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家

    扎克的手在空中立着,没人上前。【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都说了,现在不是时间,聊天正欢乐的服务员可没有什么自觉。两杯咖啡意味这小费就一块钱而已,即使是奥吉尔街,大家还不至于这么绝望。

    扎克有些尴尬,布雷克勉强的笑笑,在咖啡杯下压了一张钞票站起了身,“我也要回去了。”

    扎克看了看杯子下钞票,撇撇嘴也站起了身,不知道哪个好运气的服务员会来收杯子。

    “我在附近晃晃,等本杰明。”出了餐厅,扎克对布雷克笑着说,算是告别。布雷克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小跑着原路返回,经过之前涂鸦的少年,笑着挥挥手。

    扎克看向布雷克离开的方向,等了一会儿,慢悠悠的吊在了后面。扎克并没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去处,所以他还是准备会杰森的家等。当然,顺便在杰森的家中多翻翻,扎克需要更了解这个极有可能成为反-社-会-分子的人。

    看着布雷克的车离开,扎克转过了街角,往杰森家的公寓楼走去。

    一个穿着帽兜的人低着头,迎面走来,他的双手插在前兜中,鼓鼓囊囊的。

    扎克似乎可以感觉到对方衣物下冒出的汗,在这样明媚的阳光下,穿着套头衫还警惕的低着头,这家伙不能更可疑了。

    扎克在经过他的时候突然叫了一声,“啊!杰森,你回来了。”

    对方全身一颤,惊讶的回头,当然,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双赤红的双眼,扎克笑着说。“跟我走吧。”

    然后这个家伙没能有什么反应,就被扎克一把搂住,脚步跌跌绊绊的转身,被吸血鬼挟持的着,进入了杰森家所在的公寓。

    重新回到杰森的家,扎克并没有发现什么物品被翻弄的痕迹。那个被搂在身边的人。刚反应过来自己莫名其妙的跟这一个陌生人回到了刚离开的地方,正要挣扎。

    “你从这里拿了什么?”扎克按住了对方正要转身离开的身体,捏着他的下巴对着自己的眼睛。

    短暂的失神后,他的手从前兜中伸出,几团揉皱了的纸张被握着手中。

    扎克的视线却没有在看对方手里的东西,而是喃喃的说了一句,“一点点就好。”

    然后温柔的旋开了对方帽兜,对着脖子轻轻的啄了一口,就一口。扎克一点也不贪心。

    只能一口,扎克的自制力在牵扯到自己的人身安全时候,十分高。虽然昨夜看到的冈格罗十分年轻,但是吸血鬼就是对血液极度敏感的异族,发现一个人的血液少了一些,还是很容易的。

    扎克为了保险,按着对方的后脑勺朝墙上‘轻轻’一推。

    “嗷!”

    “你摔了一跤。去找点东西包下吧,现在是夏天。你可不想感染了。”扎克看着捂着鼻子的指尖有血液渗出的家伙,贴心的提醒着。

    这可怜的家伙四下张望了一下。直接冲进了浴室,片刻,哗啦啦的水声就响起。

    扎克捡起了几团掉落在地上纸团,展开,是传单,‘找到你内心的力量。像男人一样战斗!’然后是地址和时间。

    扎克挑起眉角,因为地址就是那个会让人怀疑存在意义的、在派斯英边上的小汽车旅馆,【派恩休息站】。

    “105号房间。”扎克挥挥手里的传单,“这就是招募地点吗?”

    “你在说……”脸上血迹和水迹混合着的家伙刚转过头,双眼中的视线就被红色占据。“是,是的。”

    扎克看着对方糟糕的脸,摇摇头,“继续清洗,你看起来真恶心。”

    对方呆愣的点点头,转回了头,但是视线被锁定在洗脸台上的镜子里,那两点赤红中。

    “你是来收回这些传单的吗?”扎克看着镜子里,机械的清洗着自己鼻子的家伙,问。

    “是。”

    有个悲伤的故事是这样的,从男人身上取了一根肋骨来对付男人,扎克有点飘飘然了。

    “为什么?”

    “有人盯上了杰森了,我们不能让他把人引到我们这里来。”这说的应该就是格兰德了。

    “这就是‘搏击俱乐部’么?”

    镜子里的人一愣,瞪着的双眼和扎克赤红的双瞳重合。

    扎克皱皱眉,然后一挑,莫名的说了一句,“我们不谈论搏击俱乐部。”

    对方扭曲的鼻子下,嘴巴一咧,居然对着扎克笑了一下。

    扎克撇撇嘴,冈格罗倒是下了一番功夫。变形能力是麻痹猎物的能力之一,或许圣主真如圣典上说的那样公平,冈格罗的魅惑之瞳就没有托瑞多那么强大,它更像植入意识中的一个反射,就和扎克常用短期记忆让人决定信任他吐露心声一样,条件对上了,就自然生效。

    只是这反射太原始,冈格罗无法像托瑞多那样自己虚构激活的条件,比如逃账。也无法像托瑞多那样进行后续引导的对话。

    扎克倒是可以覆盖这无聊的反射,但是破坏了冈格罗的魅惑之瞳影响,会暴露自己。在隐秘氏族中,只有被称为疯子的‘莫卡维’拥有和托瑞多一样的魅惑之瞳,而那精神有问题的家伙从来都被束缚在隐秘联盟的最深处。

    暴露自己一点也不划算,扎克摇了摇头,“这些传单被在哪里分发?”

    “一些酒吧。”

    扎克挑挑眉,“你是什么人?”他突然对这个家伙有了兴趣,“为什么你加入了,呃,你知道的。”

    “我……”对方的脸上有了一丝悲哀,“我丢了我的工作,我……”

    扎克挥了挥手,没了兴趣,反正一定是明显对生活有所怨对的家伙。这其实是个招募十分松散的组织,只要第一份传单被人发出,每一个人都会找到和自己类似的家伙,拉入这个不能说的俱乐部中。

    扎克把传单揉好塞回了对方的口袋,“今天晚上,有人会出来发传单吗?”

    “不知道,我们要等老大的安排。”

    “这个老大。”扎克挑挑眉,“他是谁?”扎克又一挥手,“算了。”名字一点意义也没有,而且这家伙恐怕也不知道,“告诉我几个你们常去的酒吧。”

    扎克记住了几个名字,“你可以走了,你没见过我。”

    鼻子上好笑的贴了两个创口贴的家伙走出了杰森的家,扎克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开始在公寓中随意乱看起来。

    扎克按下了电话的答录机,在卡带的转动声中走到了卧室。本杰明昨夜的情绪被不明的东西影响,卧室中一片狼藉,扎克撇撇嘴看了一下,除了被拉开的抽屉外,似乎也没什么可以翻的。而且昨天的照片已经杰森带走,扎克连想拿一张撕下一半给怀特夫人交差都不行。

    扎克拉开了衣柜,衣物倒是没被本杰明糟蹋,堆的很满但很整齐,有和奥吉尔街上的青年们一样的廉价衣物,也有明显是为了特殊场合的礼服,也有明显他支付不起的衬衣、夹克、外套。扎克熟练的翻着商标,好坏,他全部认识。

    至于他是怎么认识的,并不是吸血鬼真正购买了什么,人来人往又到处是镜子的商场,吸血鬼是要尽量避免的。是扎克的裁缝,那位读心人,会在画设计图的时候解答吸血鬼心里的好奇,那些细节的灵感来自哪个设计师。

    “杰森,我是布雷克,你在家吗?怀特的事情我很难过,我现在过去找你。”

    答录机中,最近的几条没什么意外的都是布雷克留下的。

    扎克走出了卧室,又去了浴室,打开了洗脸台上的镜子,看着杰森的药物储备,刚才在那个可怜人找纱布的时候扎克就注意到了,杰森的药柜里药物少的可怜,被堆满的是各种保养品。爱惜身体,是个好习惯,不过吸血鬼是一个也认识了,他不需要。

    “杰森。”一个陌生人的声音,“这就是你生活的世界,你连他的葬礼都没能参加。”

    扎克关上了柜门,挑挑眉,这家伙居然不自我介绍,太可疑了。扎克看了看时间,就是他昨夜和本杰明来之前。

    “你知道该来什么地方。来吧,你需要宣泄,你需要找到你内心中强大的那一面。我们知道,你不是娘们。”

    扎克扯扯嘴角,在餐厅中那张和突兀的餐桌边晃了一圈,他发现杰森为了这张明显和公寓风格不合的餐桌还挪动了沙发。

    扎克又绕着沙发走了一圈,茶几前的壁柜中有本突出的书,扎克随手抽出翻了翻,居然是菜谱。上面还有一些笔记,一勺糖被画去,被改成两勺,‘他喜欢糖’。

    放回菜谱,扎克又走到厨房,在冰箱中看看,似乎菜谱中需要材料都备有一份,扎克拿出来闻了闻,时间有些久了。拉开了垃圾箱,里面塞满了披萨盒。

    “杰森!你被开除了!你已经迟到三十分钟了!我根本就不该雇你这种人!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屁股卖太累!婊子!别指望我给你这个月的工资!也别让我看再到你!”

    扎克侧头看向电话的方向,吸血鬼的视力可以看到时间,不过是怀特死亡的第二天早上。

    扎克抿抿嘴,好吧,巴顿市的风气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圣堂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煌 神座 重生小地主 首席御医 醉枕江山 网游之天谴修罗 最强弃少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