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

    听闻祭天一事,上官若愚还特地翻出卷宗来,进行了解,丫的,以狗皇帝鸡蛋里挑骨头的作风,稍微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有失礼数,绝壁会被他抓住,趁机教训的。【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在看什么?”南宫无忧来到书房,便见她埋首在一大堆泛黄的卷宗里,地上书籍凌乱,原本整齐放置好的书册,如今也是七零八乱的狼藉模样,他微微摇了摇头,弯腰将地上的书册捡起来,放入书架。

    “看卷宗,哎,狗皇帝想要祭天祈福,这事你没听夜月说起吗?”她头疼的将卷宗合上,揉了揉酸疼的眼睛,神色略显疲惫。

    文绉绉的卷宗,比验尸记录还要让人头疼。

    “听说过。”他绕过桌边,走到她的身后,微凉的手指轻轻按上她的太阳穴,替她缓解着疲乏。

    “这回南宫归玉吃了大亏,被狗皇帝责备,还被罚抄金刚经,啧,你猜他会不会迁怒到咱们身上?”她惬意的闭上眼,靠着椅背,有人伺候的日子,就是舒坦。

    “万事有我。”他的回答干练且利落。

    “哼,没你这些年,我不一样过得好好的?”她绝不承认自己有被感动,耳垂微微泛红,面颊上的温度隐隐有上升的迹象,明摆着是口是心非。

    平静的黑眸暗了暗,“若是能早些遇见你,多好。”

    若是他们能相识得更早,他便能为她遮风挡雨,让她少些操劳,少些苦楚。

    气氛忽然间变得暧昧起来,上官若愚嘴角一抽,刷地睁开眼,“如果这种事,永远不可能发生,再说了,要是早点认识你,我不得每天提心吊胆着,你会不会在宫里受到欺负,成天替你教训人吗?”

    手指微微顿了顿,寡淡的唇角微微上扬,划开一抹极其浅淡的笑:“也对。”

    或许他们相遇得再早些,情况就会与现在不同。

    “叩叩叩。”屋外,一阵敲门声,将这暧昧的氛围打破。

    南宫无忧自然的放下手臂,秀眉微蹙,眉宇间掠过丝丝不悦。

    “主子,姑娘,四皇妃到访。”夜月站在门口,恭敬的禀报道。

    “罗亚来了?我去瞧瞧。”她立即起身,抬脚就往屋外冲,竟将他给忽略在后方。

    唇瓣微张,他刚想唤她,却只来得及见到她离去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眼角掠过淡淡的失落。

    与四弟妹相比,她竟更在乎那人吗?

    明知吃这种醋有多幼稚,但他偏生无法克制住心里的波澜。

    夜月茫然的瞅着如一阵风般刮出房间的上官若愚,又扭头看了看身影落寞,孤零零站在书桌后的主子,忽然有种自己犯了错的即视感。

    话说,他是不是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姑娘?总觉得主子的表情好可怕。

    “去,跟着她。”南宫无忧吩咐道。

    夜月瞬间秒懂,主子这是想让自己去偷听姑娘和四皇妃的谈话内容呢,他立即应下,双腿生风,赶去前厅。

    罗亚一席名贵华衣,优雅的坐在前厅下方的第一把椅子上,精美的妆容将她本就艳丽的五官,描绘得愈发妖艳,且透着一股贵气。

    “哟,今儿刮的是什么风,竟把你给吹来了?”上官若愚刚跨进房中,开口便是一声调侃。

    “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茶水呢?”罗亚轻轻敲了敲肘边的矮几,蹙眉问道,姿态高傲,如同盛气凌人的女王。

    好在上官若愚了解她的本性,也不生气,倚靠着门框,笑道:“哎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这处境有多落魄,哪儿来的茶水?就只有白开水,你要喝吗?”

    “……”听她瞎掰!罗亚不悦的轻哼一声,“算了,本小姐不缺你那杯茶。”

    “逗你玩的。”她罢罢手,“夜月,去,给四皇妃倒杯茶水来,别渴着她了。”

    刚穿过长廊的夜月,冷不丁的,就听到她这一声命令,微微一愣,姑娘怎么知道他跟在后边?

    “愣着干嘛?去啊。”她催促道,拜托,以那假仙闷骚的个性,会不让夜月过来偷听她和罗亚的谈话?

    不止南宫无忧了解她,她对他的了解,同样透彻。

    夜月讪笑两声,尴尬的摸了摸鼻尖,领命前去厨房,为客人泡茶。

    “你来干嘛?就为了喝我一杯茶?”上官若愚信步走进厅中,在上首落座,裙摆及地,手掌轻轻托住腮帮,斜睨着罗亚,含笑问道。

    “哼,本小姐特地来告诉你,看好你那妹妹,别让她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她轻抬着下巴,满脸的傲娇状。

    上官雨墨?

    自从上回三皇府一别,貌似她还真没见过此人。

    “她又做了什么事,说来听听。”她露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罗亚眼角欢快的蹦达两下,对她这副样子很是无语,“你想知道?本小姐偏不说。”

    每回都是这个女人占据上风,怎么滴,这回她也得把场子讨回来。

    罗亚俨然一副‘你求我,我就说’的傲娇表情,可偏生上官若愚特不想满足她,故作遗憾的摊摊手:“不说啊,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特别想知道。”

    “……”喂!这和她预想中的发展完全不一致好么?一排黑线顿时顺着她光洁的额头滑落下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嘛,面和心不合,她的事,我不太关注,也不想关注。”她继续刺激道,仿佛真的对此事并不上心。

    罗亚高高在上的气势蓦地减弱,“真的不想知道?”

    “如果你很想说的话,我倒是能勉为其难的听一听。”一句话,却让罗亚心里蹭地升起一团火。

    该死,她根本是在戏弄自己!

    这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每每吃亏却又每每不长记性的罗亚,再次在她手里栽了跟斗。

    上官若愚乐呵呵的欣赏着她恼怒的模样,心里各种满足。

    夜月捧着茶水进屋时,就看见她那副宛如偷腥的猫咪一样,笑脸盈然的神情,手臂猛地一抖,差点吓得将手里的杯盏掉到地上。

    他偷偷用余光打量着厅中的两个女人,总觉得,这气氛不太对劲。

    “哼,”罗亚索性不去搭理她,接过茶水后,往嘴里猛灌了两口,将心里翻腾的怒气平息下去,这才道:“你不想知道,本小姐偏要说,你那妹妹,最近可是同三皇府的女眷们,闹得不可开交,成天争风吃醋,已经沦为了京城里的笑柄。”

    这消息让上官若愚大为吃惊,可仔细一想,又觉得好像在情理之中。

    “哎,没办法啊,谁让她爱慕三弟呢?”她挑了挑眉,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浅笑。

    “你知道?”罗亚有些意外。

    “我有眼睛,看得见的好么?她见到三弟,就和花痴见了帅哥,恶狗见到肉骨头一样,眼睛里都快泛起绿光了,我真担心,啥时候,她会激动的扑上去,把三弟压倒。”脑残粉神马的,做出任何过激的事情来,都不会奇怪。

    那天她离开三皇府时的挑拨,还是挺奏效的,至少引起了这帮女眷对上官雨墨的敌意。

    对此,她毫无任何的内疚,更不觉得抱歉,没理由她一只被动挨打,却不反击。

    “这事,该不会是你在暗中策划的吧?”罗亚狐疑的盯着她,总觉得,这女人笑得有些古怪,活脱脱一只狡诈的狐狸。

    “你可别冤枉我啊,我是那种人吗?”她急忙撇清关系。

    “你是。”罗亚给予肯定的答案。

    “那一定是你对我有误解。”像她这么善良,这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在暗中算计人呢?

    她还能再无耻一点吗?罗亚顿时哑然,论口才,她还真不是这人的对手,为了掩饰自己的短处,她立即转移话题:“近日,沙星国天子可有同你有书信往来?”

    “没有,自从他回国后,我和他一直没联系过,怎么,子清她还对表哥念念不忘?”脸上的嬉笑顿时收敛了许多,面露几分正经。

    “是啊,虽说不如前些日子那般茶不思饭不想,但终究她心里还是记挂着的。”罗亚惆怅的叹息道。

    “我还以为她早就放下了。”毕竟,她和沙千宸只见过一面,未曾有太多的接触。

    “若是能轻易放下,本小姐又何需为她担忧?”罗亚摇摇头,这个妹妹太单纯,骨子里又固执,认定了一个人,便是一生的事,即便旁人说再多,也不会让她改变主意。

    “时间能治愈一切,总归有一日,她会放下的,你也不用太担心。”她安慰道,脑海中不知怎的浮现了一句话——爱一个人只需一秒,但忘记一个人,或许会耗尽一生。

    甩甩头,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拍飞,“有时间多和她谈谈,这天下,三只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

    “你这都是从哪儿学的?”粗鄙的话语,让罗亚有些接受不能。

    “这叫话糙理不糙。”她轻轻摇了摇食指,“总之呢,她和表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趁早放下,对她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若是见到她,就会明白,这种事,难如登天,听府里的下人说,这几日,她一直闭门不出,把自己关在房中,没日没夜的画着沙兴天子的画像,睹物思人。”罗亚很是无奈,她无法理解,这样的深情究竟是何种滋味。

    纯粹的爱着一个人,真的可能吗?

    如她这般自幼被灌输着以家族利益为重的人,真的无法感受到,罗子清的心情。

    “她也许只是爱上了这种全心全意爱慕着一个人的感觉,总之啊,有机会的话,我再劝劝她。”虽然对此她不抱太大希望,但当着罗亚的面,她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绝。

    “也好,兴许你的话,她能听得进去。”罗亚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只能将希望寄托到这个女人的身上,希望她真的能够说服自家妹妹,让她从这条死胡同中,走出来。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



    ...

推荐阅读: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傲世九重天 全职高手 唐砖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