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电话与回归

    扎克随手把报纸丢上办公桌,坐下,手在电话上犹豫的来回摸索着——扎克想给市长安东尼打电话。【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布雷克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纽顿市长的消息一直没有着落,扎克在担心。

    倒不是说扎克担心纽顿怎么样,扎克担心的是巴顿。我们都知道,布雷克之所以离开巴顿,前往马萨首府进行纽顿市长人选的审核工作,就是因为对于巴顿邻居的掌管人,巴顿需要自己的声音,不能让魔宴、或者纯粹的人类政治主导这件事。

    现在在明面上伊莱已经离开巴顿,被召回魔宴,如果计划进行的顺利,伊莱‘掀起小波浪’势必会影响纽顿市长人选的最终确定。扎克在担心这件事。

    但似乎巴顿的报纸太,太‘自私’。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邻居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整份报纸宁可花大力气去吹捧奎斯特在北区的新超市,都不愿意提一点儿纽顿的信息。

    电话响了。

    扎克接的很快,毕竟手就在边上,“格兰德殡葬之家。”

    “是我。”是奥兹·科齐尔,“勒森布拉来了电话,说伊莱已经被处刑,巴顿可以给帕帕午夜随意处理伊莱后裔的绿灯了。”

    “恩。”扎克不怎么在意。因为这事情太可笑了。处刑,呵,伊莱还活的好好的,不在西部魔宴,不在巴顿,在……共和。

    让我们一点点来的展开如今的形势吧。

    “勒森布拉要求消除布鲁赫血统气息的方法,他说现在魔宴内部的‘魔宴托瑞多’已经被清理干净,他不想西部所有人身上都还带着隐秘联盟吸血鬼的气味。”

    魔宴要说自己清理了魔宴托瑞多,那就让他们这么说吧。想想,露易丝已经告诉伊莱·托瑞多,他的种族天赋要怎么被针对对么,而在露易丝告诉伊莱之前,扎克已经告诉了魔宴同样的方法,对么。

    “为什么找我。”扎克对着空气侧着头,“去找瑞默尔啊。”

    “他试过了,但明显伊芙对哈密顿的态度没什么改观,上次毕夏普婚礼的时候……”记得这茬儿么,“哈密顿以奖励才得以交换这种突破魔宴托瑞多感知屏蔽的方法,伊芙不准备在奖励被兑现前交出消除的方法。”

    扎克对这个话题有点感兴趣,“我从未问过,当时的哈密顿给了伊芙什么承诺?”

    “给史密斯家族的产业,在西部打开完整的销售渠道。”

    “建材,还是~”扎克挑着眉,“‘药’。”

    “一起。”奥兹回答的干脆,“包括‘瓦尔米娜’,现在还处在实验性的0711。伊芙要求西部参与配合0711的实验。”

    扎克笑了,“那我猜魔宴最好快点兑现他们承诺的奖励。”不该么,伊芙提供的‘布鲁赫’气味法,帮助魔宴清理了魔宴托瑞多啊,多大的功劳!这奖励,就该好好的给!

    听筒那边安静了一会儿,叹息,“哎。扎克,何必说风凉话呢,我们都不知道魔宴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呃,很有可能,他们一个魔宴托瑞多都没能处决。现在为了脸面,违心对我们告诉这边撒谎,已经让人同情了。不用再为难他们。”

    “让人同情么。呵呵。”扎克握着听筒笑了,“我以为这就是我们目的,让魔宴痛苦。我已经掩盖了你那副虚假的‘叶公记忆’,别告诉它还是对你产生了影响。”说这句话的时候,扎克回身看了眼窗外,另一个被掩盖了虚假记忆的人,诺,已经开着车离开了。摇摇头,无奈。

    听筒那边还是叹了一声,“我只是感觉事情进行有点太顺利了。事情本会轻易的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自我怀疑,从来就不是好征兆,所以扎克打断了,“不可能。没有相反的方向可以进行,我们在巴顿已经做了我们所有该做的事情。我们让伊莱·托瑞多打着魔宴名义收服了巴顿异族,确立的魔宴在巴顿异族的统治地位;我们重新定义了巴顿上层社会的关系,在李斯特结束的时候给了他们尤里、史密斯、法尔肯、毕夏普……;我们打开曾经魔宴、隐秘联盟的隔阂,给了他们莫卡维;我们揭示了魔宴未来的方向,告诉他们茨密希将成为魔宴未来的累赘;我们拖住了帕帕午夜,给了魔宴降低威胁,亲自处理伊莱·托瑞多的机会。”这不是揽功,这都是事实,“甚至,处理魔宴托瑞多的方法,都是我们提供的,我提供的。而我的唯一要求,就是魔宴替我干掉伊莱·托瑞多,这因为魔宴而起的,对我的终极威胁,魔宴,必须要完成这项简单的任务。”

    双面的无间道,已经被扎克表达的淋漓尽致,如果跟不上,我们都是心灵善良的人儿。

    听筒那边的奥兹安静了好一会儿,“你是对的,魔宴只能撒谎了。呵。”有点冷,有点无奈的笑,“勒森布拉大概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呵呵,不,他会知道,最终,但,到那时,他已经无力做任何事了。”扎克的心情好了一些,细数自己的伟绩,就有这种提升心情的效果,大家可以试试,“你可以回复勒森布拉,布鲁赫的气味不消失,也不一定是坏事,刚好给茨密希一个爆发机会。不用着急,给伊芙的奖励可以慢慢兑现。”

    “行。”听筒那边调整了下情绪同意了,但这通电话注定不会这么快就结束,“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让伊莱去共和,和你把那具尸体弄去共和有什么联系吗?”

    扎克反问了,“你没扎格尔么?他应该懂我的想法。”

    “呃。”意外的无奈,“他现在……”不知道为何的离开了听筒,片刻后才回来,放弃式的语气,“他现在在呃……裸-体-的在家里跑来跑去,而且,乱动所有能动的东西,和所有能说话的东西说话,吃所有能吃的东西。”必须有一个强力的结尾,“操所有能操的东西。”

    扎克在听筒这边眨了眨眼,“为什么?”

    “‘因为我可以’,他这么说。”放弃式。

    扎克挑了挑眉,“至少他不想死了。”

    “恩,至少,不想死了。”什么是矫枉过正的终极表现,这就是。放弃,叹息,归回问题,“所以我问你。”

    “那就回答下面的话题,什么能阻止魔宴进入巴顿。”

    听筒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是思考,“没东西能阻止。”

    “回答错误,隐秘联盟可以。隐秘联盟把魔宴拦在了西部四个世纪。”

    “隐秘联盟都不在联邦。”

    “确实,但他们在共和。”

    “你在示意什么?”

    “巴顿的未来已经被固定了,海外贸易将会是这个城市的基础。”

    “是,这就是魔宴的计划。所以詹姆士·兰斯才会被送来……”奥兹似乎懂了一点,“你想说巴顿不会是魔宴的终点吗?魔宴是想利用巴顿,开始往其他国家发展?”

    “这才合理不是么,隐秘联盟已经在联邦消失,魔宴在这里已经没有所谓的对手了,联邦的一半已经是魔宴口袋中的事物,另一半,在巫术信仰的。除非时代退步一次,给魔宴发动种族屠杀的机会,这另一半,魔宴是没有机会回收的,能明白么。”

    能明白么。

    听筒里的奥兹微微的吐着气,“我懂了,我不会说共和的时代在退步,但事实就是,共和的信仰体系正在,恩,崩溃,他们在否定任何的信仰,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外来的,一片混乱。”

    扎克笑着,“我不觉得,你和我,我们所有人,对这种事情有经验。毕竟我们所经历的历史,还是没有哪个时代像共和一样,如此决绝的否认信仰……”

    扎克被打断了一下,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进来的墨,“是文化,糟粕的文化,旧时代的迷信。这就是我们的人民现在对我们的定义。需要被消除,这是革命,他们这么认为。”

    扎克没有接话,是不知道如何评价。因为扎克有种莫名的想法,他第一次听到共和的状态时就表达过的,‘不信鬼神,只相信人类自己的国家,挺好的’,但自己身为异族,又有点小忧愁。大家可以试着体会一下。

    继续对着听筒说话了,“我们没人能预测共和未来的走向,但,就现在的混乱而言,各种信仰去插一脚,看看谁能留下,是值得尝试的事情。至少隐秘联盟就在尝试。”

    “贸易算是明智的介入方式。”听筒那边的奥兹似乎在认同魔宴的做法,“至少在用人类的方式,掩盖本质的目的。”

    “对,詹姆士就会是魔宴未来在明面上门,通往共和的门,人类。”扎克摆着手,示意墨出去,不太想被打扰,但墨没太听话,依然小留了一下,履行她的新工作,“我只是来通知你,丝贝拉正在过来。”——幻人丹尼离开格兰德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警戒格兰德周围的工作,就到了这位共和鬼的身上,灵魂异族的便利。

    扎克表示知道了,再继续对听筒说话之前交代了一句,“看住奥尼尔,别让他乱跑。”

    自然的,扎克都回归格兰德了,这些家伙们,自然也都回归了。还记得奥尼尔不想接触丝贝拉吧。

    “他已经不见了。”墨丢了一句,走了。

    无语的撇嘴,回到电话,“有了詹姆士这个门,就会有从这扇门里进进出出的魔宴吸血鬼。我们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对么,双面间谍的读心人科齐尔?”

    奥兹干笑了一声,“对,我不希望。而伊莱和有着你样貌的尸体,可以阻止魔宴吸血鬼过来?”

    “可以。”扎克很肯定,“伊莱是带着麦迪森的书稿去共和的,他会确保共和的隐秘联盟知道,在巴顿,有你这个魔宴的背叛者存在。我或许对凡卓没什么好评价,但作为隐秘联盟现在的领导者,我也没必要侮辱他的智商。他会知道,他需要干什么,以阻止魔宴前往共和。”

    沉默了好一会儿,“好吧,至少你不在引导战争。”奥兹算是被说服了,“那,那具尸体呢?你有什么打算么。”在扎克说话之前,无语的,“别在用什么‘我说我不需要知道’打发我。我想知道。”

    “呵呵,那你会失望了。”扎克笑着,“我只想曾的隐秘联盟同伴们,再一次看到我那张英俊的脸,让他们想起,他们错过了什么~”

    安静。

    “你认真的么。”

    “非常。”

    “呃,你指望我相信这只是你的个人恶趣味?和那是勒森布拉做出来的收藏品之‘皮’,和它是被‘柯尔特’击杀的事实完全无关?”

    “哦~奥兹~能有什么关系,你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扎格尔,他会告诉你,我们就是这么恶趣味的人。”

    “算了。”又放弃了,“还有一件事,哈密顿来电话,说了些他们在艾伦殡葬之家的……”

    被打断了,受伤的,“我们离的也没有多远,为什么他不自己来格兰德告诉我?”

    奥兹这次倒是配合了,“你猜怎么着,你对的!他可以自己向你汇报。那,没事了。”

    “好的。再见。”扎克笑着说了告别,也侧头看了眼窗外,丝贝拉的车已经停入后院了,副驾驶上坐着的是约翰,但好像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放下电话,扎克准备安稳的等待丝贝拉上来。

    事与愿违,等了半分钟后,扎克无奈的起身了,看了眼窗外,撇着嘴出了办公室——

    丝贝拉根本没有要进格兰德的意思,而是直接在后院往生活区走了。门口的里昂是拦不住这位巫师的,丝贝拉径直的走向了塞姆的家。

    “别这么幼稚。”扎克追的挺快的,已经贴到了丝贝拉的身后,而丝贝拉么,正在把塞姆的巫术材料往披肩后的口袋中塞,“你曾经愤怒塞姆偷你的东西,现在却在做一样的事情,真的?丝贝拉?”

    “我没有偷塞姆的东西。”边说,边塞,边嘲讽,“你不知道么,你这个巫师的吸血鬼,哼,仔细看看吧,这些材料都不是你那亲爱的巫师的。长点儿脑子,扎克,他才回来几天,他哪里来的时间培育这些材料。”

    扎克挑了挑眉,虽然他不觉得习惯性的忽视自己的巫师是错误,但,丝贝拉好像说的有道理,塞姆回来才几天而已,他从哪里搞到这满屋的巫术材料的?

    呃。

    扎克抿了嘴,“抱歉,拿回去就好,只是别报警了。”当然的,扎克以为塞姆又是偷了丝贝拉的材料。

    “我为什么要报警。”丝贝拉笑了,感受这笑容,“他偷的又不是我的……”

    格兰德有邻居了,记得么——

    “你旁边波奇家的。我刚经过的时候发现了几个我感兴趣的材料,就在想,你这里会不会有。”笑的那叫一个开心,“我没有失望~”

    大家,都回归了。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求魔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剑道独尊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