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新生

    已经快要正午,但无光的房间中,只有皮肤的白,与血的红。【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发丝掩盖下的红芒闪烁着,红白的齿尖在轻启的唇后显现,“更多。”

    月华与百影说的‘惊喜’,事实证明,是某种程度上的戏谑。

    但扎克,绝对不会介意,“那,你会得到更多。”

    吸血鬼用自己的下巴抚开了露易丝脸颊旁的乱发,在对方的齿间送上了自己脖颈,那里有动脉。但当然的,新的生命开始,被无限放大感官让露易丝不会只满足与这样单调的索取,“更多。”这是她说的。

    我不会继续描述这个本质只是两只吸血鬼交换血Y、还是吸血鬼对自己的后裔的传承知识的必要过程的画面,但因为对象是露易丝和扎克,这个画面有太多不该被表述出来的东西。别去责怪什么喜乐见的东西,单纯的,格兰德有两个青少年的身心需要顾虑而已。

    呃,虽然这两个青少年非一般意义的青少年——

    已经散发、融入在空气的吸血鬼血气,让瑞恩和杰克森这两个灵魂异族无法靠近,但总有让人分心的声音,在格兰德中持续了一夜,又一个上午,天知道还会持续多久。

    “更多。”

    就用这个总结好了。

    “你到底要不要接电话!!”老汉克的吼叫在房门后响起,配合他的是从办公室里传来的电话铃声,实在难以无视。

    “安保公司的人要报告在墓区的安排,你还要不要听了!!”电话并不是老汉克在这里打断房内正在进行的事情的唯一原因。

    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老汉克大概是看了一眼,“啧!真好!这家伙又来了!哎!你听到吧!布雷克来了!你还要不要出来了!!”

    看起来在扎克和露易丝独处的时间中,他荒废了格兰德中的一切事情。这荒废还要继续?

    门开了。

    身上所有衣物都还没来得及扣上的扎克随手关上了门,略Y沉的看了眼老汉克,谁都不喜欢被打断。然后看向了刚站到走廊尽头的布雷克,摆出微笑的同时,将伸长的牙收回去。“你来了啊。”

    看到格兰德的主人终于出来了,老汉克的工作也完成了,重哼一声后,甩着手走了。这怪老头大概是去催促午餐了。

    “恩……我来的不是时候吗。我是来接杰克森的,向你打个招呼。”看到扎克正在整理衣着,布雷克转开了视线。

    “没关系。”扎克摆摆手,随意的扣了几颗扣子,这表示。他还准备回去,“午餐过后再走吧。”身为主人,这就是邀请了。然后扎克走向了办公室的方向,随便的问,“你家族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吗?这次休假结束,一回去工作,就要开始忙碌竞选了吧。”

    “差不多了。”布雷克没有拒绝,倒是既然被扎克提起了工作,反正两人都是相互心知肚明的支持安东尼的,有些话也就可以直说。“赫尔曼交给我们的文件,已经被传递出去,对艾瑟拉在马萨州的发展都会起到阻碍作用,毕竟现在的州长和参议员都不是喜欢使用这种脏手段的人。”

    或许该重新提醒一下,布雷克所在的家族,斯通,这是个政客家族。虽然建立巴顿的是萝拉所在的巴顿家族,但是凭空的,要在马萨州的最东边养成一个城市,没有政客们在整个马萨州。甚至联邦开路,巴顿,真的无法出生。

    “巴顿市内,这消息还是会被尽量封锁。毕竟和赫尔曼的结局太坏,怕对市内的其它本地企业打击会太大。”

    扎克抿着嘴点了点头。

    在竞选即将真正展开的现在,艾瑟拉掌握了安东尼因为文森特,而在监狱的把柄;安东尼黑掉了艾瑟拉未来的政治道路。两方打平。

    还没走到办公室,电话铃声中止了。短暂的间隔,铃声再次响起。打电话的人十分执着。

    扎克朝布雷克笑笑,指向办公室,“我接个电话。”

    布雷克点点头,下去了。他大概还有其它事情想和扎克谈吧,不然,真的可以直接告别的。

    推开办公室的门,扎克先对办公桌后坐着的、穿着赛迪尔安保公司制服的家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要先接电话。

    不想,这个之前来格兰德,态度就不怎么好的家伙一扯嘴角,直接丢一份报告到扎克胸前,“自己看吧!本杰明那边我也说的很详细,有问题问他!我走了!”

    应该还记得吧,安保公司第一次来的时候,说过了,他们需要先用几天测评格兰德墓区的情况,加上格兰德新员工的培训,真正的安保安排要过几天才能做出来。

    几天已过,被甩在扎克胸前的的就是结果,但显然他不想继续在格兰德浪费时间了。

    扎克也没有阻拦,看着这家伙从东侧的门出去,放下了确实不准备看的报告,接起了电话。抬手的时候小玩了一下那个‘猜是谁打来的’老游戏。

    “格兰德殡葬……”

    “扎克瑞·格兰德吗?”很制式化的声音。

    “我是。”

    “这里是巴顿南区警局,我们需要你来警局一趟,不用担心,一件案子你可能是证人,我们只需要问些问题,请配合……”

    没什么感情的安慰和制式化话术,扎克没用心听了,倒是挑起眉,问了时间后就挂了电话。

    扎克在回想自己可能是什么事情的证人。这是次不怎么愉快的思考,扎克最近见证过的事情有些多,还都是不适合警方知道的事情。

    扎克晃了晃头,不想了。随即起身的时候,无意间瞥到了办公桌上的一张便条。

    扎克露出了微笑,便条是露易丝昨天写的,这大概是露易丝在还是人类的时候,最后一次书写了。内容很无聊,『杰森电话找你,10点20。』

    在这个具体的时间标注上,扎克正在和乔治娜‘聊天’。聊天的内容,扎克也没有说谎。丢下乔治娜后,他真的去看护詹姆士了。

    而这个过程又长又无聊,浪费了扎克一天的时间。真的是浪费,活跃的是威尔士这个恶魔契约代理人。我们的吸血鬼扎克只是在暗处看着而已。

    结果么,扎克心情还不错的看着詹姆士和寇森双双被送去医院。

    先别好奇发生了什么,今天的新闻一定会播,并且现在,躺在扎克办公桌上的报纸头版就是。只是全程在暗处看着的扎克,此时没什么兴趣再看一遍而已。

    倒是在这些之后,在晚上才回到格兰德的扎克也疑惑了一天的‘惊喜’,发生了。

    露易丝丢掉了格兰德的主人一天不在,回来后应该做的日常工作报告,开门见山的,“我拍了照,录了像,晒了一下午的太阳,让爱丽丝做了最丰盛的晚餐。我做了所有人类能做的事情。我。准备好了。”

    然后就到现在了,扎克刚从房间里出来。

    扎克拿着这张便签,脸上带着微笑,他再回到房间的时候要好好问一问,露易丝是不是忘记点‘人类的事情’。以此来作为对方再次说出‘更多’时,一点扎克能同样要求‘更多’的小筹码……

    情侣之间的小游戏,大家就不要在意了。

    被要求去南区警局的时间很宽松,毕竟对方也说了,扎克是证人,又不是嫌疑人。所以没必要急。扎克准备在午餐的时间过去后,再去。

    已经走向办公室西侧的门,明显是要回房间,电话再次响了。

    扎克撇撇嘴。回身接起,“格兰德……”

    “是我,我在医院。”是詹姆士,“看报纸了没有,俱乐部的残党已经……”

    “没看。”现在的扎克处于没兴趣被詹姆士占用时间的状态,直接打断。“但昨天我就在暗处看着一切发生,没必要看。恩,你应该好好谢谢威尔士,就这样,先挂了。”

    说挂就挂。

    扎克再次转身,走向西侧门。

    电话再次响起。

    “啧。”扎克皱皱眉,马上做出了决定,拿起电话,还是被被对方抢先开口了。

    “什么!!”

    扎克拿着话筒的手稍微离开点耳朵,詹姆士的嚎叫还是有点刺耳的。

    “你就在暗处看着是什么意思?!”声音陡然降低,但丝毫没有减轻语气中的愤怒,恩,愤怒,“我断了两根肋骨,你就在旁边看着?!还有威尔士?和他有什么关系?!你让威尔士干了什……”

    “詹姆士!”扎克抢断了对方的话,“现在露易丝是新生的吸血鬼,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聊天。挂了。”

    说挂就挂。

    趁着詹姆士的思维正在飞跃悬崖的时候,扎克迅速离开了办公室,之前随意扣上扣子已经在移动的过程中被解开,他推开了房间门,即将进行被老汉克打断的事情,扎克脸上已经带了笑……

    “怎么了?”扎克马上反手关上房门,笑容已经不在,几乎是瞬移的划过房间,拉上了被拉开的窗帘,然后搂住了蜷缩在房间角落的露易丝,“你在哭……”扎克眉紧皱着。

    强行抬起露易丝的脸,这张脸上并没有任何显示在哭的泪痕,但是表情,是哭,和强忍。

    “痛……”露易丝干涉的眼眶被赤红沾满,“我,我,我只是习惯性的去拉窗帘……”

    扎克已经看到,露易丝的半个后背都是灼烧的痕迹。而且没有愈合的趋势。

    “呼吸,露易丝。”扎克扯过了随地散落的毯子,覆上露易丝的身体,“你知道该怎么愈合……”

    丑陋的、恶心的焦灼伤痕,不该出现在露易丝的皮肤上。至少扎克是这么觉得的。

    扎克怀里的新生吸血鬼做了呼吸的动作,然后身体僵住。

    “我,我不会呼吸了……”

    扎克的脸开始像便秘一样。这见鬼的教育方式、‘呼吸’的比喻,在露易丝身上,也出事了。

    “我们去地下室吧。”扎克看了眼刚被拉上,还在晃动着的窗帘,这里不能呆了,天知道露易丝还会有什么‘习惯性的动作’。

    散乱的床单、毯子,反正可以往怀里人身上盖的东西都被扎克用上了,感受着怀里人的颤抖,扎克再次推开了房门,“不怕,我们去地下室。”

    明明是两只吸血鬼,移动的确和乌龟一样。已经走过不知道多少遍的格兰德走廊、楼梯,扎克每一步都要再三确认的告诉怀里被罩在一堆遮挡物、依然在颤抖的露易丝,“没关系,这里可以走,一步……”

    哪里不对。不,是什么都不对。

    扎克带着新生的后裔走过同样的路,‘将军’。‘将军’身上没有遮挡物,没有扎克的搀扶,甚至全身的皮肤都有被点燃的趋势,也没能得到扎克一丝安慰和鼓励。

    凭什么露易丝得到的待遇不一样!

    “扎克。”餐厅中的布雷克看到了从餐厅门口经过的两人,虽然他可能不太能确定扎克怀里那一坨被床单毯子包住的东西是什么,“我……”

    “不是现在布雷克。”扎克的视线甚至都没有看向专门放下餐具站起的布雷克,“本杰明,帮我取些血罐倒地下室,不,丹尼。”

    本杰明刚放下的叉子又拿起,没什么表情变化,大概能猜到扎克的顾及,毕竟本杰明是阿尔法。丹尼更不会有什么表情了,直接下了餐桌,行动去了。

    二楼的办公室中,电话铃再次响起,可能是詹姆士的思维飞跃完成了吧,但扎克显然不准备再接。

    “随便谁,去接下电话。”扎克小心的扶着怀里的人,龟速的移动着,皱着眉继续开口了,“不用每个打到办公室的电话都要我接吧,你们也是格兰德的一员。”

    呃。

    扎克的视线终于从怀中的人上离开,看了眼同时看向自己这边的餐桌上的人们,摇了摇头,“抱歉我的语气。我现在……”

    “呵呵,大家别,别在意……”被一坨床单、毯子盖着的‘东西’发出了声音,“我不小心被阳光照了一下,扎,扎克在嫌,嫌弃我蠢吧,烦着呢,呵呵,呵呵呵……”

    本杰明端着餐盘摇晃着站起来了,走过‘一坨’露易丝身边的时候,还挑着眉吧唧了下嘴,“哼。”接电话去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光明纪元 最强弃少 官术 醉枕江山 火爆天王 重生小地主 宠魅 神座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