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关一扇门,开一扇窗

    第246章关一扇门,开一扇窗

    “叮咚。【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似泉水般轻盈的琴声,忽地,在这寂静的府宅内响起,刚打算脱衣睡觉的女人眉头一皱,大半夜的,谁在弹琴?

    她打开门,顺着琴声传来的方向缓步走去,那轻柔如风般的琴弦之声,赫然是从书房所在的院落中传出的。

    刚跨进拱形月门,在书房外宽敞清幽的院子里,一株常青树下,白衣男子席地而坐,沐浴在这盈盈月光之中,低眉抚琴。

    一把质朴的古筝搁置在膝头,白发如云,纤细的手指漫不经心挑拨琴弦,美,极美,人美,景更美。

    上官若愚下意识放轻了脚步声,站在原地,满目惊艳的看着他,仿佛三魂七魄通通被他勾走。

    微风轻抚,他缓缓抬目,清冷的黑眸,在看向她时,似有一抹流光滑过。

    “咳,”正在偷窥的女人老脸有些发烫,“我说啊,你大半夜不睡觉,弹什么琴?想招引狂蜂浪蝶吗?”

    “其中可有你?”他淡淡问道,眸子里溢满了笑意。

    “……我可不是小玲。”她才不是花痴,不会被他蛊惑。

    “这琴,是九妹她在我二十岁生辰时,赠与我的。”他低垂下眼睑,轻轻抚着琴身。

    “哟,这会儿不唤她星微了?”某人还记着,他对九公主亲昵的称呼,充满醋意的话,未经思索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南宫无忧明显怔了怔,眸中的笑意愈发浓郁:“你可是在吃醋?”

    “吃你妹的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在吃醋?妄想是种病,得治!”她拒绝承认自己的小心眼,像她这么宽容大度的女人,怎么可能胡乱吃飞醋?“你以为我是你吗?”

    说到吃醋,有谁比得上他?

    他顿时哑然,论口才,他远不是她的对手,只能报以沉默。

    “听你这话的意思,你同她关系挺好?”上官若愚巧妙的将话题转开,抬脚上前,在他身侧坐下。

    “尚可,宫中岁月多年,唯有她,将我当作二哥。”不曾因他的另类仇视他,欺负他。

    “唔,看得出来。”这位九公主对他的亲近,是发自内心的,难怪他会对她另眼相待,“她每年都会送你生辰礼物?诶,等等,你的生辰是哪天?”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掉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妈蛋!她居然不知道他的生日,做妻子做到她这儿份上,也算是绝了。

    “你不知?”眸光微微一瞥,不知怎的,上官若愚仿佛在他淡漠的面容上,看见了一丝委屈。

    她尴尬的咳嗽几声,“你也知道嘛,我对这种事通常不怎么关心,再说了,我这几年一直生活在小镇上,哪有心思关心皇室的事?”

    嗯嗯,事实就是如此,绝对不是她无意忽略掉他的生日。

    “七月十五。”他叹息道,不曾有半分责备。

    “这日子……”擦,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好么?上官若愚都快觉得,这丫的这辈子铁定是衰神附体,按照这古代的说法,他出生的日子,是鬼门大开的时候,俗称阴日,也难怪所有人会对他这般敌视,除却他异于常人的白发外,恐怕他的生辰也是原因之一。

    “他们唤我是鬼之子,出生便克死了母妃。”他神情寡淡,仿佛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人得被伤到怎样的程度,才能做到心如止水?上官若愚心脏有些抽痛,她故作轻松的笑道:“哎呀,这么可怜?要不要我借个肩膀给你靠靠?放心吧,你要是想哭,我绝对不会笑话你。”

    说着,她伸手掰住他的脑袋,强行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手掌还不停拍着他的背脊,仿佛把他当作小孩子在哄。

    “……”南宫无忧缓缓闭上双目,放松身体,轻靠着她,“我不在乎,许是这前半生的种种,只是为了此时能与你相遇。”

    他很庆幸,若非这么多年来的遭遇,他不会遇见她,更不会引来她的关注,更加不会同她走到一起。

    “这话说得没错,上帝为你关上了门,总会给你开一扇窗,贼老天亏待了你,这不,就派我来到你的身边,怎么样,划算吧?”她挑高眉梢,没心没肺的笑道。

    “恩,很值。”他淡淡道,若是用半生苦楚,换来与她携手白头,很值得。

    “话说回来,你明年生辰想要什么礼物?”今年他的生日已经过去,上官若愚想着,明年给他准备一份礼物,“先说好,太贵的不行!我可承受不起。”

    “你不愿为我破费?”显然,他误以为她舍不得,在她心里,银子比他的分量更重?

    “哎呦,这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你想想啊,送珍宝那多俗,现在谁家寿辰,客人们不是送价值连城的宝贝?太没新意!咱们不能随波逐流,得标新立异,懂吗?送礼嘛,要的就是那份心意。”她急忙为自己的吝啬开脱,话说得理直气壮,听上去似乎颇有几分道理,当然,这还是无法遮掩她吝啬的本性。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他并未强求,世间珍宝无数,但于他来说,却犹如敝履,但凡是出自她手的,哪怕只是一件不值钱的小玩意,对他而言,却是千金难求。

    “唔,那就到时候再说。”想来想去,她也没想到要送他什么,干脆玩起了拖字诀。

    夜月守在院子外,偷偷窥视着里边的动静,当看见二人相互依偎的画面后,心里说不出的欣慰。

    主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终于有一个女子,不忌讳主子的一切,愿意与主子共度白头。

    他眼眶微酸,昂着头,想要将泪意压下。

    上官若愚同南宫无忧谈完心,走出院子,打算回去睡觉,便见到夜月十五度忧伤的抬头望天的姿势,嘴角狠狠一抽,他这是在干嘛?装逼么?还是在cos文艺小青年?

    “哟,夜月啊,你这是在思念哪位远在他方的姑娘呢?”她一脸坏笑的出声。

    夜月浑身一阵,苦笑道:“姑娘,请莫要捉弄属下,属下此生只效忠主子一人,除主子外,不会再有旁人。”

    表明忠心的话语,落在上官若愚的耳中,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尼玛,这浓浓的cp感,是在闹哪样?

    “亲,你的心还是收回去为好,我实在想象不出有朝一日同你成为情敌的画面。”她眼角欢快的抽动几下,故作叹息的拍着夜月僵硬的肩头。

    “姑娘,你误会了。”他不是那意思。

    “别解释了,俗话说得好,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你再怎么辩解,也掩盖不了你对他的一份真心。”上官若愚开始胡诌,愣是把夜月给堵得欲哭无泪,想要辩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看着他一脸苦逼的表情,她心情大好,自己的快乐果然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啊。

    这段时日,上官玲与上官白日日进出皇宫大院,在上书房里,愉快的玩耍着,因为有南宫星微这位得宠的小伙伴庇护,他们的小日子过得还算安定,即使上书房中的一些皇子、皇女,对他们很不满,却看在九公主的面上,不曾刁难过他们,顶多只是在背地里说几句坏话。

    “星微,听闻你最近同那两个孽种走得很近?”南宫煌在深夜来到凤溪宫,挥手命殿内的下人退去,坐在软塌上,意味不明的问道。

    这些天,宫里有不少流言蜚语,宫人们纷纷议论着,九公主与二皇府的兄妹同进同出,亲密无间一事,南宫煌自然也听到风声,才会特地前来询问。

    南宫星微无措的站在这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央,脚下是一张图纹复杂的暗色虎皮地毯,她不安的低着头。

    “星微,你向来是最懂事的,那对兄妹非皇室中人,你不该同他们太过亲近。”南宫煌柔声道,到底是疼爱多年的女儿,他不舍得严厉责备。

    “可是父皇,小玲和小白很可爱的,如果你和他们多多亲近,定会发现他们的好。”虽然并非皇室血统,但他们仍旧是二哥名义上的孩子,他们的性子那般可爱,父皇若是多了解他们一些,指不定会喜爱他们,到时候,父皇会不会也对二哥有所重视?

    南宫星微从小就想替二哥做点什么,小时候,她人微言轻,只能看着二哥受欺负,可如今,她长大了,想要帮二哥一把。

    “你无需考虑这些,如何做,朕心里有数。”南宫煌眸光微冷,语调也不自觉加重了几分,那对孩子,堪称皇室的耻辱,一个拖家带口的女子,竟成为了当今二皇妃,哼,还妄想他对她的孩子友爱?可能吗?

    “朕今日来,只为提醒你,你长大了,应当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莫要恃宠而骄!”这是他对这个女儿说过的最重的一句话,堂堂一国公主,怎能与孽种同流合污?

    南宫星微脸色煞白,眼眸中溢满了泪光,面对着帝王强势的命令,她只能唯唯诺诺的低垂下头,“是,儿臣遵旨。”

    第二天,南宫煌批阅完折子,见日头正好,不知怎的,想到女儿昨晚的请求,犹豫数秒后,下令摆架,前往上书房。

    上书房里,上官玲与南宫星微坐在一起,两人笑吟吟的咬着耳朵,而在他们前方,上官白目不斜视,正在专心的听着夫子讲课。

    南宫煌到来时,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

    凝视着小男孩淡漠专注的面容,他蓦地回想到,许多年前,也曾有过一个孩子,如他这般。

    “皇上?”太监总管张文轻轻唤道,皇上这是怎么了?明明特地前来考校皇子们的功课,为何却迟疑的不肯现身?顺着帝王的视线看去,他暗暗吃了一惊。

    皇上竟在注意二皇府的小少爷?

    这是为何?

    本文由小说“”阅读。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明朝好丈夫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