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246摸摸孩子,跟他道声晚安(二更,5000+)

    她现在真的很后悔,很后悔当时跟成东阁分手,不然的话他们现在可能已经领了证,开始筹备婚礼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她真的不想让他们看到她这么丢脸的样子,不想看到成东阁眼里的同情,这只会让她更加后悔,也更受不了齐承悦脸上那不加掩饰的的不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表情。

    齐承悦也不太想去帮忙黄梓玥,心里也是挺怕黄梓玥利用自己现在这种可怜样赖上成东阁的,对成东阁和黄梓玥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厚,她不清楚,也从来没问过。很怕成东阁念旧,会不忍拒绝她牙。

    不过又怕成东阁会觉得自己太小心眼,刚要开口,成东阁已经收回了目光,捏了捏她的手,“咱们走吧。”

    齐承悦看了眼正蹲在地上收拾散落一地的东西的黄梓玥,收回目光,不确定的看着成东阁,“你要是想去帮帮她的话……酢”

    “不用,就是过去了,也只会让她更尴尬,咱们走吧。”成东阁没去看黄梓玥,只是看着齐承悦,抓紧她的手,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似笑非笑的说,“放心吧,我不嫌你小心眼儿。”

    齐承悦:“……”

    宋羽对着齐承之笑笑,肩膀还被他揽着,她便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跟在成东阁和齐承悦的后面走。

    不过衣服还是怕买了孙少芸穿着不合适,孙少芸现在年纪大了,腰也不好,干活多了就腰疼,疼得厉害的时候都直不起腰,齐承悦又给她买了一个可以热敷震动的小东西,可以搭在肩膀上,也可以绑在腰上。买了两瓶有名的活络油,对治疗腰痛、关节痛都很有用。

    又买了个智能吸尘器,很轻巧的小圆盘,自己在地上自动吸地。

    成兆辉退休之后喜欢运动,就给他买了些运动装备,还有一些保健品。

    四人分手后,齐承悦坐在车里,先前因为跟宋羽忙着讨论买什么,把思绪都占据了,也没有闲暇多想。

    这会儿安静了下来,总免不了想起刚才黄梓玥的事情。

    她偷偷地看了成东阁一眼,话憋在心里特别难受,纠结了半天,还是问了出来:“刚才看到黄梓玥那样,你真不难受?”

    成东阁抽空看了她一眼,嘴角轻轻地勾着,嗤笑了声。

    “你不是不嫌我小心眼儿吗?”齐承悦被他看得心虚,立即说。

    就是因为先前有成东阁这句话,她才鼓起勇气问出来的。

    “没嫌你小心眼儿。”成东阁轻笑道,“我就是在想,你要憋到什么时候才会问我。”

    齐承悦轻轻戳了下他的胳膊,“那你到底说不说?”

    “说。”成东阁笑笑,“谈不上什么难受不难受,就是挺怅然的。看着她明明想要得到更好的,到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确实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成东阁看看齐承悦,“只能说,她只是我生命里的过客,不是对的那个人。”

    齐承悦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不知道我是不是你对的那个人,但我希望我是。”

    此时,一只手伸过来,覆在她的手背上,瘦长雅致的手指挤入她的掌心中,他好看的大手将她的手全都包裹住了,特别暖。

    而后,便听到他清雅的声音,“我也希望我是你对的那个人。”

    ……

    ……

    宋羽跟齐承之还在回家的路上,坐在揽胜的副驾驶,给老太太打了电话,汇报了情况。

    老太太满意的点头:“不错,买的东西合适。”

    又跟老太太聊了几句,宋羽挂了电话,听齐承之说:“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跟特务似的。”

    “什么啊!”宋羽白了他一眼。“哪有这么说自己老婆的。”

    齐承之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蹆根,看了她一眼,“你还说,本来琢磨着今晚早点儿回来,不紧不慢的吃完饭就回卧室的。”

    “……”宋羽当然知道他是指什么,憋了这么久,别说齐承之了,就连她都有些想。

    五根细细软软的手指穿进他的指间,与他十指交握着,跟她的一对比,他的手显得特别大,手指又特别长,弯曲的指节特别分明,不管怎么看,看多久,都觉得特别好看。

    她想,如果是有什么样的手能让女人特别心动的,

    那肯定是像齐承之这样子的。

    她反手执起他的手凑到唇边,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

    然后挽着他的胳膊,便凑过去枕在他的肩膀上,双臂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嵌进自己的怀里,小声说:“回去这不还有一晚上吗?”

    齐承之握紧了她的手,一边捏着一边凑到唇边吻她细细的指节,在快到致景园的那条路上遇到一个红灯,停了下来。

    红灯有60秒,齐承之低头去看靠在他肩膀上的宋羽,双唇因为低头也直接扫上了她的额头。

    齐承之干脆双唇贴着她的额头微微的笑,薄烫的唇.瓣在说话时便贴着她的额头肌肤磨蹭,“你也想了?”

    他的唇磨得她的额头又湿又痒,还有些小小的紧张。他低哑醇厚的嗓音从他的唇中洒出,弄得她的额头像是有小爬虫在爬,又麻又痒的。

    被他亲吻的感觉特别好,特别心动,想到两人隔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切切实实的相合,心里就有些兴奋,感觉迫不及待了。

    宋羽红了脸,觉得自己现在竟然这么机渴,也真是有点儿太吓人了。

    她赶紧把脸往他的肩膀埋了埋,有些不太好意思面对他。

    “想什么呢,脸这么红?”齐承之垂眼,看着她细嫩脸颊上的红晕,晶莹好看,恨不得现在直接把她摁车座上,使劲儿的贴着她亲。

    她这种脸红羞臊的样子,也实在是太引人犯罪了。

    薄烫的唇忍不住的就沿着她的眉眼往下磨,落在她泛着红晕的脸颊上。闻到他的气息,夹杂着香水和须后水的味道,下巴上这一天新生出的那点点胡渣微微刺着她的脸颊,有些微痒微麻。

    宋羽已经被他这样磨蹭的生出了感觉,身子颤颤的,呼吸都跟着发颤,微微抬头在他的下巴上吻了一下,说:“开车了。”

    齐承之余光瞥了眼信号灯,冲她笑笑,转头摆正了身子开车。

    把车停进了车库,齐承之都不想下车了,可顾忌着宋羽的身子,哪怕现在三个月过去了,能做了,也不敢把她放在这里折腾。

    他的表情有些僵硬,实在是忍得都快绷不住了,迅速的熄了火,拔了钥匙。

    宋羽这边才刚解开安全带,车门就被齐承之打开了,把她抱了出来。

    宋羽惊呼一声,身子颤颤的,只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上,她就被他抵在了车门上,气势汹汹的吻了上来。

    齐承之压着她,密实的贴着,之前怕自己忍不住走了火,吻她的时候都不敢这么肆无忌惮,更不敢贴的特别紧。

    这会儿没了顾忌,吻得又深又重。

    不知不觉的,她的双脚都被他抱离了地面,人被他提了起来。

    “承之!”宋羽好不容易才偏开头,把唇从他的嘴里给拔了出来,“回去的。”

    齐承之的呼吸又沉又重,额头贴着她的额头缓了好一会儿,双手又在她的腰间磨蹭了会儿,才放下她,带着她进了电梯。

    电梯里有摄像头,齐承之也不会在这儿乱来,让别人看了去,却仍忍不住紧抱着她不放。

    双臂紧紧地箍着她细软的身子,不停地在她的脸上四处亲亲嗅嗅,他烫人的呼吸弄得她的脸特别的痒。

    宋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轻笑了起来,鼻子发出“哧哧”的声音。

    “怎么了?”齐承之低头,见她浅笑嫣然的容颜,目光愈发柔和,嗓音微哑轻柔。

    “我只是想到,你18岁的时候,我9岁,那时候你要是这么亲我,会是什么样子啊?”宋羽想到那个画面,总觉得不忍直视。

    就连齐承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一想,我是不是挺禽.兽的?”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啊!”宋羽笑着说。

    齐承之嗤笑了一声,把她抱紧了,继续在她脸上厮磨。

    电梯开了,齐承之拉着她出去,进了家门,都没来得及跟杨婶说话,就急匆匆的拉着宋羽上了楼。

    留下杨婶一个人特别奇怪的看着这两个人,这突然间的,又是闹什么呢?

    齐承之把宋羽拉进房间,关了门便直接吻了上去,边吻着边把她抱了起来,贴着她的唇,哑声

    说:“帮我把皮带解开。”

    宋羽的呼吸也急促的厉害,手颤颤巍巍的搁在他的皮带上,紧张的连动作都跟着变得笨拙,一直到被他压在了床.上,这边手还颤颤巍巍的没把皮带扣给打开。

    齐承之边吻着她,边摸索到她搁在他腰间的手,带着她的手一起,只听到“咔嚓”一声,皮带便松了开来。

    “看来以后得多让你这样帮帮我的忙,不然手生。”齐承之又覆上来,嗓音低低哑哑的轻笑道。

    宋羽被他亲磨的情动,也顾不得许多,一声不吭的,两只小手抓着他的皮带就往下拽。

    齐承之双手也抓住了她的裤腰,两人手上动作利落,一点儿也不迟疑。齐承之抱紧了她,便埋了进去,那么一瞬间,他那表情舒服的像是在天堂里,销.魂蚀骨的。

    宋羽也紧紧地攀住他,抬头把脸埋进了他的肩膀,被他这样密密实实的填满的满足与安心的感觉,真的是什么别的技巧都取代不了。

    虽说三个月的期限过了,齐承之也不敢累着她,就算只一次根本不过瘾,解不了他这些日子以来的机渴,但也硬生生的忍着了。

    抱着宋羽,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又自己跑了趟卫生间。

    他一躺回来,宋羽便挪进了他的怀里,姿势微微调整了下,更好的嵌进他怀里,脸贴着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略带着点儿汗味的气息。

    仰头,看到他突出的喉结,便亲了下,“别总跑厕所,想了我帮你。”

    齐承之被她这话弄得差点儿又要跑一趟厕所,狠狠地吻了她一通,低哑着声音说:“你少这样勾着我,就能让我稍微平静点儿。”

    “……”宋羽沉默了会儿,又慢慢地挪出了他怀里,背过身去,便挪到了她那边的床.边,与他空出了将近一个人的距离。

    齐承之胸口没了她填着,一下子就变凉了。

    “干嘛呢?”齐承之跟着挪过来,又从背后抱紧了她,怀里重新被她填满,这才满足了。

    宋羽曲着蹆,他也在她后面曲着蹆,一条蹆横进了她的蹆中间,感觉就像是让她坐在了他的蹆上。

    “你不是不让我勾.你吗?我离你远点儿。”宋羽嗓音柔软的说。

    “生气了?”他在她身后,双唇磨着她的耳根,哑哑的小声说。

    “没有。”宋羽为了让他相信,特意回头让他看到她的脸,“离你近了我总忍不住要碰你。”

    齐承之喟叹一声,稍稍撑起身子,便去找到她的唇吻上。

    不知不觉的,宋羽的身子就被他扳了回来,又重新偎进了他的怀里。

    “我多跑几趟卫生间,也比抱不着你强。”齐承之低声说。

    宋羽微笑着,在他怀里闭上了眼。

    过了会儿,宋羽无语的说:“你不让我勾.你,你这只手又是在干什么?”

    齐承之的手正准备往下移,因为宋羽这句话,便停在了她的小复上,面不改色地说:“摸摸孩子,跟他道声晚安。”

    “那你道啊,我听着呢。”宋羽笑道。

    齐承之直接掀开被子便往下滑,宋羽感觉到小复湿軟,轻叫道:“你干嘛?”

    “跟他道晚安。”齐承之说。

    宋羽:“……”

    而后,她便咬紧了唇,抓紧了枕头和被子。

    ……

    ……

    第二天,齐承之神清气爽的,简直是这些日子以来精神最好的一天。

    就连宋羽都是面色红润,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同,可就是比平时还要好看。

    吃早餐的时候,两人商量着这周六就去医院检查。

    因为告慕思思诬告陷害的那个官司,是齐承之找了阮丹晨,让她当原告,所以阮丹晨最近几天就是在跟宋律师做出庭的练习,还有模拟答辩,宋羽也会陪着她。

    而齐承之平日里也有繁重的工作,行事历排的十分满,根本挤不出时间,宋羽也不忍心看他都那么忙了,还要为她硬挤时间,平时陪她吃饭,按时下班接她,都是齐承之自己默默地把工作表排的满满的,才挤出的时间。

    就连饭局,他为了接她都很少参加,实在推不开的才定在午餐的时候,但也会尽力的赶回公司陪她。

    去产检什么时候都可以,没必要非要排在齐承之工作的时候。

    所以两人一合计,便决定周六去产检。

    ……

    ……

    周三晚上九点多,慕怀生仰头转动了几圈僵硬的脖子,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僵硬声音。

    -----------------------------------------------------

    今天1w字全了,求月票啦,求客户端投月票啦~~

    因为要改出版稿,天天熬夜,所以加更不是特别多,我会尽量,(づ ̄3 ̄)づ

    ...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医道官途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圣王 火爆天王 官术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