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021什么时候跟人交往,对方条件好也不行了?

    她这美好的样子,看的齐承霖心动的不行,握着她腰的手不自觉地就紧了些力道,把她往自己的怀里贴的更密实。【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就这样低头,眼瞧着她在自己的灼灼注视下,脸越来越红,他越看越是心动,特别想低头亲下去。

    正要落下去的时候,阮丹晨突然抬头,两人的视线就那么对了个正着犬。

    阮丹晨明显的颤了一下,脸涨得通红,看到齐承霖那有些小得意的嘴角,便不由有些恼,气鼓鼓的瞪着眼,低声说:“齐承霖,你别看我了!”

    “脸生出来了还不让人看?”齐承霖挑眉,略带着嘲讽的说,“大不了我也让你看,你怎么看都行。踺”

    “……”阮丹晨觉得,跟齐承霖正常讲话是没有用的,干脆就不说了,收回目光尽量不去在意他的目光。

    “那你说我好不好看?”耳边突然又传来齐承霖低低哑哑的低喃,他的声音很近,几乎就是贴着她的耳根滑进来的。

    阮丹晨耳根烫的不行,扭了扭抗议着想挣开他,“别闹了,你有完没完了。”

    “没完。”齐承霖灼烫的手掌攥的坚定有力,就是不放开她,“你先说我好不好看。”

    “齐承霖,你是不是酒喝多了!”阮丹晨羞恼的抬头瞪他,他这么死皮赖脸的是怎么回事,佑宣还在前面跟着小杨走呢。

    她觉得,小杨和佑宣把齐承霖那不要脸的话都听进去了。

    这会儿看小杨走路的背影,都觉得有点儿僵硬。

    可她抬头的一瞬间,齐承霖突然就凑过来,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

    阮丹晨感觉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脸烫的要爆炸了似的,都忘记了要顾忌,声音不自主的就抬高了,“齐承霖!”

    这个男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时每刻的都要对她耍流.氓的!

    齐佑宣也听到了身后阮丹晨羞恼的声音,也不敢回头,捧着奶茶小声说:“小杨叔叔,你回头看看我爸爸是不是又耍流.氓了?”

    “……”小杨低头看了他一眼,说,“小少爷,我也不敢回头。”

    他们拐个弯就要进停车场,这边停车场的入口恰好就在那家日料店附近。

    柳容华跟朋友吃完饭,结了帐出来,正好看到了齐承霖一手圈着阮丹晨腰,往停车场里走的背影。

    她愣了下,虽然认不出那男人的背影,可看到阮丹晨好像是谈恋爱了,也有些吃惊。

    看来那个孩子,也不只是朋友孩子那么简单。

    “怎么了?”朋友走了两步,发现柳容华没跟上来,便停下回头问。

    “没什么。”柳容华摇摇头,便跟朋友走了。

    ……

    ……

    走到车边,齐佑宣便先钻进了后座,阮丹晨要进去,被齐承霖拦了下来,“你坐外面,一会儿下车方便。”

    阮丹晨看了眼空着没人坐的副驾驶,刚想开口说自己坐副驾驶好了,却听到齐承霖充满冷嘲的“呵呵”了两声。感觉她要是去坐了副驾驶,就是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阮丹晨迟疑了一下,还是坐进了后面,三个人一起挤着。齐承霖坐在中间偏齐佑宣的位置,因为小家伙着实占不了太多的空间。

    但还是感觉他坐着挺憋屈的。

    小杨才刚开车,齐承霖一只手便伸过来,圈住了她的腰。

    阮丹晨歪头有点儿抗议的瞪着他,却碍于小杨和齐佑宣,也不敢声张。结果这一路,都被齐承霖这么搂着,阮丹晨在那儿紧张的动也不敢动。

    偏偏他还不老实,那只烫人的手掌还时不时的就捏捏她的腰。

    弄得阮丹晨总瞪他,可齐承霖却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竟然还一脸无辜的看回她。

    这人是不是总对女人这样耍流.氓,所以特别熟练!

    好不容易,车开到了她家楼下,阮丹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要下车了。”她说,齐承霖的手还搁在她的腰上。

    闻言,齐承霖松了手,阮丹晨赶紧打开车门下车,却没想到,齐承霖也一条长腿迈了出来,随之下车。

    “我送你上去。”齐承霖嗓音沉敛的说。

    “不用了。”阮丹晨哪敢让他送,“把佑宣一个人留在这儿不好。”

    “没关系的,我有小杨叔叔陪着。”齐佑宣急切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

    阮丹晨:“……”

    “还怕我怎么着你?”齐承霖冷嘲道。

    阮丹晨想说她真的怕,不过没说出口,绕到另一头跟齐佑宣道了再见,便先往前走了。

    齐承霖三两步的就跟了上去,握住了她的手。阮丹晨默不作声的挣了挣,没挣开。便只有低头,看到两人相握的手,他的手很漂亮,骨节一根根的特别分明,手掌很大,几乎将她的手全都包裹住了,烫烫的。

    齐承霖就这么一路握着她的手,跟她出了电梯,来了家门口。

    “开门吧。”齐承霖嗓音沉稳,“看你进门我再走。”

    阮丹晨说不出话,莫名的觉得心里特别暖,有了依靠似的,心头一震颤动。

    她默默地拿钥匙开了门,转身说:“你回去吧。”

    齐承之嘴角微微勾了勾,“进去吧。”

    阮丹晨鼓起勇气,红着脸抬头看了他一眼,才转身进门。

    可正要关门的时候,门突然被他手掌抵住,他一脚踏进去,一脚则留在门外,另一手压着她的后脑,便倾身吻上了她的唇。

    阮丹晨不自觉地就松开了推门的手,双手简直都习惯成自然了,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似的,直接攀上了他的肩膀。

    齐承霖也放开了推门的手,圈着她的腰,把她往怀里挤,挤得密密实实的,一点儿缝隙都不留。

    阮丹晨被他吻得要喘不过气了,他的唇和舌都那么烫,不住的侵着她,在口中与她交融纠缠,说不出的缱绻。

    不知不觉的,阮丹晨就被他抱了起来,人被他抱得往里挪了挪,待双脚落了地,齐承霖也松开了她的唇。

    “晚安,好好睡。”他磨着她的唇,嗓音低哑性.感,那磁性直接吸着她的心,直往他身上靠。

    说完,他才满心不愿的松开了阮丹晨,退出去,还给她关上了门。

    许久之后,阮丹晨才回过神来,可齐承霖已经不见了,眼前只有她家紧闭的房门,刚才那一切好像做梦一样。

    阮丹晨还有些晕晕的,换了鞋,回到卧室,换了衣服,准备把换下的衣服拿去洗,却闻到了自己衣服上全都沾染了齐承霖的味道,他的男士香水味,还有淡淡的烟草味,好像刚才在他怀里闻到的一样。

    阮丹晨心跳特别的快,怔怔的看着自己这身衣服,甚至都有点儿不舍得洗了。

    “阮丹晨,你想什么呢!”她突然用力的摇头,赶紧把衣服都丢进了洗衣机。

    ……

    ……

    齐承霖出了楼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强冷静一下,才回到车里。

    齐佑宣正在用吸管把奶茶里的珍珠一颗一颗的吸出来,像嚼橡皮糖一样,嚼的津津有味。

    见齐承霖坐了进来,齐佑宣嚼了两口,说道:“爸爸,我们今天在那个商场里的日料店吃饭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人,好像跟阮阿姨认识的,但是阮阿姨不太喜欢她。”

    “嗯?”齐承霖乍一听,也没怎么在意,只是随口问,“那女人长什么样?”

    齐佑宣描述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他们提到了沈家,还有个叫沈嘉良还是什么的。”

    齐承霖表情一正,说道:“知道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子有多聪明他清楚,平时对他严厉,便是不希望他恃宠而骄,毕竟生在齐家,作为长孙,如果从小不教导好了,在心理上真的很容易走偏,变得骄横。

    好在自小,不论是老太太还是关丽雅,对齐佑宣的教育都是松紧有度,把他教的很好,以至于小家伙现在也没什么身为齐家金孙,很金贵的自觉。

    齐承霖的表情变得柔和下来,温柔的摸摸齐佑宣的小脑袋,“做的不错。”

    ……

    ……

    第二天,到了中午午休的时间,阮丹晨便收拾了

    东西,出了公司准备去附近吃饭。

    “阮小姐。”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阮丹晨愣住,止住了脚步。

    就见慕怀生把车门关上,便朝她走了过来。

    “慕先生。”阮丹晨有礼却生疏的叫道。

    “要吃饭?一起?”慕怀生淡笑着问。

    阮丹晨迟疑,“这……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慕怀生挑眉问。

    “慕先生,你现在也不是我的客户,这样跟你出去吃饭,容易引起闲话。”阮丹晨只能说道。

    “能有什么闲话?我们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未婚,你未嫁,我请你吃个饭,难道还要经过别人的同意?”慕怀生嗓音依旧清淡儒雅,淡淡的也没见有什么生气的情绪,“是你公司里有人说闲话了?”

    ……

    ……

    齐承霖坐在车里,眯着眼看着慕怀生和阮丹晨纠缠,翻出了赵总的名片,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

    “赵总,是我,齐承霖。”

    “……”

    “没什么事情,就是有个事情想请赵总帮个忙。”

    “……”

    “嗯,是这样的——”

    ……

    ……

    阮丹晨叹了口气,说道:“慕先生,你或许觉得没关系,可我还要在公司里工作,维持必要的人际关系,若是闲话多了,工作上也很难办,甚至就连我的工作能力都会遭到质疑。觉得我是以什么不正当的手段来得到的生意,又或者企图高攀什么。我现在的处境已经挺尴尬的了,并不想再担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慕怀生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她现在工作量这么少,全都是慕思思造成的,也正因为此,不管是跟谁走的近了,只要对方有点儿身份,都会惹人闲话。

    “即使我是想认真跟你交往也不行吗?什么时候跟人交往,对方条件好也不行了?”慕怀生稳重的站在那里,就在公司门口的位置,人来来往往的,很是显眼。

    他的声音不大,很清淡,让人听着也舒服。

    “你既没有利用我什么,我也不是想要跟你逢场作戏,我觉得你很好,想要追求你,与你认真发展,我们做的问心无愧,何必要在乎别人怎么说?”慕怀生淡然问。

    阮丹晨有些不自在,看了眼两旁经过的人群,压低了声音说:“慕先生,我很感谢你的抬爱,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的,能让你喜欢。但是我现在确实还不想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对慕先生你,也只是当做客户来看,并没有其他的想法,我——”

    包里突然传出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阮丹晨的话。

    阮丹晨说了声“抱歉”,从包里拿出手机,是赵总的电话,便接了起来,“赵总。”

    “小阮啊,你现在已经走远了吗?”电话里,赵总问道。

    “没有,就在公司门口。”阮丹晨回道,现在也不太好意思看慕怀生,给了他一个歉然的眼神,目光就飘向了别处。

    突然看到左前方停着一辆特别大的奔驰,阮丹晨心跳忽悠了一下,被齐承霖弄得,现在只要一看到那个车标,心跳就特别快。

    不过她马上就镇定下来,觉得齐承霖这会儿肯定在公司呢,哪会往这边跑,不过就是巧合,停了辆相同牌子的车罢了。

    那辆奔驰的车牌号被前面的车挡住了,所以她也没看到,就没在意了。

    便听到赵总继续说:“那太好了,你能不能现在就回来一下?突然有个客户要来,你接待一下。你们设计部其他人都已经出去吃饭了,我也找不到人。”

    “没问题。”阮丹晨赶紧说,有点儿感激赵总这电话来的还挺及时的。

    不用跟慕怀生多牵扯,饿着肚子也就不算什么了。

    挂了电话,阮丹晨便微笑着解释,“慕先生,不好意思,赵总的电话,要我回去加个班。”

    慕怀生点点头,“工作要紧,我也不能勉强。”

    阮丹晨也有些尴尬,她刚才也不想跟慕怀生说的那么直白,可总不能这样一直让他来这里堵

    她,还是把事情说清楚点儿好。

    她冲慕怀生点点头,便转身往写字楼里走。

    “阮小姐。”慕怀生在她身后叫道。

    阮丹晨停下脚步回头,就见慕怀生拾阶而上,再次站到了她的面前,低声说:“对你,我很认真。你现在不想谈感情,那么我们就先做朋友。我只希望你给我个机会,不要在我面前竖起一道墙,我还没来得及接近你,你就把我推开。我们可以先试着做朋友,互相了解一下,如果你实在不喜欢,我不勉强。”

    慕怀生都说到了这份儿上,阮丹晨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说:“我先上去了。”

    阮丹晨匆匆的进去,正好来了电梯,便赶紧逃了进去,那无意识的反应,真是特别真实,巴不得要早点儿离开他似的。

    慕怀生心里一阵苦涩,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受待见了。

    他低头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愣住了。

    就见齐承霖竟然从一辆黑色的奔驰上下来,随意的甩上车门,那辆车竟然停的就离他的车不远。

    齐承霖还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雷朋的飞行员系列,在中午强烈的日头底下,也显得酷劲十足。

    他登上台阶,看向慕怀生,墨镜也没摘,便淡淡的点了下头,“慕先生。”

    慕怀生压下心头的疑惑,也打了招呼,“是去城世?”

    齐承霖到这里来,慕怀生唯一能想得到的联系就是城世了。

    齐承霖也没隐瞒,颇有些骄矜的点了下头。

    “有事?”慕怀生问,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至于哪里不对,一时也说不出来。

    谁料,齐承霖就只是顺着他说了两个字,“有事。”

    慕怀生:“……”

    “我先走了。”齐承霖淡淡的说了声,又冲慕怀生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停在电梯前等电梯。

    慕怀生忍不住回头看他,直到齐承霖走进了电梯,他才收回目光,仍是有些狐疑的往车里走。

    那天在盛悦跟阮丹晨谈工作的事情,就碰到了齐承霖,今天又碰到了,巧合吗?

    ……

    ……

    阮丹晨回道办公室,赵总也在那儿。

    “呵呵,小阮,不好意思啊,午休的时候又把你叫回来。”赵总呵呵笑道。

    “没什么,赵总,是哪里的客户?”阮丹晨问道,感觉因为宋羽,赵总好像对她也客气多了。

    “应该一会儿就到了。”赵总说道,便在这里跟阮丹晨一起等着。

    过了几分钟,阮丹晨就见齐承霖进了办公室,此时已经把墨镜摘了下来。

    “霖少。”赵总赶紧客客气气的迎了上去。

    齐承霖嘴角淡淡的勾起,气质沉稳,“不好意思,只有现在有时间,突然过来耽搁你们休息了。”

    “哪里哪里。”赵总赶紧赔笑,“小阮,就是霖少过来,有事情要商量,你看看带霖少在附近吃点儿午餐,边吃边谈?”

    “不用了,就在会议室里谈,专注一些,霖少应该没意见吧。”阮丹晨挂起职业的笑容。

    这会儿见到齐承霖出现在这里,哪还不明白,刚才看到的那辆奔驰就是他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见慕怀生了,就把她给骗了回来。

    可心里另一面,阮丹晨又有点儿怀疑,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吗?还需要齐承霖这样拐弯抹角,劳师动众的。

    -----------------------------------------------------

    加更预告:

    下周二加更1w字,下周三加更1w字~~

    江源:“霖少,summerttdbber,飞鸿弄影,以及id尾号2621都说你会把房子拆了住到阮小姐家。”

    齐承霖:“我像是那么不要脸的人吗?”

    齐佑宣:“爸爸我们什么时候拆房子?”

    “……”齐承霖,“低调点,不要声张。”

    ...

推荐阅读: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全职高手 宠魅 火爆天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官术 光明纪元 医道官途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