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出门前

    法尔肯离开,赛迪尔也就进办公室了,但也不是完全进来。【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随手关了门就反身靠着,连手都还在门把手上放着的低着头,仿佛在思考。

    出于某些原因,扎克乐于见到和交流的人进行思考。形容呢,好比博弈吧,如果你的对手只是随意的把棋子丢向棋盘而已,你恐怕也不对这场棋局有任何期待。扎克确实说过,交流就是战争,对么,所以这个比喻很合适。

    “你应该坐下。”扎克示意了下可能刚散去法尔肯体温的椅子。

    思考似乎已经有了结果,依然靠着门,手倒是离开门把了,微微抬眼对扎克,“不用了,我会很快。”

    一件麻烦又危险的委托,是能够快的吗?不。无论赛迪尔刚见到扎克时,他是准备进行委托的,现在,显然已经慎重的考虑后否决了。

    一场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棋局。扎克已经站起,开始整理仪容,他要准备出门了,去西区,一个追求幸福的漂亮家里……

    “尽管我不想承认,我们的工作,从某种程度上非常相似。”赛迪尔看着扎克,开口了。

    对于一个说了会很快的家伙而言,他意外的开了个非常大的话题。

    扎克一边整理着袖口一边略疑惑的看着门旁的赛迪尔,“你是说殡葬?”

    赛迪尔大概没想到扎克会这么回应,张张嘴,“呃……不是,你另一个工作。”

    扎克一时站在办公桌后也不是该走还是重新坐下,挑挑眉,给了微笑,“呵呵,感谢你的抬高,但你真的不用拉低,你的工作供给安全,我的,呵呵,另一个工作,大概和供给没有关系。”

    “取决于样的安全我供给给客户了。”赛迪尔抿了抿嘴,微微皱眉,看着扎克的姿态,“你要去哪里吗?”。

    “恩。”扎克点下头,解释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还想聊点。”

    “没有。”赛迪尔摇摇头,手又回到把手上了,舍弃了脸上多余的表情,视线往西侧示意一下,“那边的工作就能弄完,我也没好看的,马上离开。”

    “好的。”扎克被提醒,撇撇嘴,拿起了,“这到提醒我了,我还要给拖车公司……”开始拨号了,凯特的祖母车还在土石路上堵着呢。

    赛迪尔一点头,手上的把手开始下压,身体也转向门侧,是告别了,就是动作很慢,非常慢,并突然的开口,语速极快,“我想找诺,是因为他似乎又和史密斯家族的关系好起来了……”

    扎克握着听筒,看了赛迪尔一眼,没。

    “……在史密斯辞掉庄园的所有仆人、保安、工作人员之前,我们赛迪尔就是供给史密斯安全的安保公司……”仅仅是开门离开的动作,被赛迪尔慢到了极致,和他被发挥到极致的语速构成鲜明的对比。

    毫不夸张的,扎克可以听到被卡在不上不下的门锁机簧,发出的呻吟,但,依然没。

    “……我们公司有些史密斯的秘密,我们确保安全的秘密,同时,史密斯也有我们公司为了确保他的秘密安全,而进行的一些秘密行动。”在极快的语速中,赛迪尔依然完成了一个强调式的顿点。

    大概所指的就是上面他说的取决于样的安全我供给给客户。

    然后,“我想诺帮我拿回史密斯掌握的,关于我们公司的那些行动的记录文件,然后销毁。”

    再慢,也不过是个门锁而已,还是完成了九十度的转向,门开了,赛迪尔看了眼捂住话筒的扎克拖车公司的已经通了,扎克只是在用这个动作告诉赛迪尔,你还有机会说完。

    赛迪尔抓住了机会,“不只有史密斯,每一个我们公司曾经服务的西区人家族,或多或少的都有这样的记录文件存在在他们西区人手里,这让我们公司在这些人眼中变的脆弱,比夏普起诉我们,我们公司被警察拥挤,费舍的船停运,我们公司被警察拥挤……”

    看来是真的了,赛迪尔安保公司确实和格兰德的另一个身份相似。大家可以猜想一下赛迪尔给出的例子史密斯手中存在样的记录文件,让赛迪尔想要诺去销毁。依然记得史密斯庄园辞掉所有工作人员是因为录音带事件吧,明确的安全事件哦,大家认为史密斯在还没有委托扎克去调查之前,私人的调查是进行的?答案就是现在想销毁某些文件的赛迪尔。呵,史密斯辞掉所有人,倒是帮赛迪尔个忙,少了一次被警察拥入的机会……

    “……而控制这些记录文件的西区人,包括刚从你办公室离开的法尔肯。”

    扎克朝赛迪尔点了下头,只能这样了,是表示我明白了。

    如果我们不能跟上扎克的理解能力,那就记住结论

    在亲自经历扎克和法尔肯的私人交流后,赛迪尔暂时否决了委托扎克的决定,取而代之,是次试探,试探和西区人的关系如此暧昧扎克,是否可以被信赖。于是给扎克一条线,法尔肯手里也有对赛迪尔不利的文件记录。在赛迪尔明确告诉扎克,不止史密斯、不止法尔肯,是全部赛迪尔服务过的西区人家族,以及法尔肯明显在此刻和扎克有私密的委托交易的当下,扎克要处理这条线。

    如果扎克用这条线,帮助了赛迪尔,那就可以表示扎克可以利用和西区人特殊关系的优势,继续帮助赛迪尔。如果扎克没帮,赛迪尔也没有可以损失的了,在和艾克斯的竞争中,他已经输了不是么。还是输在总是被警察光顾上,身为安保公司,呵,还真幽默。

    赛迪尔也再次点头,这次,没在突然开口的离开了,留下还在办公室里的扎克,对着听筒,“抱歉,拖车公司吗?我这里有辆……”

    没浪费太多,扎克也离开了办公室,赛迪尔已经不在格兰德了,只有薛帕德躲避着扎克的视线,看来也是有点察觉,的老板和扎克的交谈并没有得到好结果。

    扎克真心是个贴心的家伙,如果的存在让人不舒服,那就消失直接下了后廊,手上已经拿出了车钥匙,准备……

    “我想去”露易丝坐在上后廊的长椅上,侧仰着头,用一副小狗,不,,小猫好了,小猫眼看着扎克,“我好无聊”

    记得格兰德装修时,奥斯丁无比推崇现在格兰德的格局有多么私密性办公室在二楼,和会客室以及展示大厅分开么。上下层的区隔制造了完美的隔音效果,客人给任何来到格兰德的客户提供最安心的交流体验。

    这推崇就是个玩笑。

    扎克笑着晃晃手里钥匙,“你想去?我们大概要非法入侵某人的家。”

    “海瑟,对么”露易丝耸着肩,“的家”眼角奇妙的弯着,“一个漂亮的未婚的家”

    先别去赞叹露易丝总是能把重点偏转到神奇地方的超能力,考虑一下现在露易丝这么要求的现实意义吧格兰德本身的工作,已经满足不了露易丝了,她更主动的往前迈了一步。

    扎克挑着眉,老实说,也并不太惊讶,露易丝已经在一些格兰德内部事件中发挥过作用了,比如奥斯丁。只是问题,露易丝开始把能力向外发挥。扎克脸上带着微笑的思考了一会儿,手里的钥匙抛向了露易丝,“那,你开车。”

    却马上被抛回给扎克,露易丝晃着不时候已经在手上的车钥匙,“开我的车我才不要开你们那辆老车那辆旧式的布篷车”

    扎克无所谓,倒是挺期待坐上露易丝的副驾驶的。想一下,这好像是第一次哎!另外别吐槽吸血鬼的这种期待,对于永生的吸血鬼来说,第一次相当重要,非常值得纪念,因为,最后一次有点不现实……

    “哦对了。”露易丝起身的时候翻了翻了口袋,摸出一坨被卫生纸包住的,递给扎克。

    扎克接过,打开,看着里面一坨扭曲的,一脸疑惑,“这是?”

    “我不。”露易丝摇摇头,已经往车那边走了,“无聊收拾地下室的时候的。”其实露易丝不用这么不停强调无聊的,虽然现在格兰德休业,情有可原,但说实话,就是格兰德不休业,没有葬礼要准备的时候,她也不过是在柜台后干坐着而已,偶尔卖点小几个来扫墓的人,“我不太确定这原来在那儿……”

    扎克跟在露易丝身后,正在试图还原这扭曲的事物,看起来,像一根被拧在一团的烟,皱褶破碎的白色烟卷测漏着棕黄的烟草。

    扎克拿着这玩意儿,闻了闻,“闻起来不像烟,倒是……”扎克皱着眉,这味道意外的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闻过,“我想,我在哪里闻过这味道……”

    露易丝没有注意扎克在自语些,说的,“塞姆的材料,我都收起来了装好了,恩,但我不太确认这是不是也是他的。”露易丝回头看了眼扎克,眼中不情绪,“我没看到一样的,恩,玩意儿。”

    扎克都不懂的巫术材料,就别指望露易丝会懂了,她无聊之下出现的收拾**,也不过是把看起来一样的玩意儿放到一起,收入盒子中而已,真要收拾地下室,还要靠玛雅在爱丽丝、萝拉那帮人的带领下,舍得后、写完作业后……

    “这不是我的。”扎克皱皱眉,本就皱巴的,被他尝试性的还原后,已经彻底坏掉了,满是破洞的纸卷里挂着几根稀疏的烟丝。

    “也不是我的。”露易丝撇撇嘴,“就我们三个人会进地下室……”露易丝那种不明确的眼神又出现了

    好吧,这算是正常的情绪。塞姆用神奇的方式来格兰德,应该还没人调整好要不要喜欢、至少尝试和这个巫师好好相处的时候,就以神奇的方式走了。说难过太矫情,说不关心又不太人性。于是就只能这样了,在不得不提到他的时候给出个复杂眼神,以作……安慰?

    露易丝晃了晃头,“除非我们三个中,有人有在封闭的地下室抽烟的坏习惯,这就不该出现在那里。”这就是她要表达的重点,她找到了个不该出现在某处的,于是拿给扎克过目了。有点像前天的马修,不是么……

    扎克一挑眉,想起前天马修找到的那个地板下的球,“大概是塞姆的吧,毕竟我还真不他有没有秘密的习惯……”眉再度挑起,一旦开始认为这属于塞姆,扎克再次被的思维提醒了,重新看着手里的,“我好像确实丢给过他一包像烟,又不是烟的让他处理掉……”

    扎克想起在赖普特,从圣徒茜茜手里抢过、揉成团的那包烟,同时,扎克也想起这味道在哪里闻过了昨天去马萨港时,在贝奇收容所闻过,向陌生的退伍军人讨烟被拒绝……

    扎克站在那里不动了,两根手指提着弯曲皱巴的一根,晃晃,彻底晃掉烟卷中的那几根烟丝,看着露易丝,“你只找到了一根?”

    “呃……应该有更多吗?”。

    “恩,一整包。”扎克蹲下,开始收集他走了一路,也就漏了一路的烟丝。

    “呃,你在干嘛?”露易丝已经站在车门旁了,扎克却蹲在地上原路返回。

    “这是伊芙的新作品。”扎克抿了下嘴,不现在是情绪,“我想试一下。”

    露易丝愣了一下,然后立马转开了头,不忍心继续看。

    真的,的男人在地上捡烟丝,然后还要抽,这个画面真的太美好……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神座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小地主 九星天辰诀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神煌 重生之温婉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