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查普曼

    查普曼深呼吸,手放上了巡逻车的把手上,就是今天。【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嘿查普曼!”有人拍上了他的肩膀,转身后,手搭在查普曼肩上的男人勉强的一笑,“多谢了。我明天补偿你。”

    查普曼把所有情绪埋到最深处,笑着看向自己的朋友,“你们快去,给我留一块蛋糕就好。”

    今天是巴顿警局局长科隆生日,于是警局的人举行了一场惊喜派对。当然并不会全员参加,警察很忙的。但是能够有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和自己的最高上司共处一个派对,许多人都在争取这个机会。

    查普曼就是放弃机会的那一个,他主动接下了朋友的巡逻任务。他笑着拍拍自己的朋友的肩,催促着,“快去!还有别忘了说点我的好话!”

    “我不会忘的!”朋友笑着保证着。

    当然查普曼不会太当真,作为一个警员,他都怀疑自己的朋友有没有机会靠近局长。

    他拉开了车门,这是一辆标准的警车,蓝白色的条纹和bdpd(巴顿警局)的字样被漆在车身上。他做上车,短暂分心后的轻松消失,紧张、恐惧……乱七八糟的情绪再次占据他的心。

    查普曼深呼吸,转动了钥匙,手指有些颤抖的打开了无线电,短暂的噪响后,警用无线频道通畅起来。当查普曼行驶出巴顿警局时,夜色,街道中灯火盖上了车窗,“调度处,贝奇第一街,酒后滋事……”、“李斯特街,有人报案失窃车辆……”

    查普曼开始巡逻了。

    不过他忽视了这些内容,并没有响应任何调度。他有明确的目的地。毕竟,就是今天。

    巡逻车行驶上贝奇街,然后转入27号公路往南。夜色中的繁华逐渐被甩到身后,离开了贝奇,离开了李斯特的范围,查普曼继续往南。照在车窗上灯火从五彩斑斓变的单调。街道两旁的建筑中只有温馨的昏黄,配合着路灯,从查普曼脸上划过。

    玛丽教堂从查普曼的视野中退去。查普曼不自觉的放慢了车速,侧过头看了一眼巴顿市最大的教堂。他忍不住,停在了路边,并没有走向教堂,而是开始搜寻电话亭,他没有找到,只看到一家开着的便利店。

    “你们有电话吗?”查普曼走进了便利店。双手搭在腰间的皮带上,这里挂着他的警徽、他的警棍,还有一支只有六颗子弹的警用左轮。当然,他并不是在表明什么,这只是所有警察的习惯姿势。

    坐在柜台后的年轻收银员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朝这个三十出头的警察一笑,指了指后面,随口问着。“你需要零钱吗?”

    查普曼摸了摸口袋,苦涩的笑了笑。摸出了一张五多尔的钞票。年轻人迅速的递过了五个硬币,再次指了指后面。

    查普曼谢过之后,往后走去,经过货架的时候顺便拿起了一小瓶威士忌。他需要烈酒来舒缓自己的神经。

    将五个硬币全部塞入电话的投币口,可能是潜意识想要让这通电话持续时间长一点吧。

    “你好,皮尔斯(查普曼的姓氏)的家。”疲惫的女声从听筒中传出。

    “是我。亲爱的。”查普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的正常。

    “噢,亲爱的。我以为你在替班。”听筒中的女声也暂时摆脱了疲惫,带着温馨的语气。

    “啊,是啊。我在巡逻,他们都在派对上。”查普曼单手旋转着刚拿的酒瓶盖子。拇指因为不方便的用力而苍白,但是他还是凭借单手拧开了它,“我只是想打电话听听你的声音。”

    酒瓶被扬起,查普曼压抑着吞咽的声音。

    听筒中传来了笑声,然后变成了担心,“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啊没什么。”握着酒瓶的手背抵着查普曼的嘴唇,他紧皱着眉,他真不应该用喝水的节奏去对待手里的酒,现在他的喉咙仿佛被火烧一样。他迅速的换了话题,“我们的宝贝呢?”

    烈酒的酒精开始发挥作用了,意想不到的快,查普曼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边,“我们的宝贝呢?他感觉怎么样。”

    “他睡了。”听筒中情绪发生了改变,变成了悲哀,“希望能有一个美好的梦。”

    “他会的。”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查普曼的思维居然诡异的异常清晰。那种只有在酒精的作用下,才会有的‘清晰’。这不是好的,相信我。

    “嘿,亲爱的,我想听听他的声音。”查普曼开始提无理的要求了。

    “他刚睡下。”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一丝埋怨,“明天还要去医院,他需要休息。你明天会和我们一起去吗?”

    话题似乎到了十分家常的方向,将查普曼脑中的思维稍微拉向正常。

    “对不起,我的错。我只是刚经过教堂,想起了神父的话,突然想听听你们的声音而已。”查普曼避过了明天的话题,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确定自己不会有明天了。

    “哦。”女声中十分不明显的遗憾,但是她马上就换上了轻松的语气,“是啊,神父说的对,一切都会好起来,总会有办法的。”听筒中有了深呼吸的声音,用了更积极轻松的语气,“我对明天的检查很有希望,说不定医生有了新的治疗方案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的。”查普曼又抬起了手中的酒瓶,他已经想到办法了,“你也好好休息,亲爱的。”

    “注意安全,亲爱的。”

    挂了电话,查普曼走向了柜台。年轻的收银员有些为难的看着被喝了半瓶的威士忌,好心的提醒着,“我希望你不需要开车。”

    “别担心。”查普曼随意的挥挥手,“我搭档在车里,我们正要下班。”这是个马上就要无所谓的谎言。

    收银员撇撇嘴,结了账。看了这个警察一眼,再次拿起了报纸,他的心思很快就被新闻上的内容吸引了,最近巴顿市发生了许多事情,最大的就是史密斯对尤里的收购了,这几天的头版每天都是收购的进程细节。

    查普曼坐上巡逻车。继续往南。没过多长时间,他就进入了自己目的地,北区最不招人待见的东南部。

    远没有贝奇的酒吧和俱乐部繁华,这里的一切都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灰暗。查普曼关上了让人烦躁的警用无线电,打开了收音机。

    低沉的贝斯声中,沙哑沉重的声音响起。查普曼皱皱眉,似乎是最近从西部那边流行起来的音乐,哥特,似乎叫这个名字。查普曼知道这些的唯一原因是。巴顿市中有些狂热的粉丝在午夜嚎叫的时候被邻居报警扰民了。

    不过这个时候,背景音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查普曼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巡逻车缓缓的靠向路边,查普曼熄灭了所有灯光,手中即将见底的酒瓶再次扬起,一群人正勾肩搭背的晃荡从街角走来,他们聒噪的吵闹着。

    “听说‘将军’的人出来了,你们想去找点乐子吗?”

    查普曼并不在意这些人在说什么。他需要的只是对方是无序的社会渣滓;对方醉着,这代表更容易冲动;对方似乎准备去找麻烦。那查普曼身为警察。已经有足够的理由上去阻止了。

    推开了车门,查普曼走向了晃荡着的人群,“嘿!你们!站在那里!”

    “什么?”人群中有人看向了这边,阴影中查普曼走出,“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位警官!”对方晃荡着身体。指向了查普曼,可笑的挥挥手,“早上好!警官!我能为你做什么?啊?”

    哄笑声中,查普曼,“现在是晚上!你这个垃圾!”

    “哇哦!哇哦!”需要靠人支撑才能站直的人左右看看自己的同伴。他没什么好惧怕的,“轻松点,警官!你不能随意辱骂我们!”

    “我就是骂了!”查普曼继续走向人群,“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这个狗屎!”

    “你他-妈-在找死吗?”人群中已经有人走出,但他没能靠近,因为查普曼的手按上了枪套,“等等!放松点警官!我们没有做任何事情!”

    查普曼盯着说话的人,“没有吗?你们打了我,袭警!”查普曼反握着枪托,撞上了自己的鼻梁!嘭响中,查普曼的脚步因为用力过猛而踉跄起来,但他马上稳住了脚步,歪斜的鼻梁下,鲜红污染了他的嘴唇。

    “嘿!”人群骚乱起来,“你他-妈-在干什么!我们根本没有碰你!”

    枪响在街道中响起,查普曼对着大叫人开枪了。

    惨叫声中,对方抱着膝盖歪倒在地上。查普曼被血液染红的牙齿开合,“现在我只是在防卫!”

    “疯子!”人群中有人叫喊起来,“他会再次射击的!”

    “现在知道害怕了吗!一群垃圾!”查普曼盯着一群完全被震惊还没来得及反应的人群,“向一群小-婊-子一样的求饶吧!”

    “你他-妈-在说什么?!”自己的同伴依然痛苦在地上翻滚着,有人瞪向了查普曼,手伸向了后腰。

    “对!”查普曼举着枪,满脸狰狞,“就站在那里,让我把你们恶心的脸变成南瓜派……”

    查普曼没说完,他就被人踹倒,从后面,这位警探出于奇怪的原因,自己走到了人群的中间……

    没灰蒙笼罩的东南部街道很快就恢复的平静,留下街角一个被血污染满的身体。马上就要成为尸体了。

    但是。

    查普曼现在知道传说中,将死时会看到另一个自己的传说,是真的了,因为现在就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和他一起躺在地面上。对方微笑着问,“我是谁?”

    “我?”查普曼很无奈,在这最后的时刻,他出现了幻觉。

    他不该回答的,因为马上,他被影人附身了。

    按照计划,查普曼应该死在警务中,获取大量的保险金。现在,呃,他又多了几天的生命。(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天才相师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