付茶钱的。

    “哎呀,这种小事没所谓啦,茶叶这种玩意儿,不就是图个高兴吗?”她随性的罢罢手,仰头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光,又提壶满了一杯。

    从水壶里倒出的温热茶水,在南宫归玉的眼中,宛如正在向外流淌的银子,桌下的双手在膝盖上用力握紧。

    光洁的额头上,甚至有一条条青筋,正在欢快的蹦达。

    “唔,味道真不错,小玲啊,你也多喝点,今后再想喝到这么好喝的茶水,可就没机会咯。”上官若愚自己喝也就罢了,还怂恿女儿敞开肚皮,大有不把南宫归玉喝到破产,誓不罢休的趋势。

    他平缓的呼吸明显加重,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克制,他真恨不得当场拂袖。

    “二嫂,听闻你最近在筹谋开学堂?”他逼着自己将注意力从茶水上挪开,没关系,只要他能搭上沙兴国这条线,总有机会连本带利讨回今日的损失。

    这么想着,心里的肉疼感觉似乎有所缓解。

    上官若愚点点头:“是啊,哎,这京城里有太多家境贫寒的百姓,我只是想让他们的后代,有书可以念,有机会能够出人头地。”

    她会这么好心?

    南宫归玉一个字也不信,在他的印象里,这女人可没有如此伟大的情操!

    “二嫂果真是大善人,弟弟佩服。”他抱拳道,一顶高帽戴在了上官若愚的头顶上。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哎哟,这有什么?这是我的分内事嘛,谈不上什么佩服。”

    难得她还有几分自知之明。

    “若朝堂中,能多几名如二嫂这般,眼界宏远,为百姓办事的大臣,南商必定会国富民强。”他感慨道。

    “额,这倒挺难的,毕竟这世上像我这种一心一意为人民谋福利的人,可不多了啊。”上官若愚一个劲的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她无耻的自夸,让南宫归玉险些听得喷出一口水来。

    她居然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

    嘴角狠狠抽动两下,“是吗?”

    “是啊,现在的人啊,只知道顾及自身的利益,哪有把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的?为了权势,为了上位,无所不用其极,啧,朝廷的风气,正是被他们带坏。”她义愤填膺的斥责道,眼睛却不着痕迹从南宫归玉身上扫过,似意有所指。

    他隐隐觉得,这女人似乎在拐着弯儿暗示自己。

    眸光顿时沉了,“二嫂所言甚是,不谈这些,今日做弟弟的,其实是想借着这顿饭,向二嫂致歉。”

    他幽幽捧起桌上的茶杯,冲她敬了敬:“昔日,弟弟几次三番误解二嫂,与二嫂之间结下不少梁子,还望二嫂大人大量,喝过这杯茶后,往事一笔勾销,弟弟先干为敬。”

    说完,他仰头将茶水喝入腹中,动作利落且爽快,话说得也分外诚恳。

    但是呢,上官若愚对他主动认错的行为,根本不信。

    她和他之间的恩怨,是能化解的吗?更何况,若是没有一定的利益,她不认为他会率先示弱。

    心里一番思量,可她面上却分毫不露,举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眉目含笑,好似接受了他的道歉。

    上官玲满脸迷茫的坐在椅子上,一会儿看看眉开眼笑的娘亲,一会儿又扭头看看冷峻非凡的南宫归玉,小脑袋瓜子里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可以坐下来一起饮茶,一起吃饭?他们不是敌人吗?

    她当然不会理解,因为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做——逢场作戏。

    很快,醉仙居的小二就端着木质托盘,将一份份精致的菜肴送到包厢,美味的香气,沁人心脾,上官玲一见这满桌子样式好看的菜肴,再也顾不得去思考,他们俩诡异的相处模式,瞬间开启大吃特吃的功能,一个劲的吃起东西来。

    碗筷碰触的清脆声响,让南宫归玉有些憎恶,他最为反感的,便是这种毫无礼数,毫无仪态之人。

    但碍于心里的算计,他没有表露出来,只道:“二嫂,请。”

    “你也吃。”上官若愚捧着瓷碗,嘴里塞满了食物,瓮声瓮气的说道。

    看着她们俩如饿死鬼投胎的吃香,南宫归玉彻底没了食欲,他一次也没动过筷子,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将目光从桌上转开,不忍直视眼前这副狼藉的画面。

    忽然间,他有些佩服自己那位二哥,每天面对她们如狼似虎的吃香,他是如何度过的?

    上官若愚在心头嘿嘿笑了两声,要的就是这效果!她才不要和他吃一个盘子里的东西。

    母女俩吃得津津有味,很快,桌上丰盛的菜肴就像是被狂风席卷过一般,只剩下满桌的残羹。

    南宫归玉瞠目结舌的望着几乎被吃光三分之二的食物,再看看她们二人弱小、单薄的身板,很是好奇,这些东西她们是怎么吃进去的。

    “嗝。”酒足饭饱后,上官若愚一脸慵懒的瘫软在椅子上,揉着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哎呀,好久没吃得这么饱了。”

    “可是二哥平日里亏待了你?”南宫归玉意味深长的问道,不露痕迹的挑拨他们的夫妻关系。

    “白发哥哥才没有呢。”上官玲第一个不干了,在她心里,已然把南宫无忧当作了亲人,坚决不允许谁污蔑他。

    她太过强烈的表现,让南宫归玉微微一怔,一抹寒芒飞速滑过眼眸,看来,他这二哥收买人心的手段不低啊,短短时日,竟能让小家伙对他这般拥护。

    “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有别的意思。”他出声撇清关系,神色有些无辜。

    这人要是去混娱乐圈,铁定是拿奥斯卡影帝的苗子。

    上官若愚笑笑,“我相信你,向三弟这么善良,这么慷慨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背后说人闲话的八卦行为呢?”

    “……”明夸暗贬的话语,他怎会听不出来?精致如刀削般的面容,略显僵硬。

    眼眸里跳动的冷怒暗光,几乎快要抑制不住。

    “爷。”正在他煞费苦心的思索着如何化解这尴尬场面时,包厢外,一声娇柔、甜腻的呼唤,蓦地传来。

    上官若愚忍不住打了个机灵,妈蛋!这么做作的声音,是怎么发出的?她最讨厌的就是娃娃音,尤其是这种捏着嗓子故意装出的。

    身体微微抖了抖,有些接受不能。

    南宫归玉脸色微变,似怒似恼。

    “三弟,这是在唤你吗?”她挑眉笑道。

    房门缓缓被人从外推开,李珊珊一席华贵的粉色长裙,一脸粉黛,盈盈从屋外走了进来。

    美丽的飞云暨上,插着几支璀璨的金色步摇,裙摆微微起伏,长裙勾勒着她曼妙的身段,她直接无视掉上官若愚的存在,轻飘飘蹭到南宫归玉面前。

    纤细的手指挑逗似的攀上他的肩头:“爷,怎么外出吃饭也不告诉妾身一声?若非妾身方才见到您进来,险些错过了呢。”

    她笑得甜蜜,如天鹅般白皙纤细的颈部,展现在南宫归玉眼前,透着些许邀请的意味。

    上官若愚一把将女儿的眼睛捂住,非礼勿视,她拒绝让女儿看到这幅少儿不宜的画面。

    “咳,三弟,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继续。”她暧昧的笑着,打算告辞。

    反正这午饭也吃了,还留下来干嘛?看他们上演活春宫么?

    她表示自己对偷窥这种事,毫无兴趣。

    南宫归玉几乎是粗鲁的将李珊珊推开,如刀锋般冷冽的目光,狠狠刺入她的心窝,只一眼,便让李珊珊脸色顿时惨白,唯唯诺诺的站在他身后,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她只是听到上官二小姐说,在街上看见,爷同这女人一起进入醉仙居,担心他们孤男寡女会有什么不得了的事发生,于是过来瞧瞧,顺便想要在这女人面前,炫耀她才是爷的女人,但她没有想到,自己贸然过来的事,会让南宫归玉这般生气。

    想到他方才凌厉的眼神,李珊珊心里愈发慌乱,害怕得双目泛红,险些掉下眼泪来。

    “二嫂,抱歉,让你见笑了。”南宫归玉满心憎恶,只觉李珊珊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但当着上官若愚的面,他还没把这份嫌恶流露出来,只能向她致歉。

    上官若愚状似大度的笑道:“年轻人,火气旺盛,我理解。”

    “……”根本不是她心里想的那意思好么?南宫归玉有些凌乱,张口想解释,好不容易才缓和的关系,若是因为这个女人,再次冰封,那他今日的隐忍与示弱,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吗?

    上官若愚却没给他辩解的机会,继续道:“对了,这兄嫂和弟弟若是私下碰面,来往太多,只怕会引来旁人的非议,哎,相信三弟你也知道,你那二哥啊,看着冷淡清傲,实际上这吃醋的功夫,却不比旁人少,为了不惹来麻烦,我想,咱们今日后还是别往来太多,毕竟,都是有家室的人,你说对吧?”

    她这摆明了是要过河拆桥,拿了好处,就开溜。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醉枕江山 重生之温婉 重生小地主 光明纪元 神座 官术 官场之风流人生 火爆天王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