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诺尔滩

    虽然不是周末,但是诺尔滩上依然有很多人。【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有在假期的青少年,又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也有带孩子的母亲。

    穿着正装的扎克提着自己的鞋和袜子,先在一座沙滩上竖起的救生塔上找到了带着墨镜盯着海面的莫尔曼。

    “你教人游泳么。”扎克尽量站在阴影中,四处观察着沙滩上人群,问似乎很惊讶会来看他工作的莫尔曼。

    “不教哎。”吸血鬼和他说话,礼仪还是很重要,他跳了下来,笑容阳光的靠近扎克,“你知道的,我的游泳技巧,并不合适人类……”他闭上了嘴,看到了扎克后面的布莱恩,恩,人类。

    扎克没有理会,“你能给他找一个教练么,我有事情要处理。”

    “呃,可以吧。”莫尔曼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布莱恩,有点眼熟,问扎克,“他是?我昨天是不是在格兰德见过他?给詹姆士关于尸体的情报”

    “历史遗留下来的负担。”扎克说的够直白。不过没关系,扎克一直当着布莱恩的面这么说,丝毫不影响布莱恩对扎克的亲近。

    莫尔曼愣了愣,突然挑起了眉,“哦他是不是十几年前那个被吸血鬼带来差点淹死的小孩儿?都长这么大了”

    扎克皱了皱眉,“你到底能不能找给他找一个游泳教练。”

    “可以”莫尔曼笑了笑,“那边就有家长带孩子来上的暑期游泳课,只是他要和一群小孩儿一起学了。”

    扎克撇了撇嘴,低声自语了一句,“正好。”没等莫尔曼疑惑这是什么意思,扎克摆了摆手,“你看好他,我之后再来接他。”说完就准备离开。

    “哎,等等。”莫尔曼拉住了扎克,扭捏了起来,“扎克?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什么。”扎克皱着眉。他已经发现了诺和将军,躺在一排海滩椅中间,被晒太阳的男男女女包围。

    “《都市传说》最新的那篇文章,是写的比夏普庄园吧。”语气有点迟疑。“我准备写信给那个作者,问问详情的,既然你在,直接问你怎么样?”

    “有什么好问的。”扎克有点不耐烦,“已经写的够清楚了。不要说你看不出来怨灵指的是凶灵,远离那个地方就是。”

    “我当然看的出来。”莫尔曼笑了笑,“我想问的不是这个,是格兰德有参与庄园什么事情么?文章里没看出来啊。主角似乎就只是昨天报纸上那个离婚后出走的比夏普夫人,整个故事完全就是她在庄园中冤死后成为凶灵,但是结局也太仓促了点哎,没有后续了么?”

    扎克撇了撇嘴,“当然有,只是后续被杂志编辑删掉了。”扎克扯着嘴角,看着莫尔曼一副好奇的样子。莱莉是对的,这些巴顿的异族们,真的十分好奇格兰德的动向,利用格兰德来增加杂志的订阅率,还真是做对了。

    “这毕竟是杂志,不是你们窥探格兰德内部事务的情报书。”扎克轻哼了一声,“不要打探你们不需要知道的事情。”

    意外的,这明显是烦躁的回答,居然没有打消莫尔曼的热情。他挑着眉,笑着这嘴角上完。“所以已经百分之百确认了就是你们格兰德内部的人在写文章你上次转移了话题,还没有告诉是谁?”

    这莫尔曼似乎开始沉浸在自己的推理世界中,“我自己做了点推测是让你和莱莉认识的那个人对不对?我昨天去格兰德的时候观察了一下,是露易丝吗?”

    扎克眯起了眼。被冒犯了,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家伙要把自己的女朋友和媚妖联系起来露易丝已经和她曾经的职业没有一点关系了到不是扎克在意,而是会有这种想法所体现出来的职业偏见和种族偏见,让我们这个十分在乎平等的吸血鬼不舒服。

    “……”看到吸血鬼的眼神,莫尔曼及时止住,“呃。我不说了。”

    “很好。”扎克推过了布莱恩,“看好他。”不再理会莫尔曼,往诺的方向走去。

    绝对不会是错觉,吸血鬼的感官告诉扎克,有人在注意着诺和将军。

    靠近了两人所在的躺椅,扎克站在了遮阳伞下,像个犹豫的单人男性游客一样,望望躺着一排泳装男女的海滩椅,又望望不远处的露天吧台,似乎在考虑是在哪里出手。

    淡淡的血腥气从诺和将军身上散发出,花色的海滩衬衣很好的隐藏了里面简陋的包扎。

    扎克走向了两人躺椅旁边,可是两人选的位置太好,躺满了人,扎克没位置。于是,扎克伸出手指,点了点一位闭目养神比基尼女郎,满脸笑容,“我一定要说,你的胸让我想起了我的前女友,简直一模一样,让我好奇是不是感受起来也一样。”

    女郎睁开眼,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又看看扎克,翻了个白眼,“如果这是你试图引起我注意的方法,你成功了”然后她围起毯子,“变态”低骂了一声后,赶紧远离这个辜负了一副好皮囊的低俗家伙

    扎克毫不在意,放下了鞋子,就顺势在空出的躺椅上躺下。对观察着这里的人来说,这只是一次十分失败的出手。

    有点断续憋气的笑声从诺那里发出,“你总是能给我惊喜,扎克。你从哪里学到这个的,《一百种失败的搭讪》么。”

    “类似的东西吧。”扎克也使用了轻松的语气。已经可以发现两人的处境糟糕,让气氛轻松一点没坏处,“将军看起来很糟糕,他意识还清醒么。”

    “不清醒。”诺低声的回答,语气中有了迟疑,“我没有止痛药,所以给他塞了史密斯给给做线索用的瓦尔米娜。然后他就一直是这种时醒时迷糊的状态。”诺的语气有带了自嘲,“倒是方便我行动多了。”

    扎克张了张嘴,突然再次听到瓦尔米娜,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在躺椅上摇了摇头,抛开不该有的情绪,“我经历过瓦尔米娜。但是,我还是不太清楚它能对人产生什么影响,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扎克左右扫了眼周围的人,享受着阳光沙滩的平民们根本没人关注陌生的人对话。

    “基本上还是制幻。”诺明白扎克的意思。吸血鬼的瓦尔米娜体验并不能套用到人类身上,“但似乎更强烈,并和现实连接起来。我知道多数致幻剂的标榜都是让幻觉像真的,但这个,似乎是真的做到了。”

    诺侧头。看了眼将军。

    “他在幻觉中做一些事情,会在现实中真的这么做,但他在现实中的事情,却以为只是想象的幻觉。现实和幻觉完全颠倒,这已经不是让理性弱化了,而是对现实的判断力已经完全消失,我从没有见过什么东西有这么强烈的效果。”诺又有了自嘲的语气,“现在,我就在告诉他,想想沙滩阳光。所有事情都很美好,让他好好享受。”

    扎克的眼角抽了抽,然后伸手拿起了躺椅旁小台上一杯饮料,是之前那个被扎克弄走的女郎留下的,也不知道是草莓还是番茄汁之类的东西,反正颜色是便利的红色。扎克刺破了自己的自己的手指,伤口在杯檐上划过,“这样挺好的,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事后用幻觉来解释。”递给了诺。

    “呵呵。确实。”诺接过,“这几天的一切,对他来说,恐怕已经完全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觉了。”

    喝了一半,诺仿佛舒适的哼了一声,手在衬衣腹部的位置摸了摸,朝扎克笑笑。然后站起,推了把仿佛在阳光下睡着的将军,“起来。看看谁来了。”

    将军在躺椅上侧头,看到了扎克,“呦扎克来了”他试图起身,没能成功,花色的衬衫下,有血迹渗出。但,如诺说的,现实和幻觉,将军已经没有判断了力,“嘿就不起来了啊难得来诺尔滩晒个太阳,别打扰我”

    “他带了饮料。”诺递出饮料。

    “半杯?”将军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瞪了诺一眼,推掉了诺递过来的饮料,“你没有偷偷喝掉一半吧给我杯新的”他大幅度的挥着手,不顾衬衫下的血迹越来越明显。

    “你以后就能用只给你带半杯饮料来亏我们了。”诺强行把饮料按倒了将军嘴边,硬灌了。

    将军的反抗很无力,他的身体状态并不允许他做激烈的动作,血迹晕染的越来越清晰,肩膀腹部腰侧。这两个家伙到底经历什么?

    “咳咳咳”被强行灌下半杯饮料,将军半倚着躺椅的扶手,剧烈的咳嗽着,“你们给我记着扎克见鬼了亏我每次给你送的都是好酒还有诺兄弟没得做了”

    扎克不知道在想什么,仿佛不想旁观,“诺,我去解决在远处注意你们的人,你准备一下,我带你们离开这里。我们需要好好聊聊。”

    诺点了点头,“瓦尔米娜是给打过电话后给他的,时效还有一会儿,为了保险,之后你还是要处理下,免得他怀疑什么。”

    扎克点下头,起身准备离开了。

    “你们在说什么?”将军在自己的躺椅上大叫着,吸引了周边的一些人看向这里,“扎克,你要走?去哪里?不行,先给老子道歉”

    “你安静点”诺拿着还残留着些许红色液体的饮料杯,“丢不丢人,先去吧身上的东西清干净”扯着将军也要离开,周围的人没了兴趣。

    在知道将军分不清现实和幻觉后,扎克和诺的动作就没再掩盖,一直注意着这边情况的人,看到扎克往他们的方向走,而诺和将军着走向另一个方向,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即将发生。

    但,先不说他们是些什么人,但还只是人而已。在吸血鬼的锁定下,没一点机会

    扎克要在光天化日之下人来人往的海滩上虐杀这些把诺和将军逼到如此境地的家伙们么。让大家失望了,扎克还不想对鱼人莫尔曼在意的工作,造成什么坏影响。这意味着,扎克不能在这白天的海滩上制造任何引起恐慌的事情。

    扎克提着鞋,前一刻还在沙滩上的人群中随意走动,下一刻,就在观察者的眼中没了踪影,重新搜索身影的时候,就会发现眼前一红,“去游泳,可以试着淹死看看。”

    扎克扯着嘴角说出这么一句,然后就像只是不小心被陌生人挡住去路一样绕过,走向下一个目标。

    “为什么你不去陪你的同伴游泳呢?”扎克又和一个挡住自己去路的陌生人相对了,“听说游泳的时候抓住同伴的双脚,是个不错的方式。”

    扎克继续仿佛随意的提着自己的鞋和袜子,在诺尔滩上乱晃。

    “看,你的朋友都去游泳了,你不一起么。”扎克这么说,“你知道那种不用手的游泳方式么,你应该试试。”

    ……

    扎克转了一圈,心情说不上愉快,应该是憋闷。在他的意识中,伤害自己朋友,已经为这些人赢得了死亡。但为了这些人,在诺尔滩上制造恐慌,也不是扎克的愿意做的。

    所以扎克这种没劲的方式。哦扎克可以百分百确认这些去游泳的家伙们,在莫尔曼上班的时间,不管怎么样的在海里花样作死,都会活下来,但是,不让他们经历一下濒死的痛苦,扎克不舒服。

    在诺尔滩后方的换衣木屋中,扎克再次和诺回合。

    将军瘫软在小隔间的角落,神情迷茫,似乎是幻觉也好现实也好,他所有的感官都已经完全失去被脱去的衬衣血红斑驳,身上的简易包扎也完全被血染开……

    “怎么回事。”扎克紧皱着眉,盯着将军。

    诺手里捏着将军脱下的衬衣,按着将军身上的伤口,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我不知道。你的血,不是应该已经治好他的伤了吗……”为了确认,诺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被解开的包扎中,一点伤都没有。显然他的伤确实是好了

    但,扎克看着将军越来越苍白的脸。不,这不是治好,是加重。扎克的血不仅没有按往常一样发挥它的治愈能力,而是,仿佛起了反作用,仿佛连将军人类身体本身的治愈能力都剥除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最散仙 大圣传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