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承之说要我来我就来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因为简逸娶了齐家的千金,他们家前所未有的有面子,所有的亲戚都巴结他们,周明燕一时间自信心爆棚。【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本来宋羽要是找别人,她也不反对,反而还挺害怕宋羽非要勾.引简逸,毁了儿子的好姻缘,可前提是宋羽找的那个得是个普通人,必须跟齐家是天渊之别。

    这下好了,宋羽找了齐承之,齐家未来的掌权人,直接压了简逸不止一头,这让周明燕这口气怎么也顺不了了妲。

    “你小点儿声!让人知道对儿子也不好,你说话什么时候能注意注意场合?”简世博使劲的拽了拽周明燕,低声警告。

    “哼!”周明燕不服气的甩开他的手,“让人听见怎么了?是她喜欢咱们儿子,又不是咱们儿子喜欢她!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招数哄骗上了亲家家的大公子,那位一定不知道宋羽的真面目。我的话让人听见倒好了,也让人知道知道她的真面目,传到齐家的耳朵里,才不至于被她骗了!那个俞倩英,口口声声的说什么跟齐家没关系,转过头还不是想让自己女儿嫁进去,让自己过好日子?我就说嘛,她怎么可能甘于过苦日子!窀”

    “闭嘴吧你!”简世博忍不住,头一次如此严厉的斥责她,“你不挑事儿难受是不是?这是什么场合你能不能管管你那张嘴?儿子结婚,挺高兴的事情,你能不能别再挑事了!”

    “你——”周明燕不服气,就要反驳,齐承悦已经换了身礼服,和简逸重新出来,准备一桌桌的敬酒了。

    按理说,就算新郎家和新娘家分开坐了,也该是先敬新郎的父母,周明燕整了整衣服,脸上带着笑容,正等着他们过来呢,屁鼓都抬起了一半,人快要站起来了,简逸和齐承悦却转了个方向,先去了新娘父母的那一桌。

    周明燕的笑容僵在脸上,脸皮抽跳个不停,僵硬的又重新坐回到座位上,就看到那一桌除了齐老爷子和老太太,还有正在啃鸡腿的齐佑宣,其他人都站了起来。

    老爷子和老太太坐着接受了两人的敬酒,各自小喝了一口。

    到齐承之和宋羽时,齐承悦右手举着一杯红酒,左手挽着简逸,冷淡的扯了下唇,“宋羽,没想到你今天也会过来。”

    “承之说要我来,我就来了。”宋羽淡淡的说,端着红酒,“祝福你们。”

    这句祝福,她是真心的。

    她不喜欢简逸和齐承悦,但是真心希望他俩过得好,这样齐承悦也能少找些她的麻烦。

    她真的是受够了眼前这一对了。

    齐承悦冷淡的笑了一下,拿着酒杯凑过来,往宋羽的杯子上一碰,宋羽也没防备,没想到齐承悦碰杯的力气会那么大,甚至都激起了很大的玻璃碰撞声。

    宋羽的酒杯被她碰的往自己的怀里倾斜,把宋羽吓了一跳,这时候要躲肯定也已经来不及了,眼看杯子里的红酒就要从自己的酒杯里往自己的身上泼出来,旁边突然横出一只酒杯,也使劲的往齐承悦的杯子上一撞。

    捏着酒杯高脚的那只优雅白皙的手太好辨认,哪怕是在这种千钧一发的一瞬,宋羽也一眼就能认出来,那只骨骼分明而雅致的手正是齐承之的。

    只见齐承之的手腕轻巧的翻转一下,动作自在优雅,也没见他用什么力气,就把齐承悦的酒杯顶了回去,宋羽赶紧稳住自己的酒杯,里面酒红色的液体在杯中打着旋晃荡了几下,慢慢的趋于平静,没有真的泼出来,宋羽才松了一口气,并未出丑。

    可作为新娘的齐承悦就没有这么幸运,原本往宋羽方向倾斜的酒杯,却往自己这边斜。而且齐承之的动作是突然地,她比宋羽还没有准备,怎么也没想到齐承之会出手。

    齐承之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撞,谁也不能补救,齐承悦的酒杯一偏,里面的酒水就全都泼在了自己的礼服上。

    她穿着特地让设计师专门为她设计的一条鹅黄色的小皮裙,裙摆很蓬很可爱,在皮裙后面还接了一段婚纱材质的鹅黄色布料,一直垂到脚踝。

    因为作为皮裙,选的皮子特别软,又是特别容易吸水的,红酒泼在上面,很快便在上面染上了一大片酒红的污渍,从上到下蜿蜿蜒蜒,看上去像经血一样。

    而皮质的材料本身就挺滑的,摩擦力没有纺织的布料那么大,红酒飞快的顺着她的胸口往下,一直滑到裙摆又滴落到地上。

    “啊!”齐承悦完全不顾形象的失声尖叫,这是她为婚礼挑选的最喜欢的一件小礼服,哪怕是平时参加宴会也可以穿,而且把后面那条布片摘去,便又是另一种款式,这样的别致是她特别喜欢的。

    可今天全毁了!

    浸染了红酒渍,皮子也没法清理了,这件衣服,再也不能穿了!

    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她今天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从看到宋羽起,她就一直很倒霉,没有幸运过。

    宋羽就是专门过来给她捣乱的!

    好好地婚礼,宋羽过来捣什么乱!

    以她看,宋羽就是故意过来给她添堵的!

    这不,敬个酒都毁了她一件衣服!

    齐承悦的脸越来越狰狞,差点儿就要控制不住,不顾场合的发作了,关丽雅赶紧跑过来,手里还攥着纸巾,边给她擦着衣服上的红酒渍,边安抚她的脾气,“怎么样,没事吧?”

    齐承悦不说话,一双眼狠狠地瞪着宋羽。

    关丽雅很紧张,生怕齐承悦不顾场合的就大闹起来,这会儿已经有不少客人又开始窃窃私语了。

    “把她带回去换身衣服吧。”齐承之冷漠的出口,话是对简逸说的。

    简逸紧抿着唇,看了齐承之一眼,揽住齐承悦肩膀的时候,手扣着她的肩头微微用力,“走吧,先回去换身衣服。”

    “去换身衣服吧。”关丽雅也劝道,小心翼翼的转着齐承悦的身子,轻轻推她。

    齐承悦被关丽雅推着,回头红着眼眶,极压抑的轻声对宋羽说:“你满意了吧?我的婚礼,你非得来捣乱,是不是?宋羽,你欺人太甚了!”

    宋羽烦躁的吸了口气,明明是齐承悦要泼她酒,这会儿反倒是倒打一耙了。

    “婚礼也来过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齐承之立在桌前,眉眼都没有稍稍动一下,淡漠的好像这根本不是自己妹妹的婚礼,而是陌生人的。

    齐仲良阴沉的脸早就僵掉了,早知道会闹成这样,之前他们刚来就应该让他们早走得了!

    谁也没说话,齐承之便握起了宋羽的手,他的手掌瘦而遒劲,握着她特别的牢靠。

    全程宋羽都没有发表过意见,就这样服帖的一直跟随着齐承之的每一个决定。

    两人走到王朝门口时,正好齐承积刚从一辆绿皮军用吉普上下来,见两人,他也是愣了一下,知道自己大哥什么都敢做,却还是没料到今天这种场合,他也敢把宋羽带过来,这不是直接挑衅吗?

    他和宋羽的事情,齐家瞒都还来不及了,今天齐承之却不给家里一点儿准备,就把宋羽带了出来,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的关系,这是不给家里说“不”的机会啊!

    齐承积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两人紧紧相握的手上,宋羽比他还小,又是从小就认识,在他眼里,她就像是他们齐家兄弟共同的妹妹,对这个妹妹的感情,甚至比对齐承悦还要亲。

    而齐承之上大学时,宋羽却还在小学三年级学习汉字的拼写,现在两人在一起,却成了情侣,齐承积还是不免觉得有些怪异。

    “你们怎么先出来了?”齐承积问。

    “里面有点儿闹腾。”齐承之淡淡的说了句,嘴角颇为讥嘲的扯了扯。

    ……

    ……

    简逸把齐承悦带回到休息室,便放开了她,从裤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点着了倚在墙上抽。

    从那天晚上在宋羽家门口,他试着吸了第一口烟被呛到后,他就逼自己学着抽烟。

    二十八岁的年纪才刚刚学会抽烟,听来也挺讽刺的。

    “都出去!”齐承悦进来的时候,一身的狼狈让跟妆师惊讶,她们脸上的表情更是激的齐承悦愤怒不已,尖叫着把人都赶了出去。

    人走了之后,齐承悦大声的尖叫:“宋羽是什么意思!她就是看不得我跟你好,非要过来捣乱是不是?她今天就是来闹的!她肯定是对你余情未了,她嫉妒我,就跑来报复我!”

    简逸烦躁的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仍压不住心头的那股火,被齐承悦烦的不行,脸上却又不能表露太多。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礼服,她非要我在自己的婚礼上出丑!她那颗心怎么那么歹毒,我大哥看上她哪儿了!都是被她那副假清高的模样给骗了!她从小就比谁都能装!”

    简逸不说话,齐承悦却一直在骂个不停。

    简逸终于忍不住不耐烦,吸了一口烟,又吐出一团浓浓的白雾,不耐的说:“要不是你先出手,故意要碰洒她的酒杯,也不至于引得齐承之出来保护她,把你的酒杯碰洒了。”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是故意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只是轻轻一碰而已,我看她就是故意做出那么一副好像我欺负她的样子,故意陷害我!我根本就没用力,她自己把酒杯往她身上歪的!”齐承悦猛然间瞪向简逸。

    她气的,躶露在抹胸小皮裙礼服外的双肩不停地抖动,“你是不是帮着宋羽不帮我?”

    “我只是就事论事,至少在我眼里看到的是如此。”简逸吐了口烟雾,“如果不是你先出手,齐承之不会为了保护她而出手,你的礼服也不会脏,这会儿咱们还在场中敬酒,客人们也不会在背后议论个不停。”

    “说到底你还是帮着她,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妻子了,你为什么信她不信我?你就不信宋羽是那种耍心机的人吗?你以为她有多好?她要是真那么好,哪里有本事勾.引上我大哥?那是要多厉害的手腕,才能把我大哥勾的不惜跟家里作对也要跟她在一起?”

    齐承悦眼睛眯起,踏着高跟鞋突然朝着简逸走过来,抬手便将他唇间的香烟拔了下来扔到地上,“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简逸抿紧了双唇,重重的吐出一口白烟,沉声道:“压力太大,就抽了。”

    齐承悦绷紧了下吧,他哪来的压力?

    “我说跟宋羽没什么,你不信,她都跟齐承之在一起了,你还不信。承悦,你想想,每一次是不是都是你招惹她的?如果不是你招惹她,到最后又哪里来的这些不痛快?你说你没有故意去碰洒她的酒杯,可到底有没有,你心里清楚。如果你好好的,这场婚礼没问题,你也能高高兴兴地。说白了,这些怒气都是你自己找给自己的。”

    简逸深深地吸了口气,粗粗的吸气声在此时安静的室内变得格外的明显。

    “你现在冷静一下,我让她们进来帮你换衣服,出去还要继续敬酒,如果一直在这里,外面还不知道要怎么议论呢。”

    “说白了,你就是在帮着她!”齐承悦委屈的瘪了瘪嘴,泪水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你是我的丈夫,你不是该像我大哥帮着宋羽那样帮着我吗?不是该什么事情,你都站在我这边吗?我大哥就那样碰洒了我的酒杯,你为什么不帮我!”

    至少,也给宋羽泼点儿酒,让她狼狈地走!

    “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你真的要场面闹得这么难看?”简逸讥嘲的扯起一边的嘴角,轻轻地冷笑,“把好好地婚礼折腾成一场闹剧,让别人看笑话,这是你想要的?”

    齐承悦说不出话,她自然是想让婚礼美美的,人人都羡慕,毕生难忘,可是谁让宋羽非要过来给她添堵?

    她委屈的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滚了下来,还温热着,自脸颊往下滑。

    “我只不过是想要个美美的婚礼,想要毕生难忘,想要一切都顺顺利利的,我有什么错?为什么……为什么宋羽就一定要这么欺负我!”

    简逸不再理她,跟她不管说多少都是白费。

    只是他也没想到,齐承之为了保护宋羽,甚至不理会齐承悦的立场,做的这么干脆利落。

    他打开了门,对守在门口的跟妆师说:“尽快帮她整理好。”

    ……

    ……

    周明燕脸色难看的连菜都吃不下去了,满桌子的精品,海参、鲍鱼、花胶、燕窝,一样不少,她却食不知味。

    齐承悦和简逸先去给齐家敬酒也就算了,好不容要过来了,又出了意外,结果到现在人都还没出来,她连杯儿媳妇敬的酒都没喝一口,那个宋羽是故意的吧!

    那天他们跑去宋家炫耀,所以宋羽就怀恨在心,故意在今天给她添堵。

    同桌的亲戚一个个的狼吞虎咽,边吃还不忘挑拨,“娶个有钱的儿媳妇儿就是这点不好,管不住。不论在气势上还是在身份上,都输了人家一大截,不是在一条水平线上的,所以哪怕人家不重视咱们,也没办法。我看今天这情况,简逸这儿子基本就等于是入赘了。”

    周明燕脸一沉,筷子“啪”的一声拍在了桌上,冷冷的看着说话的大伯哥。</p

    “呵呵,明燕,你别往心里去,他这人说话就是这样不中听。不过,难听是难听了点儿,可道理是有的。就冲今天简逸这一系列的作为,根本就是被老婆牵着鼻子走了。他回去了,你可得好好说说他,也敲打敲打承悦。就算咱们是普通人家,但你到底是她的婆婆,应得的尊重一定要有,不能因为咱们家普通,她就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你到底是她丈夫的母亲。嫁进了简家的门,一切就得以简家为先,别再把自己当成是什么齐家的千金小姐了。”

    “就像今天,你们跟齐家分开两桌,也就罢了,敬酒的时候竟然也先进齐家。我觉得,先后顺序不该以身份来定,这还是因为齐家心里就没有咱们,承悦心里就没在乎过你们吗?回去,你就得好好地说说他们,不然长此以往,恐怕不只是承悦,就连简逸的眼里都没你们了。到头来,变成了你们辛苦养大的儿子入赘进了有钱人家。简逸娶了个有钱的千金小姐,这是咱们周围的人都知道的,到时候还不得被邻邻居居的戳脊梁骨啊!”周明燕的大嫂说。

    周明燕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却也把大嫂的话都听进去了,总觉得她说的,是有几分道理的。

    “你别胡说八道,生怕家里不乱是吧!人家那桌还有老爷子老太太呢,真要按辈分算,先去那桌敬酒也应该。”简世博觉得,今天就不该让大哥大嫂坐这一桌,全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货色!

    “小叔子,话不能这么说。”大嫂还要说,却听周明燕冷冷的开口,“我倒是觉得,大嫂说的有道理。”

    ……

    ……

    从王朝出来,因为两人也没有吃席,齐承之干脆就直接带宋羽去吃饭了。

    跟齐承之在一起,就连吃饭的地方也有讲究,饭店都是高大上的,最常去的就是王朝、红顶,就连盛悦都去的少,鲜少能入得齐承之的眼。

    这会儿王朝被齐家包下办婚宴,他们自然是没办法在王朝吃,红顶又特别远,所以当齐承之问宋羽想吃什么的时候,宋羽突然想吃街边的小吃了。

    王朝隔着一个广场,旁边的那条街就是一个小吃一条街,比较有名,但是当地人去的少,去那的大都是游客,尤其是宰外国人的情况十分严重,东西很贵,但是味道还不错。

    因为近,齐承之还是带着宋羽去了那条街。

    找地方停了车,一下车,宋羽便主动把手塞进他的手掌。

    现在天气转暖,虽然还是要穿厚外套,但是也不需要像羽绒服那么臃肿的衣服,齐承之也没有戴手套,两人紧紧地贴着,挽着手,双臂也相互的缠绕在一起。

    -----------------------------------------------------

    咳咳,求月票~~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圣堂 神座 重生小地主 神煌 醉枕江山 首席御医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