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格兰德于格兰德范围内

    事情没有发展向让扎克为难的地方,没人提扎克一晚上的无收获,也没人提扎克一清早在格兰德外的墨迹。【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倒是每个人都非常积极的向赛瑞斯介绍格兰德的情况。特别是露易丝,居然问赛瑞斯,“你想做什么工作。”

    赛瑞斯都没回答,就被扎克捞走了,“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们要问自己的员工他想做什么?”

    “我在塑造一种和谐、积极的工作环境。”露易丝弯着眼角,“员工高兴,我们高兴,格兰德就能发展的更好~”

    扎克看着露易丝不想回应。

    “呃,好吧。”露易丝的白眼出现了,“我没有工作给他。”

    “那就不要雇他。”一点小事实,扎克在格兰德招入赛瑞斯这件事上一点意见都没有发表,露易丝就已经通知赛瑞斯被录用了。

    露易丝很直接,“放弃我们格兰德和本杰明、奈纳德的联系?”反问着扎克,看扎克不说话,摇了摇头,不用多说了。

    扎克撇了撇嘴,“那就放到北园去。”身为格兰德的老板,扎克好像就会这一句。任何时候讨论到工作分配,扎克都说丢到北园。

    露易丝又是个白眼,“北园的人已经够了。”略不爽的,“而且重点是,老汉克让我不要把……”停顿了一下,是调整情绪,以平静的引用后面的话,“老汉克的原话,‘不要把吸血鬼塞到我的人里’。”

    这让扎克皱眉了,“汉克这么说了?”

    “说了,非常清晰的。”露易丝低着头摇摇,“你也清楚老汉克最近在干什么吧。监狱的演讲、交流活动。”抬头看扎克,“老汉克在创造自己的格兰德。”

    翻译一下这句话——老汉克组件未来的人类格兰德队伍。

    扎克不太确定自己要怎么反应这种事情。一部分的他觉得这理所当然,现在格兰德占据主体的异族早晚有一天要离开,关于格兰德的未来需要忠诚的人类员工这一点,早就被提出来了,扎克是支持老汉克做这些的。比如新生活区,不是么。

    另一部分,扎克有点伤心,老汉克准备就准备,不用这么直白吧。

    露易丝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扎克表态,无奈的再次摇头,“总之,我不知道把赛瑞斯安排到哪里,新生活区和墓区老汉克不准我安排,格兰德内部我已经把打杂的工作给了查理。”看一眼其实全程都在旁边听的赛瑞斯,“我还不如问他想做什么,给他自由。”

    算是巧,罗根从西侧过来,满身的融化后的湿漉,还有点狼狈,显然西侧牲棚‘吸血鬼食物储备’们,对第一场雪的适应度不怎么好。扎克前几天让罗根去照料那些羊了,这事没忘吧。

    扎克一挑眉,“赛瑞斯。”对着赛瑞斯扬扬下巴,“你对照顾牲畜有什么意见么。”

    赛瑞斯耸了下肩,“我曾经是个农民。”

    扎克没理会那完全不需要强调的‘曾经’,看向了露易丝,“我们需要人照顾我们的食物。”

    “赛瑞斯没意见就行。”露易丝看了眼赛瑞斯,这就算定下来了,在赛瑞斯已经直接往西侧去的时候露易丝重新看向扎克,“修女特瑞莎来了电话,玛丽教堂那边的流浪者收容需要人手,我过去帮忙。”

    虽然露易丝明显是告知扎克她即将出门的意思,但扎克还是有点无语,“认真的?那帮恶魔照顾不了一堆流浪汉?”

    “他们可以,而且他们最棒的照顾是让所有人都冻死饿死,然后他们坐在那里收灵魂。”露易丝好像并不在开恶魔的玩笑,“但安东尼给杰西卡下了命令,这个冬天,一个人都不能死。”

    “什么?”

    露易丝已经开始往车那边走了,“往年没人关心流浪者是不是死了,但今年不行。”

    扎克跟了几步,已经理解了,接上露易丝的话,“昆因和史密斯在经营收容所,他们并没有多掩饰在接受流浪者进入收容所时的筛选过程。”这个情况大家早就知道了,昆因和史密斯集团的目的非常明确,为了推行某种药物的合法性,只接收特定的流浪人群,所以才有后来的哈瑞森找到皮克斯和玛丽教堂请求合作,“安东尼不想这件变成城市的丑闻。”

    想想就明白了。曾经没人在意流浪者,在冬天总要死掉一两个的,没人会关注。现在有人会关注,会放大,会别有用心的做文章。比如在某次葬礼上被迫放弃起诉昆因和史密斯的奎斯特……

    露易丝上车前点了下头,有点无奈的看着扎克,“所以我并不是去帮忙照顾流浪者的。”

    扎克依然完全懂了,“你只是去那里保证那些流浪者,不要死。”

    吸血鬼的血,被用的如此廉价,是该无奈。

    露易丝不想在这个话题多说什么了,上了车,“我可能回来的时候去看下苏珊。”有点儿犹豫的,“现在艾瑟拉已经放弃竞选了,你对苏珊使用的……”还是犹豫,没说完。

    扎克思索了一下,说起来,苏珊这人挺可怜的,说白了就是被艾瑟拉当成挡刀的牺牲品。所以,“重新校对她记忆中的时间线,你可以做到。”

    还记得当时扎克对苏珊做了什么么,他强行往苏珊的脑中灌入了半年的虚假记忆,将苏珊对现实时间的认知彻底崩坏掉了。现在他告诉露易丝的,就是修复的方法。

    露易丝点了点头,到没有多高兴的样子,“我依然恨她,她骗了我。”呃,这事情就有点早了,当露易丝还不是吸血鬼的时候,苏珊以朋友的方式借露易丝接近格兰德,为艾瑟拉打听情报。

    “你怎么决定都好。”扎克无所谓。

    露易丝不在说话,开着车离开格兰德。

    扎克目送的视线都没能跟着车屁股离开格兰德后院,就切换目标,随着一辆开入格兰德的车回到自己面前。

    “冷死了!”寇森下车后抱怨了这么一句,就冲到扎克面前,重重的跺着短暂几步而在格兰德后院的土路上沾染的湿润泥泞。

    扎克看这个情况知道是没办法让寇森在户外说话了,示意了一下楼上,先往办公室去了。

    有点意外的,查理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扎克示意一下让他出去,就在办公桌后坐下了,等寇森上来。

    寇森挺墨迹的。

    所以扎克等了一会儿,略无奈的看着还在那里发呆的查理,“查理?你能出去么,马上就有警探会上来和我讨论事情。”

    “哦!”查理站起来了,“我需要做点什么吗?倒茶或什么的……”

    扎克反射性的‘不’,变成了歪着头的回想,“热咖啡,我记得詹姆士提过寇森天天蹭他的咖啡,寇森应该是个咖啡型的家伙。”

    “好!”查理领命去了。

    扎克看着查理离开的背影,撇撇嘴,不想评价。

    说起来,查理来到格兰德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扎克对着家伙还真没有什么感官。诺曾说这家伙积极,扎克是没感觉出来,想法还觉得查理有些迟钝,各种方面上。

    寇森上来了,一如既往网的先客气,“第一场雪哎,感觉怎么样?真是有够冷的!昨晚休息的还好么~”

    扎克觉得吧,若是未来这寇森会经常来格兰德,那还是趁早让这位警探认识到自己的节奏比较好,“如果我昨晚休息的很好,我想警探你今天就不会来了。”

    何必搞那些虚的呢,北区刚发生了人类自爆的案子,南区早就入手的公交案还没个进度,寇森一早就来格兰德了。

    寇森小尴尬了一下,然后马上严肃表情,是意识到扎克不想绕话的意思了,“抱歉,我知道你一定没休息好,我在北区警局的朋友告诉我你天亮才离开警局。”

    有意思的表述,寇森在北区警局还有朋友倒也不值得惊讶,就是寇森说这话时眼中闪烁让扎克有些觉得有趣,那不如让寇森更‘惊讶’一点儿,“恩,达西局长给了我接触目击人的机会。”对,说这话的重点是让寇森意识到‘我不是靠詹姆士·兰斯的关系哦,是靠达西,我的关系资源,就是这么硬’,“可惜,我大概让局长失望了。”

    寇森的眼睛却是更激烈的闪烁了,但他不直视扎克了,厌恶的啧了一声后低着头,“那个,那个……”那个了半天。

    “你直说吧。”扎克不是不耐烦,他知道寇森支吾的原因。某些事情就是这么难以启齿。

    “哎!”寇森做了决定,“那我直说了!”愤怒的,“就在刚才!一早!北区警局那边就要求我们南区这边转移之前公交案的全部资料!”

    果然,和扎克看到寇森的一瞬间就预想到的情况一样。扎克没有配合寇森的愤怒,“听起来你们警方的联合调查行动,有什么问题么。”

    “当然有!”寇森保持了愤怒,“凭什么?!”接下来他说的理由,和他上次在扎克这里透露的信息重复了,但没办法,我们还要听一遍,“公交案从归属到南区警局后,就没人关注!现在北区有一个人爆了,他就有权利从我们南区这边把所有进展拿过去了??凭什么?!公交案爆了一车人!一车人!!他北区就爆了一个!有媒体凑过去了他北区就开始找要南区要东西了!凭什么啊?!转交案件也是他北区转交给南区!凭什么反过来!”

    寇森警探的三观有没有很,很‘特别’……

    试着理解一下吧,我们都知道寇森是被逼成这样,他一理论上还是个地道北区人的家伙,能说出这番摧残他自己的话,也是够难得了。

    反正扎克对说出这样话的寇森,保持的是同情和惋惜,当然了,扎克不会表现出来,“寇森警探,你在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么?”算是提醒吧,‘我就当没听到刚才那些会让一个平民对这个城市的执法者失望的言论’,“如果你有,你需要讲清楚点,不然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寇森又尴尬了一下,“呃,抱歉,我情绪有点不稳定。啧,早上没喝咖啡……”

    咖啡来了,热腾腾的。

    “哦!谢谢。你们格兰德太周到了。”寇森接过的时候顺便瞄了眼查理,抿一口,再瞄一眼,再抿一口,再瞄一眼,再抿,再瞄……

    直到扎克无奈的,“查理,你可以出去了。”

    “哦!”查理这才转身离开,“我需要关上门……”

    “请一定。”扎克会厌烦么,其实不会。我们都知道扎克对这种不合自己心意的便宜后裔是个什么态度,只要查理明确自己身体里留着的是托瑞多血,他的氏祖是扎克,就是查理第一次来到格兰德,扎克用糟糕的方法教会他的保持敬畏,剩下的,扎克都不在乎。

    寇森瞄着关上的门,“这就是那帮监狱里出来的家伙么?”

    算合理吧,外人大概都会这么认为格兰德的员工。

    扎克简单的摇下头,没必要解释,“你刚才的话没说完。”

    “哦,我来这是……”捧着咖啡,他要把自己的情绪管理寄托在咖啡上,那是他的事,“科隆局长的想法,他觉得如果我们南区警局这边能有什么重大突破,然后由我们去公布案子的情况,北区就没有理由要求我们转交任何东西。”

    道理扎克能懂,大概意思就是重新让媒体的关注度回到不管是范围还是影响都应该更重大的公交案上,把北区要求南区的转交——南区作为附属配合北区,变成北区必须要配合南区工作的情况。

    对扎克来说,就是这位殡葬业的老板,现在卷入了警方两个大佬的拉扯竞争中。

    “我能做什么吗?”扎克无比谦逊的问。

    “北区的这个自爆案子。”寇森看着扎克,期待的,“那个自爆的人,是不是也是北国人?!”自然还是扎克之前给寇森的线索。

    “你是在问我一介平民……”扎克居然这种时候装起来了,“这种警方人员才该持有的信息吗?”

    “呃,扎克,别这样,帮帮我们。你接触那些目击者,你有北区警局局长……”寇森脸达西的名字都不想说,“给的特权,你一定知道些事情!”

    “这样吧。”扎克继续装了,有原因的,别管扎克接下来说的是什么,我们需要知道扎克的真实想法——他不想任何关于有极大可能是针对他本人的灵魂膨胀,引发的自爆案情讨论,发生在格兰德的范围内!格兰德要正常过生活!特别是现在!老汉克在伤他心的搞那些事情的现在!

    明确了这个,我们在听扎克对寇森的回答吧,大家可以笑,没关系,“我不想辜负达西局长给于我这个平民的信任。但是,我想帮科隆局长,想帮你,我一直认为你才是詹姆士最好的搭档,那个韦斯,算了,我不想在别人背后说什么。那,呵呵,詹姆士现在每天都在格兰德过夜,大概下午六点的样子就来了,不如,你在路口堵他吧,他知道的绝对比我多。”

    “好极了!!”

推荐阅读: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