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屁’

    被拘禁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恐惧,愤怒,没有希望……理应是个让各种负面情绪不断被堆积的处境。【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但,以上,詹姆士都没有。

    是因为拘禁詹姆士的是格兰德么?这位警探虽然无知,但太明白一点,格兰德不可能对他怎么样。

    也不是。刚被关到这里的时候,詹姆士是有反抗的。倒不至于多剧烈,毕竟面对的是露易丝。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詹姆士的一点反抗,都消退了。认命?也不是。是良心。呵,被拘禁的人因为良心而放弃了反抗,这个咱们后面聊。

    詹姆士唯一的情绪,很奇特的,是膈应。

    膈应是个非常精确的形容,就像你一不小心走入了即将故障的电梯,和某人一起被困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中时,你充分相信电梯维修工的职业道德和专业而不担心自己注定被解救的未来,只是对和自己受困与同一空间的人的个人感觉。

    对方可能是你认识的人,也可能是完全的陌生人,无所谓。重点是这人在你进电梯的时候还友善的对你笑了笑,你不讨厌这个人——

    被困的时候,自己身边的人并不是自己讨厌的人,这点很重要,至少你在这无法移动的处境中,不会因为对方而累积负面情绪。

    但,这个人,可能是昨天吃了很多豆子,加上一点点紧张,他在不停的,放屁。

    人之常情么,你又不能多说他什么让他夹紧屁股,你也当然不可能过于贴心的陪着他一起放屁,你只会感觉到,膈应。

    咱们要聊的,就是让詹姆士膈应的人,哦不,吸血鬼,查理。

    查理还在失忆中。说实话,这位查理依然保持失忆的状态,没有任何意义。扎克那次在演示了如何让他恢复记忆的技巧后离开,露易丝完全可以让查理恢复,和罗素相见,但事实就是一直搁置在这里。为什么?

    原因也更无聊,本杰明不让。

    说起来这是布瑞尔·莫卡维,这位莫卡维后裔干出的好事,露易丝本着让本杰明知道他的床伴的后裔,干了什么事情的心态,告诉了本杰明事情的原委。然后可想而知的本杰明转述给了疗养院的莫卡维,莫卡维给了这样的回应,“恩——我告诉布瑞尔要尊重托瑞多的,为什么她不听我的话?我要惩罚一下她吗?让她亲自道歉?纠正自己的错误?哎,我不想我的后裔的又是那种丢下我不管的松散类型,或许我应该更严厉一点,你说呢,本杰明?”

    所以,毫无意义的就被这么耽搁了。

    呵呵,毁人生的耽搁……好吧,也算不上了,吸血鬼永生,没有所谓的人生可毁。

    不说这让人无语的状况了,我们专注向电梯里的屁吧。

    詹姆士刚被露易丝带到地下室的时候,查理真的对詹姆士笑了,那种友善的,积极的,和人同乘电梯的笑容。在露易丝对詹姆士讲述传承者克里夫请格兰德帮忙找琳达的时候,也保持了微笑。

    甚至,在露易丝要求詹姆士等在这里——早就说了,露易丝是把詹姆士骗来的对吧。露易丝让詹姆士等在这里,等她找到琳达,然后让琳达和詹姆士自己解决问题时,查理也保持着微笑。

    然后,露易丝离开,地下室里只有詹姆士和查理的时候:

    “你受伤了。”查理凑向了詹姆士,还记得面瘫的麦迪森被查理主动给予血么,同样的事情生了,“我可以治好你~我的血可以治愈任何伤病~给你一点~”

    为什么要说主动帮人治愈伤痛,是屁呢——

    “不用。我认识的人都知道我被揍了,我突然恢复不正常。”詹姆士给了这样的回答,以及,“听着,你是查理,哼,扎克的新后裔,托瑞多对么。啧。我不关心你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在这里试图挽回我犯下的错误,我们不需要聊天。”

    这是个激之后所有屁的开关。

    “托瑞多,为什么所有人都告诉我我是托瑞多。我是吗?托瑞多是什么,是吸血鬼吗……”

    然后一直持续。不为詹姆士所愿的屁。

    我们不需要详细的知道查理放的所有屁,但有几个重点,带味儿的,提一下。

    “我的工作一定回不去了,我的老板要是看到我在阳光下燃烧起来,一定会疯掉的。嘿~你知道什么可以只在夜间做的工作吗?”

    “那个,你和露易丝小姐是朋友对么,她就是吸血鬼。你们,恩,是怎么成为朋友的?你认识她的时候她是吸血鬼吗?你会害怕她吗?”

    “你好像对吸血鬼知道很多的样子,吸血鬼多么……我的意思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怎么生活的?他们在哪里生活?抱歉,我刚成为吸血鬼,我,我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嘿~你觉得我开个小诊所怎么样,我可以救人。但当然我不可能有什么医生的证明,这会让我成为非法执医么,我会坐牢么?你是警探对么?你有什么建议么,我是个好人,我,我依然想要做一个好人。”

    “你挺安静的。抱歉,我只是有点,恩,迷茫。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情生在我身上。或许我就不该那天突奇想去露营的,呵呵,你知道那种户外节目……”

    “嘿,你知道我有个朋友,叫罗素,最好的朋友。我们总是相互照应,我准备去找他,让他给我点建议……”

    ……

    看,因为吃多了豆子,加一点点紧张,导致的不停放屁。

    膈应,根本的原因,詹姆士不讨厌这个查理。讨厌不起来,听听他说了些什么吧!你怎么能讨厌这种即使对自己的处境迷茫,但依然努力试图好好活的人!

    唯一导致的结果,就是詹姆士的耐心一点点消失的时候,他开始敲地下室的门。

    那也就是露易丝给扎克打电话,告诉扎克可能用琳达做理由,可能骗不了詹姆士多久的时候。

    查理继续说他的话,詹姆士继续挤着耐性等待,而我们,不该低估吸血鬼的行动度对么。

    地下室的门开了。

    “琳达!”詹姆士直接站起,冲向门口的琳达。

    “不。”露易丝一把推回了往外的詹姆士,随便整理又一次狼狈的衣服,“我告诉你了,不能出来,要说话,在地下室说,这是唯一安全的地方,对你,对琳达。”看了眼琳达,传递了回来时就已经说了好了的约定。

    琳达接收了,没什么表情的推着詹姆士回到地下室,反身关了门。

    就在詹姆士准备再次反抗一下的时候琳达开口了,“别神经,詹姆士!你想我被伊莱抓走么!”

    “现在是白天!伊莱不可能在白天行动!你应该安全!”

    琳达都没来得及说什么,查理在角落,“伊莱,伊莱是谁?不能在白天行动?也是吸血鬼吗?”

    被无视了。

    “安全?我真的安全吗?!”琳达盯着詹姆士,“伊莱是不能在白天行动,那被他的‘魅力’征服的巴顿异族呢?詹姆士,别装蠢!你这段时间一直跟着伊莱行动!和巴顿的异族做定下共存协议!哼,你现在能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我在白天是安全的??”

    詹姆士张着嘴,理所当然的,说不出一个字。

    琳达表达过自己为什么不安全了,撇着嘴摇了摇头,“而且你也最好不要也不要再外面乱晃。”啧了一声,挺粗鲁的抓了詹姆士的后脖子,拉向自己,看着詹姆士额头上的伤口,冷笑一声,“克里夫还真没有留手。”冷笑变成了意义不明的真笑,“呵呵,你还想被揍第二次么。”

    詹姆士烦躁的拨开琳达的手,撇着嘴,“我能理解他想拿我出气!”詹姆士的视线在下移,看向了琳达的肚子,挺不礼貌的,但这个情境,无所谓了,“露易丝说你……”

    直接的打断,“对,不是克里夫的。”

    现在才是真的不礼貌,“所以你是因为这个才离开巴顿……”不可思议吧,詹姆士居然在试图给自己找开脱的理由!“不完全是因为伊莱和我,是吗!”

    琳达的眼角在抽搐,看着詹姆士,“你认真的么,詹姆士,我们一起长大,我还以为我知道你的一切了,但,呵,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詹姆士又张着嘴,半天没出声音,一出就是,“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琳达很冷硬,“愚蠢还是幼稚,想逃避责任?哼,你没救了,詹姆士,没救了。”

    角落的查理又插嘴了,“嘿~”试图活跃突然凝结起来的气氛的那种插嘴,“你们怎么了?深陷麻烦中了?大家有话好好说呗~没什么是不能好好说的对么~”

    这次没有被完全无视。琳达撇了眼一脸笑容的查理,“这家伙怎么回事。”

    詹姆士现在会,理应抓住一切能够缓和自己说错话被琳达讨厌的机会,“不用理会他,他自己就一堆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

    查理的微笑消失了,蹲角落了,看起来是不会再说话了。

    琳达啧了一声,摆头摆手,“我不想回来的。如果不是露易丝,我根本不会回来。”

    “琳达……”詹姆士拉住琳达的手,是请求的姿态,“对不起!你知道我很抱歉!我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你从没有想到事情会生成什么样!你分明有所有线索摆在你面前,你却视而不见!用用你的脑子!詹姆士!你怎么能让伊莱找到我!还向我提出永生?!你认为那是在帮我?天啊,詹姆士,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不起!我真的以为这是好事,对你,对克里夫!伊莱对所有人都承诺的是永生!”对其他异族吧,“当然其它异族对永生不感兴,他们答应伊莱的共生协议只是因为害怕‘柯尔特’!但永生,对你,对你克里夫不同!我,我真心以为这对你们有用!我不想你死亡!我不知道你和克里夫的‘实验’能有什么结果,但就像你说的,我们一起长大!我不能让你继续这种‘实验’,然后某天突然真的彻底死亡!”

    “所有人都应该死亡!”琳达盯着詹姆士,“哪怕永生的吸血鬼都会死亡!这是世界的法则!没有物种应该一直活着!”

    “我知道!但我就应该接受这样?!”詹姆士也越的激动了,“知道你在尝试死亡,还保持冷眼看着!这和异族无关,我就是无法看着我认识的琳达死亡!我不能!”

    琳达眯起了眼,“你是在说,不仅看着伊莱找上我,还促成了这件生?”眯眼是彻底的不可思议,连话都变的缓慢,“你怎么能这么愚蠢?你是第一天知道魔宴吗?你是第一天认识你的最高领导达西吗?你不知道永生的奖励,对魔宴来说意味着着什么吗?你,你怎么,在我的生活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对我做这种事情?”

    又又一次的插嘴,“成为吸血鬼是奖励吗?魔宴是什么?让我成为吸血鬼的人,是魔宴的吗?他是给我奖励吗?”

    “闭嘴查理!!”是詹姆士,他终于忍不住那些屁了,“看看你自己!你自己的处境!你认为那是奖励么!别犯蠢了!!”这是典型的迁怒。

    琳达却安静了,是彻底的不可思议更进一层,变成了连话都不想说的嘲讽——‘可以,还真有,詹姆士原来知道成为吸血鬼,是件糟糕的事情啊。依然,他依然自以为是认为是对我好,呵呵,呵呵呵。’

    詹姆士在迁怒完毕后,重新看向了琳达,愣了一下,因为琳达已经走向石台,面无表情的坐着。

    “琳达!”詹姆士感觉到了,他又说错话了,“琳达!对不起!你别这样,和我说话!”

    琳达会理?不会。有什么可说的,某人的道歉一直在错误的地方。

    “琳达!别对我冷暴力!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我……”

    被困在电梯里的人多一个,角色也生了变化,放屁的是詹姆士吧。

    但就让他放吧,挺顺利的,琳达为了安全是不会离开格兰德,那,放屁的詹姆士也就不会离开,让他感受一下之前查理和一个安静的人聊天的痛苦吧。已经对他很好了,毕竟已经下午了,距离夜,不远了。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圣堂 神座 神煌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首席御医 最强弃少 网游之天谴修罗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