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小团体与老团体

    扎克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皮克斯眼中的失望——

    圣子教堂里,只有前三排坐了人。【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大家知道格兰德的葬礼准备流程中有一步是在报纸上发布讣告对吧,目的就是广而告之。所以正常情况下,除了葬礼主人邀请的宾客外,还可能来一些主人未想到、或单纯来凑热闹的人。总之不可能是如今这种只有三排人的结果。

    “怎么。”扎克不准备惯着皮克斯的无谓期望,“比你原本准备的一声不响的在福特烧掉要好。”

    皮克斯皱了皱眉,不想和扎克纠缠这些,告别仪式进行中,氛围相对自由,神父出场进行那些灵之上的祝祷还未开始,他不怎么忍心呆在正厅,继续和自己儿子的棺木共处同一空间,“我去和那个没见过的丹斯神父聊聊。”

    “随你。”扎克没什么好阻止的,只是顺口,“听上去你好像认识许多神父一样。”

    “我是。”皮克斯也没准备细说,已经远离扎克,往后方的休息室走去,“而且理论上来说,我也是……”不知道是故意低下了声音还是怎么,反正以扎克的听力,居然没听到后面的内容。

    扎克皱了下眉,但也没多理会,现在他所在的教堂正厅,有足够吸引他注意的事情正在发生。

    “爱丽丝。”扎克的声音并不温柔,盯着第五排的座椅,“我看到你们了。”

    刚说了只有前三排坐的有人,还都是些熟面孔,对,西区那些人,巴顿、昆因、史密斯、法尔肯、费舍、斯通、尤里、毕夏普(莱利)……到齐了。听到了扎克的声音,一帮人回头,盯着根本没一个人影的第五排座椅。包括一脸烦躁的巴顿夫人——

    这位老太太,太清楚扎克嘴里的‘你们’是哪些人。能被连上爱丽丝的‘你们’,能有谁,萝拉那帮高中小团体呗。

    果然,最先露出个头的是凯尔,看了一眼自己的祖母,皱巴着脸,“我们请假了。”

    然后,一个个青少年的脑袋才陆续从椅背后探出。

    带着少女式的撒娇,“这是托比的葬礼啊,我们想来!”当然是萝拉。也只有她会想要解释了——

    能理解么,这帮小团体里:凯撒从学校跑出来是常态,不会找理由的;茜茜来参加一个预定天堂死灵的葬礼,也不需要理由;她男朋友克里斯也不需要解释,呵,就艾伦殡葬之家和格兰德的这种‘友好竞争’关系,他偷摸的出现在格兰德承办的每一场葬礼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爱丽丝么,没什么可说的,本来就是格兰德的‘员工’;至于凯普勒么,看她和他父亲,史密斯先生那毫不躲闪的对视的表情吧,那是‘我就来了,你把我怎么样吧!我还带着我男朋友来了!气死你!’凯普勒的男朋友是?对滴~史密斯讨厌的、尤里家的小子,吉米·尤里~

    看,被发现后,也只有萝拉会没有底气的用撒娇,向自己家里的长辈解释了。

    只是这撒娇只持续了片刻,少女那毫不掩饰的怨恨瞪向了扎克!

    这个小团体中的人,心知肚明他们要躲的不是扎克。扎克不是人类,躲不了。只期望扎克自觉点,别揭发。

    毕竟这个团体中有玛雅这样的黑女巫,有茜茜这样的圣徒,他们若是不想被一帮普通人类——自己的长辈发现,那就绝对不会被发现!除非,那帮普通人类有扎克的提醒!

    扎克么,扎克根本没理会萝拉瞪过来的怨恨,只是看着爱丽丝,招了招手,示意过来。

    爱丽丝很听话,握着萝拉小声安慰一声,低着头走过来了。

    扎克搭住爱丽丝的肩膀走向圣坛旁的空间,视线在西区人的脸上扫过——按说现在应该是各家领走各家的孩儿,好好教育一番的时刻,但居然,除了扎克领走了爱丽丝外,谁都没有动。

    “你不该带他们过来。”扎克有控制音量。

    “我没有。”爱丽丝有点委……不,是憋屈的感觉,“我有说你找西区人是有事情要谈,葬礼只是个理由,我们不该去参和。但萝拉、凯尔和凯普勒……”爱丽丝低着头,撇一眼第五排的方向,“他们和托比是朋友,杰克森的葬礼托比来了,现在是托比的葬礼,她们不能不来。她们要来……”爱丽丝是真诚的无奈,“大家就一起来了。”

    扎克皱了皱眉,这种理由是最难的反驳的,因为显然已经把逻辑抛开。扎克抽空撇了眼圣坛下的棺木,躺在里面的当然是托比·皮克斯本人,同时,真正的托比·皮克斯,也就是缚地灵托比,悬浮于棺木上方,刚才的整个告别仪式中,他都用木然的表情看着一个个走到自己面前的人。现在不知道是他身体里那根天使羽毛的原因,还是信仰归属的审判即将临近,全身被辐射的光晕笼罩。

    扎克摇了摇头,无奈的做了决定,“如果萝拉和凯普勒是来告别的,我给你们争取时间,抓紧吧。”说完摆了摆手,放爱丽丝回去,转而看向占据了三排的西区人,包括奎斯特。扎克指向教堂外,声音不大不小,够该听的人听到,“我们都知道我们来这葬礼不是为了葬礼,所以,难得有为了葬礼而来的人,不如,给这些孩子们一点空间,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怎么样?”

    最先响应扎克的是史密斯,视线厌恶的从凯普勒身边的吉米身上收回后就立马起身。

    随后是代表法尔肯而来的媚妖莱莉,和从来这里后就一直和莱莉如姐妹一样亲昵耳语的菲奥娜·法尔肯,菲奥娜起身的时候非常平顺的挽起了她的老公法尔肯先生,并给费舍先生那边投去了个眼神。

    费舍起来后,斯通家的人也起来了。政治家族选择的时机没什么可说的,大家自己感受接下来的——

    “什么?!我们不是来参加葬礼?!那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当然了,说这话的是真心不想处于这种场合的奎斯特,他不想来的理由,昨天皮克斯就在这里,圣子教堂里的祈祷前,已经解释的很清楚的,不重复了。

    扎克对这个被皮克斯钦点要邀请来的家伙没什么可说的,“别在这里喧哗。”居然摆出的是一副殡葬主持者的态度,倒也让人无法反驳。指引已经站起的人向侧门走动,把教堂交给鬼知道是不是真的请假了的高中生们。

    尤里家族就在这短暂的言语中默默的离座了,刻意的和史密斯家族拉开距离,又不落在最后显得怠慢,毕竟,这是他们需要融入的集体。但也当然,弥勒开的路。

    结果落在最后的居然是昆因和巴顿夫人。昆因夫人从容的把一只金属酒瓶放回手包,慢吞吞的整理着仪容准备站起……在解释昆因夫人的动作之前,要说明一下——

    相比于之前的家族都是大批的全员行动(除了媚妖莱利的法尔肯),昆因和巴顿家族的这两个老太太倒是‘孤单。’昆因家族的情况我们知道,波奇排掉,就只有昆因夫人一个人了。至于巴顿家族只有巴顿夫人一个人来的原因,说出来也不会让人意外:我们早就知道巴顿家族自建立巴顿这个城市后,就从城市的权利中心内刻意退后,许多事情巴顿家族都一直保持距离,至少在明面上保持距离。多数时候,巴顿夫人象征性的出面就够了,反正最后在西区人的核心圈中,任何会影响这城市进程的事情都会被重新协定。

    巴顿夫人绷着一张脸把视线从一帮高中生身上扯回来,撇着已经开始往皱巴的脸上补粉,以掩饰那因为酒精而润红的脸,开口了,“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已经不是关心的提问了,是无法理解的质问。

    昆因夫人确是侧脸给了个微笑,“你还没有喝过么?我给你送去的一箱?”

    一箱什么??

    “不!我不喜欢那个味道!”

    两个老太太一起起身了,虽然明知道自己已经落后,也不急,反正扎克扶着门,毫无怨言的等在那里。而这两个老太太的地位,也完全不用在意自己的西区人同胞等待,那急什么呢,该说什么说什么。

    “我保证~你会爱上的~”昆因夫人用那张满是皱褶的脸怂恿着自己的朋友,“那是五种粮食经过了时间洗礼后,化为永生后味道~多么甘美~听听它的名字~五谷液~由时间剥去那五谷的表面而留下来永存的精髓~多美~”

    “啧!”巴顿夫人,“美?永存?那玩意儿闻起来想发霉的面包!”

    “呵呵~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那不是发霉~”不是错觉,昆因夫人眯笑的眼有在扎克身上停驻片刻,“发霉是**~这酒~不是**,是永生~甘美的永生~”

    “哼。永生就被你喝掉了!”巴顿夫人用了嘲讽的语气。

    “得有人欣赏这永生不是么~”昆因夫人重新从手包里拿出了那只金属酒瓶,看趋势是要递给巴顿夫人,“真的~试一下……”

    扎克其实对这段对话并没有完全理解,至少不知道那被称作‘五谷液’的酒是什么。但是,扎克听‘永生’听的非常清楚,所以——

    “大家都等着在。”是非常突兀且无礼的动作,扎克握住了昆因夫人递出酒瓶的手臂,强行按回手包。

    昆因夫人可能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倒是巴顿夫人直接提着手杖就拍开了扎克,“你在干什么!你的教养呢?!”

    “抱歉。”扎克退开的也快,期望这样的提醒已经能够让昆因夫人自觉起来。

    可惜了。

    昆因夫人反应迟钝的放下已经被塞回手包里的酒瓶,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扎克,说了在巴顿夫人耳中大概又是莫名其妙的话语——“你阻止没有用,我送了一箱给她,你别指望她现在排斥这种共和酒。我保证,就像共和的龙须糕一样,她会爱上这种酒。她。”昆因夫人大概是真的醉了,昆因夫人嘴里的这个‘她’就是身边的巴顿夫人——此时正用一副莫名的眼神看着自己,而昆因夫人全然没有自觉的对扎克继续说,“她会发现,这种在时间中留存的永生是多么美丽。而她,是我的朋友,如果我得到了那种美,她也应该获得……”

    如果扎克有那种生物需求,他会深呼吸。

    记得最早在格兰德和西区人出现交集的时候,扎克最担忧的是什么么?就是这帮曾完成了建立一座城市的伟业的老人们,开始追求永生。

    扎克开始后悔,给了昆因夫人选择永生的权……不。如果扎克需要深呼吸,他现在会进行第二次,因为,给昆因夫人提供永生的选择权,是为了压制波奇,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这一点早在波奇·昆因接替博伊森在帕帕午夜身边位置的时候就已经解释清楚了,不该有任何质疑!

    于是,扎克此时只能皱着眉,“昆因夫人,你醉了,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让人意外的,附和扎克的居然是巴顿夫人,“对!你醉了!”刚挥向扎克的手杖直接递给扎克了,腾出了两个手扶住昆因夫人,脸上还有一抹不知道为何的尴尬。或许是已经到她们这种地位的人,在别人面前失态就是件很狼狈的事情。巴顿夫人看了眼扎克,不知道瞬间想了什么,开口居然是解释,“上次你去昆因庄园,也知道了,她雇用了个共和的厨子。”似乎有些无语的烦躁,“从那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开始沉迷于共和的饮食,体验不一样的事物。”话到这里,瞪了一眼已经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昆因夫人,继续,“前两天,她不知道又从哪里弄到了这据说是在共和国宴上特供的酒。”巴顿夫人的脸色糟糕起来,“然后就是现在。”

    扎克已经在思考延伸性的东西了——实在有些意外,扎克不确定巴顿夫人特意认真解释的原因是什么。

    巴顿夫人扶着低头的昆因夫人往外走了两步,突然回头,“我听说波奇在疗养院干的不错。然后他房子的装修的也是你介绍的施工队,对么。”

    啊!原来如此!

    扎克懂了,“顺便而已。”

    西区人那相互照应的紧密联系再一次体现——巴顿夫人特意对扎克解释的原因,是为昆因夫人!她在确保扎克没有把失态的昆因夫人,当做判断昆因家族未来的标准!在明显处于西区人底层的波奇·昆因搬到格兰德旁边后,巴顿夫人要确保扎克灰色职业中心,还在她的朋友:昆因夫人这里!而不是随时3分钟就能站到扎克瑞·格兰德面前去的波奇·昆因!

    现在,既然对方已经伸出了手,扎克该接上——

    于是继续,“波奇在疗养院干的很好么。”扎克摆出了厌恶的神色,“他提前放出了莫卡维,结果就是我的弟弟,我的本杰明没有和我商量一丝一毫的就离开了格兰德。”仅此一次,扎克摆出的神色,没有什么装的成分,“哼,真的好。”

    够了。

    巴顿夫人把扎克的神色全部收入眼里,点了点头,扶着昆因夫人走远,继续属于两个老太太的交流了,“你赢了,我会试试这酒,哼,但你别指望我会像你样沉迷。我医生现在已经禁止我碰各种酒精……”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圣王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