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232宋羽红着脸,老实巴交的伸长了胳膊圈住他的脖子

    很朴实的一句话,没有任何的华丽辞藻,没有什么甜言蜜语,被他这么认真的说出来,看他一脸清正的样子,那么牢靠,坚如磐石此生不变,宋羽的喉咙就不自禁的发酸,双眼涌上暖意,酸酸的想哭。【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才刚觉得难受,眼泪就已经掉了出来。

    “过生日,挺好的事儿,干什么呢?”齐承之轻声说,浓眉微微皱了起来,奇怪的是明明皱着眉,表情却没有变得严厉羿。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给她擦泪,宋羽吸吸鼻子,此时特别想嚎啕大哭。

    可还有别人在,她只能忍着,一头扑进齐承之的怀里,紧紧地圈着他的腰围。

    “你才是,我过生日,挺好的事儿,你说什么傻话呢。你的生日,我当然要陪你过,一直陪你过,每年不止是生日,所有的节日,都陪你过。”宋羽闷闷地说,一开口就哽咽的厉害,眼泪也越掉越厉害了。“哪有你要求这么低的,只要有我陪你过生日就够了,真是的!”

    齐承之抱住她,微微低头,柔柔的笑,薄烫的双唇蹭着她的眼角,慢慢的磨,用唇擦掉她脸上的泪,咸咸香香的。

    “我要求就这么简单,你就是我这辈子最好最重要的礼物了。”他低声说,嗓音低哑醇冽的像杯陈酿一样,香醇醉人。

    宋羽失笑,一时又哭又笑的,“你还说自己不会说甜言蜜语,被你肉麻死了。”

    “……”齐承之嘴角抽了几下,叹了口气,“那你说,你爱不爱听?”

    宋羽吸吸鼻子,脸埋在他的胸膛上磨蹭,把他的西装都蹭湿了,“齐承之,你的生日,我都陪你过,陪你过一辈子。我的生日,你也要陪我过一辈子。”

    “傻不傻,我比你大这么多,将来我先死了,怎么陪你过一辈子?”齐承之挑眉,低头看到她睫毛沾泪的样子,心头就又软又痒。

    他烫软的唇.瓣轻轻地吻上她的睫毛,她长长翘翘的睫毛在他的唇.瓣间丝丝缕缕的,还有些痒。

    宋羽抬头,他的唇.瓣便正好从她的睫毛擦下,擦着她的脸颊,便顺势在上面印了一吻。

    她吸吸鼻子,眨眨眼,双手抱紧了他,微微笑道:“你没看过神雕侠侣吗?小龙女说在她临死前把杨过也杀死,就算是照顾他一辈子了,这种神逻辑也是挺有道理的。”

    齐承之黑眸深深地看着她,表情特别认真,在这黑夜里,昏暗的灯光下,五官显得更深邃严厉,他轻轻的开口,“胡闹。”

    他牵着宋羽来到桌边,顶楼没有布置特别明亮的照明,灯光暗暗地,很柔和的昏黄。

    方形的小小餐桌上摆着蜡烛,蜡烛的光芒在这不大的方桌上罩下了一圈淡淡的光晕,两人坐下,光晕也将两人都笼罩在里面。

    乐队奏着柔和轻扬的音乐,在烛光下,宋羽看着齐承之清俊的脸,舒华迷人。

    等着上菜的功夫,宋羽便托着腮对着齐承之犯花痴,嘴角微勾着,怎么也看不够。

    “早知道我今天就打扮的漂亮点儿了。”宋羽说。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哪怕只是平时上班的服装,可看着也特别正式英挺,相反她为了舒适,穿的就轻便休闲了点儿,跟今晚的环境有些不搭。

    齐承之撇撇嘴,笑话她:“谁让你不信我,以为我忘了你的生日。你要是对我有点儿信心,今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门不就得了。”

    宋羽想到今天的早餐突然变成了面条,也不禁笑了起来。

    她柔柔的微微弯着眼,对齐承之越看越爱,目光里的爱意根本就掩不住,手指搁在桌子上,慢悠悠的爬了过去,柔软的指尖轻轻地碰触他的指尖。

    烛光下,他白净雅致的手好像蒙上了一层暖金色,指甲修剪的干净简短。

    “承之……”宋羽小声叫,莫名其妙的就红了脸。

    齐承之不解,轻轻捏住了她的指尖,一点一点往前握的更多,微微粗粝的拇指在她的指背上摩挲,干燥温暖。

    “怎么了?”他嗓音清雅。

    宋羽摇摇头,“没有,就是叫叫你,觉得你真好。我这辈子有你喜欢我,三生有幸。”

    齐承之轻轻地笑开,五根骨骼分明的长指伸展开,穿进她的指间,与她十指交握在一起。

    两人吃完了饭,齐承之带着她乘上电梯,却又按了12层。
    宋羽奇怪,齐承之解释:“今晚不回去,住这儿,换洗的衣物用品都已经准备好了。”

    宋羽红着脸,感觉被他握着的手,掌心特别烫,“怎么感觉今天比情人节还正式啊!”

    齐承之收紧了她的手,握着她的手绕到她的后腰,把她压进了怀里,“情人节我准备不够充分,这次补上。”

    宋羽小复也紧紧地贴着他的热实,朝他勾了勾手指,等齐承之低下头,宋羽便抬头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奖励你的。”

    齐承之松开她的手,便将她竖直的抱了起来,双手托着她的臋,微微抬头又再次吻上去。

    等电梯门开,他便又托着她往外走,边走边吻,始终没有把她放下。

    沿着长长地走廊,走到客房门口,他便把她挤在了墙上固定着,一手伸进裤袋摸索门卡,一手托着她,双唇贴着她的唇.瓣,时而深长的吻,时而浅绵的磨。

    宋羽被他亲的脸又麻又红的,双手抓着他的肩膀,“这是外面呢,进去再说。”

    齐承之正好也已经开了门,抱着她进了房间。

    “洗不洗澡?”齐承之压着她躺到床.上,嗓音低哑的问。

    宋羽呼吸发烫的点头,就要推开他起身,却被齐承之抱住,“我帮你。”

    “不用,我自己能洗。”宋羽想到他这样抱了她这么长时间,不重吗?

    “在里面滑倒怎么办?”齐承之说的煞有介事的,好像真会有这种危险似的。

    “王朝的设施多完善啊,浴室都特别注意防滑,就怕客人出事,我哪会滑到。”宋羽说,只是看到齐承之眯起了眼,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本就柔细的嗓音这会儿缩的都要听不见了。

    “还有没有点儿情.趣?”齐承之低沉着嗓音轻嘲。

    “……”宋羽红着脸,老实巴交的伸长了胳膊圈住他的脖子,让齐承之又把她抱了起来。

    齐承之简直就像是在伺候一个还不会自理的两岁小孩儿似的,把宋羽抱到浴缸旁边的木制长椅上坐着。

    王朝客房里的浴缸特别大,就像个小游泳池一样,圆形的浴缸是嵌下去的,带着三层的台阶。里面的水是每隔十分钟就自动换水的,且一直保持着恒温。

    齐承之不让宋羽动手,这次她衬衣的纽扣设计的比较复杂,又特别小,骨节分明的长指捏着她衬衣的纽扣便仔细的解开,只是动作特别慢,还很不熟练。再加上他就算是手指细,比女人的还是要粗一些,小小的纽扣放在他的手中就显得特别笨拙。

    “哎呀,我自己解吧。”宋羽要拿回主动权来,一颗纽扣解了两次才解开,也是够急人的。

    “别动。”齐承之轻拍开她伸过来的手,“多练习几次不就好了吗?这都是经验太少。”

    宋羽:“……”

    过了会儿,齐承之抱着她走进了浴缸,宋羽才刚坐下,齐承之就贴了过来,吻住了她。

    宋羽服帖的被他困在怀里,主动环住他,柔软的掌心贴着他细滑紧实的肌肤,怯怯的往下,去握住他。

    卧室里,齐承之扔在床.上的手机一直在响。

    慕思思把话筒挂回去,齐承之的手机迟迟没人接听,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没听见,她都已经换了座机,齐承之应该想不到是她才对。

    才想着,她的手机就响了,慕思思没什么好脾气的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是陌生的号码,便直接挂断了。

    自从回国,也不知道她的手机号到底是怎么泄露的,各种广告搔扰电话不断,所以只要是陌生的号码,她现在根本连接都不接。

    可她才刚刚挂断,同一个号码又打来了。

    慕思思这才不耐烦的接起电话,“喂?”

    “慕小姐,你好。”电话里,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来。

    慕思思皱眉,声音冷了几分,“你是谁?”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简逸,你应该听过,齐承悦的前夫。”简逸坐在车里,左手指间夹了一根香烟,左手肘搁在降下的玻璃窗上,吐出一口烟雾。

    “哦,是你啊。”慕思思不屑的撇撇嘴,“你怎么有我的电话的?”

    “只要想有心想知道,有很多办法。”简逸往车窗外弹了下烟。

    慕思思撇撇嘴,眯起眼睛,不客气的说:“齐承悦的前夫找我做什么?咱们俩好像不认识吧?”

    “慕小姐,别这么快就拒人于千里之外。”简逸吸了口烟,说,“如果我说,我有齐承之的把柄呢?这样你有兴趣吗?”

    慕思思表情一下子就变了,她眯起眼,看向窗外,冷声问:“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喜欢齐承之,我这里有他一个很大的把柄,只要你捏着,主动权就在你手里,不论是要拆散他跟宋羽,还是别的什么事情,都随你。”简逸呼出一口烟雾,说。

    “什么把柄?”慕思思半信半疑的问,总觉得简逸是在唬她的。

    “慕小姐,就算你是从美国回来的,可这么大的人了也不至于不懂人情世故,以为你一个问号,我就随随便便把那么大的筹码告诉你了。”简逸冷笑。

    慕思思撇嘴,嗤了一声,“你如果真有这么好的把柄,为什么不自己拿来对付齐承之?就算跟齐承悦离婚,至少也能分到一些财产吧,不至于被齐家这么扫地出门,两手空空,丢尽了脸面。就冲这,你凭什么指望我相信你?”

    简逸把烟蒂从车窗丢出去,打开车门伸脚去把火星捻灭,冷声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劳慕小姐费心了。我只说,我有宋家破产真相的证据。这句话够不够?我知道你最近在找人查,我这里就有现成的,你也省得麻烦了。”

    慕思思猛的站了起来,也顾不得去考虑简逸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连她找人查这件事都知道,只因为简逸这句话,她已经信了

    如果不是知道宋家破产有蹊跷,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你有什么条件?”慕思思沉声问。

    “二百万,外加请你们慕家的律师为我母亲打一场官司。”简逸拇指摸着中指的指节,上面还残留着烟草味,还因为经常抽烟,夹着香烟而变得比其他地方更粗糙了些。

    “二百万?你好大的胃口啊!”慕思思尖声嘲讽,“我自己又不是不能查,非要给你二百万,你想钱想疯了吧!”

    “我知道,你不就是找了信风调查公司吗?”简逸不在意的撇了撇嘴。

    慕思思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

    接着,就听简逸满是嘲讽的说:“慕小姐你刚刚回国,这里对你来说,除了语言其他都是全然陌生的。你在国内的人脉都还没有建立起来,无头苍蝇似的随便在网上搜搜,找一家调查公司调查,你觉得就能查到了?到头来也只不过是花冤枉钱罢了。就凭齐承之的谨慎,你以为他会留下什么线索给那些半吊子的侦探去查?”

    慕思思去找调查公司调查的时候,也确实没抱太大的希望,就连慕怀生也都只不过是猜测而已,他自己也没有证据,回去找公司的档案,关于这件事的都没了。

    连慕怀生都没法查,一个调查公司又能查出什么。

    “那你又是怎么查到的。”慕思思谨慎的问。

    “这个你不用管。”简逸左手手指敲打着方向盘上的皮套,“我这么多年积累了各种人脉,自然有我的办法查出来。你考虑一下,如果想要,明天上午九点在meu咖啡厅见,我等你半个小时,如果你不到,我就当你不想要我手里的证据。将来就算你找那些调查公司都查不出来,再想来找我,不管给多少钱我都不会给你的。”

    简逸说完,不等慕思思的答复,就挂了电话。

    ……

    ……

    第二天,慕思思开车来了meu咖啡厅。

    车是在这里新买的一辆捷豹,因为她知道齐承之就有一辆,所以买了一辆跟齐承之放在致景园车库里的那辆一模一样的。

    把车停在咖啡店的门口,慕思思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的男人正是简逸。

    简逸并不难查,他跟齐承悦离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新闻没少报道,在网上搜索一下,就能搜出他一堆照片。

    慕思思把照片放回包里,下了车。

    她走进咖啡厅,环顾了下,没发现简逸,便拿出手机给简逸打了电话,“我到了,你在哪儿呢?”

    “二楼左拐再右拐然后直走,最角落里。”
    慕思思挂了电话,便直接上了楼,按照简逸说的话,看到最尽头角落的一个卡座,一个男人背对着她坐着。

    她走过去,坐到了简逸的对面,简逸对她点点头,“慕小姐。”

    “证据呢?我要看。”慕思思也没心思跟他客套,直接说。

    简逸从旁边拿起一个牛皮色的文件袋,从里面拿出几张纸放到慕思思的眼前。

    慕思思一页一页的看,才刚刚看完,简逸就收了回来。

    慕思思懂他的意思,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交给他,“二百万。”

    简逸拿起支票看了眼,说:“我知道你们mu.要开发国内的市场,在国内组了一个顶尖的律师团队,我需要一个律师给我妈打官司。”

    慕思思又当着简逸的面,给律师打了电话,让他现在就过来。

    “这样你满意了吗?”慕思思放下电话,冷声问。

    简逸笑笑,“慕小姐做事儿还真是挺干脆的。”

    慕思思等律师来了,跟律师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她回到车里,迫不及待的就把那几页纸又拿出来看,看了许久,慕思思嘴角阴冷的往上扯,还隐隐的抽.搐,她把这几页纸又放回文件袋,一起放进了包里。

    慕思思把头顶的镜子掀下来,对着镜子左左右右的照,魔怔了似的,照了半天,又对着镜子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就跟神经病似的。

    ……

    ……

    慕思思开车回了家,把这些文件复印了好几份,又扫描进了自己的电脑里。

    她对着电脑想了半天,起身在卧室里来回的踱步,最后拉开衣橱,手指在一件件衣服上不断的扫着,最终拿出一件白色的长袖蕾.丝连衣短裙。

    连衣裙是长袖,在肩膀到上臂的位置微微有些蓬,裙摆只到大蹆的位置,距离膝盖还有挺长一节,裙摆呈a字扩散开来。

    这是条只适合年轻小姑娘穿的裙子,慕思思在镜子前来来回回的照,觉得穿在自己身上特别的清纯有气质。

    她涂上樱桃红的唇膏,让一身白也变得亮眼起来。

    很满意自己的打扮,她这才拎着包又出了门。

    坐上车的时候,她接到了慕怀生的电话。

    “你今天没来公司?”电话里,慕怀生的声音不悦。

    “我今天有事儿不去了。”慕思思不在意的说,把车钥匙插.上。

    “就你这样的态度还工作什么,我看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当你脑袋空空的大小姐得了。”慕怀生讽道,“就算这公司是慕家的,可你既然在公司里上班,不来为什么不请个假?那么多工作晾在那里,你连声交代都没有,拖慢了整个工作进度,你知不知道你耽误了多少事儿?”

    -----------------------------------------------------

    这两天过年太忙了,也没能及时回复大家的留言,抱歉哈~~

    然后,求月票啦,求客户端投月票,求言情大赛投票,投票地址在评论区置顶,复制打开,每人每天能投10票,都给同一部文,把10票都给橙汁哈,投10次才算是10票,乐文还没这么智能,会自动分辨,所以投一次只能算是1票哈~~么么大家~~

    ...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官术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火爆天王 最强弃少 宠魅 醉枕江山 百炼成仙 重生小地主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