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审讯室

    “这是当然的!”

    刚站起的扎克,又被寇森按回去,“兰斯已经给我说过了,你是主动来的。【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寇森在给詹姆士打眼色,“你是提供证据的证人,我们当然知道你是无辜的!”

    当不当然,看詹姆士阴沉的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寇森已经在极力的转换表情了,但是是怎么看怎么怪,指着某个方向的房间,“我们去隐秘一点的地方说话怎么样……”

    这个地方是审讯室。

    不过寇森警探既然用了这样的表述,扎克自然也不会拒绝,跟在两人身后。

    进入之前,詹姆士极其隐蔽的看了扎克一眼。扎克回了个意味不明的笑。

    然后,在踏入封闭的的只有一张桌子、三张椅子的审讯室中时,扎克侧身,对着占据半面墙的镜子,侧侧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微笑着,“够隐秘的。”

    詹姆士低着头,盯着镜子中的吸血鬼的影像,看不到表情。

    寇森也看着镜子中的扎克影像。稍等下,这不是寇森想要看到什么,而是他太尴尬,以至于,不好意思看扎克的正身!寇森警探的神情有些闪避,指了指审讯桌前的椅子,“坐下吧,只是个程序,走一遍就好了。”

    镜子中的影像,久违了四个世纪的半身像,随着寇森背对着镜子坐下,开始扭曲、模糊,最后消失不见成为空白。记得托马斯.冈格罗说的么,这个由圣徒茜茜给予的新技能,很难。即使使用者是托瑞多。

    但当然,扎克没有任何反应。在詹姆士终于从镜子上转过的视线中,安然坐下,朝詹姆士微微挑眉。意思是——‘我只能维持这么点时间,你看着办。’

    现在的情况。相当于两个警探的相互妥协。

    直接教训詹姆士,给扎克解开手铐的寇森警探,最初显然是想要直接放扎克走的。东南部的一件没头没尾的乌龙案,和大能的线人格兰德的主人,选择哪边十分容易想。

    但扎克还在这里,还坐在了审讯室中,这代表至少,寇森警探认可了詹姆士‘抓捕’扎克回来的动作。他的话说的好听。‘提供证据的证人’,‘走个程序’,但扎克有自知之明,自己就是现在最大的嫌疑人。

    这个转变过程,扎克其实‘偷听’的一清二楚。

    当扎克随意评判詹姆士桌上的照片,而两位警探在卫生间时,詹姆士在搭档兼前辈的寇森的愤慨教训下,反抗了这么一句话——

    “你有更好的处理方法?!‘将军’给的压力你不管了?!放他走,这案子就没了!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毁了和格兰德的线人关系。你也要送上你和‘将军’的关系?!”

    这里有一个关键的地方,‘将军’给的压力。请回忆一下,凶杀组的这两位警探。是怎么知道这件根本没有走正规程序、被警方刻意忽视的东南部案件的?詹姆士对扎克说过了,是‘将军’向寇森打听情况的时候。

    关于‘将军’这个人,我们知道他说的话、干的事业,我们还需要清醒的认识到一点——当东南部的固有偏见被查普曼利用,以谋死获取利益的事件发生后,‘将军’干了什么?他在自己的酒吧前立起了彻夜不灭的霓虹招牌!在被灰暗笼罩的东南部,弄出一块明晃晃的地方!深意,请好好想想吧。

    所以,各种方面。都不要小看‘将军’!

    这就是‘将军’给寇森的压力,如果警方不能保护东南部。‘将军’凭什么要背上一个线人的名头,为警方做事。凭我们这里死了人你们不管么?!

    詹姆士的妥协。就显而易见了,扎克现在双手是自由的。

    两封信被摆放在金属质地的审讯桌上,寇森正皱着眉头仔细

    在卫生间的时候,詹姆士已经说出了两封信的由来,包括扎克对认识信中人和写信人的否认。

    这个仅仅被表述为‘程序’的审问,非常难走。

    看完信的寇森沉默了,他不想更多的得罪格兰德,所以他不准备开口。詹姆士也不说话,只会时刻隐秘的侧头看后面的镜子,身体的姿势也诡异的靠近寇森,仿佛随时准备干些什么……大家懂的,比如寇森突然回头,制止的人只能是詹姆士。

    审讯室内有些尴尬。

    扎克本是等待的轻松表情突然改变,目光越过对面的两个警探,看向了镜子。

    审讯室中标配双向镜后,一个中年人男人和一个干练的矮个女人端着咖啡杯,板着脸站到了后面。

    是寇森和詹姆士的老板——凶杀组组长,和,警局的老大——科隆局长,这两位的目光透过双向镜面,看着审讯室中三个沉默的人,脸色越来越阴沉。

    扎克没有透视的能力,但是多出了两个渐变的心跳还是可以听出来。扎克转开视线,思考了一会儿,临时间,想到了一个或许会对所有人有利的决定。

    扎克这个证人、嫌疑人双重身份的吸血鬼,居然是这间审讯室中先开口人。

    “这里没有其他人。”扎克侧头挑挑眉,敲了敲金属制的审讯桌,“很隐秘,没人打扰,让我们来说些实在的话怎么样?”

    双向镜后面两人的心跳变了,室内的两个警探也一样。

    “寇森警探。”扎克看向寇森,“兰斯警……”扎克的手在面前挥过,抱歉意味的笑笑摇头,“说了要说‘实在的话’的。”扎克看了眼詹姆士,改变了称呼,一点不大,不过是正式的姓氏加职位,变成了名字而已,“詹姆士有没有对你说过我收到第一封信的情况?”

    寇森看了一眼詹姆士,看来情况不算太坏,自己的搭档和他的线人的关系,还没有完全破裂。摇摇头,“没有。”

    “我知道,这听起来会很糟糕。”扎克带着无奈的笑容。“我不认为有人会给我写信,而当着詹姆士的面忽视了这封信。”扎克看着詹姆士。“让今天再次来格兰德与我对峙的詹姆士,产生了是我刻意隐瞒信件的印象。”

    “你不是么?!”詹姆士阴沉着脸,然后被自己的搭档瞪了一眼。

    “不是。”扎克抿抿嘴,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寇森,“但,我并不后悔这样的印象,不论詹姆士怎么认为。但事实是,昨天我看过第一封信后,思考了一晚上,是否要将这封信告知詹姆士,以让案件继续下去。”

    “事实就是你没有!”詹姆士追击着,自然的,继续被自己的搭档瞪。

    扎克朝詹姆士挥挥手,“你有给我机会吗?”扎克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突然说出不需要出现在这个审讯室中的话,“比夏普夫妇来格兰德安排葬礼。我正在陪同比夏普夫人安排必要的事宜,你想让我撇开他们,去和你聊天么?”

    扎克听着来自不同人心跳变化。知道目的达到了。

    恩,当举行严肃的会议时,男董事和女秘书突然说起昨夜深夜一起听到了怪声而被惊醒。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这个感觉。感受一下。

    詹姆士的脸更阴沉了,因为寇森不再瞪他了,而是用诡异的眼神瞄了詹姆士一眼。

    “而且,我甚至有些伤心。”扎克决定把这感觉更往前推进一点,“你从本杰明手里抢过了我还没有思考清楚,是否要告诉你的信。”扎克摇摇头,“我不想说你越界侵犯格兰德**的话。我们的关系高于这种小事……”

    詹姆士的脸越发阴沉。

    扎克继续,“我伤心的原因是。你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我。”扎克满脸的无奈,“所以在你已经为我定罪。即将更让我难过,开口要拘捕我之前,我主动提出了,也算是我做出了决定。”

    沉默了一会儿,寇森皱着眉开口了,“什么决定?”

    “向更能够保持理性的警探解释。”扎克看向了寇森,微微点头。

    詹姆士唰的站起,就要冲出这间荒谬的审讯室、摆脱这诡异的对话!但,他刚一转身,看到镜子中只有自己一个侧身和寇森一个背影的镜面,握紧了拳头,下颚因为用力而扯出生硬的线条,只能对着空气挥一拳,又坐了回去。

    寇森皱着眉,用嫌弃的语气看一眼动作太大的詹姆士,“控制一点!”然后看向扎克,“你请说。”

    扎克真诚的朝寇森笑笑,“首先,我们需要认清一件基本底线。”扎克的手指在桌上点点,“我不希望东南部发生什么恶劣的事件,寇森警探,你应该明白的,我和‘将军’一样。”

    记得塞斯入狱事件么,寇森十分清楚格兰德一直在出力帮忙。

    寇森皱着眉,点了点头,这种事也不应该在警方的审讯室中被说出,但却是事实,是对他的提醒。

    “但事情已经发生,作为‘将军’的朋友,我相信你能理解,希望水落石出的想法,格兰德和‘将军’一样。”

    寇森不愧为老警探,很快明白了扎克表达意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能理解,我也知道你们格兰德有灰色职……”寇森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完,毕竟他还是警察,对这个地方有起码的尊重,“但是,如果你是想要自己解决,这想法还是错的!这种已经出现尸体的恶性案件,应该交给我们警察,而不是试图隐瞒。”

    扎克点头,‘说实在话’的对话开始了,“我并不是隐瞒,案件已经出现,我甚至是在詹姆士的通知下,才知道的。我真正的错误是犹豫。”扎克摊开了手,用了严肃的表情,“格兰德现在位置,很,危险。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你说诬陷。”寇森当然懂,格兰德遇袭的事件,他比多数人知道的要清楚,他的消息来源,既有警方,也有‘将军’,还有他搭档詹姆士这个岔进来的野路。

    扎克点头,手指点在第一封信的称呼上,那是涂改后的‘托瑞多’。

    “写信人的目标很明确。”扎克的表情依然严肃,看了詹姆士一眼,“我不知道詹姆士有没有分享过我告诉过他的某些关于我的,恩,私事。”

    注意,扎克在提醒,在话中埋入另外的意思。对象不同,将做出不同的理解。

    “‘托瑞多’,已经不会出现在我现在的生活中了。”扎克开始了,“我不想引起同情,但是我的身世、我现在格兰德的姓氏,来的并不平顺。作为私生子,我和本杰明,两兄弟,都不想对其他人提起我们的过去。”

    詹姆士紧皱起眉,他被提醒了,‘托瑞多’。一道裂口在他已经认定扎克是主谋的推理中出现——有没有可能,扎克是因为写信人点名了吸血鬼曾经的身份,而成为异族的案件,让扎克不想人类参与进来呢?

    这也是扎克的教育啊!异族的部分格兰德来处理,人类社会部分的内容,詹姆士来处理!教育确实分的够清楚,但我们也知道,这两方经常相互插手,也是没解了。

    寇森只是,抿抿嘴,是个人都有自觉,不能深问,“你是说,对方十分明确的在针对你。”

    “是。”扎克点头,“针对我的人,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有能够获取这种只存在老旧的历史档案中的人。”

    詹姆士的眉皱的更紧了,档案两个字被忽略了,他听到的是历史,知道托瑞多历史的人,谁?隐秘联盟、魔宴、巴顿的某个异族,更糟糕的情况,等不及的帕帕午夜开始在巴顿行动了!

    寇森却是先皱眉思考,然后展开了眉,脸色阴沉,“巴顿没有多少这样的人。”

    “对,很少。”扎克很高兴寇森跟着他的思路走了,当然,扎克没有表现出一点儿,反而越来越严肃,“但我同时也不认为,那些少数人,会去翻一个没有交集过的殡葬之家主人的老档案。”

    扎克组织了一下用词,“这针对是私人的,个人的,明确的。我唯一想到的可能是,我触碰了某个人,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于是他反过来这样针对我。”

    寇森看着扎克,思考着,拉长了声音,“我认为,你在说,某个特定的对象。”

    “我是。”扎克直接承认了,“这就是我最初的犹豫的原因了。”扎克也看着寇森,说着根本不会在吸血鬼心中留下一丝痕迹的谎言,“格兰德遇袭,报警后,我就对南区警方的警官说过了,我已经把我能说的事情全部说出。”

    扎克叹息了一声,挥挥手,“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我想你听说了,保密协议。所以不能说的事情,我只能抱歉。这对你们警方来说,是出了两具尸体的案件,对格兰德来说,或许只是某件事的延续而已,我不能违背某些事情。”

    意思就是,扎克如果将信给了詹姆士,追问起来,扎克不得不说出自己的推测,事件就和某人联系起来,扎克将破坏保密协议,被某人的律师围攻追究责任。相反,如果扎克不给,保密协议完整,自己也不会成为现在的嫌疑人出现在警局。

    扎克摇摇头,看了眼詹姆士,“我很遗憾我让格兰德处在这样的处境,即使我只想好好的为客户安排葬礼,麻烦依然找上了格兰德的门。”

    扎克听到了,占据半面墙的双面镜后,在短暂的交流后,离开了。

    这短暂的交流内容是这样的,男方对女方说,“赫尔曼的事情马上就要曝光,上面还想好好维护他巴顿‘功臣’形象,不要让这个案子再出来模糊焦点。让那两个家伙丢掉这案子,不要追了。”

    扎克思索了一下,这临时想到的决定,应该是成功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煌 神座 首席御医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网游之天谴修罗 最强弃少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