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新人的归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好奇是有的,所以扎克保持了沉默,开始听这些人在说什么。【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对方也没有刻意闪避扎克。而内容,让扎克有些无奈,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尤里(原福特殡葬之家墓区的建材商、奎斯特疑似在合作的对象,第三、四卷)的保险箱,我拿了委托的东西,其他的东西顺便看了一眼。里面有一张出生证明很有意思啊……”

    扎克明白了,在这个时刻大家所交流的所谓‘敏感’信息并不是和当前工作相关的内容,也不是当下可以看出用处的信息,是纯粹的储备情报!因为还无法判断价值,所以不适合被无关的人知道,只能在内部传递,作为圈子的共享库。当某天,这样的信息有用起来时,需要感谢的就是今天这样的共享时刻。

    扎克笑了笑,这一行所遵循的‘不问不说’原则是对外的,对内,这其实是个八卦漫天飞的圈子。

    扎克暂时还没能有可以分享的八卦,安静的听完,收获不少。当服务生重新出现,太阳沉入地平线下后、真正的节目就要上演的时候,扎克找到了那个交易身份的人。

    “行者先生……”这是一位印安人,姓氏的意思是‘行走的贤者’。考虑到行走在世间的贤者是为了给人带去安慰,而他的工作是给四处行走的人带来安定的身份,以诡异的方式完成了契合。

    “哎。”对方挥挥手,“自己人,不用这么客套,叫我斯蒂夫就好。”

    扎克笑笑,礼仪上,需要拜托人的时候,先用尊称是必须的,但现在对方要求了,那就无所谓了,“斯蒂夫,我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

    “尽管说。”印安人天生轮廓深的脸,任何表情都会被放大,比如现在的真诚。

    扎克感激的说,“我有一个朋友,现在正居住在我们格兰德之家,但是有个问题,他需要个在巴顿市有个身份。”

    “哈,这正是我擅长的事情!”斯蒂夫笑着,问了些详细情况,性别年龄等,就做了约定,“明天,让他到我这来吧!自己人,待遇自然不一样,他可以自己定制一个满意的身份!”

    斯蒂夫眨眨眼,“如果你想来看看,我也不介意。”

    ‘将军’笑着凑过来,“别听他瞎说!还定制,能够找到一个年龄合适的身份就很难得了!你以为真能随意选择社会属性么,哈!”

    斯蒂夫撇撇嘴,“别把扎克的要求和你的想的一样!”

    扎克意识到,两人再说另一件事情了,保持了微笑,看看对话的发展方向。

    “我怎么了?”‘将军’哼了一声,“多简单的一个要求,结果你给了什么?就一个身份证和出生证明而已!教育经历呢?驾照呢?政党偏向呢?”

    “见鬼了!”斯蒂夫不知道被气的,还是发现‘将军’说了太可笑的事情,“一个混混,你想要多少东西!等他被抓到局子里,你还准备提供这些有的没的东西吗?如果你坚持,我可以送他一个社保号!你可以让他每月去交钱!”

    ‘将军’尴尬的笑笑,某人的工资是他发的,他可不想自己的手下又多一项支出。

    诺笑着加入了对话,“你们在说那个塞斯吗?”

    “当然。”斯蒂夫挥挥手,“诺,这个人到底是谁?我查过了,他干净的就像一张白纸!”

    “这样不好吗?”诺笑笑,“你处理起来不是更方便。”

    斯蒂夫撇撇嘴,这是实话,身份越干净的人,更改身份的时候越便捷,但同样的,作为一个交易身份的贩子,他能够收回的‘身份’就少了一个。

    注意,斯蒂夫·行者的职业是交易身份,而不是伪造,这意味着,他手上的可用身份都是合法的,至于来源,可以给大家一丝线索。

    大家知道某些罪是有所谓的追溯期的,有时几年,有时几十年。在这占据大量生命的时间中,有人放弃了这个背负罪名的身份,开始了新生活,那么他的身份也就被抛弃了。

    还有诸如弃婴等,只有出生证明,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这样的身份没能在这个世界上成长,被浪费了。等等。

    这样被抛弃、被浪费的身份,到了斯蒂夫的手中。

    在能够给人新身份的行业中,斯蒂夫经营的可是高端生意……

    “对了扎克,你一定好奇他们在说谁。”诺拍了拍扎克的肩膀,“你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被奎斯特雇佣的新人吗?就是他。”诺的脸上带了意思奇异的微笑,“真是有趣的事情,那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找到了我,所以就把他介绍给了将军。”

    扎克眯起了眼。

    ‘将军’笑起来,似乎是在自嘲,“多便利,什么人都我这里丢!对你们这些‘高端’生意人,我就是个处理麻烦的收容场。”

    “他可算不上麻烦,你没听说吗?”诺笑笑,眼中有一丝疑惑,“尼尔和黛芬妮正在好转,他做了些什么。”

    扎克在脑中将事情理顺。对这个圈子,他已经有所了解,并不是所有从事灰色职业的人都能够加入的,如将军所说,这是个高端生意人的圈子。被认为下三滥的人是进不来的。

    ‘将军’是这些人中,唯一一个低端从业者,但贵在方便——无责任手下。所以才被接纳进来,作为重要的一份子。

    也因为这样,诺会把来历不明的人介绍给将军考察,是合理的行为。

    扎克笑着看向诺,“事实上,我们已经见过了。”他又转向‘将军’,带着抱歉的笑意,“塞斯?对吧。不知道塞斯有没有说起昨夜的事情呢?”

    ‘将军’大笑起来,“哈哈哈,他说了!扎克瑞·格兰德,你真让人惊喜!”

    诺疑惑的看向两人,显然他不知道这是在说什么。

    ‘将军’挥着手划着圈,吸引着所有人注意,将大家的视线都招呼到扎克身上,“我们知道你弟弟,本杰明是军人出身!没想到,你啊,也这么厉害!”

    将军开始讲述昨夜在李斯特街的事情。当然,因为这事情是本就是转述来的,扎克的武力强大被‘合理’的放大,一人单挑将军四名手下完胜的情景被用刻意夸大的语气说出。吸血鬼听着多余动作描述,比如,一记直拳之类的,说不上来是自得还是好笑。

    诺挑挑眉,“你应该记得,我说过,扎克一手扭断奎斯特的事情。你的那些手下现在都在医院吗?”

    “哈哈。”‘将军’眯着眼,“这才是难得地方,他们都很好,并没有受伤!控制力!这才是扎克给我的惊喜!”

    扎克笑着,接受了这无妄的赞扬。他并没有接着询问昨天‘将军’工作的内容,只是抱歉的说,“我希望我的出现没有给‘将军’带来麻烦。”

    “怎么会!”‘将军’挥挥手,“你把我的工作想的太高端了,只是教训一下那两个人而已,目的已经达到了。”‘将军’不还好意的笑着,“只是反正他们都晕厥了,塞斯‘借用’了对方的车,把人送回来了。”

    扎克意会的点点头,猎魔人的身份已经明了,他的两样事务都已经办完,全心全意的享受起已经在舞台上开始的绅士表演。

    和上次一样,午夜过后的活动,扎克没有参加,告别了诺等一众人,回到了格兰德之家。

    月色下的的格兰德,当货车的发动机声平息,安静的夜里,有悉悉索索和不耐烦的翻身声传入吸血鬼的耳中。

    那是马修。

    零点过后,某种奇妙的感触笼罩在这只幼狼身上。上一次,马修以为这是失业一个月后的焦躁让他难以入眠,这一次,他知道了真相,兴奋说不上,奇怪倒是更多一点。

    扎克走向格兰德之家,咚咚的下楼梯声中,马修只穿了一条短裤,推开了后门,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的老板。

    “睡不着吗?”扎克笑着,控制着全身的血流缓慢。

    “恩。”马修不自觉的皱起了眉,鼻尖周围,被吸血鬼的气味环绕。阿尔法是对的,他十分明确感觉到,自己有攻击这种气味散发者的冲动。他的眼睛不敢和扎克碰触,低着头,看着自己在拖鞋下露出的脚趾。

    扎克笑了笑,带着调侃的语气,“马修,你不会是想去找本杰明吧。就像睡不着的小孩要找爸爸安慰一样?”

    马修抬起了红着的脸,手臂抬起,抓着毛躁的头发。看了扎克一眼,马上又躲闪开,低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扎克挑挑眉,“你现在应该可以听到了,大家都在安睡的声音。”

    无法入眠的根本原因是提升的感官,但最直接的原因是:隔壁房间的呼吸声,墙壁中小生物的爬行声,水龙头上水滴的落下声,气流拂过皮肤的触感,身体与床铺接触的感觉,当然还有老汉克的打鼾声,和刚刚停止的发动机的轰鸣。

    马修点点头,他意识到虽然这几天会住在格兰德,确实是为了更好的和阿尔法交流这几天他经历的变化。但是要知道,阿尔法和他一样正在经历着这些。他可以隐约的听到,从仓库里传来的、阿尔法平稳的呼吸声。

    为了这点小事,去叫醒本杰明,似乎并不好。

    吸血鬼看着幼狼有些尴尬的表情,想了想,“跟我来。”

    ...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宠魅 官术 光明纪元 百炼成仙 重生之温婉 最终进化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唐砖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