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汉克、伊恩

    格兰德午餐的时候,菲兹他们准时来了,开着一辆巴士就绕入了格兰德的后院。【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頂點小說,

    没错,是巴士。不是现在明黄-色-、被广告覆盖的巴士,而是充满时代感的老式巴士。回忆一下,某个被废弃的院落中,摆满了这样的旧巴士呢。

    只是这老式巴士的外表已经有些不同,原本龟裂暗红的漆皮,被新的涂漆覆盖。菲兹他们显然下了大工夫,拥有时代感造型的巴士外壁,被各路漫画英雄的涂鸦覆盖。

    漫展专车就这么盯着缤纷鲜艳的‘光环’,拖来了一车兴奋激动的宅男,出现在了这个南区死气沉沉的殡葬之家。

    格兰德后院中,除了一群人的嘈杂吵闹外,还出现了这样的对话。

    语气诡异的阴沉着的声音,来自詹姆士,“菲兹,你们从哪里弄到这辆车的。”

    “哦!”这兴奋的声音来自菲兹,“派斯英南边那个废弃的巴士总站!之前不是发生了些,呃,不好的事情么!对了,我记得看新闻上说,那里的案子不是你和你搭档寇森警探办的吗?!你知道么?那里要拆掉了,这些东西就被政府拍卖了!超!超便宜的哦!”

    大家想起来了吧,罗拉的公益项目,带着一群高中生去清扫的派斯英废弃巴士站。是了,帕帕午夜藏行尸和进行死徒契约的那个地方。

    扎克‘偷’听他人对话的恶趣味就到此为止吧。格兰德餐厅容纳不下这么多客人,所以后院中被搭了长桌,午餐就在后院进行。

    而扎克,没有参与、甚至露面这次的饯行午餐。扎克在办公室,好在格兰德还有一位最资深的成员在陪扎克,老汉克。

    “汉克。”扎克有些无奈的看着办公桌对面的老头。汉克已经为了格兰德利益做出‘牺牲’,扎克真心不想在现在为难他的,可是,有些事情扎克必须要有答案,“你到底要不要告诉我,‘格兰德’是怎么和伊恩是认识的。”

    扎克用了种奇特语气来说‘格兰德’三个字。这是为了区分,上一代格兰德和扎克自己。

    之前和詹姆士的对话,扎克不是提到了两个人吗?在战争还没有结束时,就已经来到巴顿、被放弃的托瑞多后裔——伊恩.安东尼,和整个人的存在,都是谜团的疗养院病患——利普。

    探究、处理事件有一条黄金法则,就是自问,这件事是否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

    就像现在,扎克有两个选择。

    丝毫没有头绪的去追寻谜样存在的利普。获取答案,这显然是‘能力之外’的事情,是浪费时间。或是,问眼前这个已经是家人怪老头,扎克自以为,这是‘能力之内’,扎克错了。

    “我们已经在这里坐干了一个小时了。”扎克叹息着摇摇头,出乎意料的。这居然也是浪费时间,“汉克。你不饿吗?”

    老汉克低着眼抬起,看了一眼扎克,再次低回去,不知道再看哪里。那满脸的皱褶,着实分辨不出眉心的那几道,是原本就有的。还是应景新添的。

    扎克抿抿嘴,“汉克,我们不需要坐在这里。”扎克的手在面前招招,是‘闻’的味道,“你能闻到吗?爱丽丝做了小羊排。你不想出去吃吗?”

    扎克在赶老汉克站起来、离开座位、离开办公室!

    这是个十分可笑的现状——扎克因为自己的疑问,把老汉克招来这里,提出了问题,现在,老汉克既不回答,也不回应自己是否会回答,就这么坐在他和上一辈格兰德一起手工制作的椅子上,一声不吭!

    回答问题的人还没有离席,提问的人怎么离开?这是个单纯的教养问题。而我们知道,扎克是有多么喜欢他的绅士属性。

    扎克在自己鼻子前扇动的手停止,无力的垮下,搭在桌子上,扎克放弃了,“好吧,汉克,让我们就这么做着吧。”扎克晃着脑袋,视线在办公室中乱飘,无奈的叹息着,“我们有的是时间。”

    自暴自弃的吸血鬼扯扯嘴角,随便的嘟囔着无意义的抱怨,“如果你想,我们可以在这里坐到永远。”扎克看都不看向面前的酒瓶,娴熟的给自己到着午餐,“你知道永远对我来说,是多么轻易的一件事……”

    “就是讨厌你们这种样子!!”洪钟一样的骂声,终于在沉寂了一个小时后,在这间办公室中出现了,老汉克终于开口了!

    扎克拿着酒瓶的手停滞了一下,在办公室乱飘的视线回到老汉克身上,动作回复自然,挑着眉,“你说,‘你们’。”

    扎克当然不会浪费这好不容易等来的开口,去确认老汉克为什么开口了。扎克需要的是顺着这话,要么走到死胡同,让老汉克离开,要么运气好的就这么获得想要知道的答案。

    “你是指我和伊恩吗?”

    “不然呢!”老汉克瞪着扎克吼叫,“你以为有多少吸血鬼会来这个破烂的小边城!”

    小边城是说巴顿市。巴顿在联邦的最东边,巴顿是从纽顿肚子里分割出来的。看看汉克的年纪,以他的生平对比这个只有五十几年的城市,他说破烂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这个表述很准确。

    扎克在意不是老汉克的表述,而是他的音量。扎克看了看老汉克身后,提示对方,一墙之隔的后院,有一群不知道吸血鬼是什么的无辜市民。

    老汉克本能的回头看一眼,然后重重的带着鄙夷的哼了一声,音量依旧,“怎么了?!敢到处说你们的‘永远’,不敢说自己的‘种族’了?!”

    扎克扯扯嘴角,这是明显的迁怒了,平静语气的提醒,“汉克。”

    老汉克挤着脸,哼唧几声,一挥手。音量总算是降下来了,“你想知道什么?!赶快问!我饿了!”

    扎克清空了杯中的食物,算是消解对老汉克彻底无语的心情了,“只用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接触到伊恩的。”扎克抬了抬手里的几张纸,“我需要确认一些时间点……”

    扎克的意思很简单,我想知道不是伊恩怎么被教科书式的封印在格兰德西区的墓地里的。那是上一代格兰德的事情,已然过去。扎克只想知道伊恩在巴顿市自由活动时的一些消息。

    但扎克的话被打断了,老汉克不耐烦的挥着手,“以后你的事情别算上我!不用告诉我!我也不想听!”

    扎克皱皱眉,事实是格兰德中从来没有‘告诉不告诉’这种事情,相互知根知底的‘人’只是相互没有防备而已,比如说话不关门、做事不避讳……格兰德的建筑结构就一个单纯的l形,办公室作为一楼中心,什么人都能经过。

    但扎克抿抿嘴。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这答应完全基于看过装修设计图的扎克知道,未来的格兰德办公室足够**,其他格兰德成员真没有什么机会经过了。

    而且扎克很理解昨天刚从斯高尔那里回来的老汉克的心情。

    “那说说吧,重要的时间,和伊恩在巴顿行动一些情况。”扎克用了一半安抚的语气,“不愿意说的内容不需要强求。”

    老汉克啧了一声。报了个年份、月份、日期、时刻。精确的让扎克再次无语,“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他!”

    我们。显然是和老格兰德了。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老汉克说的年份日期符合布莱恩被收纳如精神治疗机构院之前外,老汉克说的这个时刻是夜深人静时,什么原因,马上就知道了。

    “那时候我们还在南区,哈迪那家伙也还是我们的人。”老汉克又抽空啧了一声。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感叹老哈迪的现在,吧。

    “我们在处理……”老汉克龇着嘴,“处理……”

    “跳过。”扎克十分贴心的提示。

    “处理某件委托!”老汉克倔强的硬要用个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代称,瞪了扎克一眼,“委托人是……是……”

    扎克摊摊手。“你可以跳过。”

    “是西区那些人!”扎克无意激将,也不知道老汉克怎么想的,硬要说,没办法,还瞪着扎克强调一遍,“那些人!”

    扎克挥挥手,本想无奈的示意汉克略过这已经够明显的描述。如果大家没有看出来,提示是格兰德曾经灰色职业地位——清理人;西区值得说的人,还是可以雇佣格兰德‘清理’的,难道是那些仆人、保安之流么,只能是那些上层的家伙,比如昆因、赫尔曼那些,再不济,也是奎斯特那一阶的。

    但是扎克已经抬起的手,还没挥动出任意角度,就停在了空中,抿着嘴思考了起来,“继续吧。”之后解释。

    “第一次见面!我们还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就对我们使用了那个红眼!”老汉克有些气愤,这陈年的旧事似乎让他很不爽。

    “魅惑之瞳。”扎克摇摇头,纠正着老汉克的用词。

    纠正没有用,‘红眼的家伙’是老汉克发现扎克的真实种族后脱口而出的咒骂(十四卷,24章),然后‘红眼’被一直保留下来,不管扎克怎么纠正都没有效果。

    “但是他显然不太会用他的红眼!”老汉克固执的坚持自己的用词,“哈迪那家伙中了!格兰德(老格兰德)中了!我没有!”

    扎克此时的情绪有些复杂。记得扎克对伊恩的教育只持续了几天么?本就不是和意的后裔,加上战场上,安东尼对自己要求扎克转换伊恩的决定的后悔,扎克根本没来得及好好教导这唯二的托瑞多,就遗弃他自生自灭了。

    事实证明,从战场上来到士兵、特别是弟弟安东尼憧憬的城市——巴顿时,这位被遗弃的托瑞多后裔并没有什么长进,这是迟到的失望。

    扎克摇了摇头,抛开这无妄的想法,伊恩已经在努力了。不要忘了让安东尼后悔,最后赶走自己哥哥的原因——伊恩是一个冲动、偏激、不计后果的人。给予他吸血鬼的强大力量,是件糟糕的事情。

    扎克此时感受到的宽慰,伊恩看到老汉克他们一行人时,第一反应不是使用暴力解决问题,而是使用吸血鬼特有的魅惑之瞳。能力是否足够不管,至少伊恩在适应吸血鬼的生命状态——对人类的冲突,永远不需要沦落到使用暴力。

    是冲突,之后一并解释。

    “然后他就消失了!”老汉克冷哼了一声,“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人有那么红的双眼,和那么快的速度!为了那件事情,我作为唯一一个没有红眼迷惑的人,还提心吊胆了好长一段时间!”

    “消失了。”扎克重复了一遍。但扎克知道伊恩没有离开巴顿,因为结果是他被埋在西区的墓地里,“然后直到他被埋掉,你知道他的一些行动,在巴顿干了些什么吗?”

    这个问题更适合问丝贝拉,可惜了,丝贝拉在的时候扎克还没有想到这些。

    “不知道!”老汉克直接堵死了扎克期望,“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又是带着红眼,直接找到格兰德来了!他要求我们格兰德‘清理’他!”

    老汉克再次报了个精确的日期时间。

    扎克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资料,与布莱恩被收容到与社会脱节的治疗机构的时间吻合。

    扎克已经确认了一些事情,轻松了起来。看着老汉克,突然想笑,“你又没有中他的……”可能是想轻松下气氛,扎克用了,“‘红眼’。”

    老汉克的脸却阴沉了下去,沉默了一会儿,“(老)格兰德那时候已经病了,他很弱。哈迪是有些坏习惯……”

    老汉克摇摇头低声含糊的念了一个名字,“史密斯。”

    史密斯的产品,大家懂的。老哈迪终究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成了现在我们知道的状态,不用明说了。

    老汉克深呼吸,看了扎克一眼,“和你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也差不多知道你的红眼怎么工作的了。我很健康,我生命力很旺盛!他那种半调子的红眼骗不了我!”

    扎克干笑两声,再次把刚刚浮起的一丝宽慰丢掉,换回成失望。一个老头,生命能旺盛到什么程度?!扎克即使在节食中,眯着眼也能让汉克忘记自己的名字!

    这失望还有其它东西的加成,伊恩连一个深陷麻烦的孩子都救不了,时至今日,这个孩子变成了扎克的麻烦。

    说完了,老汉克终于从座位上站起,迫不及待的去午餐了。而扎克,平静了一下心情,拨通了安东尼的电话。(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唐砖 百炼成仙 宠魅 全职高手 火爆天王 官术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