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交易

    “怎么这么慢!”詹姆士瞪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扎克,推着扎克的肩膀往南,“快!他们二十分钟前就离开这里了!快!”

    扎克拉开詹姆士的手,侧着头看了看他脸上贴着的纱布,“你,没事吧?”

    “去追!”詹姆士烦躁的推着吸血鬼,“我很好,你快点去追他们!”

    扎克弯着嘴角,拉起了袖子,手指在手腕处划过,没等詹姆士在多话,按在了他的嘴上。【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詹姆士挣扎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力气根本无法反抗,皱着眉接受了吸血鬼的礼物。鼻梁上持续着的隐痛消失,詹姆士推开了扎克的手腕,一把撕下了脸上的包扎。已经恢复如初。

    “我好了!”詹姆士捏着自己的鼻子,“看到了吧!现在你可以去追了!快!”他催促着!

    扎克挥挥手,在得意表现出来之前,化作詹姆士眼中的残影,继续往南。

    片刻后,被树林夹道的27号公路上,就没有吸血鬼了身影。詹姆士的手上还拿着赛瑞斯包扎的纱布,他摸着自己完好的鼻子,看着黑暗的公路,不知道在想什么。

    树林的尽头,已经开始出现建筑,和巴顿市有明显不同,纽顿市没有所谓的‘乡下地方’,城市的气息在经过十分钟的车程就会笼罩外来人的周围。但扎克不用那么深入,他停在树林的边缘,往西转,看到了那辆等待的小货车。

    扎克已经很久没有踏足巴顿以外的地方了,得益于中部隐秘联盟曾经的影响,扎克并不会在进入纽顿时就灰飞烟灭,但扎克对这座城市并没有什么好感。因为隐秘联盟的影响在到这联邦的东边时,已经十分薄弱。在扎克这个原隐秘联盟成员‘托瑞多’看来,马萨州曾是比魔宴联盟盘踞的西部更混乱的地方。

    扎克整理了一下起皱的衣物,敲了敲车门。“该醒了,沃尔特。”

    咔嚓的响动中。小货车上的两人左右下车,一个不耐烦,一个异常激动。

    “做一个合格的朋友,介绍一下,沃尔特。”扎克看了一眼万德尔,对着沃尔特说。

    沃尔特扯扯上唇,翻着白眼,这两人怎么可能不认识。只是没有真正见过而已,“万德尔,扎克。扎克,万德尔。”然后一挥手,“你们说!我去那边走走!”

    这位‘骗子’的人生信条恐怕是好奇一定杀死猫,不问,不听,不看。挺好的。

    扎克看着已经走远的沃尔特,微笑着摇头,看向了充满期待的万德尔。伸手示意,拉开了后车门。

    两人坐入后座,波不急待的人是先开口的。“能够和先生坐在一起!是我的荣幸!”万德尔侧着身体,靠近到几乎要趴在扎克的身上。

    扎克笑着把影人推开,“虽然有‘隔绝’,但我依然可以闻到你随时可能死亡的气息。为什么不相互理解一下,保持点距离呢。”

    “啊!对不起!”万德尔迅速将身体靠后。

    被影人附身的人遭到吸血鬼的讨厌,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因为死亡变的不可预计,吸血鬼可无法判断自己在进食的时候,下一秒,食物会不会变成毒-药-。这中讨厌就像对华生过敏的人不知道面前的三明治中是否有花生酱一样。

    “我想沃尔特已经和你解释了。格兰德要帮助你的事情。”扎克笑着看向这位有些紧张的影人,“不用紧张。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些年,不是很和平吗。”

    有着查普曼外形的影人万德尔。有了一丝扭捏的神态。对于这种既没有繁殖能力,又没有实体外形的种族,性别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显然,他,‘它’,保留一些曾经的习惯。

    “他说了,我依然不敢相信!丝贝拉离开后,我以为我们都被抛弃了!”万德尔脸上有着无辜,“克劳莉,她是个暴君!我讨厌她!”

    扎克挑挑眉,“所以你是想去找丝贝拉.疾风吗?”

    万德尔犹豫了,思考了一会儿,“我当然也想找到她。”他看了看漆黑的车窗,“我想其它城市也不会比巴顿市好,只能看我的运气了,如果我能安全的进入联邦中部,或许还有机会。”

    扎克明白这位影人在说什么,马萨州所在的东部,隐秘联盟的影响力不足。各种异族处在相对自由的状态,地狱之门开启,恶魔进入联邦,这些自由异族很快就会变的不自由。可能那些恶魔并没有做什么,但在这些异族眼中,他们就是入侵的暴君,克劳莉其实很无辜。

    “我不认为中部有你想的这么美好。”扎克并不想打击这家伙,但是帕帕午夜来过之后,扎克已经耳闻了中部的隐秘联盟有离开的趋势。加上各种小线索,比如扎克不认识、又有着魔宴风格的乐队主唱托瑞多,西部制药的药物试验。扎克已经有种隐约的感觉,隐秘联盟可能已经离开了。

    万德尔的脸上有明显的失落,“我知道,所以只是有机会而已。”他突然又激动起来,“但你们愿意帮我!我一定可以!”

    扎克笑了笑,拿出了一支酒瓶,“阿尔法的血。”并没递给双眼放光的万德尔,而是晃荡着,“你想要吗?”

    “想!”

    “这一场交易。”扎克看着目光跟着他手里的酒瓶晃动的万德尔,“你是获得最大利益的那一个。现在告诉我,你能为我做什么呢?”

    “我会遵守曾经丝贝拉和你们的约定!”万德尔回答的十分快,看来他早就想好了这些,“我不会泄露任何有关格兰德之家的消息!”

    扎克笑着点点头,“这是最基本的,然后呢?”

    “然后……”万德尔迷茫了,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为吸血鬼做什么,这也是他认定这场交易实际上只是单方面帮助的原因。

    可是扎克不这么想,吸血鬼和狼人。不会无聊到只因为有这个能力就到处猎杀灵魂异族的地步,所以他们本就不在乎这些家伙。而这灵魂异族也不会没事和有能力杀死自己的家伙们做朋友,所以两者其实是相互保持距离的和平。

    只是曾经有疾风夫妇约束这些异族。符合安东尼和格兰德的初衷,这和平显得更明确。现在。和平依然在,因为有克劳莉取代了丝贝拉。但是明显的,克劳莉那老旧的严格并不是得被丝贝拉放养惯了的万德尔的心。

    扎克不觉得克劳莉会高兴自己帮万德尔逃离。所以他需要足够的理由,来平衡一下他虚伪的负疚感。

    “然后……”万德尔皱着眉思考着,犹豫的说,“我能,我能帮你收集消息?巴顿市之外的?”

    “我在听。”扎克满意的点点头,示意继续。

    万德尔发现自己说到了对的地方。兴奋起来,“我知道了!帕帕午夜来时说的那些东西,中部的隐秘联盟、联邦在正在发生的改变、火葬流行起来的原因……你想知道这些,我能在外面帮你打听!我可以做到!”

    扎克十分满意,对方知道自己想关注什么,“还有一些小事。”看着万德尔微笑,吸血鬼相信,这么聪明的家伙应该能明白自己想要说什么,“克劳莉。”

    万德尔皱皱眉,犹豫着。“我,我有点不想和恶魔打交道的。”

    “并不勉强。”扎克笑着,“但。你知道瑞恩依然在格兰德,所以疾风夫妇还是会回来的,我想,你也会跟着回来。你不想让你们回来后的日子太难过吧。”

    万德尔无奈的点点头。

    为什么会有这‘些小事’?扎克已经察觉到了克劳莉的处境似乎不妙。

    最初是塞斯在第一次发现克劳莉是堕天使的反应,‘联邦唯一一个堕天使’,塞斯是这样说的。然后是克劳莉不愿意多说不想让灵魂被拖入地狱的事情,也就是这件被影人附身事件的根本原因。克劳莉想要灵魂,却不愿意走要经过地狱的途径。还有诸多小征兆,比如接受康斯坦丁布教、提前从地狱出来的死灵。克劳莉因‘先天恶魔’而对康斯坦丁的重视。

    克劳莉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至于疾风终究会回到巴顿市,扎克只是猜测。因为他们离开的理由扎克还不能完全确定,躲避记者?呃。别开玩笑了。

    “那我们有一个约定了?”扎克晃动着酒瓶的手停止。

    “恩!”万德尔点头。

    “这会有些疼。”扎克笑着用尖利的手指划破自己的指尖,沾染着吸血鬼的血液,在万德尔闭上眼的时候刺入了对方的前胸。

    ‘查普曼’额角绷起,双眼猛然睁开,黑色在瞳仁中翻滚着!干哑的嘶吼刚发出,大张的嘴中,无数细密的黑色线状事物猛的冲出!

    这是在逃命!万德尔如果在查普曼治愈完成之前还没有逃出来,他就挂了。

    漆黑的车厢中,只有前窗中透入淡淡的光芒,这光芒被爆冲而出的黑色细线纠缠着推挤出车厢!翻滚的线条纠结着贴合上车顶、靠背、车窗,盘绕着翻滚的铺展在一切它能够触及的地方!

    查普曼仰着头,黑色的线状物不断的从口中涌出,他喉头不断的翻滚,发出恶心的干呕声。但是他的脸色在诡异的好转,原本是苍白加上各种淤青的脸颊开始变的红润,浮肿消失,皮肤变的紧绷,全身的肌肉因为用力而绷起。扎克不得不移动着插在对方前胸的手来配合这个男人的扭动。

    如果大家把治愈的过程当做受伤过程的反转,就能想到,这个过程,并不舒服。

    当一切结束后,扎克收回手指,握住了脸色奇好、但一副虚脱样子的查普曼的下巴,左右掰动,打量着,微微一笑,“欢迎回来,皮尔斯警官。”

    然后敲敲手里的酒瓶,在查普曼惊恐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的眼神中,盘踞在车厢中的线状物,再次暴起,无数细小的线头从‘它们’依附的事物上抬起,冲向那小小的酒瓶中!(未完待续)

    ...

    ...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官术 宠魅 光明纪元 百炼成仙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最终进化 最强弃少 唐砖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