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海景别墅

    南区东边的海景别墅,这里如果有人的感情的话,一定是爱扎克的——

    扎克在这里拿下了露易丝、颠覆了詹姆士对猎人的认知、被格兰德一众救过,在这别墅被茜茜拿下后,还在这里获得了拥有影像的能力。【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最近的,在只是顺路把卡米尔送过来后,为詹姆士要到了一根天使的毛……

    事实就是扎克每每来这里,都会有所收获。

    这次么,还不好说。

    迎接扎克的是托马斯,他本使用了狼身在海滩上抠贝壳……大概是无聊的。扎克站到前门了,这家伙才后知后觉的闻到扎克的气味,惊讶的奔跑过来,“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这里的感觉是除了气味以外的东西,比如血统气息。

    “真的吗?”扎克很高兴听到这样的话,活动了一下身体,“现在呢?”

    “呃。”托马斯用他的狼头在扎克面前点点,“有了,但你有点虚弱,你饿了。”

    “呵呵。”扎克笑着,“现在呢?”

    “感觉不到了。”托马斯靠近扎克,鼻子几乎伸到扎克的衣襟中,“你现在身上只有你们格兰德其他人的味道,呃,还有股腐尸的味道(扎克从墓地过来的)。”即使狼的形态,皱眉依然可以完成的,看托马斯,圆眼上的几根伸长的硬毛往中间聚拢,“你现在像那几个小东西(4只小冈格罗)嘴里说的魔宴托瑞多。”

    扎克的表情完全变成欣喜,“真的?”

    练成了?

    扎克拿出了好久没出现了的零食罐,灌了一大口,再次看向托马斯,“现在呢?”

    “微弱,但勉强能感到血统压制。”托马斯缓缓退后几步,“你干了什么。”有点警惕。

    扎克挑了挑眉,看来高兴早了,还没练成,不过在饥饿状态下已经能达到很好的效果了,扎克还是很高兴的,“我学到了点新的小玩意儿。”直接告诉托马斯是不可能的,正题,“怒涛在吗?”

    托马斯盯了一会儿扎克,没回答问题,“现在我可以明白,为什么你明明是托瑞多二代中最年轻的一个,却是你们托瑞多氏祖最喜欢的二代后裔了。”

    最年轻?很好理解的,扎克的年龄就说明问题了,他是在殖民战争之前被贵族先生发现,成为吸血鬼的,当时已经是十三氏族的集结时刻。

    扎克笑了笑,“我不知道冈格罗还关心秘密联盟中的这种八卦。”是啊,从来不管联盟事物,天天年年野在外面的冈格罗。扎克眯了眼,看着托马斯,“你大概也就三百岁的样子,你又知道什么托瑞多氏祖最喜欢的后裔。”

    “我‘父亲’告诉我的。”托马斯居然在前廊上坐下了,当然的四脚落地的那种坐,狼嘛,“如果他现在还活着,就已经……”停顿是为了计算,给出了个精确无比的数字“743岁了,他知道很多,不管是十三氏族还在大洋那边时的事情,还是联邦之后,隐秘联盟成立的事情。”

    “和遗憾。”对方说了‘还活着’不是么,扎克表达了哀悼,诚意有没有就不知道了,毕竟扎克根本不认识几个冈格罗。

    “不用,他说过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托马斯偏过了自己的狼头,“他说来到这片大陆,是为了生存环境。但是包括他以及我们的氏祖,被帕帕午夜欺骗,获取我们的血制造出狼人后,我们就又一次自己压缩了自己的生存环境。而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尚未被发现的地方了,我们氏族的希望,已经渺茫。相比于其他吸血鬼活着,都在享受文明,我们冈格罗,只是在躲避文明,挣扎的生存而已。”

    扎克皱了皱眉,虽然年龄限制了扎克,不可能完全理解冈格罗的历史,但是在扎克的知识储备中,冈格罗曾经有过自己的辉煌,狼与蝙蝠的形态曾经是荒野外的生存最强能力。在人类文明还只在这个世界占据一小部分比重的时候,世界是冈格罗的。

    “你‘父亲’的观点并不能代表你的氏族,对么。”扎克不太希望面前的家伙沉浸在这种过于消极的态度,“你们的氏祖呢,别告诉已经死了,致命战争时,我见过他,强大的如同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物。”

    “不知道。”托马斯却直接摇了摇头,“冈格罗不同于你们其他氏族,我们家族之间彼此少有联系,最多遇到。‘父亲’死亡后,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二代冈格罗了。”

    “你‘父亲’不是‘信使’?”

    ‘信使’,是吸血鬼们赋予了特殊意义的词汇,意思是每个氏族中,知道自己氏祖休眠地的二代成员。对,十三氏族的氏祖们在殖民战争以联盟成立结束后,就进入了休眠,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实——殖民战争中的异族战场,圣主信仰方被帕帕午夜打崩了,失败了,这是圣主的惩罚。

    ‘信使’被赋予了一项任务,就是在氏族面临重大抉择的时候,唤醒氏祖,获得关于未来的命令。

    关于‘信使’,先只提一点吧,我们的吸血鬼,扎克不是。大概也是扎克现在还活着的原因,能明白么,隐秘联盟围剿托瑞多的时候,托瑞多‘信使’的威胁对联盟更大。

    “不是。”托马斯撇了眼扎克,“我也不知道谁是冈格罗的‘信使’。”

    扎克抿了抿嘴,这话题没地方可以继续了,“怒涛在么。”

    “呜——”托马斯嚎了一身,扭身走了。

    “等一下。”扎克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你点事情,帮本杰明,你怎么在狼形态说人话的?”

    托马斯只回了头,盯着扎克,“你准备在阿尔法变身的时候陪他聊天么,托瑞多?”表情没,语气是不可思议。

    扎克耸了耸肩。

    “方法就在他的血液中。”托马斯沉默了一会儿,“狼人的狼身被制造出来是为了战斗,狼身的本性让他们忽略了这些就在血液中的知识。他现在要是可以保持自己的意识,让他自己去发现。”

    “一点提示?”扎克在强求了。

    托马斯看着扎克,居然纵容了,“保留一部分发声器官,一开始声音会很奇怪。”看了眼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怒涛,不再说了,彻底走掉。

    “你找我。”怒涛立在扎克面前,白白的如一朵人形的云,“有事么。”

    扎克打量了一下,“你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灵魂印记的损失已经不可挽回,我失去了很多记忆。”怒涛脸色平静,“但放心,我还记得我是怎么被你杀死的。”

    扎克笑了笑,坐在了前廊的摇椅上,“你忘记了些什么记忆?”

    这个问题无比蠢,所以对方用了嘲讽的语气,“我忘记了曾经偷看女孩儿洗澡。”

    “听起来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呢。”扎克笑着摆摆手,拿出了牛皮纸袋,介于对方是死灵,贴心的拿出里面的资料,一一摊开在前廊地板上,“你记得这人是么。”

    扎克的贴心被无视了。

    虽然怒涛是个死灵,但是个巫师死灵,他晃动这手指,红色的咒文撩起地上的资料,漂浮在面前,他盯着资料上的照片,紧皱着眉,看着上面和自己有几分像的家伙,“我不记得这张脸。”

    扎克并没有着急表现出失望。

    “但我记得这个名字。Xx·怒涛。”怒涛停顿了一会儿,皱了眉,“是我弟弟。”

    看着对方脸色的扎克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你看起来并没有很高兴。”这份资料是格林业务的唯一凭证,上面有双方的交易项,“你弟弟就要来巴顿了。”

    “他是个罪犯。”怒涛看着漂浮在面前的资料,“你这上面写着,他来巴顿是为了避开风头,和洗白的。”

    “你一定是个不怎么称职的哥哥。”扎克撇撇嘴,“这是你弟弟,你就没一点为自己兄弟辩护的心思么。”

    “我说了。”怒涛斜了扎克一眼,“我不记得这个人,我只记得这个名字……”

    这是个略神奇的情况,记得名字和关系,却不记得人本身,不有点本末倒置的感觉么。但丢失灵魂印记就这个样子,存放记忆的大脑少了一块,你也这样。

    “……而且关于这个名字,还是不好的记忆。”怒涛摇了摇头,挥手散去了面前的资料,“给我看这个干什么,这是什么?你们格兰德的新委托么?”

    “这不是格兰德的工作,我只被人委托,会在这件事情上产生一点小作用。”扎克侧侧头,“但可以左右你这位弟弟能否真的来到巴顿。你能记得什么,告诉我。”

    “你又关心什么他来不来。”怒涛摇着头,有点不耐烦。

    “你是世家子弟吧。”格林说的,扎克只是转述,“家里开赌场的?”

    “我是记得小时候经常玩老虎机。”怒涛撇撇嘴。

    “也是巫术世家?”扎克接着问。

    “我不记得自己怎么学巫术的了。”怒涛撇了扎克一眼,烦躁,“似乎之前我莫名其妙损失灵魂印记的时候,这些东西被优先消失了。”

    “所以有没有可能,你的这个弟弟,也是巫师,他杀的人,是异族。毕竟中部的异族,在混乱中,你们这样的家族不可能不受到影响。”

    怒涛皱了眉,“我不知道。”沉默了一会儿,“但关于他的记忆,他似乎是我离开家族,加入猎人的原因,感觉上,不是很愉快。”

    “如果不是有特别原因,巫师家族不会放自己的子弟去加入猎人这种见不得光的人生,和被家族放弃的人一样。你觉得你是什么?天赋差?爱上了没有巫术天赋的普通人?得罪了家里的长辈?……”

    扎克说了一堆可能。每一个都是例子的,天赋差的,看麦斯他的女朋友。爱上错误的人,看丝贝拉(柯登不会巫术,导致丝贝拉这个强大巫师的两个孩子,瑞文奇和瑞恩都没什么天赋)。得罪了长辈嘛,暂时没有……

    怒涛盯着扎克,“闭嘴!吸血鬼!我就是讨厌异族!不行么!”这话没底细,怒涛根本不记得自己为什么成为了猎人,之时想反驳扎克。

    扎克耸耸肩,“我隐藏的时间过长,中部的许多势力都已经跟不上现状,或许,问你没什么用,我该去问问丝贝拉的意见。看看她对有新的巫师家族进入巴顿有没有什么建议。”

    怒涛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金光骤然在两人身边显现。

    “我是不是听到了丝贝拉的名字。”卡米尔一脚踏出,背后仿佛收束了什么,他的脸上带着笑,似乎心情很好,“扎克,你来了,我是不是听到你要去找丝贝拉?我和你一起。”

    扎克看着卡米尔,挑挑眉,“你看起来很高兴。”

    “是的。”卡米尔点头,“我不再孤单了,天堂诞生了一位天使,虽然低阶,但,呵呵,我不再是一个人了。”

    扎克张张嘴,惊讶化成了微笑,“恭喜。”

    “谢谢。”卡米尔撇了眼还扎克身前的资料,只停留了一下,表情没任何变化,“而且我要谢谢丝贝拉,没有她,这位天使不会诞生。”

    “哦?”扎克好奇了,“巫师怎么让天使诞生的?”

    “呵呵,这会是我在表达感谢后,要问丝贝拉的问题了。”卡米尔的笑中有一丝怪异,“新生的天使,是所谓的巫师结界被撤销后,失去巫术支持、刺激信仰反击发动法则惩罚的游魂。有一只游魂留在了天堂,重铸了自我意识,完成了进阶。”

    “这种事情……”扎克皱皱眉,“应该发生么。”

    “我不知道。”卡米尔看着扎克,“游魂是脱离了缚地灵的身份,注定在这个世界上等待消失的东西。天堂中从来、也不该出现游魂,如果不是巫师们的‘结界’——刺激缚带生长的香料,茜茜的容许。游魂不可能达到它们不该存在的天堂。然后,我就更不可能清楚游魂是怎么越过缚地灵、天堂死灵,这两个身份的鸿沟,直接成为天使的了。”

    “呃……”扎克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位新天使呢?”

    “在天堂,问其他死灵,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恩,和,想自己的名字。恩,别担心,好在现在我们有至少是信仰判定的盖拉格先生(之前墨迹进入天堂的信徒老先生)在那里帮他。完全新生的天使,会先了解巴顿,恩,然后,大概也会有个正确的价值观。我希望。”(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九星天辰诀 神座 重生小地主 圣堂 醉枕江山 神煌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首席御医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