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005正好我今晚有空,跟你回家拿礼物(二更,5000+)

    她当时只觉得浑身发冷,看这样子,柳容华似乎是已经成功的住了进去,不然以沈嘉良以前的作风,哪容得她这样自由的出入沈园?

    她浑身冰冷的想起柳容华曾经告诉她,儿子生出来就是死的。【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如果真是如此,沈嘉良又怎么会让柳容华住进去耘?

    阮丹晨心寒的想到一个可能,沈家怕她生出孩子以后舍不得孩子,以后再出什么乱子,便骗她孩子死了,让她以后都不会再去暗中注意她的孩子。

    她当时就靠在沈园旁边的一根电线杆上,胸口疼得都直不起腰了。没想到母亲竟能为了自己,出卖她至此。

    所以,她也断了去找柳容华询问的念头踝。

    她不知道齐承霖的儿子到底是不是她的,所以这些年一直都在注意着。

    直到前阵子参加宋羽的婚礼,才真正与齐佑宣见到了面。那天在齐承之家,问了齐佑宣的生日,她真的确定了,佑宣就是她的儿子。

    当时她真的是五味杂陈,很感恩自己的儿子没有死,能健健康康的活着,而且在没有母亲的情况下,也长成了这么可爱,性格这么活泼的样子。

    但也感到抱歉,佑宣都这么大了,这六年间她都没能陪在他身边,是她对不起他,也自觉没资格跟齐佑宣相认,只要这样远远地看着他,如果有机会,跟他说说话就好。

    能够这样,她已经很感激了。

    没有什么比她的孩子能够健康快乐的活着更好。

    贸贸然的去与他相认,打乱他的生活,给小小的他造成那么重的负担,她不想。她不想看到无忧无虑的笑容从佑宣的脸上消失。

    阮丹晨吸了吸鼻子,把脸上的泪水都洗干净。

    因为做梦哭了不知道多久,她现在的眼皮有些肿,哭的满眼血丝。

    她去厨房简单的做了个三明治,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又从冰箱里拿出冰块,用布包着,边吃早餐边敷眼睛。

    等吃完了早餐,眼皮也不那么肿了,又滴了几滴眼药水,把红血丝去掉,迅速的画了个淡妆,便去了公司。

    ……

    ……

    一进设计部,宋羽看了眼阮丹晨,虽然她脸上上了妆,可是还是能看出阮丹晨精神不好。

    “丹晨,你这是怎么了,没休息好?”宋羽略略有些惊讶,“眼睛怎么这么红?”

    阮丹晨赶紧拿出随身镜来照一照,虽然点了眼药水,没有早晨起来那么红了,可还是挺明显的。

    “没有,就是不知道怎么做了个梦,在梦里我哭得挺狠的。”阮丹晨脸微红,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晚上的宴会,常徕会来接我,跟我一起走吧?”宋羽小声提议。

    齐临酒店建成,今晚齐临在盛悦的自助餐厅设宴庆祝,主要就是慰劳一下齐临和城世的员工。

    阮丹晨笑看了她一眼,“说什么呢,常徕肯定是把你接到齐承之那里去,到时候你跟齐承之在一起,你让我上哪儿去?我可不敢当你们的电灯泡。晚上公司会派车统一把我们送过去,我跟公司一起走就行了,到时候就直接到盛悦去了。”

    宋羽笑笑,估计常徕真的会早来接她,她现在怀孕,齐承之成天让她早退,赵总偏偏还不敢说什么,可阮丹晨就不行了。

    果然到了下午,距离下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常徕就把宋羽接走了。

    ……

    ……

    晚上,阮丹晨跟着公司的车一起去了盛悦,齐承之和宋羽在她们都到了以后不久也到了,两人单独去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着,阮丹晨也没有特地去跟宋羽打招呼。

    虽然跟宋羽关系好,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贸贸然的就去打招呼,怕影响不好,别人再说些闲话,说她趋炎附势,特地去拍马屁,她不想这么招摇。

    过了没多久,因为宋羽怀孕的关系,齐承之就先带着宋羽走了。

    齐承霖因为要加班,是在齐承之和宋羽走后才到的。

    也不知怎的,他来的明明很低调,这么大的自助餐厅,两个公司的同事聊天吃饭,场面挺乱,除了齐临一些重要的干部,也没人会去特别注意齐承霖有没有来。

    可是

    偏偏他一进来,阮丹晨就感觉到了。

    她的位置能看得到门口,可是跟门口距离很远,她也没有特意去注意门口的动静,只是忽然一个激灵,心跳就加快了,耳根也开始热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往门口偷偷地瞟了一眼,就看到齐承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出现在门口。

    他的领带还规规矩矩的系着,西装的剪裁特别笔挺合身,直接就把他宽肩窄臋的倒三角身材给完美的凸显了出来。

    他往那儿一站,就有股迫人的气势似的,让她的呼吸都不自然了。

    齐承霖似乎是没有看到她,也对,餐厅里有这么多人,他也不可能特意来找她。

    阮丹晨也不敢光明正大的看,就偷偷的用余光发现他往另一边看去,点了点头,便朝那边走。阮丹晨这才发现,齐承霖是去找齐承悦和成东阁了。

    阮丹晨稍稍放松下来,就听坐在对面的同事说:“小阮,你不去拿东西吃啊?”

    阮丹晨这才想起自己还一直没吃东西,眼前的盘子都还是空的。

    她说了声“这就去拿”,又偷偷瞥了眼,齐承霖似乎正在那儿专心跟成东阁和齐承悦聊天,谁也没看,她便起身去了日料区,去选点儿她喜欢的鱼生刺身。

    然后又拿了个小碟子,往里挤了点儿芥末,刚要往里倒酱油,耳边突然响起一个醇厚还带着一贯的轻嘲嗓音,“不是说要给佑宣准备礼物吗?这么久了也没见着,敷衍他的?”

    这突然响起的声音,阮丹晨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吓了一跳,倒酱油的手一抖,酱油就稀稀拉拉的淋到了裤子上,不算多,但她今天穿的是白裤子,那么一两滴在她裤子上都特别显眼。

    阮丹晨震惊的转头,看着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男人。

    她直挺着身子也才到他的胸口,入眼就是他穿着衬衣和西装仍显的特别结实的胸膛,还有那根领带。

    他离她特别近,阮丹晨感觉两人的脚尖都快要碰到一起了。她似乎还能感觉到从他胸膛传来的热意。

    他身上的男士香水味经过了一天都还在,清晰地扑进她的鼻中,阮丹晨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火热火热的,感觉好像就站在火炉边,脸烫的不行。

    “霖……霖少。”阮丹晨猛的吞咽了一下,赶紧往后退,这会儿紧张的头皮都在火辣辣的烧灼冒烟,也没心思去注意其他人是不是有注意到他们这边。

    齐承霖眼睛微微眯着,看着她像见着什么洪水猛兽似的连连后退,黑眸便瞥了眼她裤子上的酱油渍。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裤子大蹆的位置,忙找了个理由,“我去卫生间清理一下。”

    说完,赶紧低着头走,经过齐承霖身边的时候,好像他的周身会冒火似的,她还特意绕了个圈,躲开他一步的距离。

    齐承霖嘴角抽了一下,冷嗤一声,眯着眼,看着阮丹晨低着头快步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

    ……

    阮丹晨用纸巾擦着裤子上的酱油渍,不过也只能把颜色擦得稍微浅一点儿,印子还留在上面,只能等回家处理了。

    她把纸巾揉一揉扔掉,对着镜子叹了口气,想着只能找个理由早点儿走了。

    过了会儿,她离开洗手间,刚一转身就僵住了。

    齐承霖正倚在墙上,右脚踩着墙根,优雅分明的长指间夹着一根香烟,正在吐雾。也不知道他正在想什么,本就有些冷的面容此刻看着更严峻。

    额前垂下来的发在他的眼睛周围留下了一层阴影,看着特别严厉,很难靠近。

    阮丹晨感觉胃都要开始疼了,齐承霖转头看到她,挑了挑眉,直起了身,却转了个身,肩膀又斜倚在了墙上,吸了口烟。

    “佑宣的礼物我早就买好了,只是一直还没找到机会送给他。”阮丹晨一脸胃痛的表情说道。

    这男人帮儿子追礼物,怎么就跟追债似的。

    齐承霖朝她吐出一口烟雾,两人站的不算近,但还是被他喷了一脸的烟。

    阮丹晨抿紧了唇,也屏住了呼吸,不想吸他的二手烟,微微皱眉又退后了小半步。

    齐承霖轻轻地嗤了声,撇撇唇问:“礼物都放在你家里?”

    阮丹晨虽然不想承认,可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齐承霖挑着眉站直了身子,嗓音低醇,“正好我今晚有空,跟你回家拿礼物。”

    “……”阮丹晨无语的撇了撇嘴,他有空怎么不问问她有没有空?

    “呵呵,霖少你不是还要参加今晚的庆功宴吗?一会儿你不需要讲点儿话什么的?”阮丹晨干笑了两声,问。

    齐承霖微微眯着眼,嗤笑了一声,醇厚的嗓音略带着轻嘲,“今晚齐仲勋先生亲自过来慰问员工。”

    阮丹晨:“……”

    齐承霖也不说话,那双黑眸嘲讽的睨了阮丹晨一眼,便转身在前面走。

    阮丹晨也不知道齐承霖到底怎样,到底是不是就这么放过她了,蘑蘑菇菇的也没跟上去。

    “还不走?”齐承霖微微侧脸,嗓音清淡的说。

    阮丹晨感觉喉咙被掐了一下似的,只能迈着沉重的脚步,不情不愿的跟上了齐承霖。

    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到齐承霖已经径直的走到了门口,然后就杵在了那里,哪儿也不去。

    即使隔得远,其实看不清他的目光,可她总觉得齐承霖就是在拿着他那双特别亮的黑眸盯着她,就等着她走。

    阮丹晨头皮发麻,压力很大的拿了包,跟同桌同部门的同事打了招呼,说要先离开。

    “你这就走?还没吃东西呢你。”同事看了眼阮丹晨前面空空的盘子。

    刚才阮丹晨去日料区,离这里比较远,这边的同事也没注意到她跟齐承霖的事情。阮丹晨慌忙着躲齐承霖,把盘子仍在日料区就走了,所以也没带回来。

    “有点儿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中午吃的不好,这会儿总恶心,没胃口。”阮丹晨捂着肚子,本来做了一晚上恶梦,今天就精神不好,这会儿还真像是身体不舒服的样子。

    “那你快走吧。”同事说道,“就是真可惜,难得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还这么贵,平时来就是团购价都还要三百多呢,不吃真是亏了。”

    阮丹晨无奈的笑笑,叹了口气,“谁让我今天倒霉呢。”

    她拿起包,便往门口走。

    齐承霖看她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才转身往外走。

    阮丹晨跟在齐承霖的身后,始终保持着三四米的距离,怕被人误会。

    齐承霖走到门口,盛悦的人也已经把他的车开来,把钥匙交给他,刚才就是在自助餐厅门口等阮丹晨的时候,吩咐下去的。

    齐承霖也没回头,走在前面就先上了车。

    阮丹晨左右看看,好像没有什么熟人,便迅速地跑过来,打开后门就要坐进去,却听到齐承霖冷冷的声音,“你当我是你司机?”

    齐承霖只是微微的侧了下脸,让阮丹晨看到他横眉冷脸。

    “……”阮丹晨一滞,只能弱弱的关上了后门,又坐到前面去。

    跟齐承霖坐的那么近,阮丹晨紧张的不行,感觉车里全都是齐承霖的味道,他身上的香味还是密密实实的包裹在她身周似的。

    她只敢死命的低着头,可目光不自觉地就落在她旁边的那双长腿上。

    齐承霖开的这辆奔驰很大,车内空间很宽敞,可是他那双劲实有力的长腿在车里还是感觉蜷的厉害。

    突然,阮丹晨感觉头皮烫的不行,要被烧出一个窟窿似的,好像是齐承霖正在看着她。每次被他盯着的时候,阮丹晨都会有这种感觉。

    她也不敢抬头,只敢用眼角的余光来看,发现齐承霖好像真的正在看她。

    阮丹晨感觉脸已经要烧起来了,压力特别大,就连呼吸都变得特别困难。

    她想装傻就当做没发现,可齐承霖迟迟不开车,感觉车内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齐承霖的目光也越来越赤躶躶了似的。

    难道是刚才自己偷看他的大长腿被发现了?

    阮丹晨硬着头皮抬头,正对上齐承霖的脸,他黑眸炯炯,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

    阮丹晨紧张的吞咽了一下,感觉心跳的特别错乱,“霖……霖少”

    “不系安全带?”齐承霖嗓音冷静,跟他灼灼的

    目光一点儿都不匹配。

    阮丹晨:“……”

    所以他看了她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

    “要提醒我系安全带怎么不说一声?”阮丹晨拉过安全带,正要扣上,却发现齐承霖仍然在看着她。

    她抬眼看了齐承霖一眼,他那样子就像是不满她刚才顶嘴似的,盯得她压力特别大。

    阮丹晨手都哆嗦了,竟是颤颤的怎么也没办法把安全带给扣进去。

    -----------------------------------------------------

    爷:“两更1w字全啦,求月票啦~~求客户端投月票啦,用客户端可以一变三,千万别浪费啊~~齐承霖你快出来求月票~~”

    齐承霖:“……”

    韩卓厉:“看准楼上这货,流.氓模式持续进行中。”

    齐承霖:“你才是流.氓。”

    韩卓厉:“呵呵,我又没黑灯瞎火的就把人小姑娘给要了,过了七年这会儿又死皮赖脸的要跟人回家。”

    齐承霖:“因为你没姑娘。”

    韩卓厉:“……”

    ...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求魔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剑道独尊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