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杰森

    有了小小的耽搁,但扎克和本杰明还是在八点多的时候站到了那位证人杰森的家门口,应该是租的公寓。【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至于那个所谓的案发现场,扎克只是转了一圈就略过了,已经过去了四五天,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发现的了。

    扎克侧耳听里听屋内的声音,此时是个十分恰好的时间,晚餐后的调整刚刚结束,各式各样的真正夜生活就要开始。主人还没来的急出门,吸血鬼按响了门铃。

    “找谁?”门没有开,扎克可以听到就在门背后的呼吸声。

    扎克凑近了猫眼,眨了眨眼,然后抬起头,四处张张望起来。

    门后的声音重复一遍,“找谁?”但扎克已经弯下腰,在地毯下摸出一把备用钥匙……不得不说,这对独居人来说,这是个好习惯。而吸血鬼毫无道德底线的滥用了这一点。

    在扎克把钥匙插入门锁时,门开了。

    二十几岁的杰森看起来是个很壮实的小伙子,他按着门,瞪着拿着自己备用钥匙的家伙,“你们是谁啊!干什么……”

    扎克撇着嘴一手直接推开杰森,自顾自的进了房间,随手把备用钥匙丢在门边柜台上的杂物篮里,随意的翻了翻篮子中的事物。

    “嘿!你干什么……”

    刚上前的杰森又被走近来的本杰明推开,被他高出半个头的本杰明看了杰森一眼随手关上了门。

    扎克从篮子中拎起一把车钥匙,对着杰森晃了晃,“你的车?”

    这里的位置处在后湾和派斯英过渡区的东边,已经很靠近奥吉尔,并不是扎克市侩,而是现实。扎克不觉得一个住在一间小公寓中的年轻人有能力支付一辆跑车。

    杰森上前直接夺过了扎克手里的钥匙。语气中已经带了愤怒,“你们是谁!”他看了一眼已经走到卧室中的本杰明不敢去阻止,走向了家里的电话拿起了听筒,瞪着扎克,“你们马上离开!不然我报警了!”

    “报吧。”扎克笑着没有理睬,继续在别人的家中四处打量着。

    这是间风格诡异的公寓。并不是摆设、装修之类的,而是物品。沙发普通而陈旧,但是沙发垫却新而高级;小到没有餐厅,却有一张大理石餐桌;拥挤的厨房中,有着让吸血鬼皱眉的整套银质餐具……

    杰森还在等电话转盘咔咔咔的回转,本杰明拿着一叠照片走出卧室,朝扎克晃晃。杰森扣上了话筒,阴沉的瞪着两个人。

    扎克接过了照片,翻了几张。上面的两个人年轻男人笑的很高兴,似乎很幸福。

    扎克摇摇头,挑起一边眉角,看向了杰森,“我想我该说,节哀?”

    杰森冲到扎克面前,夺过了照片,紧紧握在手中。

    扎克带着伤感的笑容。“他有一张很好看的笑脸,可惜即使是最好的入殓师也无法重现这样的笑容了。”

    杰森瞪着两个莫名闯入自己家里。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戳破自己最大秘密的两个人,低沉的声音,“你们是谁!”

    扎克笑了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们?格兰德殡葬之家,同时。也是接受了怀特夫人的委托,调查他儿子死亡的真相的人。”

    杰森的呼吸在一瞬间紊乱,扎克顿了一下,“我想没什么好调查的了,你看来知道完整的真相。”扎克坐在了沙发上。“请理解一个悲伤母亲的请求,让我们赶快结束这件事好了。”

    扎克挥挥手,“开始说。”

    吸血鬼应该使用魅惑之瞳,但是出于某种原因,他没有。

    漫长的沉默中只有本杰明不耐烦的四处走动声和杰森的呼吸声。本杰明在避免坐下,以免犯困。扎克几次想拉住绕圈的本杰明,但是想想,还是算了。能够制造出一种压迫的气氛,也不错。

    “没有什么好说的。”杰森的目光跟着本杰明在公寓中转动,最后落在了坐在自己沙发上的扎克,依然压低了声音。

    扎克抿着嘴,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好的,那么我们可以交差了。”他站起,对着杰森微微一笑,“我只用告诉怀特夫人,她所熟知的儿子的人生,只是一个谎言,就像他们的家族企业,精致、坚实的橱柜。”

    “这样至少能够解答怀特夫人发现自己儿子性格转变的疑惑。”扎克朝本杰明示意一眼要走了,又看向了杰森,“所以他死亡的真相,在这整个人生的谎言之下,真的不那么重要了。”

    吸血鬼并不是在把话题往某个方向引,而是在刺激某人的心。

    虽然爱丽丝看到的东西不多,但已经可以确认杰森的证词是谎言。吸血鬼是玩弄人心的大师。有了本杰明找到的照片做证明,已经知道了不管是怀特夫人的儿子,还是眼前的杰森,都生活在被动的谎言里。既然人生已经在谎言里,那么死亡被埋葬在同样生活在谎言里的人的在谎言中,也就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吧。

    如果照片中的笑容是真的,那么这将构建成最尖酸的讽刺。

    本杰明似乎没有接收到扎克的示意,依然在踱步,被扎克无奈的拉过,走向门口。

    “不!”杰森突然冲到了扎克面前,堵住门口,“你不能告诉怀特夫人!你会毁了他的人生!”

    扎克一耸肩,“他已经死了。”拨开了并不瘦弱的杰森,“谈不上毁与不毁。”

    杰森执着推掉扎克握上把手的手,再次站回堵住两人的去路,他瞪着扎克,紧抿着嘴唇。

    扎克做出了个无奈的表情,“你能讲点理吗?”扎克卡在了真的准备暴力突破的阿尔法面前,无语的看了一眼本杰明,再次对向杰森,“我接受了委托,必须要对怀特夫人交待些什么,要么是她儿子人生的真相,要么是他死亡的真相。”

    扎克露出了一丝笑容,直视着杰森的双眼,“你来选一个吧,哪一个呢?”

    吸血鬼拷问人心的直视没能持续太长时间,他就狼狈的被阿尔法扯到了一边。阿尔法拉着吸血鬼在这间不大的公寓中晃了一圈,最后皱着眉推着扎克进入了浴室,关上门。

    “那么多废话干什么?”阿尔法压低了声音,皱着眉不耐烦的问,“直接用魅惑之瞳不是更快。”

    扎克理了理被本杰明扯皱的衣服,不满的皱皱眉,眼中有些疑惑的看着本杰明,“本杰明,这是个十分小的群体,布雷克.斯通会出现在里面的可能性,难道你没有想到吗?”

    本杰明愣了愣,他确实没有想到,阿尔法的思维似乎受到了什么影响。

    西区最上层的圈子,吸血鬼已经在昆因夫人面前暴露了太多,布雷克也是个十分聪明的年轻人,加上这个小群体的特殊紧性,这不得不让扎克在对任何可能相关的人使用魅惑之瞳时多加小心。

    浴室外,传来了开门声、关门声、锁门声,然后急促跑路声。格兰德的两兄弟相互看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推开浴室的门,杰森的身影当然已经不在了,公寓的钥匙和那支他支付不起的车钥匙一起消失不见。扎克站在了窗边,等了片刻,杰森开着车出现在街道上,刺耳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声响起,很快就没了踪影。

    本杰明终于接收到了扎克的眼神,暴力的扯掉了门锁。

    好吧,这情况也不算坏,跟着就好,只是吸血鬼完全无法预测会发现什么。

    “你最好别跟丢了。”扎克在上车后抿着嘴角,看了一眼皱着眉的本杰明,也皱起了眉,“你怎么了?你看起来,有些,不在状态。”

    本杰明发动了货车,摇摇头,却没有开动,“我不知道。”停顿了一会儿,他直接转身,壮硕的身体在座位间挤到后座上,“你来开,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扎克的眉皱的更紧,但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解开了安全带挪到了驾驶座上。等本杰明侧着头闭上眼,才发动车子。

    回想一下今天本杰明干了什么。上午是正常的葬礼前准备,下午进行葬礼,马修和扎克去陪少女们了,事务都是由本杰明和露易丝操办的,晚餐后就和扎克出来了。本杰明似乎在一直刻意不让自己停下来,避免显得懒惰,难道现在是真的累了?

    扎克决定回程的时候,去催促一下沃尔特的样本分析进程。

    “他在往哪儿开。”货车开出了十分钟左右,本杰明的声音就在扎克的脑袋后面响起,在这辆老货车的发动机和各种机械零件的运转轰鸣下,阿尔法能休息就怪了。本杰明不耐烦的掰弄着手指,如果之前只是‘不再状态’,现在就是明显的焦躁了。

    扎克看一眼车窗外逐渐稀落起来的建筑和前方逐渐清晰起来的树影,“派斯英继续往西北方,我们就要进入纽顿的边界了。你还好吗?你是疲劳,还是兴奋,我感觉不出来。”

    “我也是。”本杰明在后座上不停的调整着姿势。

    刺耳的摩擦声响起,扎克脚下的刹车被踩到底。调整姿势的本杰明没有意外的前扑,半个身体卡在座位之间,“你干什么!”

    “吸血鬼。”扎克冷着脸,看着普通人目力无法触及的远处,杰森的车完全没入树林中,“你的半个始祖,冈格罗(隐秘联盟中拒绝文明的氏族,拥有变形能力)。”

    阿尔法的皮肤瞬间布满本杰明的身躯,深棕色的瞳孔收缩,但是他唯一看到的是就是在树梢掠过消失的蝠影。(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最终进化 宠魅 火爆天王 唐砖 官术 全职高手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修真老师生活录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