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204真不要我留下?(二更,8000+)

    “终于都解决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老太太喝了口红酒,心满意足的呼出一口气,特别舒心,“后天又是承之和宋丫头的婚礼,这喜事儿一件接一件,正好还能把家里的霉运都冲走。承悦离了婚,握着心头的大石头也放下了,总算是能轻轻松松的参加婚礼了。”

    跟简逸离婚,齐承悦也没想到自己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连胃口都好了。

    看她这样子,齐家人也都放心了下来,餐桌上的气氛很轻松。

    “承之,你们决定好去哪儿度蜜月了没有?”夏雯娜问。

    “我们商量过了,暂时先不去,等过段时间,把事情都处理完了,我们再去补度蜜月。”齐承之又给宋羽舀了碗汤,说。

    夏雯娜以为齐承之指的是处理关家的事情,所以也没再多说什么。

    …籼…

    ……

    晚上离开齐家老宅,齐承之没有直接开车回家,而是把车停在了王朝门口。

    宋羽满心疑惑的跟齐承之下车,手被齐承之牵着,在步上王朝的台阶时,宋羽问:“来这里做什么?”

    齐承之没说话,只是带着宋羽进了王朝的大门。

    经理走了过来,似乎是齐承之事先打了招呼,经理早就知道他的来意,直接领着齐承之和宋羽来到位于王朝主楼后面的一个超大宴会厅,是整个王朝内最大的一个宴会厅。

    这个宴会厅便独占了整个建筑,外观建的如同汉代的王宫,虽只有一层,却气势恢宏。

    登上高高的台阶,进入里面,显示经过天花板异常高的宽大客厅,在这里宋羽都不敢用正常音量说话,总觉得回声会特别严重。

    又走了会儿,经理带着他们到了宴会厅的门口,说道:“二位请随意,我就在门口,有事叫我。”

    经理离开后,齐承之双手将两扇门推开,宋羽的眼前便出现了一条白色的地毯,就在她的脚下,从门口一直向上延伸到最前方,将宴会厅自然地分成了两部分。

    地毯两旁摆着以白色的桌布铺成的桌子,和罩着白色布艺的椅子,上面都还没有摆放餐具和饰品,所以看上去还很朴素。

    宴会桌两旁贴着墙各摆放了一张长长的桌子,是甜品区,供客人去自由取用,装饰精美的甜品也都还没有摆放出来。

    装点会场的鲜花都已经从各国空运了过来,正被王朝小心的保存,要到明天才会摆出来。

    “后天婚礼时人太多,我一直想有一个只有你我两个人的婚礼。明晚你就要回娘家住,而且我也不想破坏了婚礼当天的惊喜。”齐承之说。

    明天晚上的时候,会场基本就布置妥当了,明晚要是看了,那么婚礼当天就没什么新鲜感了。

    “今晚是只有咱们两人的婚礼?”宋羽抬头看他,正对上他清俊的脸,深黑的双眸灼灼,她微红着脸轻笑,“那我岂不是要嫁给你两次?不对,是三次了,法国也有一次。”

    “法国的那次,咱们还没领证。”齐承之浅浅的笑,嗓音醇哑。

    他没有去前面等着宋羽走过去,而是牵起了宋羽的手,两人一起缓缓地朝前方走去。

    宋羽情不自禁的抬头去看齐承之,他原本清冷严厉的侧脸此时显得柔和,目光专注,她这样随着他一步一步地走,有种携手走过一辈子的感觉,心里安静美好。

    齐承之察觉到她的目光,也低头看过来,目光温暖又坚定,胶着在她的脸上便不移开。

    宋羽握紧了他的手,想着如果她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直牵着他的手不分开,该多好。

    她看着走在身边的男人,想着这个风华清靡的男人,要陪着她走完一生,她心里就生出说不出的喜悦与满足。

    齐承之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到圣坛,仿佛就说明了,他们这一生相知相守,互相扶持,荣辱与共。

    ……

    ……

    周五,齐承之晚上下了班,就回致景园去接宋羽,跟她一起回宋家。

    他们驶进小区,就看到从大门开始的井盖都被盖上了粉红色的方纸,路灯的杆子上也贴上了囍字,开到楼下的时候,有一片地已经被扯了线,占上了车位,里面还竖了个牌子,解释是为明天的婚车站位,给各位邻居造成不便也请多多包涵。

    因为明天结婚的车队实在是太壮观,真要占不少的位置,为此,宋冬临和俞倩英在今天拉好了线,便一直在外头等着,有邻居开车过来,他们就客客气气的向邻居说明情况,并送上小谢礼,不贵,但是个心意,让人心里舒服,也就不计较了。

    两人下了车,看到楼房的墙壁上也都贴上了囍字,单元门上也是。

    他们刚刚进单元门,正好遇到了六楼的老徐夫妇俩吃晚饭出来遛弯。

    “咦?宋羽回来啦,恭喜恭喜啊,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徐阿姨笑呵呵的说,又打量起齐承之,那一表人才,确实登对,让人看着羡慕。

    因为宋冬临是宋家的独子,其他的表兄弟姐妹,因为公司的法人是宋冬临,所以宋家破产后,他们虽然生活品质也一下子降了下来,但是损失并没有宋冬临那么严重。

    这些年,那些表兄弟姐妹,因为以前受到过宋冬临的诸多关照,能成为上流圈子的人也都是宋冬临的提携,所以即使后来宋家破产,表兄弟姐妹自家的生活也紧紧是小康,也都经常帮助宋冬临,直到宋家度过最艰难的时候。

    宋冬临和俞倩英一直念着他们的好,齐老太太和夏雯娜平时送来的东西,他们两人反正也是吃不了,也都往兄弟姐妹家送,明天的婚礼,也邀请了他们。

    齐家这样的家族结婚,对份子钱并不在意,同等的家族出手阔绰,可要是普通人也就直接让他们什么都不要送,只要去参加,祝福新人就好,这样宋冬临的表兄弟姐妹们也没有压力。

    至于俞倩英这边,自然是不可能邀请俞家人,新娘娘家这边加上宋冬临的兄弟姐妹,也顶多能坐满一桌,他们便邀请了平时相处得好的邻居,老徐夫妇也被邀请了。

    宋羽只邀请了公司里比较熟的人,像是阮丹晨和王经理,还有一些平时相处不错的同事,另外虽然是因为齐承之的关系,但不管怎样赵总也对她诸多照顾,便也邀请了赵总和夫人。

    “徐叔叔,徐阿姨,我妈跟你们说了吧,明天直接去就好,不用随份子。”宋羽也怕邻居们在那里会有压力,要是再随上份子,恐怕心情还得更沉重,毕竟住在这儿的都是普通人家,像老徐夫妇都是已经退了休的,虽然以前单位不错,现在退休后退休工资很高,但是去参加齐家的婚宴,压力很大。

    “哎,你.妈说了,可是我们就那么空着手去,不合适吧?多不好看啊!”徐阿姨说。

    “有什么不合适的,结婚除了自己高兴,也要亲朋好友为我们高兴,是想得到大家祝福的事情。本来挺高兴的事情结果给人造成了负担和困扰,那怎么行?您要么就空着手去,如果您不好意思的,那就心里祝福我们吧,不然您这钱,我收的也有压力。”宋羽认真的说。

    徐阿姨释怀的笑,“那行。”

    又说了几句,宋羽才和齐承之回了家。

    俞倩英在家收拾了好几天,把家里布置得特别喜庆,就连宋羽卧室的床单被罩都换成了喜庆的红色。

    宋冬临把上次齐承之给的天之蓝拿了出来,宋羽也稍稍喝了点红酒。

    因为两人早领了证,该嘱咐的也都嘱咐过了,齐承之当宋家的女婿有段时日,所以俞倩英也没再说什么嘱咐的话。

    一家人这么说说笑笑的吃完了晚餐,连餐后水果都吃完了,转眼都九点多了,齐承之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俞倩英也不好意思赶人,又跑去厨房切了些水果,宋冬临过来帮忙,俞倩英便往宋冬临的身边挪,小声说:“你说他怎么还不走?明早还要一早来接新娘呢,他不会是打算直接住在这儿吧,这可不合习俗啊!”

    “那怎么办,你去赶人?”宋冬临也小声说,“再说他的礼服什么的都还在他家里呢,还有迎亲的车队,他肯定不能住这儿。他们都结婚了,也习惯了住一起,这突然要把他们分开一晚上,舍不得分开也正常。”

    俞倩英想想女婿那一脸清正的正经样子,好像一点儿坏心眼和赖皮事儿都没想,她就开不了那个口。

    她跟他说话,他就拿着那么一双清明朗正的眼看着她,实在是让人压力很大,都觉得怀疑他根本就是自己的心理有问题。

    ……

    ……

    宋羽看了眼墙上的表,又转头看他,他的西装外套搭在沙发扶手上,白色的衬衣领子解开,领带塞进了衣襟里,衣袖挽到了手肘下方,胳膊里的结实肌肉绷着衣袖,感

    觉要把衣袖崩开了似的,前臂撑在蹆上,露出覆盖在肌肤上的黑色汗毛,不浓不疏,宋羽觉得刚刚好,又显得特别有男人味。

    手臂下的西裤因为现在姿势的关系,几乎是紧裹着他的腿,能透出些他大蹆肌肉结实性.感的线条。

    齐承之正默默地剥着开心果吃,自从戒烟,嘴闲来了烟瘾的时候,就找这些小零食吃。

    结果家里的那些零嘴,宋羽倒是没吃多少,基本全都让齐承之吃了。

    齐承之给自己剥着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给宋羽剥一颗喂进她嘴里。

    “时候不早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宋羽咽下他喂的一颗开心果,问道。

    “……”齐承之默默地看了眼墙上的表,又睨着宋羽,他这目光要斜不斜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竟然还带着点儿谴责,看的宋羽不禁心虚了起来,好像这样赶他走是种很没心没肺的行为。

    “这么着急赶我走?”果然,她就听到他不阴不阳的问。

    宋羽乖巧的挽住他的胳膊,解释:“现在这个时间,外面堵车堵得厉害,你回家就要十点半了。你明天一早又要来接我,而明天一天都会很累的,早点儿回去休息多好?”

    齐承之看着她,实在是不想走,不过也知道不走不行,只能面无表情的起身,抓起搭在沙发扶手上的西装外套,正要走,胳膊便被她勾住。

    “我送你。”宋羽柔顺的说。

    说实话,跟齐承之一起都已经很习惯了,起先早晨醒来看到身边多了个人,或许会很不自在,可不知不觉的,齐承之已经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所以今晚突然不在一起,她也很舍不得,现在就有股要跟他一起回家的冲动。

    看他一个人回去,她的眼睛就有些酸疼了。

    齐承之没说话,默默地由着她挽着他的胳膊,往门口走的时候路过厨房,跟俞倩英和宋冬临打了招呼。

    俞倩英松了一口气,可还是说:“怎么这么快就走?我才刚切好水果呢。”

    齐承之看了眼俞倩英手指的那盘水果,真诚的问:“那我再坐一会儿再走?”

    俞倩英:“……”

    宋羽拉着他就往外走,小声说:“说什么呢!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那么累,你别硬在这儿待着了。”

    宋羽说完,又回头说:“妈,我出去送送他。”

    听到俞倩英说了声:“承之,路上开车小心啊!”

    两人出了门,宋羽要送齐承之下楼,被齐承之给拦住了,“你别送下去了,我不放心还得把你再送回来。”

    “嗯。”宋羽柔顺的应了声,嘱咐道,“那你开车小心,路上慢点开,到家以后给我电话。”

    她低下头,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双手却像是有自主意识似的,环住了他的腰,还是不舍得就这么分开。

    齐承之双臂也圈住她的腰,收紧,低头用鼻尖去蹭她的鼻尖,嗓音低哑,“要不我今晚留下?”

    他的嗓音醇的在宋羽听来,就像是一杯香浓的热可可,丝滑暖人,又甜入心扉。

    “你快回去吧。”宋羽低声说,强迫自己放开了手。

    可他却没放,仍圈着她的腰,低声说:“我是说真的,等三四点钟我再回去就是。”

    “明天就是婚礼了,不就又会见面了吗?也才不过相隔几个小时而已。”宋羽说,“你再磨蹭,都要到十点了。”

    齐承之静静地看着她,灼灼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的宋羽脸红,心跳也快了,在他的怀里颤了下。

    齐承之低头,缓缓地靠近她,宋羽感觉到他烫人的呼吸,自己的呼吸也禁不住乱了,小腹也随之一缩一缩的。

    她颤抖的吸气,闻到他呼吸间的气息。渐渐地,他的唇落了下来,不像平日里那样吻得又深又重,好似饥.渴。

    这次他的吻轻柔而缠绵,熨烫的唇.瓣轻轻地誘哄着她,厮摩着她的唇.瓣。突然间,她的唇感觉到一股湿热滑腻,带着他浓烈的气息,是他的舌.尖在轻轻地画着她的唇,又轻轻的来回挑着她的唇.瓣,动作挑.逗的不行,那感觉特别的性.感。

    宋羽胸口紧颤,双手揪紧了他的衬衣。

    好半天,宋羽都要在他的怀里化了,齐承之又抱着她站了一会儿,才松开。

    “真不要我留下?”他还是不死心的问了句。

    宋羽红着脸,说:“路上小心。”

    她似乎是听到齐承之叹了口气,而后唇又被他啄了两下,他才下楼梯,拐个弯准备要下到五层的时候,他抬头,对正目送他的宋羽说:“我看你进家门再走。”

    宋羽敲了门,等俞倩英来开门,宋羽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门槛,转头看齐承之朝她摆摆手,也走了下去。

    她进了家门,立即到阳台上趴在窗边看,没过多久,就见齐承之走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她再看,他抬头看了一眼,才继续往前走。

    她看他上了车,直到那辆揽胜消失在黑夜里,宋羽才回到客厅。

    俞倩英摇头笑话她,“瞧你们那依依不舍的样,不就是一晚上吗?”

    宋羽脸一红,叫了声“妈”,俞倩英说:“水果都切了,你过来帮忙吃点儿,然后就赶紧睡觉,养足了精神明天气色才好。”

    ……

    ……

    齐承之开着车就快要到致景园了,致景园的位置并不靠近繁华的市中心,这里来来往往的车辆都偏少。

    安静的马路上,只有偶尔的几辆车,以及将马路照的明亮的路灯。

    齐承之开着车,已经看到了致景园的大门,突然听到一声咆哮,因为车窗的阻隔,声音并不大,隐隐的,却也让齐承之察觉到了不对。

    他转头看,旁边的丁字路口突然冲出来一辆车,速度极快,根本都没有踩刹车,轰着油门就冲了过来。

    齐承之见势不妙,现在转方向根本不可能,旁边就是人行道,如果刹车的话,必然要被那辆车撞上,他目光坚定,立刻将油门踩到了底。

    在他竭力往前冲的时候,那辆车身漆黑的车也冲了过来,车头正对上他的车尾。

    那辆车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只听到“砰”的巨大撞击声,齐承之感觉车子猛然一震,车尾被狠狠地一甩,没想到还是没能躲过,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能冲过去。

    可现在,车尾还是被撞到了。

    他因为刚才轰足了油门,这会儿车子突然不受控制了,车尾几乎甩出了360度,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那一声拉长的“吱吖”声,让人听了心都跟着一颤。

    齐承之拼命地转着方向盘,依旧没能控制住车,轮胎在地上急速的摩擦,地上都被擦出了深色的宽宽轮胎印。

    因为车尾的急速狠甩,齐承之的头一下子被甩到了车窗上,侧脑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又被甩到了另一边。

    齐承之紧咬着牙关,不知不觉的都屏住了呼吸,一刻不敢放松的踩着刹车,仍然努力的打着方向盘,哪怕能控制住一点也行。

    轮胎在往后转着圈的甩着的时候,一下子碰到了路沿,整个车子都狠狠地震了一下,齐承之的后背猛的砸向椅背。

    同时,车头又甩了出去,直接冲上了路沿,一下子撞到了树上。

    齐承之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现在头痛的要命,转头看到撞他的那辆车也因为冲击被甩了出去。

    但是那辆车的情况比他要好太多,已经比他先稳住了,现在突然一个甩尾,便又冲了过来。

    齐承之眼睛眯了起来,全身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后退了一些,又回到前进挡,整个车身直接冲上了人行道,在宽阔的人行道上飞驰。

    眼看那辆车又要撞过来的时候,他早已准备好,掐准了时间,猛的转动方向盘,车子又重回到马路上,同时重重的撞上对方的车尾,把那辆车撞得车尾甩了出去。

    趁着对方稳定车子的空当,他迅速的往致景园冲。

    这会儿他的大脑高度紧张,先前被撞的严重,现在脑袋一鼓一鼓的作疼,眼睛有些花。

    齐承之匆忙的瞥了眼后视镜,看到那辆黑车也追了过来。

    他猛的转了向,随着“吱——”的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最后关头停在了致景园的门口,距离起落杆只有几厘米。

    齐承之又瞥了眼后视镜,看到那辆黑车径直的冲了

    出去,没有跟着他一起拐弯追过来。

    他这才放松下来,呼出了一口气。

    保安一身冷汗的冲了过来,看到车头都被撞烂了的揽胜,心都跟着凉了一截。

    齐承之降下车窗,有气无力的靠在椅背上,头往后仰着。

    “齐先生!”保安惊叫,“你怎么样?”

    他们刚才就听到不远处的碰撞声,赶紧出去看,也见到了刚才惊险的一幕,本想把那辆车的号码记下来,却发现那辆车根本没有车牌。

    “要不要给你叫120,还有报警?”保安说道。

    “不用。”齐承之低声说,皱了下眉,说道,“麻烦把我扶到副驾驶,你们谁会开车,把我载回去。”

    “真的不用报警吗?”保安又问了一遍。

    “先送我回去再说。”齐承之说道。

    于是,两名保安将他扶出车,又扶他坐进了副驾驶,找来了会开车的同事,把齐承之送回了家。

    杨婶打开门,一见齐承之是被保安架回来的,脸都白了,“先生,这是出什么事了?”

    “齐先生在小区门口附近遇到车祸了。”保安解释道,按照杨婶说的,把齐承之扶到了沙发上。

    “很严重吗?”杨婶惊道。

    一名保安点点头,“车头和车尾都被撞烂了。”

    “天,要不……我给霖少爷打个电话,让他送你去医院看看吧!”杨婶有些慌张了,这都这么晚了,明天一早还要去接新娘子,怎么在这时候出了这种事情。

    齐承之没说话,跟两个保安道了谢,他们便走了。

    杨婶也不管齐承之会不会反对,车祸出的那么严重,看齐承之脸都白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内伤,她马上给齐承霖打了电话。

    即使齐承之没吩咐,杨婶也没有告诉宋羽,免得让宋羽担心。

    齐承霖挂了电话立马冲出了门,火速来了致景园。

    在路上,齐承霖就给楚昭阳打了电话,楚昭阳立刻把已经睡下了的医生又从被窝里叫了起来,赶紧往医院赶。

    齐承霖一进门,看到齐承之皱眉靠在沙发背上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这会儿能不能动。

    “大哥。”齐承霖叫道,“你感觉怎么样?”

    齐承之按了按太阳穴,额角的伤,杨婶已经给他消了毒,用胶布包上了。

    “还好。”他说。

    “走吧,先去医院检查一下。”齐承霖说。

    齐承之没拒绝,这和上次那场车祸不一样,他也感觉到这次的更严重些。

    他由齐承霖扶着上了车,路上,齐承霖皱着眉,问:“这次的车祸是蓄意的?”

    齐承之“嗯”了一声,声音有些疲惫,“对方的车没挂牌。”

    “简逸?”齐承霖首先便这么猜。

    “不敢肯定。”齐承之说,不过也有所怀疑。

    “一定要查出来。”齐承霖表情沉了下来。

    齐承之拿出手机,记得要给宋羽打电话,正常情况下他早就到家了,如果再不打,怕宋羽会担心。

    ……

    ……

    宋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也有明天就要举行婚礼的原因,现在又紧张又兴奋,但更多的是因为齐承之不在身边。

    晚上被他搂在怀里睡习惯了,这会儿闻不到他的味道,也没有他的体温包裹着,便总也睡不着。

    而且,她还在等着齐承之的电话。

    看看时间,就算是堵车厉害,他也差不多该到家了。

    正想着的时候,好像感应一般,齐承之的电话正好打了进来。

    宋羽立即接起来,听到齐承之的声音,很轻软,“我到家了。”

    齐承霖开着车,看了眼齐承之,也不敢开口说话。

    ------------------------------------

    -----------------

    两更1w5全啦,求月票啦,求客户端投月票啦,么么~~

    ...

推荐阅读:神座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最强弃少 九星天辰诀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神煌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