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赖普特

    可能是因为小粉红里下来了两个风格迥异的成年男人,【赖普特】停车场里的少男少女们往这边多看了两眼。【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对,两个,一个扎克,一个塞姆。

    “我讨厌青少年。”塞姆。

    “那,别跟着我。”扎克。

    “不。”毫无建树的对话。

    爱丽丝和玛雅刚被萝拉拉走,赖普特的校长就迎出来了。当然扎克预约过了,接过通行证,“这是我的员工,可以不用管他。”这是扎克在介绍甩不掉的塞姆。

    女校长并不在意,倒是仿佛很理解的点了点头——

    还记得第一次带爱丽丝来赖普特么,女校长第一时间就说出了扎克的格兰德主人身份,归功于当时报纸对格兰德的公平报道——市政府在私有化的试行下,依然保留了巴顿市民选择传统殡葬的选择权,所以,可以算是正面报道了。

    那当时就因为看过报纸而知道格兰德主人这号人的校长女士,现在,也会因为同样的原因,重新通过报纸刷新对扎克瑞·格兰德的‘认识’——格兰德绝对得罪了什么人,不然不会遭到在全市人民面前被诋毁的对待,身边带个壮硕的‘员工’?不值得奇怪。

    但显然这次校长女士并不支持报纸上对格兰德先生的描述,她至少也和扎克接触过几次了,对这个有礼、甚至可以说迷人的先生很有好感,保持了微笑,“格兰德先生,我已经看过了xx小姐(玛雅的姓)的文件了,入学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我还有些问题,我们去办公室讨论一下,呵呵,同时,我相信萝拉她们会好好带她参观一下的。”

    “当然。”扎克点头,随意在校园中看看,玛雅已经被拉着没影了。倒是莫名收到了一个白眼,来自挽着克里斯·艾伦的圣徒茜茜。

    塞姆脱队,不见了。没人关心。

    还未上课,扎克跟着校长女士穿过吵闹的走廊走向教务处。老实说,挺震撼的,不是夹道欢迎,而是——

    “呃,那个正装老男人(扎克)是谁?”

    “爱丽丝的父亲?”

    “蠢货,哥哥!”

    “呃,是么?我以为爱丽丝的哥哥是金毛的那个?”

    “呃,金毛?舞会上那个?(马修)”

    “啊!那个金毛真的很帅,强壮、性感,有点像克里斯,南区男孩儿的粗糙感觉~呃,后来怎么了,萝拉和那个金毛,有人知道么?”

    “呃,关上你的腿!克里斯已经被那个‘千片女’(茜茜,外号来凯斯家里的那次派对)拿下了,金毛你也不要想了,你比不过千片女,就更别想比过巴顿的公主(萝拉)。”

    “还说不定,我听说萝拉对金毛的父亲也有感觉,比金毛更壮,野,你们女生喜欢这种,对么。”

    “什么?!不不,上一句,金毛的父亲,详情,请!”

    “哦!你们没听说过?好像是参加过战争的退伍军人(本杰明)……”

    ……

    不是扎克要偷听,是在吸血鬼周围说悄悄话就是件错误的事情。但,这到确实证明了一些事情——高中一点都不好混;流言可畏;青少年值得被讨厌……

    “校长?”教务处的前台出,胖妞在校长和扎克经过的时候开口了,“P股(下巴)老……”及时改口,“苏老师刚请了病假,要求调换马上的课程。”

    “呃……”校长有瞬间的迟疑,“让xx代课顶上。”然后回归笑容,“这边。”

    扎克连表情都不用换,顶着一直以来的笑容,跟着进了办公室。

    “首先!我要说,你完全不用担心爱丽丝在学校被影响。我们有个‘流言零容忍’政策!任何学生家庭相关的事情都不会影响到学生在校的学习!你绝对可以放心!”

    呵,呵,呵,随便她怎么说吧,我们知道她想表达的是报纸上对扎克本人的报道不会影响爱丽丝。

    “这很棒。”扎克笑着点点头,“谢谢。”

    “这是我们赖普特一直以来的理念!”校长女士笑着,“让学生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倒是事实,不然也不会有之前的模拟选举活动了。

    “然后,我真的要表扬爱丽丝,她真的让我另眼相看。”校长女士开始给扎克展示爱丽丝的一些成绩单以及老师评价,“完全跟上了课程,还领先平均水平排在前列。课外绩点也超过了同级学生。”要记得爱丽丝也是半路来上学的,所以这真的很难得。

    当然,这些课外绩点,也有萝拉天天拉着爱丽丝放学不回家的功劳,哎。

    “更让人欣慰的是~”这校长似乎真的很高兴,“因为爱丽丝,我十分欣慰的看到萝拉和凯普勒的成绩也在上升,我甚至收到了巴顿先生和史密斯先生的感谢信。格兰德先生,呵呵,你的小妹妹,真的是为杰出的小姐,你们的家庭教育非常成功,她为身边所有来带来了好的影响。”

    就像玛雅重复月华百影对扎克教育爱丽丝的方式时一样,扎克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换句话说,扎克并不知道自己交给了爱丽丝什么……

    “恩,我想,我只是幸运。”扎克只能这么回应,“能有这样的妹妹,是格兰德的幸运。”

    “呵呵,你太谦虚了~”看,这校长女士对扎克有好感。好早以前就说过,某些迷人的特质,需要有经历的人,才能赏识。青少年,就算了。

    “那,我们来聊聊玛雅。”收起了爱丽丝的文件,校长女士开始了正题,“我,恩,有一点问题……”脸色有点迟疑。

    “如果是关于玛雅也是接受的家庭式教育,我想校长可以放心,爱丽丝应该已经打破了您对家庭式教育的偏见……”

    “哦,不不。”急忙的解释,“我对任何教育方式都没有意见,只要能培养孩子在这个社会上的生活能力。我对家庭式教育没有偏见。”必须强调,一个合格教育人的自觉,这位校长做的挺好的,但,“只是,关于玛雅的真正监护人……”

    月华和百影,性别,都是女。

    扎克挑了挑眉,能猜到这校长的意思了,“恩,有什么问题么?”扎克不太想让校长延生这个问题,因为,以托瑞多的先见性,他都看不清这问题的未来——扎克可以认同如布雷克那样的人心理,但连布雷克都这么长时间没做出点什么风浪,也就证明了时代的路线还不清晰。所以,扎克不想表达任何立场。

    扎克调整了一下坐姿,“我倒是觉得玛雅和爱丽丝的情况一样,都是被亲生父母遗弃,拥有很艰难的童年,然后幸运的遇到了愿意爱她们,接收她们的家庭。如果校长要谈监护人家庭构成问题的话,我也不过是爱丽丝的哥哥,不是父亲,而母亲这个角色在爱丽丝的生命中从没出现过。这和玛雅生命的中的没有父亲(男性)一样,对么。家庭怎么样,无所谓,爱丽丝和玛雅都成长为好孩子,才是重点,是吧。”

    校长眨了眨眼,“恩——如果格兰德先生这么说的话……确实是……”

    扎克不准备给对方回转的空隙,“而校长您刚告诉那个‘零容忍’政策,所以家庭状况,应该不在评估一个学生的标准里,对么?”

    “恩——确实……”

    “呵呵,那校长,您说您有什么问题?”扎克问。

    “呃……没有。”校长女士晃了晃头,居然直接合上了玛雅的资料,“但我依然需要对玛雅的知识能力做个测试,毕竟这个学期已经过了一半,我可以看她已经和爱丽丝、萝拉她们是朋友,会希望和她们同年级,但为了她的个人着想,我们依然需要根据她的学习能力,分配合适的年级。”

    “当然的。”扎克笑着点头。

    “好的,那,我应该通知玛雅参加测试,这会需要几个小时,格兰德先生可以等待,或随意参观一下。”

    “我知道流程。”扎克笑着,因为已经经历过了一次,“谢谢。”

    出了校长办公室,上课铃已经响过,刚才还吵闹的走廊中已经没了人。正好,方便扎克找到之前脱队的塞姆。

    如果可以的话,扎克挺想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没跟班的单独行动。但这里是赖普特,扎克没什么可行动,反倒是一个让扎克无语的茜茜,配上一个同样让扎克无语的塞姆,扎克觉得还早点找到这对组合的好。

    并不困难,扎克很快就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

    “巫师,如果你再碰我一下,我就剁掉你的手,撕成一千片。”

    “你可以试试。别把我当成你家里那个没用的死灵(怒涛)。”

    反正没人看,扎克化作残影,来到了顶楼的一间旧教室。扎克来过的,凯尔就是在个角落里缠满烟头的旧教室里,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你们在干什么?”扎克抿着嘴,看着有点让人不舒服的画面,塞姆正按着扭动的茜茜,试图做什么,“放开茜茜,塞姆。”

    “不需要你多事!”茜茜一脸Y沉,她并不是强辩,塞姆是按着她,但金色光也悬在塞姆头上。

    塞姆倒也听话,看了眼头顶的金色,放开茜茜退开,“她身上有帕帕午夜的巫术痕迹,我想要重现一下,看看帕帕午夜干了什么。”

    “你可以直接问,用嘴巴,不是手。”扎克在教自己的巫师做人,然后看向了茜茜,“抱歉,然后,我猜你是无视我的诚心劝告,又自找麻烦了?”

    劝告?扎克也真敢说,他对茜茜说的最多的全是他自己无能为力,不想参与先关帕帕午夜的事务吧,可从来没有劝茜茜也不要管。

    “哼,你又在意什么,什么也不做的家伙!”茜茜翻着白眼,居然无比顺溜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

    扎克随手就抢过了,揉成团,皱着眉,“茜茜,你怎么回事。”这是各种意义上的无法接受,信仰、人伦、道德的堕落。

    “呃,那不是烟!呃!”茜茜无语看着扎克手里的一团,“那是瑞默尔给我做的药!集中注意力的!”

    扎克没什么抱歉的,原因在这里——瑞默尔做的药还有一种,叫做‘瓦尔迷娜’,也是集中精神的药,能集中到让你亲身感受梦境。而这东西还用的是烟的包装,扎克更不想多说什么,鬼知道不是史密斯在瑞默尔加入后研发的什么新产品,呃。扎克丢给塞姆,“毁掉。”

    “回去上课,茜茜。”扎克也不想继续和茜茜纠缠什么,无能为力的事情就是无能为力的事情。

    “老师病了,不需要。”茜茜眼角抽搐着。

    “有代课老师。”扎克撇撇嘴,重复在教务处听到的小事。

    “呃,凯撒会给我掩护,懒得去了。”茜茜居然随便拉过了一张椅子,金光拂过后干净如新,坐下,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扎克也是现在才注意到茜茜的脸色并不好,有些疲惫。

    看了眼塞姆,“茜茜,发生了什么?”扎克只能问了。

    “没什么你想知道的。”茜茜闭着眼,不耐烦的回答。

    塞姆往口袋塞了什么,再次上前,“他问了你个问题,回答……”是又准备对少女动手了。

    还好,扎克在金光即将切割塞姆之前拦住了,“随你便,我们走,要等玛雅测试结束。”推着塞姆离开。没有任何造势,扎克是真的准备离开。

    “昨夜我又碰到帕帕午夜了。”茜茜自己开口了,脸有点扭曲,“简直是羞辱!我、卡米尔、克劳莉(天使),根本无法碰触他一丝!”茜茜的脸颊抽搐着,“你高兴了?你是对的!这是我们能力之外的事情!我们没一个人有能力对帕帕午……”

    扎克本该以胜利的姿态说出,‘我早就这么说了。’但扎克没有,停下脚步,看了眼茜茜,“昨夜,在艾伦殡葬之家?”

    “哼,不然呢?我没事去守卫你的磨坊么?”茜茜摇着头。

    “让我猜猜。”扎克没有出去,反而往茜茜靠近了几步,侧着头思考着,“焚化炉的燃料又被偷了?”

    “是啊。”茜茜仿佛放弃了,但不忘嘲讽,“真聪明。”

    扎克皱了皱眉,“帕帕午夜有说什么么。”

    “呵呵,现在你现在想知道详细情况了?为什么?好嘲讽我们信仰上层现在有多么无能么?”

    “是啊,我非常喜欢嘲讽自己所在的信仰体系。”扎克摇着头,懒得解释,“回答我的问题。”

    “哼。”茜茜是完全放弃的表情,安静很长时间,“‘你们在浪费精力,针对我。’他说。啧!羞辱!”

    扎克转身就走,懒得管茜茜了。

    “你在想什么?”塞姆已经差不多掌握到扎克的一些模式了,而现在,扎克正在思考。

    “我在想……”扎克挑着眉,“茜茜是个太自我中心的少女,让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那不是羞辱……”莫名的跳脱了话题,“两批劳工彻底消失,巴顿的殡葬之家焚尸燃料被偷了两次……”扎克完全在自言自语了,“应该等第三次么?看看是巧合,还是……”(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超级强者 首席御医 神煌 无尽剑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