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没救了

    菲兹和艾米丽亚居然认识,应该是因为收容所的关系,但两人只是点了个头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就没什么交流了,显然只是单纯的相互知道而已。【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菲兹本就是来送手册的,看到格兰德后院的忙碌和艾米丽亚这个客人,也就不准备多打扰,“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电话线路有了总线和分支,然后多了份保险。如果格兰德想装的话,可以直接给我电话。”

    说是手册,其实像宣传册,薄薄的一份折起的长条型广告,“保险?”扎克有意留一下菲兹,他想找机会提醒一下菲兹,以后要小心‘本杰明’。

    “恩,年初的时候不是整个巴顿的电话线路出了问题吗……”菲兹的脸色开始难过,真相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展开过,他的朋友,曾经的地下城之主在警方的档案中还保持着失踪的身份,“公司为企业和政府用户弄了个损失补偿措施。”

    “那普通市民的家庭线路呢?有损失补偿吗?”扎克问,只是随口。

    “没有。”菲兹先是愣了下,然后摇摇头,应该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扎克不继续问了,“都来了,玩儿一会怎么样?然后留下来午餐。”

    菲兹想了一下,还是摇头了,现在距离午餐还有很长时间,他不想太打扰,“我准备去诺尔(他朋友的家在诺尔区)看看,好长时间没去了,去收拾一下。”神色有点难过。

    “哦。”扎克挑了眉,不能多说了,因为大家还记得吧,扎克前段时间才去个那地方,‘将军’就是在在那里‘出生’的。这不准确,‘将军’出生在诺尔滩上,为了不让‘将军’刚出生就被太阳烤焦了,扎克只能就近闯入了这间他知道不会有人在的房子。希望菲兹不要在意他朋友的床被诺睡过,地下室的地面被‘将军’抓过……

    还是没能提醒菲兹注意‘本杰明’。扎克目送着菲兹离开,有点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你想对那个电信的家伙干什么?”皱着眉的艾米丽亚原本只在后廊上保持沉默,菲兹的车开走,才出了声。

    “没什么。你不会关心的。”扎克收了表情,露出了微笑,“我记得你总是在强调,你不参与异族的事情对么。”回身绅士式的拉开了楼梯间的门,做了个请的动作。是让艾米丽亚去楼上办公室了。

    艾米丽亚一撇嘴,走在前面,“我去看了下莱恩。”楼梯上,她已经开始进入正题了,显然不准备浪费时间,“我推测,你那个所谓的‘修补’是失败了吧。”

    不是失败,是根本没做。

    “你是怎么做出这个推测的呢?”扎克在后面笑着问。

    “基本的心理评估而已。”艾米丽亚大概有些不爽扎克的笑意,“提到你的时候,他还是原来那种排斥的情绪。所以。我不明白你到底非要把他留在格兰德是什么意思。”

    “磨坊和格兰德还是有区别的。”扎克自然不会直接回应,依然保持着笑意,“至于对我保持排斥的情绪,你在磨坊的时候没见到麦迪森么。呵呵。”扎克笑意更明显了,“那就是磨坊的风格,他们都讨厌我这个大老板。”

    格兰德办公室的门前,艾米丽亚真心不想看扎克的嘴脸的,但是讨厌的扎克非要往前一步,绅士的为女士开门,然后微微弯腰做出请进的动作。把他那狡黠的笑脸杵到艾米丽亚眼前。

    艾米丽亚眼角抽搐一下,踏入办公室,“你没救了。”

    “如果这是对我包容力的赞扬,谢谢。”扎克随后关门坐向了办公桌后。

    艾米丽亚能回应什么?再说一遍‘你没救了’?恐怕只会得到一句‘再次感谢’吧。

    “倒是你怎么知道莱恩在磨坊的?”扎克很从容的开始倒‘酒’。

    “兰斯。”艾米丽亚不得不转开了视线。轻皱着眉,“昨天下午,他找到我的时候告诉我的。”

    昨天下午?那就应该是詹姆士听了扎克的话,去询问贝奇袭击事件事了。扎克侧了侧头,“他不是应该和你谈论收容所送货车遇袭的事情么,怎么会提到莱恩?”

    艾米丽亚不耐烦的扯了扯嘴角。这过程说起来有些复杂。理一下——

    奥兹.科齐尔救了艾米丽亚,至少艾米丽亚在电话中是这么对露易丝说的。扎克让詹姆士去问艾米丽亚,警探的调查过程自然会出现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科齐尔干嘛救你?于是不可避免的,艾米丽亚就会解释奥兹.科齐尔是怎么诡异的对她产生让人烦恼的兴趣,然后持续的‘S-扰’-她的。

    思路明确了吧,艾米丽亚讲完了那个周六她和詹姆士交易的放假时间,她被科齐尔找到了家里,被S-扰-,然后就顺理成章问了那个她不得不听一堆自己不想知道的历史故事的同时,詹姆士利用那一个上午的假期干了什么。

    在那个时间,詹姆士听了同样的故事,然后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琳达的来访、格林先生的委托……最后以他亲自送莱恩到磨坊报道结束。

    当然,这只是理给大家看的,艾米丽亚可不准备、也没有耐心的讲述这个过程,她撇了眼扎克,“哼,你不要着急,会说到昨天的遇袭事件,现在我要谈莱恩,我的病人。不要转移话题。”聪明的人,掌握对话节奏似乎是基本技能。

    “你想谈什么?”被戳穿的扎克没有任何不爽,依然笑着,“婚礼的时候你很支持莱恩能够生活自立,现在看到莱恩有自己工作,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支持自己独立生活,你不高兴了?”

    “你骗了我。”艾米丽亚扯着嘴角,有些愤怒,“詹姆士告诉我那一天莱恩才醒过来,你在婚礼上的都是骗我!”

    “恩……”扎克拉长了尾音,“你再仔细回想一下,我没有骗你。”是啊,扎克没有,他只是在绕着艾米丽亚的话转圈,艾米丽亚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答案。要说骗,是她自己骗了自己。

    艾米丽亚瞪着扎克,持续了一会儿,转开了眼。“你没救了。”

    这一次,扎克没有再说感谢了,我们的吸血鬼还是有点自觉的。扎克摆了摆手,“关于莱恩,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不会对他怎么样。把他留在磨坊只是出于其它一些你不会关心的事情的考虑。”就是异族的意思了。

    果然,艾米丽亚烦躁的摇了摇头,“算了,说你想听的事情吧。奥兹.科齐尔,他有封信,让我给你。”

    “信?”扎克再次挑眉,看着艾米丽亚翻看的手包,拿出一张折好的纸,接过。没有信封,不知道是准备的不充分还是什么。伊芙给本杰明的信可是连瑞默尔的印封都有。

    “现在不要看。”艾米丽亚看扎克已经挑着眉用了好奇的表情展开了信纸。开口制止了,“我还没有说完。”

    扎克已经扫到了开头,奥兹.科齐尔,看来不仅是个衣着品味非凡,也是个很‘贴心’的家伙,因为他知道把重点摆在第一句:『魔宴的托瑞多来了,一男一女,我不认识,他们的目标是你们格兰德,我不知道为什么……』

    扎克重新合上信纸。看向艾米丽亚,不管此时他心中在想什么,脸上却是微笑,“那请继续。”

    艾米丽亚不会也不愿欣赏扎克的笑意。她撇开头,“詹姆士已经跟我说了,你已经知道科齐尔是什么。”

    “读心人。”扎克点头,对方不欣赏,不代表他就不会继续,绅士是生活态度。不是人前表现这么肤浅的东西,“魔宴的伙伴。你在婚礼上愿意收下礼物,所担心的自己无法控制的东西——异族,就是因为这个和现在因为李斯特和昆因是合作关系的科齐尔。”

    扎克说的很详细,没特别的意思,只是在刻意的向艾米丽亚表达一个观点,有些东西不是你不愿意的接触就碰不到的。但是艾米丽亚是个有主见的人,扎克只能这么一点点提醒。

    艾米丽亚啧了一声,提醒被收到了,但她不准备继续这个她还是执着的想避开的话题,“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在我旁边。”烦躁,“我在给司机指路,因为这是收容所接收的第一批医疗物资分配,收容所之前修整了一次,司机完全不熟悉道路,收容所的几个新保安又正在一间安保公司进行职业培训,所以这点小事,我去了,科齐尔不知道从哪里跟上来的。”

    这是在叙述案情了,不知道警方有没有收到这份珍贵的口供,呵,当然没有——

    “然后科齐尔……”艾米丽亚摇了摇头,换了称呼,“奥兹,突然在我耳边说,有人马上就要炸掉运输车,此时此地。”

    微笑已经不再适合现在的对话了。扎克皱起了眉,“奥兹,有说是谁吗?”

    艾米丽亚撇了扎克一眼,没回答,“我不相信他。”她烦躁的摇头,“我当然不会相信他,我们正在贝奇大街上,皮克斯百货前的路口,到处都是人,我凭什么相信他。”说这些的时候艾米丽亚无意识的换了个姿势。

    “然后他抱起我,就往皮克斯百货的方向退。”艾米丽亚深呼吸,“然后所有东西都在我面前,爆炸。”

    艾米丽亚再次深呼吸,又从手包中拿出了一个东西,一只金属酒瓶。看艾米丽亚在办公桌上放下酒瓶的轻重,已经可以发现,里面的东西空了。

    扎克皱起了眉,看着对面至少表面看不出来受到任何伤害的女人,“艾米丽亚,你还好么。”

    艾米丽亚微微放缓呼吸,看了扎克一眼,实在描述不出来是什么表情,“你看呢。”

    扎克不再追问,因为可以想的到,新闻已经明确指出了袭击事件的目标是运输车,因为爆炸的中心就是它。艾米丽亚的描述,她当时正在给司机指路,请问,她是要站在马路对面远远的喊出路线给司机听么。当然不是,艾米丽亚就在车门旁!爆炸的中心!

    那么,科齐尔这个读心人,能跑多快?

    扎克拿起了空掉的酒瓶,收回,“我会重新填满这个。”

    艾米丽亚没有拒绝,只是把点头的幅度做的非常小而已。或许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感受到绅士精神的重要了。

    “我们不能在现场停留太长时间,皮克斯百货很快就涌入了大量逃窜的人,奥兹必须要打晕几个失控的人,才给我腾出了空间……恢复……”艾米丽亚撇过了头,似乎不太想回忆当时的情况,“但依然有人目击到了我的恢复过程。”

    可以去想象那个画面。

    扎克皱着眉继续听。

    “科齐尔事后告诉我,他当时能做的事情不多,只能尽可能去放大爆炸发生时人们恐慌的情绪和思维逻辑,堵塞目睹我恢复过程的人心中震惊。他说,这能起短时间的作用,但不长久,我必须要尽快离开,所以他护送我离开后,暂时返回了现场。”

    “赶到的警方。”扎克C了一句。

    艾米丽亚点头了,“他不能让那些被警方询问的人说出我恢复的过程,所以他留在了现场,继续控制人们的心理。”艾米丽亚顿了一下,“然后被詹姆士看见了。”

    “然后詹姆士给我打了电话。”扎克点了下头,“还好,我们给你打的电话你赶上了,接了。”

    艾米丽亚长出了一口气,视线落在了扎克脸上,似乎有些艰难,“谢谢。”

    前面所有艾米丽亚从来到格兰德开始就表现出来的不耐烦,最后变成这有些艰难的谢谢。

    扎克是个讨厌的家伙,讨厌的家伙!

    他重新摆出了微笑,“呵呵,是对哪一个表示感谢?是我的礼物救了你。”他晃着等会会重新填满的空瓶,“还是这样的事情发生,而远在南区的格兰德,我们还惦记着你的安全?艾米丽亚哎,你的感谢,能明确点吗?”

    艾米丽亚眼角抽动,转开了脸,“你没救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武林高手在校园 雪中悍刀行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