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224警察把阮丹晨带走了

    关丽雅怒哼了一声,转身要走,一下子被周明燕抱住了腿,“齐夫人,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啊!我改,我以后一定改,只要你们帮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来烦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你放手!放开我!”关丽雅气死了,被她碰到腿都嫌脏。【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关丽雅甩着退,却怎么也甩不开周明燕。

    齐仲勋直接给物业打了电话,让他们把保安给叫了过来。

    保安开着小型的接驳车就来了,一见周明燕这死缠烂打的架势,赶紧把周明燕拉开。

    “这个人,你们都注意点儿,别让她进来搔扰我们。”齐仲勋指了指周明燕,说道。

    “你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呢!”周明燕急赤白脸的哭,“好歹是亲家一场,就这么翻脸不认人?!你们当初说什么齐承悦和成东阁是清白的,可这才离婚了几天啊,成东阁就成了你们女婿,这发展也太快了吧!要说离婚以后两人才在一起的,谁信啊!齐承悦干了对不起我们简逸的事儿,就不心虚吗?现在我求你们帮点儿小忙,你们就这样侮辱我!”

    关丽雅一听,一股血就冲上了脑袋,她气的眼都红了,大步的走过来,挥手就狠狠地扇了周明燕一巴掌,这一巴掌刚落,反手又是一巴掌羿。

    周明燕被保安抓着,也没处躲,没法反抗的。

    两边脸颊全被关丽雅扇红了。

    “周明燕,这就是你的臭德行,求人的时候什么可怜话都说得出,一旦知道没有用,立即翻脸不认人,往人身上泼脏水。就你这样的,不帮你就对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说这种败坏我女儿名声的话,我们也要告你诽谤!诽谤罪是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你要是想在故意伤人的三年上面再加三年,那你就尽管说!”关丽雅怒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自己家里什么情况自己还不清楚吗?一个关家你都哭天喊地的没办法,还跑来招我们齐家,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就直说,不必用这种拐弯抹角的方法!”

    周明燕哆哆嗦嗦的愣了几秒,“哇”的一声哭嚎了起来。

    齐仲勋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对保安挥挥手,“还不快带走!”

    ……

    ……

    宋羽和齐承之也是一早就起来了,不过收拾收拾到了老宅也是十点半了。

    齐佑宣抱着盒乳酸菌坐在沙发上,面前摆了盘黄飞红,肉呼呼的小白手抓了两粒花生塞嘴里,又抓了块辣椒,喝了口乳酸菌,老气横秋的“哈”了一口气,就像电视剧里喝着白酒嚼花生米的演员,特别浮夸。

    他们来了之后,关丽雅就把早晨在家门口被周明燕缠上的事情说了,气道:“你说怎么有那么不要脸的人,真是气死我了,想想她还做过我们亲家,我就膈应的要命。”

    宋羽正安慰着,齐承悦和成东阁也来了。

    齐承悦站在成东阁的身边,老实巴交的,一点儿都不见平时的脾气,被齐承霖好一通取笑。

    老太太都乐开了花,拉着成东阁的手就不放了,越看越满意,说:“真好,真好,之前承之让我给你介绍女朋友的时候,我还心疼呢,这么好的小伙子,怎么就到不了我孙女手里头。”

    “……”齐承悦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老太太这番话了,什么叫到她手里头?

    “哎哟,那些好姑娘也都省了,我可以介绍给我两个孙子了。”老太太特别高兴,觉得这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齐承悦怎么听都觉得不太对,“奶奶,您当那些家族的小姐是牲口呢?这个买家推销不出去,就推销给别的买家。”

    “呸呸呸!说什么呢!”老太太说完又回了卧室,拿出一叠照片来。

    她分出两部分,交给齐承霖和齐承积,“你俩看看,中意那个姑娘?”

    “奶奶,我还年轻,不着急,先紧着二哥找。”齐承积说着,把自己手里的照片全都塞进了齐承霖的手里。

    齐承霖看着齐承积很不仗义的塞过来的照片,沉默了会儿,说:“奶奶,给佑宣找后妈,要特别仔细的挑,我看这些小姑娘都太年轻,一个个才都刚从学校毕业吧,实在不是当后妈.的料,再说让人家一毕业就来当后妈,年纪轻轻的,也委屈了人家。”

    老太太一想也是,这些姑娘自己都还算是半大孩子呢,让她们来照顾齐佑宣,别再委屈了自己的重孙。

    “那

    要不我看看有没有二婚的,给你找个?”老太太琢磨了琢磨,说。

    齐承霖:“……”

    “你这个老太太,成天瞎寻思些什么呢!”老爷子瞪眼看过去。

    齐佑宣在旁边听得明明白白的,边捧着优酸乳吸,边凑过来,等着那双葡萄似的大眼,眨了眨,说:“奶奶,我又给自己找了个后妈。”

    “什么叫又啊,你先前已经找了一个不成?”老太太心说难道齐承霖之前还玩了地下恋,她不知道?

    谁知,齐佑宣看了眼宋羽,说:“不就是大伯母吗?大伯不让。”

    老太太:“……”

    能让才怪了。

    “那这会儿你又找了谁了?”老太太好奇地问,就算是让齐承霖结婚,那也得看齐佑宣喜欢才行,如果孩子不乐意,老太太也怕将来齐佑宣受委屈。

    “就是大伯母结婚时候的那个伴娘。”齐佑宣红着脸,有些忸怩的扭着他不怎么明显的腰,“我上完厕所她还帮我穿过裤子呢!大伯母也帮我穿过,她们都没笑话我,我觉得她肯定跟大伯母一样,是个贤妻良母。”

    “哟!”老太太对阮丹晨也有印象,只是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那姑娘我记得,看着是不错,宋羽啊,回头你帮着问问,看她乐不乐意跟承霖简逸面啊!难得佑宣也喜欢。”

    齐承之把开心果的壳都剥掉了,只剩下果仁放在掌心,举在宋羽的手边,让她拿着吃。

    宋羽正拿起一颗齐承之剥好的开心果,听老太太这么一说,差点儿把果仁给掉了。

    “奶奶,记不记得前阵子您跟我提过一次,让我注意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单身女青年,给承霖和承积介绍,其实第二天我就去跟丹晨说了。可她说她不想找有钱人,说灰姑娘的故事不现实,就想踏踏实实的找个合眼缘的,疼她的,一起好好过一辈子。”宋羽说。

    “哎呀,现在这么踏实的姑娘可真不多见了。”老太太一拍腿,后悔地说,“当时婚礼上,我怎么就没跟这姑娘好好聊聊呢,兴许能把她这观念改过来。咱家又不缺钱,不用非找那些门当户对的玩联姻是不是。她就把咱家当平常人家看,看看承霖和承积她喜欢哪一个,合眼缘了就处处试试呗!”

    “奶奶,我们又不是商品,摆在架子上任人家挑。”齐承积郁闷的说。

    “你还以为你自己多了不起啊!打了这么多年光棍,再说现在姑娘家都不太爱找当兵的,有人能要你你就偷笑吧!”老太太白了他一眼。

    这时候宋羽来了个电话,是她们公司设计部的徐经理。

    “徐经理。”宋羽接起电话来叫道。

    “……”

    不知道徐经理在电话里头说了什么,宋羽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下来,她的嘴唇也有些抖,一手紧握住身旁齐承之的手。

    齐承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宋羽那么紧张的样子,便紧紧地回握住她。

    “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宋羽挂了电话,白着一张脸,转头对齐承之说,“徐经理跟丹晨今天在公司加班,结果警察把丹晨抓走了。”

    “为什么?”齐承之皱眉。

    “说是她负责mu.的装修,东西以次充好,跟合同不符,被慕思思报了案,正准备告她呢。”宋羽急的站了起来,“我了解丹晨,她根本不会干这种事情,尤其是给mu.设计,小心再小心都来不及了,这次的设计对她的前途很重要,她不会为了眼前的一点儿小利就坏了自己的名声,影响了自己的将来。这件事情要是捅了出去,她以后在行内根本就没法过了。难道贪这点儿钱,够她过一辈子的吗?傻子才这么干呢!”

    “一定是慕思思,她不甘心,对付不了我,就去对付我身边的人了。”宋羽攥紧了拳头,“她怎么就那么坏,随便拿别人的将来开玩笑?丹晨之前还说过,她要好好的把握住这次的机会,能不能在行内站稳脚跟,闯出些名头来,就看这次了。”

    “你先别急,现在首先是要去警局,把阮丹晨给保释出来。”齐承之握住宋羽的手,也站了起来。

    齐承霖站起来说:“我刚给宋律师打了电话,阮丹晨现在在哪个局,我让宋律师直接过去,跟我们汇合。”

    宋羽说了,齐承霖又对电话里的宋律师转述。

    挂了电话,便要和宋羽跟齐承

    之一起走,宋羽现在正为阮丹晨着急,也没心思觉得奇怪。

    齐承之也只是淡淡的看了齐承霖一眼,没说什么。

    急急忙忙间,宋羽突然想起来,说:“承悦,东阁,不好意思,今天应该给你们庆祝的,却出了这种事。”

    “没关系。”成东阁说,和齐承悦一起,送他们到门口,“先救人要紧。”

    “是啊!”老太太也跟着走到门口,说,“你们把那姑娘保释出来以后,要不就带她一起来吃个饭,出了这种事情,放她一个人待着别出什么事。”

    齐佑宣握着乳酸菌,从一条条蹆间挤了出来,说:“爸爸,我也要跟着去。”

    “去警局你跟着做什么,老实在家等着。”齐承霖皱眉道。

    关丽雅把齐佑宣抱了起来,“乖,你在家等着。”

    ……

    ……

    他们三人一起坐了一辆车,是由齐承霖开着他这辆新换的泰卡特。

    齐承之和宋羽坐在后面,齐承之握住宋羽的手,让她安心,拿出手机给慕怀生打了电话,“慕思思把阮丹晨告了,这会儿阮丹晨正在警局被羁押着呢,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慕怀生一惊,跟旁边的两人打了声招呼,便去了角落,“我现在在明阳,考察国内的品牌代工的事情,想要在国内设一个mu.的加工厂,并不在b市,怎么回事?”

    “慕思思说阮丹晨在装修材料里玩猫腻,以次充好,从中吃回扣。”齐承之沉声说,本就严厉的两旁,此刻更是阴沉的吓人。

    “阮丹晨给的设计稿我看过,很满意。并且我还亲自跟她去了工厂检查装修的材料,都没有问题。”慕怀生回头看了眼厂长,说,“我今晚就往回赶,半夜能到b市,这件事情交给我来调查。”

    “宋羽是信得过你的人品,也信得过阮丹晨,把你们俩都当朋友,才把她介绍给你,在这件事情上,你不能让她吃亏。”齐承之冷声说。

    “我知道,阮丹晨很敬业,虽然我跟她认识时间不长,但是我也信得过她的人品,知道她不会做这种事情,相信我。”慕怀生认真的说。

    齐承之挂了电话,把慕怀生的话说了。

    “就算他们不告了,可这件事情只要有传言,丹晨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宋羽手掌贴在额头上,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吐出来,“早知道我就不把这工作介绍给丹晨了,本来是想帮她,现在却害了她,让她白白遭了这样的冤枉。现在人在警局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齐承之松开她的手,手臂从后头绕过她的腰,又握住了她放在蹆上的手,将她整个人环在怀里。

    宋羽看到他雅致的手掌将她的手都包裹住,温暖又坚定。

    “放心吧,阮丹晨她不会出事的,你冷静点儿,别伤了身子。”齐承之低声说。

    宋羽点点头,有些疲惫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

    ……

    阮丹晨和两个女人被关在一起,她被带进来的时候,手机就被收走了。

    她双手抓着铁栅栏,害怕的不得了,也不敢去靠近那两个女人。

    那两个女人,有一个醉醺醺的,浑身散发着酒臭味,说是喝醉了酒去把atm机给砸了,这会儿正被关在这里等着醒酒。

    中间的地上已经被她吐了一滩,散发着刺鼻的恶臭,阮丹晨觉得自己肯定也被熏臭了。

    还有一个女人,把衬衣袖子撸到了手肘,露出手臂上花花绿绿的纹身,听说是在酒吧里倒卖摇头.丸被抓的。

    刚才因为那个喝醉了的女人吐了,纹身女觉得恶心,直接又把那个女人揍了一顿,揍得吐得更狠了,连白沫都吐了出来,要不是有警察制止,估计那个喝醉了的女人半条命都得没了。

    纹身女揍人的时候,阮丹晨还瞥见她弯腰的时候,后腰还露出了一条长长的刀疤。

    阮丹晨吓得不行,只敢紧贴着铁栅栏,缩在角落里不敢靠近那个纹身女。

    “警察同志,我有打电话找律师的权利,请让我打个电话。”阮丹晨一见到警察过来巡视,便说。

    可对方根本不理她,装没听见就又走了。
    “我有权利打电话让人来保释我,难道你们就要这样一直把我关着吗?”阮丹晨急道。

    “你吵吵什么!”纹身女抓着阮丹晨的衣领就把她甩到了墙上。

    肩膀狠狠地砸到墙上,疼的阮丹晨“嘶”了一声。

    “跑这儿来炫耀你有律师来了?少在这儿跟我装,给我闭上嘴,要是不会闭,我帮你闭!”纹身女捏着阮丹晨的两腮,使劲儿往里挤,挤得她疼的好像面皮都要被她戳破了似的。

    好半天,纹身女才放开她,把她的头狠狠地往墙上一撞,这一撞,撞得阮丹晨眼前发黑,有金星在冒。

    阮丹晨贴着墙,慢慢的滑到了地上,双臂抱着膝盖,蜷成了一个团坐着,不敢去看那个纹身女,额头紧靠着铁栅栏,一直看着外面。

    她咬着牙,眼圈就红了,终于没忍住,眼泪也落了出来。

    她现在一个人在这里,也不知道徐经理会不会找人来帮忙。

    如果徐经理不说,就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要是她出不去了怎么办?她是被冤枉的,可要是找不到证据,让慕思思告成了,她就要坐牢了,那要怎么办?

    她对监狱一点儿概念都没有,哪怕平时看电视都不看这类型的,觉得太阴暗,生活已经这么无奈了,还看这样的电视多难受。

    可是现在,她真的很害怕,就怕这辈子就这么完了,孤独无助的绝望越涌越高,慢慢的要吞噬掉她。

    她低下头,脸埋进个玻璃,身子颤颤的,无声的哭。

    连门发出的哐当声都没听见。

    “阮丹晨,出来吧,有人来保释你。”头顶响起冰冷的声音。

    阮丹晨愣了下,抬头见门已经开了,她赶紧站了起来,胡乱的擦了擦泪,就跟着出去了。

    见到宋羽,阮丹晨没忍住泪,哭着就冲过去抱住了她,“你怎么知道……”

    “你一被带走,徐经理就给我打电话了。”宋羽说,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可看到阮丹晨苍白的样子,就难受的不行。

    “宋羽,我没有……慕思思说的那些,我都没做。”阮丹晨边擦着眼泪边说,“你好不容易给我介绍的这个机会,我不会白白浪费掉,砸了自己的前途,我——”

    “我知道。”宋羽内疚地说,“徐经理给我打电话,我就知道了,对不起,这次是我连累了你。慕思思想对付的是我,她冤枉你,就是想让我难受。对不起。”

    阮丹晨摇头,“我应该小心点儿的,如果我再注意一些的话,不给她钻空子,我——”

    “我们已经找了慕怀生,他现在在明阳,马上往回赶,我们不会让慕思思冤枉你的。”宋羽说,从包里拿出了纸巾给阮丹晨擦泪。

    -----------------------------------------------------

    求月票啦,求客户端投月票啦,求言情大赛投票啦,客户端投月票一变三,言情大赛投票地址在评论置顶,每人每天能投10票,都给橙汁啊,要投10次,不是投1次哈,爱你们哟~~

    然后,有事在这里解释一下,看到的就看到了,以后不再说了。我码字的时候,脑子里会像在看电视一样的播放着各种镜头,所以写出来也会像电视剧一样,不只是主角的事情,还有各种其他人物的事情,各种故事镜头的切换,而且每个人物的事情都是相关联,相串联起来的,你现在看好像我只是在单独写谁谁的故事,那是因为没有认真的去仔细想过其中的关联。我之所以把成东阁和齐承悦的故事放在正文里写,是我以后剧情的需要,不然我可以直接放在番外,哪里会有现在这么多指责和干涉?之前没有成东阁和齐承悦的事情,怎么引出现在的简逸,怎么引出周明燕现在的事情?简逸和宋羽跟齐承之有联系,也跟成东阁跟齐承悦有联系,这是一个故事圈。故事情节在之前都发展到那么水到渠成的地步了,我突然把成东阁和齐承悦断下,把故事的时间点中断,这就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了。我把成悦的故事放到番外,后面的剧情我该怎么发展?你们不是我,我在后面列好了大纲,知道后面要怎么写,展开怎样的剧情,你们不知道,所以以为这样写是不必要的。

    之前我写宋羽把mu.的设计工作介绍给阮丹晨,谁能想到现在会引出这章的事情?下面的剧情也没办法发展。我写有我的用意,请不要随意的评论我该不该怎么写,该在哪里写,你们随意的几句话,说

    完就忘了,我听着却会非常难受,因为我用心想的情节,串联在一起的故事,埋下的伏笔,都没有被看出来,没有被理解,没有被耐心的思考。这些话说得我感觉有些语无伦次,实在是因为被各种指挥我该怎么做闹腾的,心里憋得太厉害了。写一个文还要不停的解释,把我所有的思路都摊开来,实在是件可悲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浮躁,为什么就不能耐下心来跟着我的故事慢慢地走?写文和看书不同,需要各种各样多方面的考虑,往往一个情节我要不要这么写,我要在哪里安置都要在电脑前想一个多小时,不是花一分钟看一章就完事那么简单。

    同时也感谢一直理解我,支持我的亲们,谢谢,你们简单的几句支持的话,才让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思路,即使心里难受也一直坚持下来了。

    ...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光明纪元 最强弃少 官术 醉枕江山 火爆天王 重生小地主 宠魅 神座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