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041那么个不知分寸的丫头片子,看我不收拾她

    


        就连阮丹晨都有些措手不及,更别说吴敏她们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四⊙五⊙中⊙文

        吴敏三人惊讶的抬头,就发现阮丹晨牵着齐佑宣的手,站在她们桌子的斜后方,正准备走。

        这会儿也因为齐佑宣的话,不得不停住脚步,看向她们,本来想装不在也是不可能了。

        “丹晨。”吴敏尴尬的笑道,嘴角都在抽搐蹂。

        阮丹晨也淡淡的点了点头,其他人都很尴尬。

        “你这几天休息,还挺好的?”张芳芳也问。

        “还不错,有时间休息一下,放个假,换个心情也挺不错的。”阮丹晨淡声道。

        “不过听说你是停薪留职啊?你这个假也不知道要放到什么时候,也不能成天在家里吃存款吧,够生活的吗?在b市平时消费就高,吃穿用度,再加上房租,一个月真剩不了几个钱,你能存多少钱啊,花不了多久的吧?”杨云舒阴阳怪气的说,坐在座位上,转过身来看她。

        “依我看,你与其在家里休息,等着公司答应你回去,倒不如赶紧趁机看看求职信息,换个公司去。”杨云舒冷笑一声,突然想起来似的,说,“哎呀,我忘了,你在业界的名声现在不怎么好,就算是出去找工作,也没有哪家公司会用你了。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死活都要赖在城世的?可是就为了一个饭碗,就靠跟客户上床来换订单,也太不值当的吧?徐浩德的事情出来,你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名声可真是彻底毁了。”

        阮丹晨立即把正在摆弄他儿童手机的齐佑宣护在了身后,不想让他听到这种话。齐佑宣虽然小,但是人聪明,大人的话他都听得懂,心里明白着。

        “杨云舒,你别太过分了,在公司里污蔑我还不够,还要跑出来说,你没毛病吧?之前我可以认为你是为了重回设计部,处处针对我。可你现在既然都已经回来了,为什么还要到处挤兑我?我倒是想知道,挤兑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是不陷害别人,就浑身不舒服是不是?”

        “哟,怎么又急眼了?是不是污蔑你,我们心里都清楚,你不用在这儿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说我总针对你?我怎么别人不针对,就针对你啊?”杨云舒也站了起来,双臂在胸前交叉,得意的扯着唇。

        阮丹晨一时气不过,才脱口而出的,她并不想在这里当着齐佑宣的面跟她吵,这会儿已经有些后悔了。刚才就应该打了招呼,不管杨云舒说什么就直接走。

        “随你的便吧。”阮丹晨说着,转身就带着小家伙走。

        可齐佑宣却站在原地不动,说道:“这位阿姨,你是谁啊?”

        杨云舒一愣,刚才见到阮丹晨就像见到猎物了似的去扑杀,也没注意到矮矮的齐佑宣,这会儿一看,挺惊讶。

        吴敏赶紧想要缓和下气氛,笑着问:“小朋友,你长得真可爱,你是谁啊?”

        “谢谢阿姨。”齐佑宣很有礼貌的感谢了吴敏的夸奖,又说,“我是阮阿姨男朋友的儿子。”

        挺简单的身份被齐佑宣一说出来,感觉特别绕。

        但阮丹晨的四位同事却惊讶的都忘了掩饰,看阮丹晨的目光都不对劲儿了。

        杨云舒可不管那么多,做作有夸张的捂住嘴巴,刻薄的说:“呀,阮丹晨,你不至于的吧?就算工作不顺利,也犯不着去找个二婚的是不是?这是又要给人当二房,又要给人当后妈?多不值当的啊!”

        “佑宣,咱们走。”阮丹晨不理她,低头语气柔和的对齐佑宣说。

        “哎呀,又不是亲生的,还对他这么好,就这么想嫁给他爸爸啊?你说你长得又不差,也不是没人要,怎么就非得找个二婚的,替别人养儿子呢?现在这么讨好人家的儿子,这么上赶着犯得着吗?这不是犯贱吗?”杨云舒阴阳怪气的说,头微微歪着,双唇也是讥嘲的歪撇。

        “不许你这么说阮阿姨!我就要阮阿姨当妈妈,关你什么事!”齐佑宣气的小脸涨得通红,一直性格特别好的孩子,这会儿竟是气的浑身都发颤了。

        旁边张芳芳也看不下去了,拽了拽杨云舒,杨云舒却不理她,不耐烦的把她的手甩开,嘴唇刻薄的抿成了一条线,才又说:“小朋友,你的礼貌呢?你家里人没教过你,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能插嘴的吗?说话这么没有礼貌,有没有家教?是不是没妈教你,连礼貌都不会了?”

        齐佑宣涨红了一张小脸,气的浑身哆嗦,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这会儿也红了,大眼里漫上了水雾。

        <

        p>“我家里人很好,不许你这么说!”齐佑宣气的哽咽道。

        家里所有人都那么疼他,这个坏阿姨凭什么说他没有家教!

        他红着眼,另一只没有被阮丹晨握着的小手也攥紧了。毕竟也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哪里承受得了杨云舒这么恶毒的话。

        平时再聪明,可也是小打小闹的,重要的是家里的大人也都让着他,心里疼他宠他,自然也不会让他受一丁点儿委屈。就算齐承霖平时对他严厉,可实际上还真没有真的跟齐佑宣较真过,都是不说话,默默地就让着他了。

        阮丹晨一看,孩子一副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内疚不已。

        她要是一开始就赶紧走,别在这里跟杨云舒争口舌,齐佑宣也不会受这样的委屈。

        她赶紧把齐佑宣抱了起来,心疼的对齐佑宣说了声:“对不起。”

        然后转脸,冷冷的看着杨云舒,“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别欺负孩子,跟孩子说这些话你心亏不亏?你平时诬赖我,针对我,能说是你人品有问题,可你这样对一个孩子,你简直就不是人。但凡是有点儿善心的人,谁会跟孩子说这种话!”

        阮丹晨怒的眼睛也含上了泪,立即抱着齐佑宣就走了。

        快步的走进通往卫生间的走廊,她才慢下脚步,低头看着齐佑宣,内疚又心疼地说:“对不起,让你遇到这种事情。”

        一向活泼的好像都没心没肺的小家伙,现在却情绪低落,肉肉嫩嫩的小脸靠在阮丹晨的肩膀上,以为阮丹晨没注意到,赶紧偷偷地抬起小手擦了眼睛上的泪。

        可实际上,阮丹晨都看见了。

        她心疼的不行,这会儿恨不得去撕了杨云舒的嘴。

        “佑宣,对不起。”阮丹晨又说了一遍,把齐佑宣抱紧了,真是心疼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

        小家伙掉的泪,就像是从她身上剜下来的一块肉。

        齐佑宣贴着她的肩膀摇头,“没关系,是那个阿姨不好,她怎么那么坏啊!”

        阮丹晨轻轻地揉着小家伙的后脑勺,说道:“她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也不要在意,她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

        “他说我没家教,没有妈妈教。”齐佑宣闷闷地说。

        “怎么会?你是我见过最有礼貌,最可爱的孩子。家里所有人都把你教的特别好,都是有教养的人,反倒是刚才那个阿姨,根本比不上你和家里任何一个人。反观她才是没家教的那个人,随意的侮辱别人,才是没家教的行为。”阮丹晨轻声说。

        听不到齐佑宣的回答,阮丹晨又说:“那她说我的那些话,你都信吗?”

        “当然不信!”齐佑宣立即抬头,大声说道,这会儿倒是显得元气十足了。

        阮丹晨心疼的摸摸他的小脸,“所以啊,她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可信的。如果因为她那些瞎话,反倒是把自己给气着了,多不值得。不要拿别人的瞎话来惩罚自己。”

        “好吧。”齐佑宣答应下来,只是情绪还是不怎么高。“阮阿姨,她们是你的同事吗?”

        阮丹晨“嗯”了声,齐佑宣便没再继续问了。

        送他到卫生间门口,阮丹晨不放心的看着小家伙自己进了卫生间。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出来,回去的时候,阮丹晨特意绕开了杨云舒她们那一桌。

        吃完饭,便带他去了海豚馆,因为去的比较早,还坐在了第一排。

        本来齐佑宣的情绪不高,有点儿蔫儿蔫儿的,但是随着表演开始,齐佑宣慢慢的就开心了许多。

        互动环节的时候,要找底下的小朋友上去互动,阮丹晨忙把齐佑宣的手举了起来,自己也拼命的举着手,吸引主持人的注意。

        小家伙看来也是真挺想上去跟海豚互动的,抛下了中午时的不愉快,此时也活泼的站起来,一直蹦蹦跳跳的想要吸引主持人的注意。

        结果主持人还真是挑中了他,小家伙兴奋地看了眼阮丹晨,阮丹晨点点头鼓励他,他便扭着圆圆翘翘的小屁股上了台。

        阮丹晨在台下看着跟海豚互动的小家伙,可心里还想着中午的事情,越是看小家伙高兴地笑脸,就越觉得对不起他,眼睛有些酸。

        等互动环节结束,阮丹晨赶紧收

        拾心情,换上笑脸迎接小家伙回来。

        因为海豚表演,齐佑宣的心情也重新好了起来,似乎是把中午的不愉快给忘记了。

        虽然小孩子忘性大,可阮丹晨还是担心中午的事情其实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

        ……

        下午回到老宅,阮丹晨便对小家伙说:“你晚上想吃什么?今晚的晚饭我来做。”

        小家伙一听,高兴地点了菜,一点儿都没客气。

        幸好老宅里的食材都很全,阮丹晨便立即去了厨房,刘婶也帮忙弄着。

        齐佑宣背着包就回屋了,过了没多会儿,便往客厅探出脑袋,伸长了脖子发现阮丹晨还在厨房忙活,才又赶紧来找了老太太。

        “太奶奶,你来。”齐佑宣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朝老太太招手,跟个特务似的。

        老太太奇怪的看着重孙这莫名的举动,不解的问:“怎么了?”

        “嘘!”齐佑宣肉肉的食指比在唇间,“太奶奶你小声点,先跟我来就是了。”

        “哎哟,这孩子,成天闹什么呢。”老太太摘了老花镜,放下那本名叫《论演员的自我修养》的书,跟在齐佑宣后面,进了他的卧室。

        “到底什么事情,还神神秘秘的。”老太太还没关门,就问。

        齐佑宣跑到门口,探出小脑袋去又四下看了下,才把门关上。

        老太太干脆坐到了他的小床上,觉得可以考虑培养一下这孩子,将来去演个抗战戏什么的。

        “太奶奶,今天阮阿姨带我去游乐场,在里面的主题餐厅,遇到了她的同事,其中一个人可坏了。”齐佑宣愤愤不平地说,这会儿提起来,便又想起了杨云舒说他的话,委屈的眼又有些红了。

        “哎哟,这是怎么了?”老太太一看,立即心疼了,赶紧把齐佑宣搂过来,好一顿抱,“怎么回事?今天受委屈了?”

        老太太不怀疑阮丹晨,昨晚其他人都回去了,留下阮丹晨和齐佑宣在这里,她就偷偷地仔细观察过,只要有齐佑宣在,阮丹晨的注意力肯定就在他身上,目光温柔的,就算是对外说阮丹晨是齐佑宣的亲妈都没有人怀疑。

        阮丹晨那舍得让齐佑宣委屈,所以老太太直接就猜,齐佑宣提起了阮丹晨的同事,估摸着就是那些人。

        齐佑宣抬起手被,抹了下眼泪,从裤袋里摸出他的龙猫儿童手机,把录音放给老太太听。

        中午阮丹晨看齐佑宣在那儿捣鼓手机,也没多想,可实际上他把阮丹晨的话都录了下来。

        老太太听着录音里的话,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沉的就连齐佑宣都害怕了。

        录音听完了,老太太眯着眼,也听明白了,这个叫杨云舒的一直在公司里欺负她孙媳妇儿,竟然还诬赖她孙媳妇儿为了订单跟客户上床。

        哼!阮丹晨想要订单,要多少没有?一句话的事情,整个齐临的订单都能给她,就是忙不过来罢了。

        这也就算了,那个叫杨云舒的竟然还敢那么说齐佑宣。

        齐佑宣可是他们齐家的长孙!

        说她齐家没家教,老太太不能忍!

        齐佑宣自小没有母亲的事情,一直都是齐家的一根刺,外人谁也不敢碰,谁碰谁倒霉。

        所以杨云舒说齐佑宣的那句话,是老太太最最不能忍的!

        老太太直接用齐佑宣的手机,就给关丽雅打了个电话,“丽雅,明天你过来趟。”

        挂了电话,老太太怒道:“那么个不知分寸的丫头片子,看我不收拾她!”

        齐佑宣浑身发冷,缩了缩脖子,突然觉得太奶奶真可怕。

        老太太回过神来,刚才气坏了,也忘了齐佑宣就在旁边,这会儿看齐佑宣紧张的小脸,忙收起一脸的严肃,脸上又堆起了满是褶的笑,“乖,等着太奶奶替你跟小阮出气。”

        “太奶奶,你替我跟阮阿姨出气的时候,能带着我吗?”齐佑宣特别想参与,最想看到杨云舒后悔的样子。

        “别开玩笑,你好好上学。”老太太拍拍齐佑宣的小脑袋,便走了。

        ……

        ……

        当晚,吃完晚饭,阮丹晨就带着齐佑宣回家了。

        因为他的衣服还有明天上课要用的课本都还在家里,再加上老宅距离稷下学府着实远了些。

        ……

        ……

        齐承霖是周一回来的,他也没事先打招呼,进门的时候,阮丹晨正准备洗齐佑宣换下来的校服,还有昨天去游乐场玩了一天,回来换下来的脏衣服。

        从齐佑宣的小床上抱着那堆衣服准备去卫生间的时候,一下子就看到门打开了,齐承霖拎着行李走了进来。

        阮丹晨愣住了,看到拎着箱子走进来的齐承霖,三秒后又高兴的笑了起来,什么都不顾了,把脏衣服往地上一扔,就扑进了齐承霖的怀里,“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突袭一下,看你在家干什么呢。”齐承霖轻笑道,双臂便圈住了她的腰。

        “你前天早晨走也不把我叫起来。”阮丹晨柔软的唇瓣微微撅着,有些嗔怪。

        说完,就感觉腰被他圈紧了,在他的怀里,在他的双臂间,让她显得特别纤细,纤腰也是不盈一握的样子。

        没听到齐承霖的回答,却是看到他一双黑眸愈发的烧灼,简直要在她的身上点起火了。

        阮丹晨的声音也被他吃掉了似的,说不出话来,紧张的吞咽,呼吸乱的一塌糊涂,被他这灼烫的目光看的不能自已,浑身发烫,感觉头皮都要烧起来了。

        这么紧张的呼吸间,齐承霖便慢慢的低下头,烫软的双唇贴住她的唇,双臂便收紧了力道,把她使劲的往自己怀里嵌。

        “我很想你。”他密实的贴着他的唇瓣,哑声说。

        阮丹晨身子无助的轻颤,却是踮起脚,搂紧了他的脖子,便主动的吻上去。

        齐承霖双臂猛的收紧,便直接圈着她的腰把她抱了起来,阮丹晨的双脚就直接悬空了。

        “我还要给佑宣洗衣服呢。”阮丹晨知道他想干什么,这会儿他已经抱着她快步往她卧室走了,“你才刚回来,那么累……”

        话没说完,已经被齐承霖给吻住了唇。

        紧接着,她人就被他压在了床上,齐承霖便密实的压了过来,“我不累,下了飞机恨不得能飞回来。”

        他的唇贴在她的唇上,说话时灼烫的呼吸洒过来的,惹得阮丹晨不住的颤着,烫的不行。他磁哑的嗓音丝丝缕缕的洒在她的肌肤上,又痒又麻的。

        看阮丹晨红透了的脸,齐承霖忍不住的轻笑,还有些小得意,“我感觉现在精力真是特别好。”

        阮丹晨红着脸也说不出话来,齐承霖便不住的吻她,这儿那儿的都吻。

        “那天早晨几点起的?”齐承霖磨着她的唇角笑问。

        看他那不怀好意的样子,阮丹晨便轻道了声,“讨厌。”

        -----------------------------------------------------

        今天想不出小剧场了,先不写了,(づ ̄3 ̄)づ

        

        

    ...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宠魅 最终进化 火爆天王 官术 唐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全职高手 召唤万岁 妖后,看朕收了你 天雷圣火 万能皇后哪里逃 逆天霸宠:冷情... 冷酷总裁:四岁... 无敌宝宝:制服... 天才宝宝:爸爸... 战凰归来,惊世特工皇后 千金归来之最强... 农门喜事:极品... 主神驾到 穿越之王妃人品太坑爹 花劫难逃 秦裔 茶香满星空[重生] 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 【完】龙王令:妃临城下 反穿末世之吾皇 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