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李珊珊之死

    第253章李珊珊之死

    南宫归霸连夜造访三皇府,他的到来,让南宫归玉有些吃惊,看看天色,愈发奇怪,五弟怎么会深夜造访。【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把人引入书房,他坐下后,才问起了南宫归霸的来意。

    “三哥,今日弟弟听闻了一件事。”南宫归霸欲言又止,“你可曾听说过,二嫂前些天遇刺一事?”

    南宫归玉微微颔首,神色冷冽,“知道,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能没听说吗?”

    呵,那女人,稍微遇到点事,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那你可知,今日大牢里有人闯入,想要谋害那名杀手?”他的神情很是严肃,一双黑眸紧紧盯着兄长,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这件事若是三嫂所为,那三哥是否知晓?其中,又是否有他的手笔?

    南宫归霸不想这么猜想自己的兄长,但三哥和二哥多年来的争斗,他看在眼里,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的。

    南宫归玉微微蹙眉:“未曾听说,怎么,此事与本皇子有关?”

    能令他这般纠结,想来怕是牵扯上了自己。

    “不错,那名侍卫当场被捕,据他交代,乃是奉了三嫂之命行事。”南宫归霸沉声道。

    一抹暗色掠过冷眸:“哦?是本皇子的哪位妾侍?”

    “是三哥你的侧妃,李珊珊。”话既然已经说开,他也没有了顾忌。

    “是她?”南宫归玉倒是颇有些意外,对此事不置可否,反问道:“你想如何处置她?”

    “……”南宫归霸只能报以苦笑,他若是知道如何解决此事,又何需深夜前来?“三哥当真不知她的所作所为吗?”

    “本皇子应该知道吗?”他为何要去关注一个女子的行为举动?倨傲的神情,带着不可一世的张狂。

    在他眼里,后院里的这帮女人,不过是巩固他地位的货物,不值得他分半点心思去关注。

    “我原本想劝二嫂和二哥息事宁人,这种事若是闹开,对皇室不利。”他苦涩的笑笑,“但二嫂却不肯妥协,非得要秉公办理。”

    “哼,秉公办理?她以为她是谁?一介女流,竟有胆子说出这等话。”南宫归玉讥笑一声。

    “总之三哥,你还是想想法子如何了结此事吧,观二哥和二嫂今日言行,怕是要鱼死网破了。”他夹在两位兄长之间,也是左右为难,于公,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于私,为了皇室的名誉,他不能让事情被揭发。

    “本皇子心里有数。”南宫归玉敷衍道,送他离去后,未曾返回书房,反倒抬脚步入后院,来到李珊珊的房间。

    房门被他一脚踹开,正宽衣解带想要上榻的女子,惊喜的看着他,以为他今夜要留宿自己这方,甜美的笑颜还未展开,迎面便是一巴掌,将她扇飞到床上。

    面颊火辣辣的疼,犹如火烧,李珊珊被扇得脑袋有些眩晕,回神后,她捂住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俊俏的男子。

    “爷……为什么……妾身做错了什么?”她哭诉道,满腹委屈。

    她爱着他啊,这个尊贵,俊朗的男子,是她一直爱慕的人,可如今,这不分缘由的一巴掌,却如同一把锋利的刀,猛地刺入她的心窝,叫她疼得鲜血淋漓。

    “jian人,你做的好事。”冷峭的五官森冷至极,仿若修罗厉鬼。

    那抹煞气,更是让李珊珊一阵心惊,她不明白,这话从何说起。

    “买凶杀人,恩?竟还被人查到?jian人,你想害死本皇子吗?”南宫归玉对她楚楚动人的模样毫无任何动容,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爷!妾身没有!爷!”李珊珊从惊愕中苏醒过来,见他要走,顾不得脸部的疼痛,猛地扑上去,想要抱住他。

    为什么爷会知道这件事?她做得那么隐蔽,为什么爷会知道?

    南宫归玉挥动衣袖,真气爆体而出,一股强悍的气浪,将李珊珊击飞,整个人狼狈的撞上木板床的支架,险些将支架撞断。

    她掉落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疼,但她却艰难的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那抹无情离去的身影。

    “爷……爷……”

    为什么,为什么啊!

    上官若愚,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一抹恨意如毒蛇,吞噬了她的理智,如果不是她,爷不会责怪她,从那次醉仙居偶遇后,再未踏入她的房门,如果不是她,爷不会对自己下如此狠手!

    好恨!

    “jian人!我不会放过你的,绝不!”阴鸷的话语从唇齿间流淌出来,但下一刻,一抹黑影竟突然从窗户外跃入,李珊珊来不及呼救,脖颈一阵冰凉,无数鲜血犹如泉涌,从那道被割开的伤口中喷溅出来。

    她愕然瞪大双眼,死不瞑目般瞪着眼前的男人,嘴唇颤抖着,神色骇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

    但最终,她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带着不解,带着怨恨,失去了生息。

    “姑娘!姑娘!!”大清早,房门就被夜月砰砰拍响,忙了一整夜,到后半夜才睡着的上官若愚被这巨大的吵闹声惊醒,揉着快要炸裂的太阳穴,掀开被子下床,赤着双脚,朝房门走去。

    “你特么叫魂哪?”她咬牙切齿的低咒道,身侧气息阴冷,浑身散发着一股低沉气压。

    夜月顾不上害怕,有些气喘。

    “擦,啥事,先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这么早,他这副样子是在搞什么?上官若愚没好气的说道。

    “姑娘,大事不好了!三皇子的侧妃,今日被发现死于房中。”夜月深吸口气,稍微平复下有些气喘的呼吸,这才沉声禀报。

    上官若愚涣散的眸子猛地恢复清明,神色大变:“你说什么?”

    死了?怎么可能!

    “是真的,九门的人已经过去,这会儿正在三皇府。”夜月怎敢糊弄她?若这消息是假的,他根本不敢前来打搅上官若愚的美梦。

    眉头顿时猛皱,“我先去换衣服,马上去一趟现场。”

    没有亲眼看见尸体,她不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那女人会死!

    这事太奇怪了,昨夜陈良生才招供,她就莫名其妙死了?

    上官若愚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套上一件白色长裙,蓬松的发髻,被她摘掉,利落的扎成马尾,然后,便马不停蹄的往门外冲,想要去三皇子府看看情况。

    “一起去。”南宫无忧早早就等候在前厅,见她急冲冲赶来,出门相迎,消息他已经知道,自然要陪着她一起。

    上官若愚点点头,拽着他出了门。

    三皇子府外,九门士兵将府门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听到风声过来看热闹的百姓,被堵在外边,不得靠近。

    这会儿正是早朝的时辰,掌管九门的五皇子,以及三皇子都未在现场,由李奎带队。

    府内,几名妾侍聚集在前厅中,风情各有不同,但唯一相同的是,那慌张下难以掩饰的高兴。

    三皇府的女眷不少,除却一位侧妃,还有不少暖床丫头,以及小妾,原本这府里为争宠的斗争,就格外激烈,这会儿突然死掉一个最有力的竞争者,这些女人怎能不暗暗开心?

    但想到侧妃的死状,她们又忍不住感到害怕。

    李奎将府里的下人全部聚集在院子里,至于那间染血的房间,则被侍卫们封锁,他记得上次在私塾外发现尸体时,二皇妃曾这样做过,如今,也效仿她的行为,保证案发现场无人破坏,只等仵作前来验尸。

    因为这件事涉及到皇室,而上官若愚又与这李珊珊有未解的恩怨,他没敢前去请她前来,而是请来大理寺的仵作,负责对尸体进行检查。

    上官若愚赶到时,三皇府已被封锁,南宫无忧护着她,从人群中挤过。

    也不知哪位摆明眼尖发现了二人,高呼道:“二皇子来了!”

    顿时,看热闹的百姓纷纷后撤,像是在躲避瘟疫般,在他们来身侧,出现了一个真空的地带。

    上官若愚嘴角一抽,她还以为这些百姓对他有所改观,现在看来,前路漫长啊。

    南宫无忧目不斜视,仿若未曾注意到百姓们避如蛇蝎的举动,神色淡漠,不起波澜。

    侍卫们见他们俩前来,立即进府去通报李奎。

    李奎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个时候,二皇妃和二皇子来添什么乱?侧妃之死,发生得太过巧合,而与她有恩怨的二皇妃,显然是最可疑的人。

    他哭丧着一张脸从府内出来,向二人行礼后,问道:“不知二皇子与二皇妃前来有何事?”

    “李珊珊死了?”上官若愚沉声问道,脸色很是严肃,李奎担心的,何尝不是她的担忧?但除此之外,她更在意的是,究竟是谁害了她,为什么偏偏选在这种时候?

    “是。”李奎重重点头。

    “我要进去看看尸体。”她想要亲自替李珊珊验尸。

    “二皇妃,这于理不合。”李奎挡在她身前,不愿放她进去,这起案子,她必须要避嫌。

    上官若愚略微冷静下来,也知道她插手这起命案不太靠谱,于是乎退而求其次:“我只是进去看看死者是否真的是她。”

    没有亲眼见到尸体,她仍旧不太相信,李珊珊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葬送性命。

    李奎有些犹豫,但想想,若是不放她进去,他就得得罪这位,一咬牙,“好,二皇妃请。”

    只要他寸步不离监视她,她若想做点什么手脚,很难。

    三人进入府宅,前厅里聚集的女眷们,诧异的看着突然到访的夫妻,脑子有些懵,这三皇府的命案,二皇子和二皇妃怎么来了?

    本文由小说“”阅读。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