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你是孤的整片森林

    风瑾墨的伤势虽重,可这人的生命力却犹如小强,第二天,他便幽幽转醒,有力气躺在床头,神色慵懒的吆喝上官若愚的名字。【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刚睡下不到一个时辰,就被那如催命符咒般的呼唤再度吵醒,推门进来时,她的脸色要多好看有多好看,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一双浓黑的熊猫眼中,布满条条血丝。

    “昨夜没睡好?”风瑾墨眸子里泛起一丝怜惜,有些自责,他怎就吵醒了她呢?

    “恩,你懂的,刚得到自由的第一晚,大多数人,都会处于情绪亢奋的状态,这很正常。”她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开始胡说八道的忽悠人。

    情绪亢奋?

    奈何他看见的,是一张死气沉沉的容颜,与亢奋,完全沾不上边。

    “要不,再回去睡会儿?”他笑吟吟提出建议。

    “都被你吵醒了,你说我还能睡得着吗?”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往椅子上一坐,动作毫不拖泥带水,“身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儿疼,哪儿痛?”

    “若是有,你可想给孤揉揉?”刚正经了不到三秒,他就再次恢复平日里风流成性的模样,出言调戏道。

    “我给你揉揉?行啊,只要你不怕伤势恶化,我是不介意的。”她见招拆招,丫的,这点水平的调戏,她怎么可能应付不了?

    风瑾墨本以为听到自己这话,她会难为情,会露出女儿家矜持的羞涩,哪儿想到,她的反应,愣是比他所设想的更为彪悍。

    眼角欢快的跳动几下,倒是他忘了,这女人,本就与众不同,他又怎能以看待旁人的视线,去看待她呢?

    “我们现在何处?”他幽幽问道。

    “游牧城,放心,没有追兵,暂时我们是安全的。”上官若愚还以为他在担心南宫无忧会再次追来,出言安慰道。

    “他这种时候,自然不会派人追捕。”若他是他,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昨日,她在船头的举动,不仅震住了南宫无忧,同样也震住了他。

    以那人对她的在乎,他怎敢拿她的命做赌注?只怕会想别的法子,逼她回去。

    “嘿,哥们,想啥呢?”见他走神,上官若愚忍不住伸出手,在他面前摇晃几下。

    “呵,孤在想,若昨日,他不肯放行,不肯答应你的要求,你会怎么做?”她当真会自刎当场吗?风瑾墨猜不透,她的一举一动,不能按照常理去评断,去推测。

    上官若愚愣了愣,噗哧一声笑开了:“哎呦,我像是会为这种小事抛弃生命的人吗?我可是很爱惜这条小命的好么?不到万不得已,我傻了才会自尽。”

    “果真?”他狐疑的眯起双眸,不太相信,她昨日的决绝,可不是做戏,不是逞强。

    “反正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的。”上官若愚笑吟吟的摊摊手,话语,叫人有些分不出真假,“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你怎么会知道国库里有一条密道通往宫外?还有,那三番四次出现在北苑,传递消息的女人,又是谁?是你的人吗?”

    这些问题,在她心里藏了许久。

    尤其是那个口口声声告诉她,大夫人与红莲之死的女人,最让她不安。

    每次面对对方,她心里就会升起一种奇异的熟悉感,有种她应该是认识那人的错觉。

    “自然是有人暗中帮助,孤才能顺利将你救出。”风瑾墨没有居功,他虽然行事不着调,全凭一时兴趣,但在正事上,却是公私分明的。

    “诶?是谁啊?”宫里还有这么深藏不漏之人?

    “那人你也识得,乃是九公主南宫星微。”唇色微淡,他用着一副极其暧昧的口气,缓缓念出南宫星微的名字。

    “卧槽。”上官若愚吓得不轻,“是她?”

    那人心思单纯,性格纯真,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和这种事扯上关系的人啊。

    不过仔细想想,宫中隐秘的暗道,只怕也就常年在宫里生活的人,有可能知道。

    “她干嘛要帮我?”不对,她为嘛会知道,自己需要帮助,还这么巧的,出手相助?

    风瑾墨隐去一半的理由,只道:“她喜欢你,当听闻你被南宫无忧软禁,便答应与孤联手,为孤争取时间。”

    “话说,要是被那人知道,九公主做过的事……”上官若愚面露一丝凝重,以她对南宫无忧的了解,他可不是会对亲人手软的家伙。

    “你大可放心,九公主性命无碍。”风瑾墨低垂下眼睑,敛去眸中的冷漠,即便明知此事一旦东窗事发,南商帝不会放过她,他依然会做出相同的决定,说服南宫星微出手帮忙。

    他温柔,怜香惜玉,但骨子里,同样有着身为皇室中人的狠厉与果断。

    当面对在乎之人时,有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是可以被放弃,可以被利用的。

    或许在某种层面而言,他与南商帝,并无不同,只是那人表现得更直白,更真实,而他,却从不愿意,在她面前曝露,因为他不愿,不愿面对她的冷漠与厌恶。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和他心有灵犀?隔着十万八千里,也能猜到他的心思?”卧槽!他该不会救出自己,是为了和那人更加愉快的相爱相杀吧?

    上官若愚立马露出猥琐的笑,脑洞大开,开始脑补着一段旷世绝恋。

    仅仅是看着她的眼神,风瑾墨已对她的心思掌握几分,含笑的面容忍不住狠狠抽动几下,“停止你心里不切实际的想法。”

    “额,你咋知道我在想啥?”她面露茫然。

    “你的心思,全都写在了脸上。”他无奈叹息道,“即使他想对付九公主,朝臣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干,南商的皇室,只余下她与五皇子两人,皇室不能再有任何折损。”

    想想,这话似乎也颇有一番道理。

    上官若愚勉强放了心,“说起来,你怎么会费这么大的劲救我?该不会看我天生丽质,花容月貌,对我有啥非分之想吧?”

    她挑高眉梢,笑吟吟的调侃道。

    在她心里,风瑾墨这位浑身镶金贴钻的金主,早已从肥羊,荣升为知己,无话不谈的良友。

    但出乎她预料的是,他并未与以前一样,漫不经心反驳,而是面露一丝严肃,直勾勾盯着她,那双美得勾人的桃花眼,仿佛闪烁着,让人面红耳赤的款款情意。

    心头咯噔一下,不知怎的,面对忽然正经起来的太子爷,她心里竟生出想要转身离开的冲动。

    总觉得再继续待下去,有些平衡会被打破。

    “孤若说是,你会如何?”喑哑低沉的嗓音,缓缓传入耳膜。

    上官若愚面上一诧,“呵呵呵。”

    干涩,机械的笑声,从唇齿中漫出,“那啥,我忽然有些饿了,出去吃口饭再回来。”

    饿?

    这样的理由,她以为能瞒得过他吗?

    上官若愚突地从木椅上起身,迅速往房门挪动,连看一看他的勇气也没有。

    手指刚触碰到房门的门闩,背后,再次响起了他独有的,磁性声音:“孤喜欢你,从上次,将你救回北海,已是情根深种。”

    背脊猛地一僵,尼玛,这是表白?

    喂喂喂,这样的剧情发展,压根不在她的设想范围之内啊!

    上官若愚顿时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她特好奇,上辈子连相亲,也没人乐意与她相的自己,仅仅是一次穿越,怎的就惹来了这么多年少有为,身份金贵的桃花,这不科学!

    难道她这张脸,特有当玛丽苏的潜质?特能吸引钻石王老五?

    “孤当初放手,只是希望,你若回到南商,能得到幸福,这份情意,孤便可永生隐藏。”他继续说道,语调温柔似水,“但他对你并不好,孤没有放手的理由,若愚,他能给你的,孤同样可以给你,甚至会比他做得更好。”

    绝不会如他那般,伤她,令她疼,让她痛。

    心潮彻底乱了,没有欣喜,没有高兴,有的只是一片无措。

    她的身影僵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表白。

    “你无需这么快答复孤,孤会等,等你心甘情愿接受孤。”风瑾墨并未强求,她的反应,在他的预想之中,若是她刚遭遇情伤,转头便接受他的示爱,他反倒会大吃一惊。

    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表白,是因为他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她与那人之间的隔阂日益加深,他若想得到她,抱得美人归,唯有趁虚而入,在她心绪不稳时,在她心上狠狠刻下自己的身影。

    不要说他卑鄙,感情这回事,只有结果,没有过程。

    要想得到什么,就要用尽全力去争取,去拼搏,这是深入他骨髓的信念。

    “抱歉。”上官若愚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对你只有朋友之意,并无儿女私情。”

    她的拒绝很果断,甚至不曾有片刻的犹豫与挣扎。

    不爱就是不爱,她此时的残忍,才是对他最大的仁慈!

    “无妨,孤说过,孤愿意等。”心有些刺痛,可他面上却笑得愈发明艳,眉宇间妖气横生,“一日不成,便一月,一月不成,便一年,孤还有半辈子的时间,总归是能等到的。”

    “……你不适合走情圣这条道。”她还是喜欢他过去放荡不羁的样子。

    “对你,孤心甘情愿。”风瑾墨柔声说道,那仿佛溢满款款深情的黑眸,令上官若愚倍感压力。

    她尴尬的咳嗽几下,“总之,我这辈子是不想再碰感情这种东西了,再说,别为了我这棵大树,放弃你的整片森林,不值得。”

    “你怎知,对孤而言,你这棵大树,不是孤的整片森林?”他挑眉反问,论口才,她强,他也不弱。

    上官若愚面露一丝惊诧,卧槽!话还能这么说的?

    “不要把心思浪费在我身上,不值得。”说完,她立马将房门打开,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不愿再和他谈论,有关爱情这回事。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



    ...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一品江山 神煌 圣堂 大圣传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阴阳鬼医 小师妹可以再嚣张点 异世之饲兽 失落的古籍 红尘锁梦:无耻太后 国学大师 [黑子的篮球]影子 心术不正 大明特种兵 复古重生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 废材翻身之狂傲炼药 丧尸世界的高中生 美男乖乖让我亲 乱世兰陵 女帝太狂之夫君撩人 和飞行员在一起的日子 血药世家 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 温馨如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