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我

    伊莱·托瑞多。【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无法避免的,他正式进入这个故事了。我无法继续在某个片段的结尾简单的交代一下他干了什么,或任性的回避他主导的进程。

    大家知道为什么最近我总是刻意的刷存在感么,在这个不该出现‘我’这种第一人称的故事中,神经一样的以我的主观狡辩一些我不想叙述的东西。因为,我的头长出来了,我不是光头了。我叫麦迪森,以免大家误会了。

    大家还记得我的头吧,那会因为未来被改变而变色的头。

    大家知道如果你长期带帽子,你的新生的头会像x毛一样蜷曲的贴在你的头皮上么。恶心对么。但这就事实,我每天顶着一头x毛,五颜六色的x毛。

    对,事实也证明,我的头不是只会在黑、灰、白中变化,是把三原色颜料交给一个艺术大师……不,我需要更破坏性的形容,恩——五岁的熊孩子,他能给你‘创造’出的所有颜色。我要一辈子戴帽子了。

    一点对我自己的辩解。

    我错误的判断了某件事情,我的一头x毛开始呈现这缤纷的原因。我以为是我的朋友韦斯特女士,我让韦斯特写的故事,改变了凯特、詹姆士、艾伦,重点,格兰德,扎克的未来。

    我以为,我为了自己的私欲,磨坊的利益,而让我朋友写出的故事,亵渎了某些东西,然后报应开始惩罚我自己。

    但我错了。我太自以为是了,我没有改变任何事情——

    哼,面对现实吧,凯特的詹姆士的关系会美好么?不可能!开始于欺骗和酒精的关系怎么可能有好下场!所以我稍微利用一下我那神奇的朋友,写了个故事影响了一下凯特的人生有什么关系,不过是让一定会爆的问题加快了点进程而已,无伤大雅。

    那我应该为艾伦的遭遇内疚么。不,他活该。他是个恶意的竞争者、他是个凶手、他是永远不会满足的霸凌者。他不是个好人。在我每天顶着x毛的现在,我有权利表达对人性的失望,我有权说这句话——他越惨我越高兴,这就是想要的,这是我初衷,我应该享受艾伦的悲剧。

    最后,我有没有改变格兰德的未来。我曾一度以为我改变了。所以我在某天的工作报告后夹带了对格兰德的抱歉。

    但我现在明白了,我并没有。艾伦拿枪指着扎克,呵,这是改变吗?仿佛扎克伪造死亡的事件不会生一样!这注定生!只是早晚而已!在扎克和伊莱·托瑞多面对面的时候生,和在伊莱还未来到巴顿时生,有区别么?没有。

    当扎克伪造了自己的死亡,一切该生的事情——比如扎克对自己起源的迷茫、对扎格尔的纠缠、对魔宴吸血鬼8人组的操纵会一一生。

    我没有改变任何事。这并不是我现在有着一头缤纷x毛的原因。

    那,是什么。

    是什么原因,让未来改变,让我缤纷。

    是伊莱·托瑞多,这个南区人都洗洗睡的时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无法在这个故事中回避他了。这里有个事实,如果你想要在一个故事中占据一个固定角色,站到说故事的人的面前。给他个笑容。

    不是微笑——

    “啊哈哈哈!”伊莱·托瑞多笑的弯了腰,“我以为我的个人风格已经够非主流了!”他略凉的手指开始玩弄麦迪森的x毛,“你这是什么风格?哈!酵的彩虹?哈哈……”

    麦迪森并没有第一时间做出该有的反应,因为恐惧而导致的僵硬掌控的身体,看着面前的人。

    麦迪森可以做点什么的,比如抱起面前的打字机砸向伊莱的脑袋,然后对方懵逼的时候逃……算了,还是老实的僵硬着吧,能多活一点时间。

    啊,打字机。这里是麦迪森的书房,很小。记得吧,磨坊里,麦迪森的个人公寓,他的家,并不大但该有的都有,比如防止陌生人进入的门。但显然他的家门并没有守住它该有的职责。现在在这间小书房中的生物,不仅是这个家的主人,还有个嘲笑主人的吸血鬼,以及,詹姆士。

    詹姆士出现了和伊莱完全相反的反应,有点惊讶,盯着麦迪森的一头蜷曲的缤纷,“麦迪森!你头怎么了!”

    僵硬开始褪去,恐惧开始消失。这大概是唯一一次,詹姆士给别人带去了安全感——‘太阳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小心点,别让魔宴托瑞多找上你’,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詹姆士就是那闪闪光的吉祥物。不是么,要模仿扎克的伊莱,至少,不会在詹姆士面前,做什么‘错误’的行为……可能非法入侵不算在‘错误’中吧。

    麦迪森站起身,依然有点踉跄,但好歹靠书桌的支撑稳住,走向了门口的衣帽架。就在麦迪森以为在自己家里可以让头皮呼吸一下空气的时候,他又把帽子戴回去了,“没怎么。”不想理会詹姆士的回答。

    倒是伊莱,挑着眉,充分展现着他黑色的眼线,“帽子?所以你不喜欢你的型?为什么?不是你自己染成这样的吗?”

    麦迪森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回答的是詹姆士。多事。

    “麦迪森的头会因为未来的改变而变色。但我从没见过这种颜色。”詹姆士皱着眉。

    “未来的改变?”伊莱伸手捏住了麦迪森的帽檐,违反了一切社交礼仪的取下,认真的盯着那一头x毛,“嗯。有意思。”再带回去,视线落到打字机上,翻转,对着自己,“你在写什么?”没有意义的提问,因为伊莱开始阅读纸张上文字,“‘韦斯特在回避麦迪森,她似乎对‘故事成为现实’的事实有些无法适应,麦迪森不知道该如何……’”

    打字机被麦迪森抢回去,动作迅的抽掉还未写完的纸张,撕碎丢掉。

    伊莱愣了一下,随即嘴角弯起,“呵~你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你在写你自己的故事吗?用第三人称代指自己?”

    回答伊莱的人,依然是詹姆士。依然多事。

    “不是,他在写扎克的故事。”带着些许烦躁,“他也在一本杂志上写巴顿异族的故事……”

    “《都市传说》。”伊莱居然知道这杂志,“媚妖莱利的……呵,现在应该是毕夏普夫人的杂志,对么。”身体倾斜向麦迪森,“我一直打算去拜访下媚妖的,正好,你帮我引荐一下~”这并不是请求,语气不对,而且话题变化的很快,“你在写扎克的故事,有存稿吗?”这是请求,“给我。”呃,抱歉,也不是。

    “我没有!”这回答是本能作祟。

    “骗子~呵呵~”伊莱笑着绕过了书桌,轻轻松松的就推开了试图趴在桌子上的麦迪森,开始翻书桌下的抽屉。

    嗯……这本书多少字了?

    笑容开始僵硬,伊莱的眼眶在睁大,看着塞满整列抽屉的书稿,嘴角抽动了一下。回身看了眼麦迪森,“你说没有存稿?那这是什么,手纸么。”

    麦迪森能回应什么?

    随便抽出了一张,伊莱并没有读出声音。看了一会儿后,视线少了眼詹姆士,皱了下眉,开口了,“你曾经咒骂扎克是吸附在人类社会的虫子。”

    有意思了,詹姆士居然愣了一下,脸色怪异的盯着麦迪森,“你写了这些?!你怎么知道的这事情的?!你根本不再那里!这是在……”

    “沃尔特的旧房子(南区伊克斯顿)里生的。”伊莱接上了,意外的小偏题,“我很感兴沃尔特的能力,提醒我有时间去‘拜访’沃尔特,随便那个做香水的,麦姬?”摆摆手,再次抽出一张。

    麦迪森能反抗么,呵,认真点。

    依然,伊莱没有读出声音,倒是眉头越皱越紧,依然是看了眼詹姆士,“扎克为了你向天使要根羽毛?”不可理解的地方是,“为你?哼。”摇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伊莱拉住詹姆士一起行动的原因和扎克完全不同,对么。扎克是因为看上了詹姆士的某种特质,伊莱么,只是,只有詹姆士这个选项。模仿扎克不是么,伊莱只能选詹姆士。

    倒也不值得意外的,詹姆士这次没有质疑麦迪森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了,没意义,不是么,麦迪森有脚有嘴,能去格兰德问。

    “啧!”阴沉的,“给你更新一下好了!卡米尔的羽毛被茜茜回收了!她认为我不配拥有天使的标记!”

    麦迪森没有回应,只是脸颊的肌肉在不断抽搐,全身回归最初的紧绷,紧紧的盯着伊莱的动作,恐惧?大概吧,大家会明白的,往下看。

    伊莱一边再次抽出一张稿纸,一边嘲讽的轻笑着,“你想要回天使的羽毛么,詹姆士?哼,等吧,等我在巴顿够的上扎克在所有人心目中的地位后在提醒我帮你。”看,詹姆士对伊莱说,只是个没有多余选择的选项。

    新的稿纸,新的内容。似乎是什么有的东西,伊莱笑了,“呵呵呵,他居然还做过这种事情~”撇了眼詹姆士,“后来怎么了?他被你铐去警局后。”唯一一次詹姆士拘捕了扎克,记得吧。

    詹姆士用一张烦躁的脸,刚要回答。

    “别告诉我~”伊莱的笑脸从詹姆士转向了麦迪森,是告知他接下来的动作,并不是请求允许,搬出了所有麦迪森的存稿,放上了书桌,彻底推开了还在椅子上僵硬的麦迪森,自己坐下,“我自己看~应该会是愉快的体验~”

    詹姆士阴沉的看着伊莱开始寻找故事初章,“我们来这里是工作的!我们还有个案子要破!”

    我们。

    算了,好像在市长办公室的詹姆士有能力抵抗市长和伊莱同时提问他会去那里的原因似得。

    倒是伊莱的事件优先级挺合理的,先去达西那里预告他正式介入警局的案件,插手魔宴在巴顿的战略计划——帮詹姆士累积名声,对么~然后,和詹姆士来磨坊,来麦迪森这里,获取案件更多信息。

    “哦。”伊莱好像被提醒了,对着麦迪森晃晃手,“从头开始,你的员工怎么现死者的,然后你怎么介入报警的。恩……”视线完全在书稿上,“详细点,具体点,我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耐心一点,我可没有扎克那种,恩,‘天赋’……”闭嘴了,手里拨弄着连续多张只写到一半的稿纸,“这是什么?为什么都没有写完?”

    呃,不需要看詹姆士那阴沉的脸色,就知道伊莱此时的心思根本没有在破案上。扎克的故事,更重要。

    伊莱挑了下眉,手里依然在翻着这些未完成、只是大纲的稿子,“这张上面是菲奥娜和伊芙·瑞默尔讨论的史密斯家族控制计划……”另一张,“这张上是波奇·昆因成为格兰德邻居……”另一张,“这是昆因夫人和,呵呵,内特父亲的,恋情……”耸耸肩——内特是伊莱的粉丝,现在白天不出门晚上消失不见,不多提了,小角色,另一张,“这是,哈,你和我,詹姆士。”

    伊莱笑着看了眼麦迪森,“呵呵,我懂了,这是正在生的事情,对么,巴顿不大,但也不小~”笑着的摇头,回归这些为完成故事的稿纸,“你一定觉得惋惜吧,巴顿还有许多正在生的事情,而你的主角,已经不在了……”

    在这一刻,两件事同时生了。

    一件是脸部肌肉终于承受不住负荷,再次面瘫的麦迪森。

    另一件,伊莱拿起了另一张纸,脸上所有的表情消失,“这是什么,只有一句话,扎克的归回。”只有标题,连大纲,不,不是大纲,是麦迪森记录事件进程的标注草稿都没有。

    伊莱的视线略过了涨红的涨红的詹姆士,看向了面瘫的麦迪森,安静了三秒,“这是什么意思,你的主角死了,你要开始虚构自己的主角了么。”

    让我们回归最初的话题吧,伊莱,是让我顶着一头缤纷x毛的原因。答案在这里出现。

    在自己的书房里,麦迪森还没有带上帽子,在让自己的头皮呼吸,面前是还未打完的稿子,韦斯特女士在回避他。

    麦迪森眨了眨眼,开始行动了——

    拉开了抽屉,搬出了自己所有的存稿,没有一刻犹豫的开始往碎纸机里塞。

    意外吗?别,麦迪森已经开始习惯这种神奇的小插曲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挺方便的。这给了我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奢望的机会,去改变未来一些无法挽回的巨大错误。就像现在。

    唯一的缺陷,这种小插曲都生在错误前的一点点时间,没有给麦迪森太多空间,机会只有一次,抓住或永远错过,真心没任何保证。

    就在麦迪森刚急促把后一份现在正在生的事件草稿塞入碎纸机后……

    “啊哈哈哈!我以为我的个人风格已经够非主流了!”伊莱笑的弯了腰,略凉的手指在缤纷的x毛上拨弄,“你就像坨酵的彩虹~你看起来有点紧张~你在干什么?”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官仙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赘婿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