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002我答应你

    柳容华关上门,也红了眼,“丹晨,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你。【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可是……可是妈年纪大了,实在是需要一个保障。你沈伯伯他来的次数越来越少,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声不响的断了联系,彻底把我抛弃了?你一直都知道,这些年来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进沈家,能够拿到名分,拿到保障,就不怕他会不要我了。”

    “所以这一次,他给你的条件就是只要我答应了,他就答应娶你?”阮丹晨脸色惨白的问。

    可谁知,柳容华却摇了头,“他……他答应让我搬进沈家去,但是结婚……还没提。踝”

    阮丹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是失望还是绝望耘。

    “他甚至都没有承诺要娶你,只是答应你住进沈家,你就让我去陪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上.床?”阮丹晨忍不住,声音拔高了,话音肯定透了出去。

    “丹晨,你小声点儿,别让你沈伯伯听见了。”柳容华压低了声音,紧张的抓住阮丹晨的胳膊。

    阮丹晨用力的甩开她的手,哭的都破了嗓音,“都什么时候了,你在乎的竟然还是怕沈嘉良听到!你是我妈吗?一个母亲,怎么会想得到要为了自己的利益,让自己的女儿去陪别人上.床,你是怎么想的!”

    “丹晨,我也是没办法啊!”柳容华也哭了,“我已经40了,不年轻了,这时候再找不到人要我,你让我以后怎么办?”

    “我养你啊!”阮丹晨大声说。

    “你怎么养我?你现在还在上学呢,钱都没挣过。而且你上学的这些费用,也都是嘉良出的。你拿什么供我吃穿用度?别说买房了,就连房租你都付不起!”柳容华也提高了声音。

    这些年跟着沈嘉良,她已经过惯了好日子,根本不可能再带着阮丹晨去吃苦受罪。

    “我边上学边打工,养你不行吗?”阮丹晨哭着说,“我不用你去工作,我就算自己不吃不喝,也养你,不行吗?只要你别让我去陪男人睡。”

    “我已经过不了那种日子了啊!丹晨,你了解我的,我吃不了那种苦。而且这么多年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进沈家,这是我那么多年的念头,你怎么能让我到这时候再放弃,一无所有?”

    阮丹晨怎么也想不到,柳容华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她真是气笑了,“怪不得你之前那么多男人都不长久,都要跟你分手。你简直就跟水蛭一样,只知道吸人的血,如果让你在身边,你一定会把爱你的人身上的血都吸干为止。”

    “丹晨,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柳容华又气又急的,她养了阮丹晨那么多年,到头来却得到这样的评价,“你怎么不想想,你沈伯伯也养了你这么多年?这多年你的吃穿用度,上学的费用,都是他出的。”

    “你想说我欠了他的,就该用身体来还是吗?”阮丹晨嘴唇颤抖得厉害,胸口被锤子一下一下的锤着似的疼,说不出的绝望。

    “我知道他是怎么想我的,每次看他,他的脸上都写着‘我欠他的’。所以我也早打定了主意,一定会赚钱把钱都还给他。实际上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工作,明天就要开始打工的。就算打工的薪资微薄,但是一点点的攒起来,明年的学费我自己也交的上,不需要沈嘉良的钱。”

    “那你就当报答我行吗?”柳容华着急的抓着阮丹晨的手臂,不停地哭,“我这么多年养育你,也很辛苦,你为了我,就帮我这一次,好不好?丹晨,我求求你了。”

    “你就那么想进沈家?”阮丹晨不敢置信的看着柳容华,为了这个就要牺牲自己的亲生女儿。

    “我想。”柳容华哭着点头。“丹晨,我求求你了,为了能进沈家,我真的什么都愿意做。求求你,就帮帮我这一次吧!我给你跪下了,我这个当妈.的给你跪下了,求求你了。而且就一次,你也没什么损失的。丹晨,我求求你了。”

    阮丹晨又哭又笑的,全是绝望,感觉自己这辈子都要完了。

    却没想到,柳容华真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阮丹晨哪受得了,当即也给她跪下了。

    “可是如果我答应你这一次,以后你们就当我是可以随便卖的,直接把我当小姐一样,去陪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呢?”阮丹晨跪着说,想想都觉得恶心,浑身发冷。

    她甩开柳容华的手,往后退了两步,双臂环抱住自己的胳膊,冷得不行,甚至不知道自己将来能怎么办。

    这种欲死的绝望,让她颤抖的特别厉害。

    
    p>

    “不会的,只有这一次!真的就只有这一次!”柳容华哭着连连点着头保证。“其实这些年,你沈伯伯一直都有在注意你。”

    “别说什么沈伯伯,他沈嘉良就是畜.生!”阮丹晨此时真是撕心裂肺的恨着沈嘉良。

    “他一直都有在注意你。”柳容华继续说道,“他知道你一直洁身自好,还从来没有……没有过男人。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他会找你。他也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齐承霖他是个自爱负责的男人,从来不跟女人乱搞暧.昧,这些年也没听过他有什么绯闻。甚至现在年轻人都流行交往女明星,他也从来没有。所以嘉良他认为,如果……如果他以为芷菁是第一次,再加上是在沈家发生的,齐承霖一定会负起这个责任。而你正好也是——”

    “别说了!”阮丹晨破声的打断她,“如果我答应你,你能保证这是唯一一次?”

    “我保证!”柳容华连连点头,欣喜的一边哭着一边笑。

    “你起来吧,我答应你。”阮丹晨哭着,声音苍白无力的说道。

    “真的?”柳容华欣喜若狂的笑开,胡乱的擦着脸上的泪,立即起了身。

    阮丹晨也缓缓的起身,却没什么力气站,直接靠在了墙上。

    她无力又嘲讽的看着柳容华,扯开一抹苍白又绝望的笑容,“希望你进了沈家,不会被赶出来。”

    “你放心吧,丹晨,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柳容华擦掉眼泪,突然就变得自信了起来,“进沈家只是第一步,只要能让我进去,就有机会成为沈夫人。不然的话,连沈家的门都进不去,又怎么可能当得上沈夫人?”

    “希望牺牲女儿的清白换来的位置,你能坐的安稳。”阮丹晨冷声说,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了。

    柳容华一滞,自信的表情又凄苦了下来,“丹晨,你恨我是不是?”

    阮丹晨没说话,站直了身子,往前推门出去了。

    坐在客厅的沈嘉良脸色不好看,阮丹晨在房间里没顾忌他就喊出来的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你的要求我答应。”阮丹晨目光冰冷的看着沈嘉良,“只是齐承霖我虽没见过也听过他的名声,他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把我当成你女儿?”

    “这你就不用管了,到时候只管爬上他的床就是。”沈嘉良粗声道。

    这粗俗的话让阮丹晨脸色更加苍白,拳头握紧了,但是没说话。

    又听沈嘉良说:“只要事情成功,我不会亏待你。你以后的学费我不只会继续付,我知道你学的是设计专业,我会跟学校方面交涉,给你一个交换生的位置,让你出国留学,费用我也全包了。”

    “不必。”阮丹晨冷声打断他。

    沈嘉良却嘲讽的撇了撇嘴,“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因为自己的情绪而毁了自己的前途,该收好处的时候就要收。”

    阮丹晨也不懈的撇嘴,“过去我的学费你也花了不少,我可不好意思再管你要了。我这次帮忙,以后咱们就两清了,你也别整天一副我欠你的德性。”

    沈嘉良冷哼一声,似乎对她这种高傲的态度很不屑,只觉得她是在故作姿态而已。

    阮丹晨此时像是抽干了人类感情的木偶一样,麻木的看着沈嘉良。

    他是个好看的男人,以他49岁的年纪,仍然把自己的身材保养得很好,人长得也算得上好看,能看出年轻时也算得上是个英俊的男人。

    “你不要以为我是故作清高,答应这次的事情,我当然也有条件。”阮丹晨语气淡漠的说。

    沈嘉良面露不屑,嘲讽的轻嗤一声,“什么条件?”

    “从今以后,我跟你们沈家,以后我也会住在外面,不再你沈嘉良买的房子里住着。过去你在我身上花的钱,我还了。如果你觉得不够,那么我以后挣了钱,还会再继续还给你。从此之后,你们的任何事情都跟我无关。等到事情结束,我不会再回到这里来。”

    如果还跟柳容华在一起,她真的不知道柳容华还会对她做出什么。

    今天能让她为了自己的地位去陪男人,明天说不定就能为了沈嘉良的生意,让她去陪男人。

    这太可怕了!

    她感觉,就好像柳容华把她养到成年,就等着这一天似的。

    <

    /p>

    说实话,柳容华其实一直没怎么在她身上花过钱。她的男友从来没有间断过,她上学生活的费用,都是柳容华的那些男友给的。

    如果没有那些男人,她真的不知道柳容华还会不会让她继续上学。

    她上学的时候,没有受到过任何课外辅导,全凭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的考进了a大。

    打从她能自理一来,柳容华就没有在她的生活上给予过任何照顾。其实也是,柳容华连她自己都照顾不过来了。

    她都是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服,柳容华平时忙着约会,在家的时候屈指可数。

    她就等于是自己把自己养大了。

    柳容华甚至都不知道她考上了a大,直到有一天她说,她要去上学,平时住在宿舍,只有周末才会回来,柳容华才惊觉她竟然要上大学了。

    这事儿说起来很不可思议,就连阮丹晨自己想想,都觉得这就跟编故事一样,可实际上确实真真实实的在她身上发生了。

    柳容华眼泪夺眶而出,捂着嘴摇摇欲坠的晃着身子,“丹晨,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真的怕了,这种事情真的,有一就有二。我现在清清白白的,你就能让我做这种事情,一旦我做了这一次,你们会觉得往后再做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刚才都能跟我说,就这一次,我也没什么损失。往后再来两次三次,你更会觉得我已经做过一次了,再多做几次也没分别,没损失。慢慢的,我就成了你们可以拿来卖的,我的身体就成了你们的工具。”不止何故,阮丹晨觉得她这会儿特别的清醒,思绪特别清晰,条理分明,把这些事情都想得透透的。

    柳容华只是不住的摇着头,不承认,可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什么面对阮丹晨的推测,她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周一找律师吧,我需要拟一份协议,这次事情以后,跟你沈家以后也再无瓜葛,不论再出什么事情,都不能要求我出卖自己。”

    说完,她也不需要等沈嘉良的回答,从柳容华身边走过,拿起先前搁在沙发上的包就离开了。

    只有阮丹晨自己知道,刚才在经过柳容华身边的时候,她有多么虚弱,特别想倒在地上大哭一场,求柳容华不要这么对她,她们母女俩就好好的,不行吗?

    不需要什么大富大贵,为什么要为了沈嘉良那么个男人,只为了能进沈家,甚至还不是跟沈嘉良结婚,就把她推出来跟不认识的男人上.床?

    她觉得真的很脏,自己那么廉价,跟卖的一样。

    这么多年了,沈嘉良要是真心想娶她,早就娶了。她为什么就不明白,沈嘉良根本无心与她结婚?哪怕她进了沈家,也只不过是沈家的一个住客而已。

    她也知道不可能,便把这些都咽在了肚子里。

    拿着包出了门,一进电梯,阮丹晨就虚弱的靠在了墙上,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

    她身子贴着墙便滑了下去,蹲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便大哭了起来,不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还要怎么继续。

    ……

    ……

    阮丹晨搬回了宿舍,周一接到了沈嘉良助理的电话,让她去公司签协议。

    按照阮丹晨的要求,协议里注明了,不论是沈家还是柳容华,都不能要求她再做出卖自己的事情,不能再提任何无理的要求,不能要求她做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

    ……

    ……

    周日这天,沈嘉良早早的就派司机来学校接她,怕她跑了似的。

    这一个星期,沈嘉良先是让人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确定她的身体健康,没有问题,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国外的药,是目前国外比较成熟的一种让人容易受孕的东西。

    沈嘉良那辆宾利就大摇大摆的停在校门口,周日学生进进出出的多,很扎眼。

    阮丹晨知道自己坐上车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看着,不知道还怎么想她呢。她在学校很低调,也不穿名牌,平时花钱也很节省,又找了兼职,这是宿舍里都知道的事情。

    虽然沈嘉良平时给柳容华不少钱,阮丹晨也知道沈嘉良并不想连她一起养着。学不能不上,才会让柳容华用沈嘉良给的钱给她交学费。但也打工攒钱要把钱都还回去。除此之外,她没再花过沈嘉良一分钱。

    生活费都是靠着平时得来的奖学金来支撑,a大的学生都是全国各地顶尖的考生考进来的,她也是依照b市本地生的福利,有加分考了进来,本身在a大其实不算是特别拔尖的,但成绩也不坏。

    拿不了太多的奖学金,但每次她也都能达到标准还有富余。

    宾利开到了沈园的门口,在门口,阮丹晨正好遇到了也被刚刚接来的柳容华。阮丹晨现在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为了自己的地位,亲手把亲生女儿推上.床去出卖的这位母亲。

    所以她的目光也只是在柳容华的身上顿了顿,便移开了目光,也没有跟柳容华打招呼。

    进沈园的院门时,经过了柳容华的身边,就那么越过去的时候,柳容华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丹晨!”

    阮丹晨沉着气,停下脚步,也没回头,胳膊就被柳容华抓住。

    “你恨我,是不是?”柳容华着急的说,“以后你是不打算认我这个妈了?”

    “那你能让我走,别逼我去跟别的男人上.床吗?”阮丹晨眼圈微红的问,看柳容华这难过的样子,她不禁又生起了点儿希望。

    柳容华双唇抖了抖,轻声说:“就这一次,你就当是为了妈.的幸福。只要我进了沈家,你也能过上好日子,这样不好吗?”

    阮丹晨失望的挣开她的手,双唇颤抖哽咽着扯了下唇,淡漠地说:“进去吧,沈嘉良该着急了。”

    也不等柳容华的回答,阮丹晨就先走在了前面。

    她和柳容华都是第一次来沈园,沈家雇佣的大嫂李婶给她们开了门,阮丹晨冷冷的打量这栋大宅内的豪华,没看到柳容华在她身后激动地都发抖了。

    只要阮丹晨顺利的怀孕,她就可以搬进来住了。这么大的房子,还有佣人,她现在住的小套二房子怎么比?

    阮丹晨进客厅,想来沈嘉良也跟李婶提过阮丹晨的身份,李婶便说:“阮小姐,柳女士,请跟我来,先生说之前你就在房间里休息,不要露面。”

    阮丹晨撇撇嘴,不过就是让她躲着罢了。

    随着李婶上了楼,正要往走廊尽头的客房走,中途一个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人,看着比阮丹晨大一些,长的也挺漂亮。

    阮丹晨想,这应该就是沈芷菁了,没记错的话,她今年应该是24岁。

    沈芷菁站在阮丹晨的面前,冰冷的目光还带着敌意,上上下下的打量阮丹晨。本来沈嘉良提议要一个女人来暂时当她的替身,她就一肚子的不愿意。

    -----------------------------------------------------

    爷:“感谢大家给力投月票,投了月票的妹纸祝你们的胸越来越大~”

    齐佑宣:“韩叔叔你干什么脱我裤子?”

    韩卓厉:“让你露一下吉吉求月票。”

    齐佑宣:“……”

    韩卓厉:“佑宣你干什么,别扒我裤子!”

    齐佑宣:“要月票啊!”

    韩卓厉:“我卖艺不卖身,你别乱来!”

    ...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绝世唐门 圣王 医道官途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