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奥尼尔

    要说参观行程的重点,其实并不在皮克斯百货地下一层、让扎克了解到收容所体制缺陷的部分,而是在后面,真正进入收容所,所谓的试点内部后。【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单从参观来说,扎克跟着哈瑞森了解到了现在收容所取得成果,80%的流浪者退伍兵的生活被改变,70%的伤病得到精心的照料,60%的人找到新的工作……当然的,史密斯的新药,前途一片光明。

    但大家不在意这种事情对么,大家在意的是扎克在里面干了什么。好。

    在哈瑞森的安排下,扎克得以在不被任何人打扰的封闭房间中一个个‘约谈’收容所内接受试点治疗的退伍军流浪者。问题很简单,你是否知道身边有人泄露了你在这里进行的治疗过程,特别是你的用药,身边人包括你自己。

    回答也很简单——没有,我有签保密协议。

    啊,保密协议。关于这东西的问题也相当明显不是么,比如以下想象中、但大概发生过无数次了的情景——

    “嘿,自从你进入试点中心后,看起来好多了!”

    “是啊!我感觉到整个人不一样了呢!”

    “真棒!他们怎么治疗你的?”

    “呃……抱歉,我签了保密协议,不能告诉你。”

    史密斯的新药是秘密吗?是。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有个秘密吗?是。

    在哈瑞森负责的向导解说下,扎克还知道了每周二和每周五,药监局的车都会来收容所放下新的药物储备。收容所的安保人员都知道那箱子上光标了一个‘史密斯’标志的东西不需要检查。同时,皮克斯百货地下一层的义工们,也知道在这两天抢着提交自己下面流浪者的药品申请,毕竟他们是充满了道德荣誉感的‘担保人’。

    所以,这保密协议,真心‘发挥’着它该有的作用。

    不想让自己来参观一趟而完全没有收获,扎克还是多呆了一会儿,顶着他一张不该被埋没四个世纪的英俊脸庞,找机会和收容所的每一个员工都聊了聊。临走时,给了哈瑞森结论,“你、昆因夫人、史密斯的内部调查做的很好,你们的员工都是干净的,值得信任,你们应该自豪。”

    “呃,谢谢?但你就这样走了?这不就是什么都没查出来么……”

    “我倒不这么觉得,至少我们可以把嫌疑人确定在不属于收容员工编制、又不受你们直接控制的义工身上,对么。”

    “那……”

    “没有那了,关键词是‘不受你们控制’,即使是现在就在皮克斯义工的人,你都没办法让他们丢下手里的义务工作来注视我的眼睛,更别说那些今天没有来做义工的人,你要怎么做?像个老板一样命令那些人丢下他们真正的工作,或面试。”扎克居然还记得那个‘内特’,“来收容所报到么?为了什么?看我?我只是个来参观的,对么。”

    “呃……”

    “呵呵,不用无奈,至少来这里的义工你有登记吧,电话?地址?你没有这些人的档案,但至少有基本联系方式吧。”扎克笑着,“现在你知道该给我准备什么了。”

    “好,好吧,但,你可能没有概念,但义工,很多,我的意思是,很多!你今天看到的,大概只有五分之一,毕竟今天是周一,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来的都是像派恩先生那样的退休的,或者不需要工作的人。呃,要怎么做?一个个‘拜访’吗?”

    “这我倒没什么意见,我可以找朵拉和布米帮忙……”扎克自己挑了挑眉,自然的,是想到疗养院的‘自杀’事件,作为丝贝拉盟友的诺菲勒们,这段时间怕是没功夫帮扎克了,“没关系,反正今夜是月圆,我大概也不会呆在格兰德,我有时间,露易丝可以帮忙~”

    “好吧,那,下午,下午我把清单整理给你!”

    “好的。”这么说着,扎克离开收容所了。

    扎克接下来要做的是先回格兰德,把收容所给予的感谢状交给老汉克,然后换车,带着麦斯带来的‘怒涛’文件去找巴顿夫人。

    让我们省略掉扎克惬意的听收音回程的过程……好吧,有点小事情大概需要提一下。市长安东尼高调的邀请艾瑟拉女士去市政府参观了,电台在直播,场面,似乎很祥和,至少播报的主持人总是莫名会流露出失望的语气——大概是希望这两个下任市长候选又打起来吧。

    回到格兰德,扎克以为自己的行动会无比简洁顺畅,感谢状已经给了老汉克,‘怒涛’的资料也已经拿到,换下格兰德的货车,在格兰德常用的停车间——本杰明仓库的一层,坐入老式轿车,也都已经发动,就要再次出行。几乎是习惯性的,往二楼招呼一声,“本杰明,一起吗?”

    扎克都准备好了得到的回复依然会是,‘那你给我拿球么?’但——

    “为什么你拿着我的文件。”陌生的声音,微弱又没有语气的陈述。

    扎克侧了头,自己放在副驾驶上的文件上,半透明玩意儿,边缘模糊的似乎要融化在座椅上。扎克能够感觉到这张难以辨识的透明脸有点熟悉,仿佛是自己见过的人,但同时,也确认自己并不认识,不,是没正式的见过这家伙。

    晚了一步的,本杰明的声音从仓库二楼传出,“你给我拿球么。”

    也不是惊讶或什么,扎克永远都很从容~只是发动后停滞了太长时间,轿车熄火了。

    扎克看着身侧的这个玩意儿,话,依然是对二楼的本杰明,“本杰明,我们有个客人。”

    本杰明一副懒散的样子靠着了二楼的栏杆,那俯视又漠不关心的样子充分应和了他说的话,“恩,怒涛,见过扎克,扎克,见过怒涛。”摆摆手,“介绍完了。我和马修去检查树林。”消失了。

    “怒涛。”扎克重复了一遍这玩意儿的姓,“你正在死亡。”更进一步的阐述事实,“加速死亡。”因为他就坐在扎克旁边。就和肺癌晚期的病人点了根烟一样。

    怒涛看了眼扎克,抬起半透明的手,暗红的咒文开始在他的身体中涌动……

    “啊——”一声拉长的惨嚎,格兰德后院中心的地面下,瑞恩被某种力量拉扯而出,暗红的丝线缠绕着他,他缠绕着地下。仿佛有什么东西通过嚎叫的瑞恩流向了副驾驶的这家伙。

    在扎克挑着眉眉一如既往的感叹‘我果然不喜欢巫术’时,副驾上的怒涛,身影清晰了一些,“我在巴顿游荡,寻找可以固定形态的东西,我避开了派斯英的巫师们,没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找到了引魂草种子。幸运。”怒涛看向扎克了,“有点太‘幸运’了,我觉得。”

    去巴顿庄园注定要推辞了。

    扎克拔了钥匙,抬手摆了摆了,是示意对方挪动一下,他要拿副驾上的文件。他可不想用他的吸血鬼手,穿过这个怒涛之后,再听一边瑞恩的惨嚎。

    怒涛很自觉,稍微飘起了点身体,让扎克拿回了文件。

    这家伙对扎克的第一个话是个提问,“为什么你拿着我的文件。”不是么,扎克这是要回答。

    但在回答之前,扎克读出了文件扉页上的姓名栏,“奥尼尔·怒涛,介意我叫你奥尼尔么,我更习惯用姓称呼你的哥哥。”顺便确认一下这个家伙知道多少吧,“你知道吧,圣徒的死灵,怒涛,同样也在南区这偏僻地方。”

    “不,你这里更偏僻,至少我哥哥的家距离北区只隔一个伊克斯顿。”居然没有拒绝扎克的称呼要求,不,我们更应该在意的应该是他对圣徒的住址非常清楚,而且以他的说法,那不是圣徒的家,是他哥哥的家,这能说明点什么,不是么。

    别小看一个人对事物的认知,你怎么看待世界的将决定你成为什么样的人。扎克看似随意的翻着奥尼尔的个人文件,“派斯英的巫师把这文件给我的,丝贝拉。你刚说你避开的人。”

    “我该猜到的,那个愚蠢的医生,跑去丝贝拉那边求助了。”奥尼尔摇着头,撇了一眼扎克,“那,他们要干什么?除了在找我外,把这文件给你是什么意思?”

    健康的交流过程,绝对不是一方只会提问。

    “你是为了引魂草种子跑来格兰德的?”扎克也提问,这才公平,“你知道,你刚才做的……‘把戏’”扎克乱晃着手,是表达刚才奥尼尔刚才对瑞恩是用的巫术,“对象是谁么?”

    奥尼尔看了一会儿后院中央,必然的,空无一物,瑞恩大概在地底下瑟瑟发抖,如果他可以的话,“我怎么知道,某个没有天赋又占着引魂草的无聊家伙吧。”

    “那是丝贝拉的儿子,瑞恩。”扎克回答着,“所以,不管你刚才的‘把戏’是什么,别让他挂了。”

    “啧!真可惜,我还想抢掉他的引魂草种子,占为己有。”这大概是句实话,虽然半透明,但还能看出那认真恼怒的神情,不是假的。

    这问答中的收获就是——“是么。所以你真的只是想避开丝贝拉,不是彻底得罪的意思,是这个意思么?”扎克挑着眉,继续翻手里的文件。

    “如果我想得罪巴顿的任何势力,我就不会还坐在这里,和你这个杀了我哥哥的凶手聊天。”奥尼尔做了个很……莫名的举动,他向扎克发射了一小坨暗红的东西。

    扎克看着坨暗红在自己的胸前灼出一个小洞,眨着眼,看着那在接触他皮肤泯灭的灼烧,同样莫名的,第一反应是自己需要新衣服了。

    手指谈掉了胸前细小的灰烬,扎克侧侧头,“公正一点说,你哥哥当时想杀我,我只是回敬一下。”终于翻到自己想要的地方了,扎克抬抬手里的文件,“这些过去的事情,就别讨论了,我们说点正经的吧。”

    奥尼尔没看扎克手里的文件,倒是看了眼扎克,“丝贝拉对你的形容是对的,你不是个会让人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至少,反应多一点不行么。”

    意思就是他在攻击吸血鬼,吸血鬼至少可以做点比眨着眼弹掉胸口灰烬更多的东西做反馈,满足一下这现在连缚地灵状态都不保的巫师的虚荣心。

    “如我所说,你在死亡,这就是我能给你的最大反应。倒是,无意义的动作别做了,我不想到时候瑞恩对丝贝拉说,他在格兰德被虐待。”可不是么,奥尼尔已经又在重复他对瑞恩的‘把戏’了,伴随着瑞恩又被拖出地面的惨嚎,奥尼尔的身影也再次稍微清晰了一点。

    “我们聊聊这个。”扎克把手里的文件对象奥尼尔,“你在中部犯下的屠杀。”

    “你在意这些干什么。”

    “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现在应该已经在去巴顿庄园的路上,巴顿,知道么,杀死你的巴顿家族。”

    奥迪尔有了明确的情绪,不屑,“我知道谁杀了我。你要干什么?丝贝拉把我的文件给你,让你去找这个巴顿家族是想什么?哼,别告诉我是要给我报仇。”

    “当然不是。”扎克耸耸肩,“如果要报仇的话,你自己就可以了。倒是你提醒我了,为什么你自己没去报仇?”

    “有意义么?”奥尼尔反问了,“我还在这里,而且要我说,这个巴顿家族刚好帮我摆脱了身体,身份。我不需要在作为怒涛家族成员,哼,作为你们丝贝拉和怒涛家族交易的筹码,我很自由。”然后是纯粹讽刺,“如果我可以,我倒是会给这个巴顿寄张感谢卡。”

    这话虽然扭曲,但嘿,我们有知道什么,说这话是个人不人,缚地灵不缚地灵的玩意儿,我们不需要理解他。

    扎克可以理解,异族对异族的。而且他觉得这样很好,这让扎克彻底明白了,眼前的奥尼尔知道所有事情——他的哥哥的现状、他来巴顿是丝贝拉和怒涛家族交易的筹码。扎克最喜欢和知道自己处境的人对话了。

    “好的,我理解你。”扎克耸耸肩,“那,我也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我要去巴顿家族了。套用一下你的话,让你彻底,恩,‘自由’。你不想你终于和身体一起摆脱掉的怒涛家族,跑来巴顿替你复仇吧。”

    奥尼尔,看了眼扎克,“我不想,‘怒涛’不,所有巫师利益的东西,包括那个丝贝拉,最好永远消失在我的、我哥哥的生命中最好。”

    “这就是了。”扎克继续耸肩,“我要去巴顿庄园帮助巴顿夫人认识到一点,意识到她策划的谋杀,最好以自杀终结。你不想怒涛家族跑来巴顿纠缠,对么,那会是所有你讨厌的东西的集合,巫师家族、丝贝拉,巫师们的利益,纠缠在一起。那,你想帮我一下么。”强调的晃动这手里的文件,“现在,跟我讲讲你在中部屠杀的事情……”(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官术 重生之温婉 火爆天王 召唤万岁 宠魅 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百炼成仙 重生小地主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