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约翰

    有时候真的需要的感叹事情的发展方向。【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当詹姆士以‘太晚了,没车,回北区太远’为理由也要留在格兰德过夜的时候,径直跑到了他自认为属于他的房间。

    然后没过多长时间就一脸阴沉的跑到在后廊上再次等待的扎克面前,“韦斯在我房间里。”

    格兰德的家务只有爱丽丝一个人做,所以格兰德虽然有很多房间,但没有意外的话只会有一间空房。显然今天的格兰德并没有期待会有客人留宿,扎克只是感到好笑詹姆士的表述,‘我房间’,挥挥手,“你可以去汉克的房间,他最近都不会回来。”

    詹姆士又想起了让他厌烦的事情,扯扯嘴角,“我去马修的房间。”转身走了。

    扎克笑着摇摇头,继续坐在了后廊的长椅上,歪着脑袋看星空。

    等待一直就不是扎克的强项,虽然和平时格兰德之家的日常么区别,都是无所事事。但是有目标的无所事事让吸血鬼有种浪费生命的感觉。

    奇怪么,这种想法?这样想就简单了。人会挂的,死亡就是‘目标’,活着的时候无所事事就是浪费生命。恩,然后,看看扎克,这家伙没有‘目标’,他的生命是永恒,所以平时不管干什么都和浪费没有一点关系,他有的是大把的时间。⑨≯长⑨≯风⑨≯文⑨≯学,w@+x.

    给这大把的时间中加一个‘目标’,现在的扎克干什么都有种不务正业的感觉。恩,就是这意思。今天晚上,扎克整个人都被这种感觉纠缠着,让人不爽。

    格兰德前的土石路上传来车轮碾压的声音,扎克侧过头,看着后院的入口处。疾风家的小面包车在夜幕下到了。

    开车的是‘萤火’。

    可能是心情的原因,扎克抿着嘴,“那么多人可以带,你却带了这一个。”

    车里只有两个人,没有柯登的搀扶,丝贝拉自己的行动也挺流畅的。推开了车门,拿着肩上的披风,看了眼扎克,“你还能期待什么,帕帕午夜的血亲后裔(萤火是报丧女妖的后裔,第一位报丧女妖是帕帕午夜的妹妹,第六卷)就那么几个。”丝贝拉下意识的看了眼格兰德二楼,是爱丽丝房间的方向,“你应该感到幸运。他还愿意来格兰德帮忙。”

    扎克看着从座驾上推开车门下来的印安男人,对这个从来都没有正式认识过的人侧侧头,“安静点,大家都睡了。”

    男人关车门的动作一滞,眼角一抽,扎克的意思是,‘即使你又来了,也不代表你被允许和爱丽丝见面’。

    男人深呼吸。压住了情绪,缓慢轻声的关上车门。

    “扎克。”丝贝拉的心情似乎也不怎么好。“你如果真的想要我们帮忙,就友善一点,我们并不欠格兰德任何东西。”

    “那请提醒我一下,帕帕午夜最初是怎么知道联邦还有这么一个东边小城市的。”扎克仿佛要延续早上对印安人的恶意,毫不退让,“丝贝拉。你欠很大。”

    丝贝拉的脸阴沉下去了,不再看扎克直接踏上了后廊拉开了楼梯间的门,“办公室还是我房间。”

    又一个我房间,为什么每一个在格兰德住过的家伙都认为格兰德的房间是属于他们的。可能是格兰德奇特的成员构成注定它比起某些人认定的家,更像一个聚集各色人的旅馆吧。

    算了。不要纠结这个问题,扎克扯扯嘴角,“办公室。”

    扎克习惯性的留在了最后进入,前面的印安男人在进门前突然转头,皱着眉说了一句,“约翰,逗。”

    扎克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叫他约翰就可以。”丝贝拉在前面走,没有回头,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他放弃了原来的名字。”

    扎克理解了,点点头,回应着对方早就知道的称呼,“扎克。”

    刚进入格兰德的办公室,丝贝拉有些惊讶,和上一次看到的样子差了太多。丝贝拉坐在了办公室前,语气不善,“你早上不是在乱说,你们真被洗劫了。”

    不过他的注意力马上就被桌面上摆着的录像带吸引过去,“就是这个么。”

    扎克点头,坐在了办公桌后,弯腰提起了一台笨重的机器,“还有这个,整套。”

    丝贝拉脸上有疑惑,詹姆士通知她来的时候说的并不详细。不用详细,听到帕帕午夜这几个字,丝贝拉就一定会来。

    扎克开始快速把之前和韦斯詹姆士对话转述给丝贝拉。

    扎克不想浪费时间。在吸血鬼的心中,应对计划要在本杰明回来之前讨论出来。按照以前每次聚会的时间,午夜过后,本杰明就会回来了,扎克需要抓紧。

    “慢一点。”丝贝拉对扎克的急促语速很不满意,“这些设备是你自己买的,帕帕午夜怎么确保这东西会到格兰德这里?”

    “我运气太坏。”扎克拉扯着嘴角,不太想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如果深究,那就意味着主使的帕帕午夜,预知、掌握了格兰德的一切!哪怕是某个格兰德成员突然脑热的购物欲,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

    如果说泰迪和梅尔和韦斯和詹姆士和格兰德,这一长条的关系还能被当作是因为泰迪的告知而被本就擅长阴谋的帕帕午夜推断出来。一时决定的购买欲帕帕午夜是怎么知道的?太过了。

    记得吗,当时的格兰德会去老梅尔那里买东西,并随便送给麦迪森打字机是谁因为谁?是因为马修的突然提议。是的,帕帕午夜绑架到一半被阿尔法救回来的幼狼马修。

    为了和阿尔法的友情,吸血鬼扎克,真心不想去碰这个部分。

    丝贝拉却和约翰相互对视着,不停交换着眼神。巫师的眼神交流影响不了扎克,扎克快速的推进转述进程。

    “……他想要本杰明交换泰迪。”说完所有,吸血鬼才有空闲为自己到上已经算是宵夜的‘酒’。“这不可能。”扎克看了丝贝拉一眼,“通知你来是因为和帕帕午夜有关的事情,我一定会拉上你,是你欠的。”

    扎克晃晃酒杯,“现在我知道了全部内容。”扎克莫名的笑了笑,摇摇头。“不能说我是对的,但你应该有自觉,你的作为再次给格兰德造成麻烦了。”

    扎克看着丝贝拉,他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不是丝贝拉的香料,就不会现在的事情了。本杰明确实在变强,好事?阿尔法除了变懒,和吃的更多来适应二次发育外,现在一点好处都还没有发现。麻烦已经来了,还是帕帕午夜级别的麻烦!

    不过这到底是不是扎克的真心,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到更像是吸血鬼对印安巫师恶意的惯性延续。

    “你想要直接把香料给帕帕午夜么。”丝贝拉看着扎克,问。

    “给出一个我从来就没好感的东西,换回一个无辜的孩童,简单的决定。”扎克回答。

    “不行。”丝贝拉立马否定了扎克的简单决定。

    “理由。”扎克抿口宵夜。

    “如果你相信我,就不要香料交给帕帕午夜。”丝贝拉神色平静的说。

    “我不相信你。”扎克直接给了回应。毫不留情,“但是我相信。如果我把香料给了帕帕午夜,他一定会用在自己的‘战士们’身上。”

    ‘战士们’?所有狼人、阿尔法,都是帕帕午夜的战士,在四个世纪之前的战争中。之后么,战争结束了,联邦**了。战士们失业了,自由的传承去了。本杰明,哦,本杰明是传承的很糟糕的一支狼人部族,事实就在格兰德。

    那么现在真的没有战争了吗?问问圣主信仰下那些消失在联邦。导致地狱之门开启的‘上面’那些家伙吧;问问在中部消失的吸血鬼隐秘联盟吧;问问不停在屏幕中跃迁地点的帕帕午夜吧!

    帕帕午夜现在就没有阿尔法战士了么?

    “你不想让帕帕午夜在他的阿尔法身上试验这种‘神奇’的香料吗?”扎克眯着眼,看着丝贝拉。帕帕午夜现在的阿尔法啊,我们不就认识一个吗,瑞文奇.疾风。

    当然了!扎克不是一直在强调吗!他不信任那香料!不管什么事实摆到他面前,他都不会相信!在一切和异族相关的神奇事物中,吸血鬼只相信血液!这是本能!

    丝贝拉不说话了,低着头沉默着。

    这样的场景,扎克不久前才经历过一次,送昏睡的本杰明和‘瓦尔米娜’到丝贝拉家时,本应该立刻反驳扎克的丝贝拉也是这样。怪不了扎克疑心病,丝贝拉的表现实在可疑!

    让人焦躁的沉默持续着。

    “我不想。”打破沉默的居然是约翰。

    “约翰……”丝贝拉反射性转头的开口,却被打断。

    “没有关系。”约翰看着吸血鬼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继续,“你不需要信任我的香料,因为我也不信任你。”

    扎克看着这位和丹尼撞脸的真正‘萤火’,“你的,香料。”

    “是。”约翰看着扎克,没什么表情,“我制造了这东西,材料、配置、功效,所有东西都是我创造的。”约翰看了眼丝贝拉,“这就是为什么丝贝拉留下的巫术笔记中关于它的描述很少,她对香料的作用也不清楚的原因。因为丝贝拉也不知道。”

    扎克皱起了眉,视线在丝贝拉和约翰两人身上来回转移。原因很简单,丝贝拉离开时离开时,给格兰德留下了巫术笔记这种细节他居然会知道,这两个家伙的关系十分不一般!

    别想歪了。

    “你需要知道的只有两点。”约翰也皱起眉,敲了敲办公桌面,将扎克来回游走的视线固定到自己身上,“我所做的所有事情,一,为了保护我的妹妹,爱丽丝;二,研究帕帕午夜,复仇。”

    扎克挑起了眉,还是转移了视线,看了眼丝贝拉。思考了一会儿,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丝贝拉解释香料是为了格兰德变强大的理由那么牵强,扎克当时在巴顿过的十分自在,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危机,根本就没有强大的理由。

    现在看来,这不过是丝贝拉一时想出的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是爱丽丝!巫师不信任吸血鬼,对阿尔法的信任因为历史原因,还有那么一点。爱丽丝身处这样的家庭中,不过是在两个坏选择中选比较不坏的那一个!

    这才是本杰明得到香料的真正原因!

    然后就是丝贝拉在帕帕午夜事件结束后的立刻离开。‘研究帕帕午夜’,约翰刚说了,丝贝拉是在接连失去两个儿子后,去向专家求助了!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丝贝拉会和约翰一起作为恶魔的交换人质回来了!

    扎克晃了晃了脑袋,这思考是走神,对眼下的事情没有帮助。扎克恢复了皱眉,看向约翰,“我还没有听到为什么我不能把我不信任的东西交给帕帕午夜,省去所有人的麻烦,交换回一个小孩儿的原因。”

    “因为你给他了,也不会有用。”约翰看向扎克,“你给帕帕午夜香料,他就一定会再要阿尔法,本杰明本人。”

    扎克的眉皱的更深,“你是想告诉我,本杰明是那香料唯一有效果的阿尔法吗?”扎克莫名的笑了一声,“这真……”

    “别往你们格兰德身上贴金了。”约翰沉着脸,打断了扎克,“我在丝贝拉的叙述下,重构了瑞文奇成为阿尔法的全过程,帕帕午夜现在的阿尔法,和联邦现在大陆上所有阿尔法都不同,更容易被操控、没有传承后裔能力。我的香料,对它们这些阉割品,没有任何效果。”

    约翰说完,怔了下,脸色改变看了向了丝贝拉,低低的说了一句,“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丝贝拉只是抿着嘴,摇摇头,没有说话。

    扎克皱着的眉已经完全松开,但视线却停在了自己靠向嘴边的酒杯中。

    约翰话中透露的,他居然能够解构帕帕午夜的制造阿尔法的方式。加上韦斯之前引用的帕帕午夜的话,帕帕午夜被自己造物的进化惊艳了。扎克开始意识到这位爱丽丝的亲哥哥十分强大!

    抛开这些再次算是走神的思考,扎克已经被说服了。

    本就不打算为了一件只是开始于无聊找事做的事件中,让格兰德损失任何东西的扎克放下了酒杯,“那么约翰,你已经否决掉我的提议了。研究帕帕午夜的你,该说说你的提议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宠魅 火爆天王 百炼成仙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