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游戏

    “扎克,扎克,扎克,扎克……”

    机械的、没有一点语气的声音,经过一楼的天花板,在经过一楼的地板,最后还是顽强的渗入属于吸血鬼们的地下室。【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哦,必须要加个‘们’了,格兰德吸血鬼有了两只了,对吧。

    “你上去吧。”露易丝从扎克怀中站起,站到到镜子前,她看着镜子中对应着自己双眼位置的两点红芒,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能是为了不刺激露易丝的感受吧,扎克没有站在镜子能够反S的范围。按照扎克自己的话,不管是在阳光下行走,还是能够映照影像,一旦掌握,就和学会走路的婴儿一样,你无法停止,回到你不会的状态。

    大概就像有人拥有能够单独竖起无名指的才能一样,一旦那天他发现了自己会,想装不会都不行,那根顽皮的无名指,就是会自动竖起,嘲讽没这才能的人。

    “不用。”扎克没动,依然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仿佛露易丝有点眼色就会再次靠回他怀里一样。

    “你告诉本杰明需要就叫的。”是的,那机械的重复呼唤,是在办公室刚放下电话的本杰明。我们的阿尔法实在不想去地下室,所以用这种方法S-扰-扎克和露易丝的独处时间。

    露易丝盯着镜子中的红芒,“去吧,我没事。”露易丝的眉微皱起的瞬间就马上展平,“我只是,只是……”她侧头,微笑着看向扎克,“我太高看自己了。”说话的时候已经转开了视线——这是一个倒置的抛物线,扎克、地面,露易丝的目光回到了面前的镜子上。

    扎克皱皱眉,看着露易丝的侧脸,“你没有高看自己,你只是理解错了。”

    “哦?”露易丝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还是形成了一个微弯的微笑。很勉强。

    “当我……”扎克走到露易丝身后,镜子中属于露易丝的亮点红芒被扎克的影像入侵。扎克的双手按上了露易丝的肩膀,让镜子中的微微抖动的红芒稳定下来,“第一次告诉你。你很合适成为我的后裔,成为托瑞多的时候。你认为我在表达什么。”

    “表达……”尾音被拉长,露易丝感受贴着自己身后的‘温度’,这只是拟人的说法,是感觉这身后高于她的血Y、是为她现在的血Y的起源。“我可以像你一样,自信、不会感觉到危险、强大、自由……”露易丝大概是把所有的褒义词都说了出来。

    扎克露出了微笑,下巴靠着露易丝的头发,看着镜子中就的红芒,“现在你是了,你还这么觉得吗?”

    “一点也不。”露易丝想摇头,却发现头顶搁着的下巴不让她动,“我不自信,我喝两瓶血才治愈一点小小的灼伤。我也感觉不到安全,我甚至不敢出这个地下室。而且我显然感觉不到强大。我能感觉到本杰明的气息,我都可以想象出他秒杀我的画面……”

    露易丝还是露出了笑容,但是镜子是无法反应这个带着自嘲的笑容了——“我才我以前不该没事去听本杰明怎么教育马修的,呵呵。”她停顿了一下,“我更感觉不到自由,我现在只觉得自己笨,连‘将军’都不如呵。”

    扎克在镜子中的影像,笑了,玩笑式的幸灾乐祸。大概这就会是这场对话的基调了,双方都在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表达。不让话题变得沉重,“那我现在说,你一开始就认为错了,你会说我故意给你下套。然后过河拆桥吗?”

    “会的。”反正看样子,扎克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响应本杰明的呼唤了,露易丝拉过了扎克放在自己肩上手,围在了自己腰间。镜子中的影像变的滑稽,扎克镂空着环抱着什么,仿佛在表演默剧。

    “我的意思其实很单纯。你,合适托瑞多。”

    小沉默,扎克再次开口了,“如果马修不是狼人,你会让他成为你的后裔吗?”

    “我现在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早了点。”露易丝并不知道扎克在把对话往哪里引导,不想让话题变得沉重是很好,但解决不了问题——“我现在连这个地下室都不敢出,后裔,太遥远了。”

    “我记得我的第27个后裔是个印安人。”扎克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恩,不过当时是战争需要,殖民者需要一个敌方的人来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每次刚踏入印安人的家,就化成灰烬。”

    露易丝丝毫没有准备听到这些话,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我告诉他,他很适合成为托瑞多,明明可以呆在家里,等我们去送死,却冒险在外面游荡。”

    “你是在说第一认识我的情况吗?”露易丝似乎摸到了扎克想法,“你知道的,我不是在冒险,我知道寇森和詹姆士在路口盯梢,我很安全。”

    “安全么。”扎克挑着眉笑了,事实证明,一点也不安全,露易丝差点成为扎克的食物,“他也这么说,因为他只是个诱饵,当时的印安人也需要一个我方的人,来告诉他们,为什么殖民者士兵死后的灵魂不受巫师的控制。”扎克侧了侧头,似乎在说自己不太感兴趣的东西,“当然不会,那些灵魂是烈士,是殉道者,向上,直奔天堂。”

    “所以……”露易丝的靠着扎克的肩,“那场战争比你和本杰明对马修说的要惨烈的多。”

    “而且残酷,我的这位第27位后裔,就这这么一个双方都默认的牺牲者,一个双面人。他给我们我们需要的情报,他给他们他们需要情报。”

    露易丝再次张张嘴,然后闭上,他懂了,牺牲者,确实。殖民者无法改变他们最强的力量——十三氏族被世界法则排斥在印安人家园之外,印安人也无法改变士兵们的灵魂升入天堂。这么一个被送到中间的双面人,放弃了自己原本的生命和信仰,传递了两则双方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然后我问他了。”扎克继续讲故事了,“问这个印安人,一场交换得来的后裔,如果那一天来临,你会制造自己的后裔吗?吸血鬼后裔。”

    “他回答了吗?”因为扎克的沉默。露易丝不得不问。

    “他没来得及回答。”扎克的眼中没有惋惜,“他一直没能掌握在阳光下行动的能力,在一次狼人的袭击中,被他自己曾经的族人抹杀掉了。”

    这是个C蛋的故事。露易丝完全失去了接受扎克在表达什么的能力。

    露易丝皱着眉,推开了扎克在自己腰上的手,转身,面对向扎克,“你还是上去吧。你让我感觉更糟了。”

    “呵呵。”扎克还是笑了,“那是因为你被故事的过程的吸引了,开头呢?”

    露易丝盯着扎克微弯的双眼,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印安人成为了你的后裔。”扎克点头了,“自愿的,带着目的的。”露易丝在鼓励下说完。然后,眼神在瞬间转变,顿悟。好突然。

    “目,目的吗?”露易丝不确定看着扎克。“你是想说成为吸血鬼的目的吗?”

    扎克点头,“对,他有目的。他目的是进入敌人的阵营获取情报,除了这些,他甚至没有去思考自己在进入后,成为吸血鬼的意义,这崭新新的生命历程所代表的东西。”

    “我……”露易丝低着头,开始思考,“我好像没什么目的。但,我确实想过。如果成为了吸血鬼,我会是什么样子。”

    扎克立马笑着接上,“像我一样。”

    “是啊。”露易丝被逗笑了,但马上摇摇头。虽然还在笑着,但转过了身,继续对着镜子,“看,我刚说了,我高看我自己了。我一点都不像你。”

    “只是现在。”这恐怕是扎克说的唯一算是安慰的话吧,“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马修。”

    “好吧。”露易丝也无法阻止扎克再次从后面环抱住自己,“先说在前面,我完全不知道你想我怎么回答。我就说我自己觉得是对的东西。”

    镜子中扎克的影像给予了鼓励的表情。

    “不会。马修不适合成为吸血鬼。”露易丝抿着嘴,“恩……我想我不能代表吸血鬼……”

    “你可以代表托瑞多。”扎克接上,在露易丝还没能说出什么的时候继续,带着笑意,“我说可以就可以,不要和我争。”

    “你说是就是吧。”于是,连地下室都无法出的露易丝,开始代表托瑞多发表言论了,这是自信么,看吧,“他太,诚恳,老实,善良……”褒义词开始向反方向转变,“容易控制,刻板,守规矩……”

    露易丝突然止住,侧头看了眼微笑的扎克,“我不该说了,我听到本杰明在上面踱步。”

    “没关系。”扎克也侧头看了眼地下室的天花板,“第二问题,那如果是本杰明呢,如果可能,你会把本杰明变成自己的后裔吗?”

    “扎克!”这是抗议,露易丝不准备回答这个‘危险’的如果。

    “好好,那简单点。”扎克依然笑着,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詹姆士,这个不需要如果,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可以完成。”

    “不!天啊!不!”露易丝左右晃着身体,推开了扎克,似乎真的生气了,转向扎克的一脸‘恶心’的表情。确实该恶心,如果没有顾忌格兰德的青少年身心成长,描述过扎克和露易丝在二楼以完成传承而做过的种种‘事情’,把扎克换成詹姆士,这个画面确实恶心,人情世故上。

    “你这表情可不太好,你确实知道‘将军’,伊恩,也是我后裔吧,还有刚才说的印安人。”扎克保持着笑意,他当然猜到了露易丝在想什么,“不是传承,都像我们昨晚那样。”

    “别!不要再让我想象那个画面,詹姆士,呃……”露易丝有些无奈的看着扎克。或许她现在也该发现一点东西了,她现在的表情,不需要勉强,“我非要回答这个问题么?”

    扎克歪着头一点,是。

    “詹姆士固执,和马修不同意义的上的死板,不,我不会让他成为吸……托瑞多。”

    扎克没有回应,保持着微笑,似乎这个回答还不够……全面。

    “呃……”扎克的样子让露易丝不得不继续完善他的答案,“但,你提到了伊恩、‘将军’,如果,我是说如果,詹姆士遇到相同的处境……”

    “危险的处境。”扎克C嘴补充,“非常非常危险的处境。”

    露易丝即使表达不满也会被扎克用维持的笑意无视,所以撇撇嘴,“是,如果是那么危险的处境,我会想救他,毕竟他是我们的朋友,我不想他挂掉,被拖到克劳莉哪里什么……然后,还是如果,如果我和你一样,不小心,弄错的时机……”

    “不是不小心,是极力避免依然发生意外。”扎克挑了挑眉,大家回忆一下提到过的‘将军’和伊恩成为吸血鬼的过程,都是无奈的意外,扎克并没有选择,要么看着他们死,要么让他们成为吸血鬼活下去。

    露易丝抿着嘴皱着眉,“好,极力避免依然意外,那我会接受把詹姆士变成自己的后裔。”紧接着,“但这是为了救他,不是因为我想让他成为我的后裔。”

    扎克一点头,“听起来很不错,所以是那个施救的人,即使施救的过程,可能出现意外,但也不会阻止你在别人遇到危险,非常非常危险的时候,去进行救援。”

    等等,扎克在在干什么,在一点点的对应露易丝之前对成为吸血鬼、成为托瑞多的褒义词堆叠吗(自信,危险,强大,自由……)?

    露易丝好像察觉到了一些,“是的,但,那是因为他的危险对现在我来说不是什么,我可以去救……”

    扎克笑着打断了,“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变成一个游戏——‘要不要把身边的人变成吸血鬼’,露易丝,请,请回答吧,游戏而已,本杰明呢,我们要把本杰明变成自己的后裔吗?当然,如果。”

    “不,我不回答这个如果。”露易丝坚决的摇头,不管她怎么想的,对话,已经被扎克掌握住了,“这个游戏不好玩,扎克。”

    “那我来吧。”扎克做出了认真思考的样子,然后摇头,“不。虽然本杰明现在很强大,也就只比我弱那么一点点吧。”呃,“但我很怀疑如果他成为托瑞多,能像现在这样这么强大。”

    扎克恢复了笑意,看向露易丝,“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你完全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想我是因为比本杰明强才敢这么说吧。呵呵,我承认。”

    天花板在颤抖,本杰明的吼声在整个格兰德炸响,“扎克!你到底出不出来!”

    扎克看了眼天花板,收掉了笑容,看向了露易丝,“我还需要继续吗?”

    露易丝已经沉入了思考中,摇了头,“不用了,我懂了。”

    扎克点点头,最后拥抱了一下露易丝,离开了地下室。

    大家懂了么,其实没什么玄乎的东西,只是当人生进入另一个阶段后预期与现实的差距让人停滞而已。

    扎克干的事情很简单,让露易丝丢掉那没用的预期,就这样。(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召唤万岁 重生小地主 重生之温婉 神座 光明纪元 官场之风流人生 官术 九星天辰诀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