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早餐

    格兰德的餐厅,爱丽丝来回的在厨房往返,在把所有可以拖延上餐桌的理由用完之后。【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浑身散发出焦虑气息的爱丽丝,转向了露易丝

    “啊露易丝,你怎么没有勺子我去拿”

    “哦,叉子就够了……”露易丝还有些疑惑,她一直的习惯怎么今天才被注意到。可是话刚到一半,爱丽丝已经冲入了厨房。

    “呃,谢谢。”片刻后露易丝接过一只粘糊糊的木勺,她是绝对不会用这玩意儿碰自己的食物。

    “啊”爱丽丝又叫起来,“好脏的勺子我再去换一个”

    “不用……”

    爱丽丝可没有管她说什么,已经转去厨房了。

    扎克坐在主位上,微笑着晃酒杯。

    露易丝用探寻的目光看向扎克,爱丽丝怎么了?,她的眼神这么问。

    扎克抬了根手指,笑着等爱丽丝握着一只干净勺子回来,站起,走到爱丽丝的座位后,亲自拉开,“爱丽丝,坐下吧。”

    爱丽丝紧张的坐下,勺子也不给露易丝了,紧握在手里,“扎,扎克先生……”一紧张,爱丽丝就会在扎克的称呼后加先生。

    “不用担心。”扎克保持着微笑,其实有些莫名的自豪感,说出来会让人觉得,恩,恶心吧,格兰德的妹妹长大了,身为哥哥的吸血鬼有成就感。

    露易丝继续看着扎克眼神中的意思已经变成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应该庆祝。”扎克回到了主位上,让人无法理解的举起了酒杯,“我们的爱丽丝,成长了。”

    爱丽丝已经低下了头。

    露易丝忍不住了。格兰德中的事情,她都知道,如果扎克是想说昨天的意外导致格兰德众人的秘密暴露,她实在不觉得这和庆祝有什么关系。

    “让我解释一下吧。”扎克毫无尴尬之心的笑着收回了没人来碰的酒杯,废话。这是早餐

    “恩。”扎克刻意的沉吟了一下,“让我们来用比较老套的分享方式吧,丹尼,你先来说说怎么样。”

    说什么?

    “你还记的吗?第一次你坦诚你的真实身份时的情景。”

    丹尼本低着头,沉默的对付着早餐,同时还有些复杂的情绪。突然被点名,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呃……记得。”

    “说说吧。”扎克鼓励着,“朋友生前的家人恋人?或者倒霉的,是猎人那种扫兴的家伙。”

    “呃。我比较倒霉吧,是猎人。”丹尼抿抿嘴,盯着自己的食物。

    “哦。”扎克没了兴趣,看了一眼餐桌,这桌子上的异族没其他人了。扎克摆摆手,“那让我想想我的吧,恩,有点久远了。”

    露易丝收回了眼神。她有种要见证异族生命里程碑的感觉,很诡异。

    扎克皱起了眉,努力回想的样子。“我似乎是有个哥哥,或者是邻居,或者只是一起逃离饥荒的伙伴,他的名字,呃,伊莱亚。之类的吧,我想。”扎克侧了侧头。“不记得了。”他说不记得就不记得吧。

    扎克抬起了一根手指,“但我却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扎克仿佛在回味历史。“第一次总是让人记忆深刻。”

    被爱丽丝拖了那么长时间,詹姆士也解决了卫生间中的事情,出现在了餐厅,刚好赶上,听扎克忆往昔。

    “我在试着向他解释,为什么我白天需要服务新认识的好心收留我这种难民的贵族先生,晚上却有时间又有能力猎到一头足够他吃一个星期的鹿。”

    詹姆士看了扎克一眼,扫了眼餐桌,得出的结论是,大家都和他一样,不知道扎克在说什么。

    “你们绝对不会相信,我,曾经是一个十分笨拙于言辞的家伙。”扎克扯扯嘴角,抿一口酒,在桌上一众信你是蠢货的表情中居然有了点自得的神情。别意外,四个世纪的磨练,扎克这点自得没什么好鄙夷的。

    “所以很快,我就露陷了。”短促而直接的表述,“我开始被教训。伊莱亚,呃,大概是这个名字吧,算了,就叫他伊莱亚好了,反正已经化为尘土的人是不会介意。”

    扎克短暂的停顿了一会儿,仿佛是在心中默默的向某人道歉,“伊莱亚开始教训我,他问我是不是偷偷偷了那位贵族先生的食物。当然,我否认。他又继续问我是不是贿赂了贵族先生的侍卫队,偷猎了这头鹿。”扎克耸耸肩,“自然,当时不善于言辞的我继续否认。”

    “他开始以不忠之人称呼我,认为我玷污了愿意收留难民的贵族先生的善意,拒绝了我送给他的鹿。”扎克脸上有些无奈,“那个时代的人,都太,怎么说呢,正直吧。”

    扎克挑起了眉,“包括我,急于证明自己品质的我说出了实情。我告诉这位伊莱亚,那位善良的贵族先生,其实是名为托瑞多的吸血鬼氏族始祖,我被选作成为他的第一百二十四个直系血亲,一夜之间,我有了尖齿利爪操控他人的红色眼睛。”

    餐桌上的气氛诡异起来了,而一直瞪大了眼睛,一副听故事模样的布莱恩,没有任何帮助的追问,“然后呢?”

    “他逃跑了。”扎克扫了一眼餐桌上人,仿佛因为大家没有表现出期待的样子而失望的摇摇头,“被吓跑了,从此再没有见过这个似乎是叫伊莱亚的家伙。”

    呃,和让人迷茫的开头一样,这个故事又有了一个无比草率结尾。

    “一早上,能不能不要说这些东西,倒胃口”烦躁的语气,詹姆士。

    “我没有告诉萝拉他们我们的真正身份……”依然紧张的爱丽丝,她的声音和詹姆士的话重合出现,然后瑟缩的自动消失了。

    詹姆士看了眼爱丽丝。本是烦躁的表情愣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看了眼晃着酒杯的扎克,扯了扯嘴角,不说话了。

    扎克根本没想理詹姆士。笑着看向了爱丽丝,“这和告诉他人自己的真正的身份没什么关系。重要的是自己坦诚,自己走出了第一步,在这个世界中坦诚面对了自己,这是成长。”

    仿佛是为听众解释,扎克轻笑着。“如果不是那个好像是叫伊莱亚的家伙,被吓的逃跑了。我恐怕还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意识到,我不是什么好运的被贵族收留的难民,而是新生的吸血鬼。”

    所以,所谓坦诚。是认清自己

    看着餐桌上人不太明了的神色,扎克侧了侧头,“你们听不出其中的区别吗?前者是已经结束的生命历程遗留下来的束缚,后者是我即将开始的真正生命历程。”

    扎克轻笑了两声,“如果现在有人说我是个好运的难民,我会生气。我在这个世界这个时间的定义,有且只有一个吸血鬼,扎克瑞.托瑞多。”扎克抬了抬酒杯。“格兰德。”

    “这真蠢”詹姆士低着头,叉着自己的早餐,似乎只是忍不住要恶意的吐槽扎克一样。“你需要吓跑一个无辜的人,才能清楚自己的是什么么蠢”

    对这个本是吃过早餐就要离开的警探,扎克本不想理的。

    对本来这次早餐,就是扎克用来安抚不得不向朋友揭示自己秘密的爱丽丝的。扎克选取了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用坦诚的认知自己,来消弭爱丽丝怕吓走自己朋友的担忧。怎么能允许詹姆士在这里捣乱

    “那么詹姆士,你是怎么认清自己的呢?”扎克保持了微笑。轻敲着酒杯,“等等。詹姆士,你是谁?花瓶一样的兰斯将军之子,巴顿警局束手束脚的警探,还是在一个异族之家的餐厅混早餐的人类。告诉我詹姆士,你是什么认知现在的你的。”

    有些刺耳的刮擦声,是詹姆士的叉子在盘子上蹭出来的。

    詹姆士瞪着扎克,如果他手里的叉子是银质的,他绝对叉出去了

    “扎克”露易丝一掌拍向扎克手臂。

    扎克一耸肩,“我说错什么了吗?詹姆士,你还有什么身份,是我漏掉的么。”

    “没有漏”詹姆士丢下叉子站起,恶狠狠的瞪着扎克,“是多了我绝对不是那个混早餐的家伙再见”

    走人了。

    “扎克。”露易丝无奈的扯着嘴角,看着詹姆士走出了餐厅,语气中有点责备,“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对詹姆士稍微好一点么。”

    扎克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分心了,记得吧,露易丝为詹姆士说话已经不止一两次了。如果只是初遇在格兰德时的那同为人类的一点点好感,持续时间是不是有点长了。

    “露易丝。”扎克撇了撇嘴角,“为什么帮他,我又没说错。是他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客人,顶撞主人能有什么好下场。”扎克摇了摇头,“我本就很少出现在这个位置上了餐桌主位,他却一点也不会收敛。”

    露易丝皱起了眉,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你不觉得你们这样很幼稚么,明明是相互信任的关系,却非要这样在争来争去的。”

    “信任?”倒也无法反驳。也就是属于那种大事没问题,小事不断的糟糕关系。扎克扯了扯嘴角,摇摇头,“这已经养成习惯了,他开头,我就不自觉的想要弄他。你要劝我,还不如让他多守点规矩。”

    露易丝沉默了。这一次,露易丝居然没有用她惯用的方式来化解这一时的尴尬,又是让人感觉奇怪的地方。

    扎克抿口酒,沉默了餐桌气氛尴尬,扎克摇了摇头。这早餐是为爱丽丝,扎克准备回归初衷,“爱丽……”

    “你还记的苏珊吗?”露易丝突然开口了。

    扎克皱皱眉,“你的旧朋友。”旧代表过去式,对立的两方艾瑟拉的人,这友情已经不可能存在了。

    “那一次苏珊来格兰德,对詹姆士很感兴趣,你还记的吗?”露易丝没有看扎克,因为苏珊是她带来格兰德的,她有内疚。

    “记得,对詹姆士只是巧合,在格兰德碰上了而已。让我不舒服的是她想打听关于格兰德不该打听的事情。”扎克回应。

    “那你还记得,那次昆因夫人的晚宴后,我知道她在为艾瑟拉工作,之后,她又找到我,想说清楚一些事情吗?”

    扎克紧了紧眉,“记得,我记得让你不要去,你坚持可以处理。”

    露易丝依然没看扎克,点了点头,“我只是想去划清界限,而她是想要道歉,她说在晚宴之前,真的不知道我们格兰德和市长的关系。”

    扎克抿起了嘴,现在说这个有意义么。

    “你知道,我以前的职业,朋友并不容易交到。”露易丝皱了皱眉,如扎克之前为爱丽丝准备的话,前生和后生,露易丝现在的自我认知是格兰德人,而不是曾经的单身女性。

    “苏珊为了让我原谅,至少不要太误解她的为人……”露易丝的声音小了一些,“毕竟她做的口碑生意……”音量回复,“对我说了这样的话,既然你们格兰德已经和那个兰斯将军的儿子成为了朋友,就好好维持吧。我对那个詹姆士其实没什么兴趣,以前看过一些他的报道,就知道和我这样的职业不会有关系,怎么可能刻意接近他,是艾瑟拉对他感兴趣。”

    扎克不得不问了,“艾瑟拉对詹姆士能有什么兴趣?”

    “我问了。”露易丝终于看扎克了,眼中有些担忧,“苏珊说,不是对詹姆士,是对兰斯。”

    扎克张了张嘴。果然刚才挤兑詹姆士的话中,还是漏掉了些东西吗?作为第一个从西部跑来联邦最东边小城的詹姆士,果然还是有其他什么事情是扎克不知道的

    或许在这里必须要提一下了,扎克不知道,但有人知道。克劳莉知道,因为她强上了詹姆士,至那之后,詹姆士就无比排斥着恶魔。

    还有艾瑟拉那个女人扎克不得不在意这个安东尼的对手在打什么主意。

    扎克晃了晃脑袋,专注,他这个格兰德的主人,不能让詹姆士扰乱了他的早餐计划。詹姆士?兰斯?不重要,格兰德的妹妹重要。

    “爱丽丝……”扎克想再摆出微笑,脸有点僵,烦躁的一啧嘴,“爱丽丝,我想说的只有一点,萝拉和凯普勒没有被吓跑,不管你向她们展示了什么,她们没有吓跑。你就是格兰德的妹妹她们的朋友,这就是你的身份,不要担心。”

    就这么平铺直叙的说出自己的意图,太不是扎克的风格了,一股燥意泛出。

    及时的,奥斯丁带着他的队伍来工作了,扎克有了发泄的地方。哦,升降梯那里,还是一片狼藉。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最散仙 超级强者 大圣传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