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智商破表

    第244章智商破表

    “哎哟,长胖了啊。【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上官若愚伸手掐了恰小豆子的脸蛋,笑眯眯的说道,活像是要垂涎**的怪阿姨,模样很是猥琐。

    原本正在旁边玩着泥巴的小家伙们挺好奇这位大名鼎鼎的二皇妃的,可一看她这表情,顿时吓得哇哇直哭。

    上官若愚郁闷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好吧,她啥时候孩子缘变得这么弱了?还是说她长得太可怕?

    “都是因为贵人您,学生才有今天,学生永远不会忘记贵人的大恩大德。”小豆子低着脑袋,面颊爆红,弱弱的说道,能和憧憬的偶像近距离接触,对他幼小的心灵,俨然是一种冲击。

    “好啦,多大点事,来,给我说说,你都学了些什么。”上官若愚只当没听到他要报恩的话,更没流露出要拒绝的意思,施恩不望报,那是傻子才会干的事,虽然小豆子还小,可谁敢保证将来他不会发生**丝的逆袭成为高富帅?做人嘛,总得给自己留点后路。

    上官若愚从不是圣母,人性本就是自私的,他日,若他学有所成,她凑巧又有事请他帮忙,这份恩情不就有发挥作用的地方了吗?

    小豆子特老实的将自己在学堂里学会的东西一五一十说给她听,双眼亮晶晶的,那是喜悦的光芒。

    上官若愚顺便听了一堂课,对单子旭的教学能力很是刮目相看,唯一遗憾的是,这些小孩子,没有人愿意学习验尸的技术,不过对这事,她也不怎么着急,只吩咐单子旭写了一张榜文,贴在私塾外,打算继续招生。

    正午时分,在府中久等她未归的南宫无忧,寻路找来,进入私塾大门,便见她坐在学堂后方的角落,支着脑袋,呼呼大睡。

    前方,单子旭正握着一本书册,教小孩们念着诗词,场面一派祥和,他未曾进去,而是静静站在门外,平静的眼眸专注的凝视着她,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

    一天的学习终于结束,前来接孩子们回家的百姓,热热闹闹的领走了自个儿家的孩子,走之前,他们隐蔽的打量着南宫无忧,神色说不上厌恶,相较于以前的憎恶与鄙夷,他们此刻,对这位二皇子的感官,极其复杂。

    既感恩他,开设私塾,让他们的孩子有书可以念,却又忌讳着他异于常人的白发。

    周遭复杂的视线被南宫无忧自动摒弃,他早已不是昔日满心在乎旁人流言蜚语的人,百姓们如何看待他,他已无动于衷。

    “二……二皇子,您是来等二皇妃回家的吗?”商舟在院子里迟疑了许久,鼓起勇气,向他靠近。

    原本打算离去的百姓一见有人主动亲近他,纷纷驻足,好奇的张望着这边。

    “恩。”南宫无忧微微一怔,有些意外,他淡漠的应了声,目光仍旧停留在屋内正在睡梦中的女人身上。

    “那小的就不打扰二皇子了,小豆子,快和二皇子道别,不能没有礼貌。”商舟低下头,向儿子轻声呵斥一句,对这位二皇子,他心里也有着几分害怕,但想想二皇妃对他们一家的恩情,他想,他怎么的也得同二皇子告辞,才能离去,不能对他视而不见。

    百姓们或许愚昧,或许封建,但他们同样知恩图报,谁对他们好,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想要立刻改变所有人对他长达多年的负面印象,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任何事,都得一点一点慢慢来。

    小豆子倒是不害怕他,好奇的抬起脑袋,他就是二皇子吗?同自己一样,生来异于常人的人。

    不知怎的,第一眼见到这位皇子,他心里就说不出的亲近,总觉得,仿佛世上不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生来另类。

    父子二人同他道别后,才手牵着手离开私塾,有了第一个,周围的百姓也硬着头皮,同他主动告辞。

    有的与他打招呼,有的则是勉强挤出笑容。

    南宫无忧怔怔站在原地,这是他第一次,从百姓们身上感受到温暖,这种温暖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措,笨拙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们。

    “哈,感想是不是特别复杂?”上官若愚打了个哈欠,懒洋洋从屋子里走出来,这会儿院子里,所有的百姓已然离开,就连单子旭,也抱着书册,小跑着回家去了,只剩下他们二人。

    “你醒着?”他以为她睡得很沉。

    “废话,这么多人过来,我能不醒吗?”她早就醒了,甚至在屋子里偷偷看了半天好戏,“有何感想?”

    她微微侧目,嘴角扬起一抹略带戏谑的浅笑。

    “没有。”薄唇抿了抿,他断然否认。

    “骗谁呢?知道你现在心情格外复杂,不好意思说,也别撒谎啊。”她摇摇头,眸子里掠过欣慰的淡光,“这些百姓对你已经开始改观,用不了多久,也许他们就不会再忌讳你的异类,将你看作一个普通人。”

    “他们如何看待我,我不在乎。”他淡淡启口,神色很是平静,他在乎的,是心头重要之人,对他的看法,至于这些无关紧要的百姓如何看待他,如何去想他,于他来说,并不重要。

    “好吧,当我没说。”碰了个软钉子,上官若愚面上有些讪讪,她是一番好意有木有?

    “只要你不曾嫌恶我,便够了。”暧昧的情话脱口而出,话音刚落,他便微恼的将脸蛋侧开,夕阳的余晖下,如玉般白皙、隽秀的面容,仿佛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美若处子。

    “……擦,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会讨人欢心了啊?”嘴角蓦地一抽,她的心跳也有些加速,但嘴上依旧不饶人。

    “不好吗?”夜月赠与他的那些书册中,记载着,男子与女子的相处之道,他如今不过是顺应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她会不喜欢吗?

    “亲,你不适合走暖男路线,真的,快点恢复你孤冷清傲的本来面目吧。”上官若愚语重心长的叹息着,次奥,他时不时冒出一两句情话,真的很考验她的心脏承受能力好么?

    一抹暗色掠过眉宇,他微微垂下头,犹若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狗,惹人怜惜。

    上官若愚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最看不得他这副样子,手指无力抵住眉心:“行行行,我喜欢,我很喜欢,我喜欢到快要泪流满面的行吗?”

    拜托,别随随便便摆出这副表情啊喂!

    “果真?”黯淡的黑眸里有亮光闪烁,似跳动的火星。

    “真的,比珍珠还真。”她昧着自己的良心用力点头。

    “那便好,”若有似无的浅笑染上唇角,他忽地伸出手来,主动握住她的手腕,“回家吗?”

    “恩,走吧,我们回家。”她笑盈盈的说道,从心窝里漫出来的幸福,染上眉梢。

    家,她上辈子从未有过,却一直憧憬,一直期盼的地方,如今,已握在了她的手中。

    两人踏着这一地暖光,穿梭过繁华热闹的街道,回到大宅。

    还没进屋,一抹黑影蓦地从前方直奔而来,南宫无忧下意识将她护在身后,柔和的面容略显冰冷,气息微凉,“如此莽撞作甚?”

    不悦的目光如同一盆凉水,从夜月的头顶上浇洒下来。

    他赶紧刹车,驻足停在他们俩半米外,面露一丝懊恼,“主子教训得是,是属下莽撞。”

    “啥事啊?”鲜少见到夜月这么不沉稳的一面,上官若愚偷偷从南宫无忧身后探出一个脑袋。

    夜月欲言又止,只道:“姑娘回府一看便知。”

    他实在不知该如何描述府内的场景,好在姑娘和主子及时回来,不然,他真不晓得,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上官若愚听得一头雾水,府里咋了?是有外星人入侵,还是有鬼现身?

    她古怪的打量了夜月几眼,随后,绕过他,进入宅子。

    “哎呦,人家告诉你啊,你和人家做朋友肯定不会错!将来人家带着你,一起去看美人。”刚进府,从前厅里就传出了上官玲叽叽喳喳的声音,上官若愚眼角微抽,擦,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你喜欢什么样的美人?男的还是女的?喜欢酷一点的,还是温柔一点的?”

    “你别不好意思嘛,娘亲说过,朋友要互相分享,跟着人家,人家一定会给你介绍好多好多漂亮的哥哥姐姐。”

    ……

    “这是什么情况?”上官若愚机械的扭头去看后方的夜月,她是进错门了吗?不然,怎么会听到自家女儿在向什么人灌输这种要不得的思想?

    夜月一脸苦逼像,姑娘如今知道,他孤身一人在府中,过得有多水深火热了吗?他今儿可是被荼毒了整整一天!

    “小玲在和谁说话?有人到府里做客吗?”她连连发问。

    “是公主殿下,今日在上书房,小小姐与公主一见如故,出宫时,她……特地邀请公主前来府里做客。”中间可疑的停顿,让上官若愚隐隐觉得,事情或许同他说的有出入。

    “你确定是邀请?还有,堂堂公主,为嘛能擅自离宫?”这根本不科学!双眸危险的眯起,“你丫的给我老实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月心里各种悲催,难道要他告诉姑娘,小小姐见公主可爱乖巧,一见钟情,在上书房中,对其上下其手还不够,离开上书房后,竟用言语忽悠公主,将公主乔装打扮成小宫女,带出宫,声称要带其领略京城的风景吗?

    “恩?”语调略显深沉,“说话。”

    在她的催促下,夜月只能硬着头皮,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特别说明了,上官玲是如何把宫外的生活渲染得有声有色,引得这位公主好奇心大发,于是乎,两人同流合污,制造了这起乔装出宫的事情。

    “……”卧槽!她的女儿啥时候智商破表到能瞒天过海把一国公主弄出宫来?

    上官若愚面露惊愕,好在夜月没有读心术,否则,若是知道她在惊讶什么,铁定会郁闷到吐血。

    本文由小说“”阅读。

    如果您喜欢,请把《萌宝娘亲闯天下》放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宝娘亲闯天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推荐阅读:圣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求魔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