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重要的事情

    詹姆士回到家的时候,扎克正在吧台后自作主张的招待客人,也就是奥兹和艾米丽亚两人,威尔士么,算个跟班吧。【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呦!”扎克对咬着牙看着自家门的锁被扯坏的詹姆士一抬手,“回来了啊。哦,不要在意那些小东西,我会赔你……”

    “不用!”哗啦!詹姆士用力推回他那还有两个补丁的铁门,“两个冈格罗在哪里?!”

    随着扎克随手一指的方向,詹姆士看到了,两个被钉在墙上的男人。

    “你的了。”扎克摆摆手,仿佛随意的说,“你回来的有些慢,我们已经得到想要知道的东西了。”扎克朝奥兹示意一下,“有个读心人在实在很便利……”余光已经看到詹姆士Y沉着脸去扯钉在两个男人胸口的木桩,“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我刺入的位置就在心脏旁边,足够造成不断失血的伤口,但也不至于让他们挂了。”

    詹姆士刚碰触一根木桩的手停在半空,不敢动了。

    “不要看我。”艾米丽亚发现了詹姆士Y沉看向她这边的目光。

    请以詹姆士的角度去看现在的情况,一回到家看到自家墙上钉了两个男人,还不能把他们放下来,这个时候,他能向谁去找同理心。干出这种事情的吸血鬼扎克?读心人奥兹.科齐尔?不是。只有人类艾米丽亚。

    艾米丽亚的目光根本不往那边靠近,看她紧绷的肩膀,就知道她对这样的场景也十分不适应,“扎克说这是最好控制他们两个的方法,方便你审问。”

    “审问什么!”詹姆士也转过头,不去看分明朝他传递着‘请把木桩移向心脏’眼神的冈格罗,同情吗?算不了吧,被人穿胸的钉在墙上,还能传递出眼神。这已经是充分展示‘我不是人类’的状态,恐怕在詹姆士心中引不起什么同情。烦躁倒是十分明显。

    “直接告诉我你们知道了什么!然后把这两个家伙从我家墙上弄走!!”詹姆士握着拳。走向吧台。

    “弄走?”扎克摇了摇头,“如果你不处置这两个家伙,他们可就没地方‘去’了。”扎克的手指在脖间划过,意思已经足够明显。话说他第一时间没有抹杀这两个家伙的原因。之前已经在他的自语中说明了吧——他不想让詹姆士给他扣个私刑的帽子。幼稚么,不,扎克当然在打更恶劣的主意。

    “随,随便!”詹姆士烦躁的挥手,抢过扎克手中的调酒罐。直接灌下,“赶快告诉我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什么情报!案子……”

    扎克从詹姆士面前消失,出现的时候,站在了两个冈格罗面前,抬着一根手指,靠着木桩轻轻左移,“再见。”

    仿佛是老旧的墙壁上剥落的油漆,灰黑的碎块压着还在扎克指边靠着的木桩,失重的贴着墙壁坠落。就和已经被反复烧过无数遍,直到极限的煤炭。坠落的过程中不断解体,悉悉索索,最后变成扎克脚前一堆勉强埋住一根鲜红木桩的灰烬。

    “不用害怕。”扎克的手指转移向了另一根还定在墙上冈格罗胸前的木桩,“如你所见,失血过多的你们几乎没有过程可言,很快,只在一瞬间,根本感觉不到任何……”

    扎克的这跟手指移动的实在太慢,不仅支撑了他说出这些无意义的莫名话语,还支撑到了有人打断。

    “等一下!”

    詹姆士紧抓着手里的调酒罐。盯着扎克脚前、地下的一堆灰烬。吸血鬼的‘尸体’,好吧,这样一堆灰烬样的东西,实在算不上尸体。残骸好了。

    吸血鬼的残骸,詹姆士不是没见过,第一次在玛丽教堂见到堕天使克劳莉的时候,他就亲眼目睹了扎克瞬间制造一个后裔,然后借他的手秒杀掉(当时是恶魔附身了人类,弄死容器。恶魔还可以逃脱,所以扎克很干脆的把对方转变成吸血鬼,锁住恶魔的灵魂,然后秒掉)。那个时候,这样的一堆灰烬,在后来的移动中,被人踩踏、被气流扬起吹散……最后什么不剩下,或者,剩的到处都是,谁知道呢,反正当时是没人在意。

    现在么,这么一堆,在他家。家。

    扎克收回了手指,看着打断自己的詹姆士,“怎么,你想自己试试么。”还跟了个请的动作。

    “不想!”詹姆士重重的将调酒罐放回吧台,“先告诉我你们知道的东西!再,再去处理他,他……”‘他们’已经只剩一个挂在墙上了,所以是单数,“不迟!”

    “随你。”扎克耸耸肩,抬脚离开了仅剩的冈格罗,只是脚步有些缓慢,似乎是在刻意不要让移动的气流去影响地上的一堆灰烬,“爆炸的手法,你还是问奥兹吧,我只说我觉得重要的东西……”

    又被打断了,“手法很重要,现在贝奇爆炸案的定性就靠……”

    没关系,扎克对打断詹姆士也很擅长,“俱乐部残党的冈格罗不只这两个。”这才是更重要的东西,詹姆士马上闭嘴就是证明,“还有五个隐藏在贝奇。”

    大概是回应詹姆士看过去的眼神,读心人奥兹回应了,“我掌握了身份和名字。”

    “詹姆士别犯傻了,冈格罗的身份不是你该C心的东西。”扎克继续将詹姆士注意力拉回,“俱乐部的残党也不止只有冈格罗,还有人类。”

    詹姆士的注意力此时就像皮球,又被扎克送到了奥兹那里。奥兹递出一份已经被写好的名单,詹姆士迅速扫了一眼,和他与寇森警探今天传唤的证人中,有几个重合!

    不过詹姆士来不及高兴,扎克再次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他们对科齐尔店下手的动机我们也知道了。”扎克摆了摆手,“和我猜测的一样,为了打击昆因,他们似乎认定了昆因已经被恶魔控制。”

    “收容所的项目。”开口的是艾米丽亚了,“昆因得到了李斯特产业的支持,而最近宣传最频繁的就是科齐尔的店。”不过由她这个项目的核心人物来解释这层关系,到也挺合适的。

    扎克朝艾米丽亚一笑,算是感谢解释,然后继续让詹姆士看回自己。“但这不是唯一的原因。我还是猜对了,他们目睹了艾米丽亚的恢复过程,得出了巴顿也有吸血鬼的结论,所以这一次的袭击。也是一次试探,想要引出巴顿的吸血鬼。”然后扎克指着自己,“他们很成功。”

    詹姆士的眼角抽搐一下,还是忍住了没往还挂一只冈格罗的方向看,扎克的幽默太残酷。

    “所以除了引爆我的店外。他们选择了先和我与艾米丽亚接触一下的方式。”奥兹皱起眉,然后摇头,“不过这次的袭击已经完全被我们预知,然后阻止,这些细节现在倒没什么意义了。”

    “预知?”詹姆士这次主动看回了扎克。

    “报丧女妖,露易丝。”扎克只给出了两个词,够精简的回答,但意思也够明确了。

    詹姆士皱着眉,“露易丝现在怎么样了。”

    “呵呵,我会转达你的关心的。现在她很好,在格兰德。”扎克摆摆手,“但这也不是他们唯一进行的‘引出巴顿吸血鬼’的行动。”扎克眯起了眼,“他们袭击科齐尔的准备在昨天晚上全部完成,行动也应该在今天早上进行,但是却因为某件事情被耽搁了,甚至最终来行动的只有两个人,所以刚说了,还有五个,还在贝奇。”

    “贝奇?”詹姆士当然讨厌扎克这种非要勾着人兴趣的说话方式。但,有什么办法呢,对方是扎克,“贝奇又有什么事情?!”

    贝奇又有什么事情?我们知道的。两只魔宴托瑞多——罗伯特和乔治娜在贝奇!看扎克会说出什么吧。

    “贝奇……”扎克挑起了眉,“出现了和他们冈格罗抢食物的人。”

    “读心的结果。”奥兹大概是读出了詹姆士思维,看了眼扎克,摇了摇头,决定加快这对话了,“昨天晚上。不应该是今天的凌晨,他们发现了自己食物储备被其它吸血鬼使用过了。不仅这样,在临近黎明的时候,对方甚至进行了一次清洗,掠夺了贝奇大部分人血Y。”

    詹姆士瞪向了扎克,“‘将军’!”

    好吧,詹姆士这么想没错,毕竟他知晓的吸血鬼,就这么几个,他没有先怀疑就在面前的扎克,已经是进步了。

    这次,用不着扎克解释了,读心人奥兹继续,“不是,是另外两个,这是扎克需要处理的事情……”

    打断,“两个?等下,你还在进行什么事情?!”詹姆士瞪回了扎克。

    “魔宴的托瑞多。”还是奥兹,这位读心人直视着詹姆士,“抱歉,詹姆。”昵称!“他们来拜访过我,然后……”

    “不要叫我詹姆!”詹姆士直接转头,似乎不想看奥兹。

    之前电话中出现的谜题在这里得到了延伸。更明确一点,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詹姆士从西部来到巴顿的真正原因吧!他和科齐尔所谓的世交又是怎么回事!

    想想詹姆士以一个对异族一无所知的状态来到巴顿,来之后不断被我们的吸血鬼崩坏世界观,然后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家,自己曾经熟知的人,都是异族。他原来的生活,也是蛮可怜的。

    不过既然詹姆士再次瞪向了扎克,扎克就接过说话的任务,仿佛是劝慰的拍了拍詹姆士僵硬的肩膀,但话,就不怎么‘劝慰’了,“就像奥兹说的,魔宴托瑞多,是我需要处理的事情,只是不想瞒你,通知你一下而已,你就不用C心了。倒是……”扎克指了指刚才到詹姆士手中的名单,“你应该关心一下这些人类的行动,在冈格罗试图找出巴顿的吸血鬼行动时,这些人,可没有闲着。”

    詹姆士的眼神一紧,“快点说!”

    扎克没有被催促,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这些残党中的冈格罗因为有能力,所以继续着搏击俱乐部的宗旨行动,爆炸袭击,攻击……”扎克指了下一直缩在旁边没什么存在感的威尔士,“恶魔的手下。至于那些人类……”扎克刻意拉长了声音,直到詹姆士的脸色彻底不耐烦,“执行纯粹的报复。”

    詹姆士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忘了巴顿警方是怎么破掉俱乐部案子的?”扎克提示着。

    詹姆士的思维在急速转动,然后,他的双眼陡然睁大,“报复!你是说……”

    “是。”扎克点头,“他们在找出卖俱乐部的人,他们在找杰森。”扎克的语速变快了,“巴顿的搏击俱乐部并没有成形,算是被扼杀了。但是托你们警局喜欢表功的‘福’,当时案子被破后,大量的小型治安案件犯人被抓被罚,这时间点和状况,实在太明显,翻翻那段时间的报纸,就是等于直接告诉这些已经成形的残党们,他们在巴顿没能成长起来的新兄弟们是哪些人。”

    詹姆士张了张嘴。是惊讶,也是自责!从一开始既然就想到是残党的报复,但他们的目光一直在那些大人物身上,真正最直接的报复对象——背叛了俱乐部以暴力解决一切的杰森,却被忽略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当时的情况,巴顿的俱乐部成员并不清楚,只知道是被人指认出来遭到了背叛。所以这些残党的进度并不快,到现在还在排查那些可能是俱乐部成员的人。”

    扎克放缓了语速,“但,詹姆士,你也没有多少时间了,排查结束后,他们就会发现,在相互可以指认巴顿俱乐部成员的人中,有几个人得到了警方的关照,他们,就是背叛俱乐部的人,就是该复仇的对象。”是谁,扎克已经一开始就说了,杰森他们!

    詹姆士绕过了扎克,是准备回警局了,刚走了两步,Y着脸转头,“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扎克摇头,他觉得重要的,已经说完了。

    詹姆士再往前两步,经过了还被钉在墙上的冈格罗,身体僵硬了一下,抬手,撞了一下木桩,头也不回的走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官术 光明纪元 火爆天王 重生之温婉 宠魅 召唤万岁 百炼成仙 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最终进化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